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文集
·陆文:夜郎国又一风波
·陆文:我眼中的刘宾雁
·周恩来:跟张国焘比腿功
·陆文:给无界浏览公开信
·陆文:傻瓜才跟踪高知晟
·陆文:电棍子的爱
·陆文:论酷刑的多种样式
·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陆文:我眼中的锦衣卫
·陆文:高人预测中华前程
·陆文:都是张德江惹的祸
·陆文:对付高知晟的方案
·陆文:关于绝食随想录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性事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汉语
·陆文:富婆养和尚玩面首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荣耻
·陆文:论夜郎朝廷的人缘
·陆文:阴曹保肾大会综述
·陆文:高知晟走往何处?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罚款
·陆文:何谓夜郎国坏分子
·陆文:跟裸女聊绿肆赔偿
·陆文:夜郎制服万寿无疆
·陆文:穿制服的菲丽丝问候扬天水
·陆文:梦莲(畸恋小说)
·陆文:请尊重独立笔会
·陆文:谁给了我电脑病毒
·陆文:夜郎爱抓残疾人
·陆文:解析张国堂心理
·陆文:酷爱现金的王将军
·陆文:夜郎迄今小儿科
·陆文:福尔摩斯论高莺莺
·陆文:谁想杀死世纪中国
·陆文:常熟城管即时动态
·陆文:湘阴血案震憾人心
·陆文:还昝爱宗电脑主机
·陆文:抓捕高知晟得失论
·陆文:夜郎城管攻防须知
·陆文:夹边沟右派的食谱
·陆文:宜兴警方拘留两位维权工人
·陆文:论诞生英雄的难度
·陆文:跟菲丽丝聊陈粮芋
·陆文:避免因失忆而坐牢
·陆文:力虹是我们的兄弟
·陆文:吸血鬼宜兴张国清
·陆文:耕田好手胡兰成
·陆文:估计高智晟没屈服
·陆文:跟番婆聊胡氏宗祠
·陆文:假如铁凝是我妹妹
·陆文:缠绵于江边的墓园
·陆文:某记者的角色转换
·陆文:跟菲丽丝聊高智晟
·陆文:菲丽丝给我的情诗
·陆文:倒霉鬼──郭飞雄
·陆文:我眼中的叶兆言
·陆文:跟菲丽丝聊张鹤慈
·陆文:写作跟赌博的风险评估
·陆文:笔会不是拳击沙包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
·陆文:论滑脚美国的李劼
·陆文:论拆迁的攻防技术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股市
·陆文:严正学案庭审印象
·陆文:莫巨烽男根惹了谁
·陆文:关于结扎的梁祝通信
·陆文:从股市看朝廷困境
·陆文:从西班牙女郎说起
·陆文:垂帘听政惹的祸
·陆文:教你如何股市输钱
·陆文:我小说中的性描写
·陆文:仁泯弊是什么东西
·陆文:打了耳光分稻谷
·陆文:胡氏宗祠实地组照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洗脑
·陆文:论朝廷的防卫过当
·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陆文:论夜郎词语的奥妙
·陆文:应付衙役盘查须知
·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陆文:今天国安请我吃茶
·陆文:跟老咸菜谈中石油
·陆文:试论汉语的捣浆糊
·陆文:跟菲丽丝聊裸照门
·陆文:老鼠独白
·陆文:衙役喜欢夜捉人
·陆文:西藏是只烫手山芋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认识邓玉娇是从网络照片上,一眼望去,觉得这女孩妩媚可爱,两只大眼一泓秋水光彩照人。其外表,既有南方小家碧玉的娴雅,又有类似苗族少女的纯朴。从网上了解,小邓红颜薄命,生活于湖北巴东县野三关镇那种穷乡僻壤,为了谋生,不得已在梦幻城捧着人家的臭脚板,当一名修脚工。然而,这种无奈无望的生活,在2009年5月10日,又被三个大汉打破。
    “当晚7时30分左右,野三关镇政府招商协调办主任邓贵大,与同办公室的黄德智和邓某在外一起吃晚饭,并吃了酒后,前往该镇雄风宾馆梦幻城休闲。休闲之前,邓贵大三人欲前往梦幻城二楼一休息室‘休息’。当时邓玉娇正在休息室洗衣,黄德智便询问邓玉娇,是否可为其提供特殊服务。邓玉娇回应,她是三楼KTV员工,不提供特殊服务。黄德智听后很是气愤,质问邓玉娇这是服务场所,你不是‘服务’的,在这里做什么?双方遂发生争执。争执中,邓玉娇欲起身离开休息室,此时,跟在身后的邓贵大插言道:怕我们没有钱么?便随手从衣袋中抽出一沓钱在邓玉娇面前显摆。邓玉娇拒不理睬,欲再次起身离开时,被邓贵大按在休息室的沙发上。”(网络上有一种说法,邓贵大还用一沓钱搧击了邓玉娇的头与肩部。)
    “邓玉娇欲起身,却被再次按住。就在邓玉娇第二次被按倒在沙发上时,她拿出一把刀向邓贵大连刺三刀,黄德智见状大惊,欲上前去阻拦,不料,右手臂也被刺一刀。其中,另外一位邓姓同事吓得不敢靠近。邓贵大因伤及动脉血管及肺部,在送往医院途中身亡。黄德智轻伤,已转至宜昌进行治疗,现已脱离生命危险。事情发生后,邓玉娇马上给警方打电话(报警)。”

    事实俱在,三个大汉先有图谋(休闲何必往二楼一休息室“休息”呢?)后欲行非礼,以金钱诱惑,未遂,随之暴力侵犯,欲剥夺修脚女的贞操,以此构成了强奸罪。
    让人不能理解的是,世上这么多的风尘女,邓贵大不去向她们寻欢,偏要朝一个修脚女霸王硬开弓。邓玉娇躲闪、退避、抗拒,他们为啥仍顶风作案、知难而上呢?难道不明白各司其职的道理吗?修脚的修脚,按摩的按摩,卖春的卖春,这些常识性的规矩难道不知道吗?寻欢不找卖春女,找修脚工,正如打家具,不找木工漆匠,去找车工钳工一样。
    让人觉得滑稽的是,以权力轻而易举获得了财富,邓贵大视金钱如粪土,还掏出一沓钱炫耀。他大概以为现今处于全流通时代,既然股票全流通,不管愿不愿意,所有的资源都应全流通,哪怕房屋、肉体、尊严、良知,而不考虑有人不愿把祖宗的老屋、人类的尊严、可贵的贞操进行流通。就因为世上有邓贵大这么蛮干的人,才酿成了类似强拆、强奸这类事故。
    按常例,像这种情况──为了尊严,为了不遭受三个大汉的强奸,用修脚刀进行抵抗,不管明代还是清代,官府均要表彰,竖烈女的贞节牌坊,并把强奸犯捉拿归案。在法制健全的民主国家里,法官与陪审员也认为这是正当防卫,不管她用刀具还是开枪。国外曾有一案例,一青年乘地铁时遭抢劫,对方胁迫令他掏腰包,给每个抢劫犯五美元。青年嘴上说好的,拔出枪来朝他们开枪,死伤了一些人。法庭也判该青年无罪。《刑法》第二十条讲得明明白白:“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然而,现今的巴东警方,不知受了谁的指使,还是吃错了药,先将邓玉娇控制,将她的“报警”说成“自首”,并把《长江商报》记者发表的文章中所认定的“修脚刀”说成“水果刀”,还到处打听此刀的来历(其实不管修脚刀,还是水果刀,都不影响事件的实质,理由:水果刀并非管制刀具),并且放风邓玉娇可能患有抑郁症,说:在她的包里查出治疗抑郁症的药。准备将她带离现场时,她又用玻璃杯攻击办案人员。警方不晓得,他们不管如何抹黑,如何起劲地做邓贵大的辩护律师,哪怕说邓玉娇袭警、神经病,也改变不了邓贵大、黄德智强奸犯的身份。
    最新消息说,警方再次试图隐藏邓贵大们强奸或轮奸的真相。他们玩弄文字技巧,“特殊服务”变成“异性洗浴”服务;“按倒”变成了“推坐”,还以“故意杀人”的罪名,向小邓的家属下达了“拘留通知书”。
    此外,还把小邓关进精神病医院,并将她的四肢绑在床上。探望小邓的朋友问她“现在怎么样,她回答:他们打我,要我说自己得了抑郁症,这样可以免于死刑,也给政府出路。”
    呵呵,前几天小邓还活蹦鲜跳地上班,现在居然让人“采取了‘约束性保护’的措施——她的手腕和踝、膝等部位被用布条约束后固定在病床上。”一个朋友感慨说:要是邓玉娇真的患有抑郁症,强奸轮奸神经病女子,更是罪加一等。
    之前,有一个比邓玉娇更倒霉的,叫高莺莺。她在大河口市的宝石宾馆工作,现已置身黄泉。被奸污时,曾跟对手有过剧烈的搏斗。她满脸是血,脸上、肚皮被抓伤,两手手腕都是黑紫色,喉部还有被掐的手印,而且一个乳头被咬坏,上衣好几颗扣子都没了。对方强奸之后,制造了跳楼自杀的假象,还放谣言说,高有精神病。难怪高的父亲气愤地告诉记者:“他们故意将我好端端的女儿说成有精神病,是精神不正常才跳楼的。”
    一个年轻姣美的女子,在宾馆娱乐场所工作,倒运时候,就会陷入像邓玉娇与高莺莺那般的困境。她们别无选择,肯定被指控为神经病。难怪有人说:“现在的中国,不肯在金钱面前脱裤子的女子,就是精神病!”她们或者“被跳楼”,或者奋起“抗日”(凌沧洲语),除非忍气吞声受人奸污,才能摆脱这两种命运。有个网友也认为,“邓玉娇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被强暴,要么坐牢。”我认为,与其像高莺莺那样“被跳楼”,还不如奋起“抗日”,因为抗日才是中华民族与邓玉娇最好的出路。
    政府有个思维误区,下面出了事,不是顺应民意,公正处理,却是封锁消息捂盖子擦屁股,甚至黑白颠倒、指鹿为马,不惜以政府的威望与法律的诚信,为下面的不法之徒埋单。不晓得这么做得不偿失,接二连三发生的高莺莺案、杨佳案、邓玉娇案……总有一天,政府焦头烂额,再也支持不下去。
   
   江苏/陆文
   2009、5、20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you have uploaded successfully.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