[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飙车事件绝不能用金钱摆平]
刘逸明文集
·电视连续剧《任长霞》开播前之感言
·“反日”游行--愚民政治下的狂欢
·要反腐,就不要防弹衣——黄金高事件之我见
·杨建利博士,我们不会忘记您!
·愿良心不再流亡----沉痛哀悼刘宾雁先生
·真能“骂”出一个新中国吗?
·血案,你何日不再重演?
·毛泽东真的走下神坛了吗?
·毛新宇,你是无知还是弱智?
·《新京报》的沦陷标志着中共对言论的管制不会放松
·重判许万平,为何少人声援?
·张德江下台广东就能有希望吗?
·从太石村到汕尾,中共的暴戾在升级?
·丑恶嘴脸让金正日不敢见光
·高智晟险遭暗杀显示出当局的阴险
·中国的腐败已经无药可医了?
·只有结束专制,才能看到满意的春晚!
·李渊遇袭事件有感
·突破网络封锁, 迎接公民社会
·高层染爱滋病不一定是件坏事
·劝告胡锦涛
·两会,是福音还是灾难?
·献给最自由的媒体----《博讯》
·胡锦涛不如马英九
·思想有多远,我们就能走多远!
·复兴文化,实现民主,从告别鲁迅开始
·学术败类凭什么强奸敢言媒体?
·最高领导人的话就是“金口玉言”?
·缺德和健忘的民族哪有“八荣八耻”?
·四面楚歌的铁道部长刘志军
·黄菊一旦病逝,谁来替补?
·这才是中共的“八荣八耻”
·刘志祥坐穿牢底,刘志军寝食难安
·有感于杨天水被捕
·悼张胜凯先生
·六四,想说忘记不容易
·封锁网络和打击异己只因做贼心虚
·中国是警察的天堂
·胡锦涛能否挺过十七大?
·钟南山这样的人最需要收容
·河北文安发生地震难道是预示黄菊要死?
·中共八十五年 依然旧性不改
·唐山大地震30周年,中共的血依然冰冷
·陈希同保外就医 上海帮火冒三丈?
·《江泽民文选》能改变江泽民的形象?
·密捕国民党党员 中共对和平统一还有无诚意?
·良心律师被抓 中共良心何在?
·伟哉,高智晟!
·“泛蓝”与“泛绿”夹击,中国民主势不可挡
·殴打小乔,上海警察尽显流氓本色
·“六四”之火向寺院延烧
·中国泛蓝联盟开创追求民主新纪元
·中共会主动放弃一党独裁吗?
·记者,一个危险的职业
·富士康公司与中共“友情”互动
·江泽民果真信佛?
·维权勇士杨在新让当局心惊胆战
·金正日多行不义将自毙
·骚乱是迫不得已的民意表达
·孙不二戳穿中国基层选举的婊子牌坊
·郭飞雄逃不出中共的魔掌
·明天你是否依然恐惧?
·中国官员为何热爱贪腐和崇尚暴力?----也谈中国官场是个大染缸
·泰国政变牵动中国神经?
·打倒陈良宇,胡锦涛一石二鸟
·陈良宇翻身落马,上海帮无力回天
·胡锦涛翻江倒海,上海帮日暮途穷
·胡哥出手,黄菊能否全身而退?
·余杰遭遇政治寒流
·贪财好色的中国官员
·制度打出的腐败无底洞
·中国官场已经人心惶惶?
·中共养虎遗患 朝鲜我行我素
·良知与精神铸就的不朽丰碑----沉痛哀悼林牧先生
·反腐风暴席卷腐败特区
·录像是掀翻贪官的最有力工具
·文字狱死灰复燃
·腐败不除,骚乱不止
·鲜血成就的GDP
·中国还有多少个陈良宇?
·上海帮落难,曾庆红独善其身
·无奈的民工,无耻的媒体
·官权泛滥催生警民冲突
·中国作协-中共的文化附庸与装饰
·党魁更迭拒绝民主,权力斗争此起彼伏
·步出没有围墙的大监狱----抗议北京警方对任畹町先生的软禁
·判高智晟缓刑的险恶用心
·在文字中找回自己的尊严
·因言治罪的若干潜因素
·阳光下的血腥----强烈抗议山东沂南警察的野蛮暴行
·力虹的良知和勇气
·中国需要更多的章诒和
·上海警察的流氓特色
·文人,请挺起你的脊梁
·温家宝,你打算沉默到何时?
·独立中文笔会成中共眼中钉
·卫生部是阻挠高耀洁赴美的罪魁祸首
·丁亥年怎么成了“金猪”年?
·张德江引领广东官场走向黑社会化
·助纣为虐让雅虎臭名昭著
·中国社会的警民冲突难以遏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飙车事件绝不能用金钱摆平

   《南京!南京》的影片刚被媒体热炒和网民热议,现在却有网民喊出了“杭州!杭州”,这“杭州!杭州”可不是什么新影片,更不是关于“杭州大屠杀”的,而是因为杭州在近日发生的一件令人发指的飙车事件。
   
   5月7日晚上,爱好飙车的富家子胡斌驾驶改装过的三菱跑车,与友人在杭州闹市疯狂飙车,撞上一名正过斑马线的25岁准备结婚的大学毕业生谭卓。谭卓被撞飞20多米远,抛上5米多高后堕地,脑浆溅流一地惨死。由于肇事者撞死人后若无其事,过去两天杭州民怨沸腾。(5月11日新华网)
   
   前段时间,杭州当局出台的网络实名制曾掀起了轩然大波,被网民普遍认为是变相打压言论自由的一种手段。该规定不仅仅遭到了网民的极力反对,更是遭到了不少法律专家的批评,认为该规定违反了现存法律,并且与中纪委、中组部的反腐重大举措相冲突。

   
   5月12日是四川大地震的一周年纪念日,按说,我们在此前更应该为纪念大地震中死去的民众作些准备工作,可是,很多人的视线却又被杭州这座古老而美丽的城市扯了过去。天灾不可违,人祸实难忍,如果说地震造成民众的死亡还可以理解和忍受的话,那么人对人生命的无理和无情剥夺则足以让人愤怒。
   
   飙车事件发生后,迅速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面对杭州当局对该事件的“交通肇事”定性,杭州当地以及其他省份的知情民众无不怒火中烧,认为胡斌在此次事件中存在故意伤人致死的重大嫌疑,应该以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类罪名来处理,而不应该认定为属于过失犯罪的“交通肇事”。
   
   杭州当地媒体在报道这一事件的时候对于胡斌的身份着墨不多,而其它地方的媒体则明确报道胡斌为“富家子弟”,杭州当地的媒体是否有为胡斌遮掩之嫌?幸亏被撞死者并非一般民众,而是浙江大学这所名校的天之骄子,如果被撞死的只是一个穷困潦倒的农民,也许飙车事件至今都无法进入公众的视野。
   
   胡斌在杭州市区人口密集的繁华路段飙车,可以说是在进行一项非常危险的活动,其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他应该非常清楚。可是,他却仗着自己家财大气粗,视人的生命如草芥,在撞死了谭卓之后还狡辩称是对方撞了他。而且,据目击者称,在谭卓被撞死在地后,胡斌并未下车去看,而是坐在车上若无其事。胡斌已经年至弱冠,他这种对生命的漠视态度实在是让人心寒,不对其严惩可以说天理不容。
   
   早在官方发稿前,网民就已经展开了对胡斌的“人肉搜索”,经搜索发现,飙车司机胡斌系杭州师范大学体育系大二学生,家境富裕、酷爱赛车,2008年年底还曾获得杭州“首届F2高卡车冠军”。飙车事件发生后,一群胡斌的朋友在事发现场竟然有说有笑,声称此事“可以用钱摆平”。由此可见,胡斌的家境确实非同寻常。
   
   事发以后,因为害怕浙江大学的学生闹事,杭州的宣传部门已经通知媒体不准针对此事乱报道,我们所看到的景象是浙江媒体选择集体失语。《钱江晚报》在事后就此事的报道肩题上称有关报道是杭州公安机关就文二西路“5.7”交通肇事案所发的通稿,杭州当地媒体的无奈由此可见一斑。
   
   胡斌的父母究竟是何方神圣,至今不得而知,但可想而知的是,胡斌家里不仅家财万贯,而且在杭州当地的人脉甚佳,杭州当地的一些高级别官员想必也和他们家有很好的私交。否则的话,他怎敢如此不可一世,如此丧心病狂,如此泯灭人性?
   
   笔者认为,不仅仅要将胡斌绳之以法并依法严惩,而且还要对其父母进行调查,看他们是不是在平时的商业活动中遵纪守法,尤其需要调查的是,哪位官员和胡斌的父母关系密切,能够在很多事情发生时为其充当保护伞。同时,鉴于杭州当地的网名绝大多数都是义愤填膺,希望杭州当局不要用新颁布的规定对这些人以言治罪。
   
   2009年5月12日
   
   转自《中国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