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文集
·陆文:生存垄断 (语言实验,短篇小说)
·陆文:农人轶事两则(插队琐忆)
·陆文:饥饿大师──李思怡 ( 绝食随感 )
·陆文:就吕海翔事件,华生福尔摩斯对话
·陆文:关于我违法赌博、联防违法捉赌的一组文章
·陆文:民众反感警察的原因
·陆文:桃花源消亡记(语言实验小说)
·游戏笔墨数篇
·陆文:跟警察打交道须知(与时俱进版)
·陆文:情书的操作(插队琐忆)
·陆文:流氓的标志(插队琐忆)
·陆文:当风点灯(中篇小说)
·陆文:包屁股( 插队琐忆 )
·陆文:回忆父亲三篇
·陆文:村姑的爱(插队琐忆)
·陆文:我的摄影(严子陵钓鱼台)
·陆文:N次申请入团未遂记
·陆文:如何避免文字狱(游戏笔墨)
·陆文:教陆德明几个偷香及自卫的诀窍
·陆文:就世纪沙龙运行反常,论监控
·陆文:作家手记──卖春的渐进过程
·陆文:避免黑夜传唤,遵守游戏规则
·陆文:论不同时期宣判大会的开销及条件
·陆文:独家新闻──工厂“海啸”, 职工静坐,老总外逃!
·陆文:自己想富,首先让人活!
·陆文:感受骚扰电话(旧文)
·陆文:用真名还是匿名写作?
·陆文:被处决的王四妹(饥饿琐忆)
·陆文:昨夜看到活泼的鬼火(神秘经历)
·陆文:愿新浪公布哪些是敏感字眼
·陆文:旅途艳遇(情感小说)
·陆文:食色二题(插队琐忆)
·陆文:昭明太子读书台
·陆文:黑窝脱险记(往事琐忆)
·陆文:师涛阶下囚,连战座上宾!
·陆文:痴股民记(游戏笔墨)
·陆文:抢占荣大南货店(文革琐忆)
·陆文:作家的发表状况
·陆文:条条罚款通罗马
·陆文:穆仁智为何雪地里奔跑?
·陆文:论网评员的五毛稿酬
·陆文:股市中的打土豪分田地
·陆文:赵总书记没吃烂狗屎
·陆文:我眼中的邓小平
·陆文:散论综合治理
·陆文:试论《甲申再祭》
·陆文:我与我难友的证词
·陆文:朱成虎少将是个赌鬼
·陆文:本地网站发帖感受
·飞扬的尘土(上,语言实验小说)
·飞扬的尘土(中)
·陆文:飞扬的尘土(下)
·陆文:我没法应付网络骚扰
·陆文:冼岩的为人及文风
·陆文:情色与盒饭(小说)
·陆文:擒拿嫖客记
·陆文:空手道老手
·陆文:给王斌余的明信片
·陆文:关于李敖的随想
·陆文:改名换旗号之漫话
·陆文:没想到D旗改革吧
·陆文:巴金死后的洗牌
·陆文:有何必要抓施晓渝
·陆文:有关今遁工程内参
·陆文:王晓明作品印象
·漫题棋生君/汪瑞璋
·陆文:擦鞋女自白
·陆文:跟婆罗洲女友裸聊
·陆文:性生活从推油开始
·陆文:吃野食以嫖娼结束
·陆文:夜郎国印象记
·陆文:给施晓渝的公开信
·陆文:夜郎国又一风波
·陆文:我眼中的刘宾雁
·周恩来:跟张国焘比腿功
·陆文:给无界浏览公开信
·陆文:傻瓜才跟踪高知晟
·陆文:电棍子的爱
·陆文:论酷刑的多种样式
·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陆文:我眼中的锦衣卫
·陆文:高人预测中华前程
·陆文:都是张德江惹的祸
·陆文:对付高知晟的方案
·陆文:关于绝食随想录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性事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汉语
·陆文:富婆养和尚玩面首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荣耻
·陆文:论夜郎朝廷的人缘
·陆文:阴曹保肾大会综述
·陆文:高知晟走往何处?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罚款
·陆文:何谓夜郎国坏分子
·陆文:跟裸女聊绿肆赔偿
·陆文:夜郎制服万寿无疆
·陆文:穿制服的菲丽丝问候扬天水
·陆文:梦莲(畸恋小说)
·陆文:请尊重独立笔会
·陆文:谁给了我电脑病毒
·陆文:夜郎爱抓残疾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菲丽丝,昨夜聊天,你说度假村生意大有起色,客房入住率高达68%,这消息使我振奋。你还说跟PP大厨私奔的形象代言人向你的老公讨饶又回来了,我认为没有更好的,暂时用ZY小姐也不错,况且不少有钱的客户跟着她转。你不要猜测她究竟出于魅力还是姿色,才成为度假村的红人,这种猜测我怀疑其中有妒忌吃醋的成份。我想,ZY小姐跟PP大厨鬼混过,你老公总不至于再吃他下人的下脚菜吧。
    闲聊之余,你谈起风波的事,我认为此事过去二十年,广场上的血迹早冲得一干二净,冤死的鬼魂或许投胎,天安门母亲的眼泪也已流尽,作为一个异国女郎,没必要为此多操心。你缠着不放要我谈邓小瓶,还说婆罗洲皇后也想了解这方面的情况,这真让我不知从何说起,因为我毕竟是六四的局外人。我以前写过一篇《我眼中的邓小瓶》,你随便翻翻,或许有助于对他的了解。
    说实在的,邓小瓶是个具有冷血气质的多面人,晚年患有老年痴呆症和歇斯底里症。据说六四后翻来覆去颠倒着看报纸,想上马桶结果坐上了饭桌,曾扳着指头,计算一生搞掉了几个政敌,打桥牌时亦失神,莫明其妙地朝牌友伸出三个手指头,还没来由地发火,摔东西,晚上睡不着觉,流着口水,婆婆妈妈的想跟人唠家常,连家人都不耐烦了。小道消息说,有天半夜从床上坐起来,嚷:杀人了,杀人了!把孩子送美国!送美国!

    此人文革时期受到红卫兵冲击,心理扭曲,因此对年轻人充满敌意,心理专家说,对六四事件的过度反应,不能简单以邓小瓶更年期发作和患老年痴呆症来解释。
    你问他的人品如何?叫我怎么说呢?至少在插青眼里,现今国家的经济繁荣,物质充裕,多亏了他发动的改革开放,插青回城,说良心话也出于他的恩赐。拿插青出身的我老婆来说,她就从来不说邓的坏话。一般来说,群众对政客政治家,并不要求他们道德如何高尚,只要不搞运动,不虐待民众,让大家安居乐业就可以了,他们即便养小蜜喝蜜糖坐专列住别墅,哪怕换血换肾脏亦无所谓的。你谈人品,据我所知,多数人对他的人品没什么好评。从文革大字报中得知,他曾经当过逃兵。就一生表现来说,此人既无自尊,又贪图虚荣,还极端残忍,而且还把个人利益置于党的利益之上,一切行为都好像被动物的自卫本能与进攻本能所支配。在毛润之脚下,他就像一条狗,起先帮毛咬人镇压右派,后来写检查保证永不翻案;华先生上任,他起先要求工作,喊万岁,语气极端肉麻,差一点要下跪,后来搞阴谋诡计将君主搞下台;“黑白猫论”,以及对西单民主墙先扬后抑的态度,也证明他还是个见风使舵的实用主义者;在他篡权的日子里,总共搞掉了三个君主──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要是活到现在,后来的两任君主──江泽民、胡锦涛,说不定也要被他搞掉;在他当政的日子里,夜郎到处能看到他的宣传画,和听到“有个老人”的颂歌,阅兵式上也能看到他立在敞篷车上兜风的身影,明明不识几个字,还炮制了“邓小瓶理论”;为了树立威望,他还不必要地发动了对越战争,要知道有多少官兵因此断腿失臂丧身黄泉啊;为了垂帘听政,大权独揽,他挖空心思设立老干部顾问委员会,取消了干部终身制;他玩弄胡耀邦赵紫阳就像玩弄儿皇帝,上台下台,一切由他说了算;连提携他的恩人叶剑英,也没当成盟友,后来过河拆桥将其打入冷宫,更不用说大内总管──汪东兴了。
    1989年,学生们聚集天安门广场,反官倒反腐败,他如临大敌,不是妥善处理,安抚学生或引咎辞职,而是把事情搞大,先宣布戒严,后动用坦克镇压。统计数据显示,戒严部队人数之多,十个军人对付一个学生,清场那天,完全可以把学生一个个扛出天安门广场,根本没必要动用坦克与子弹。
    假如顾全大局,维护党的利益,邓小瓶理应下野,放手让赵紫阳收拾残局。要是不甘心退出政治舞台,也应该用劝说对话的形式,文明地处理天安门事件。邓小瓶下令镇压,显然把暴力当成了他赖以生存的春药和救命稻草,此外,也意味着把党的前途与学生的生命当成他的殉葬品。
    要是关键时刻忍让一下,让出权力,放手让赵紫阳处理,这并不损害他的安危与声望,相反还能让他万古流芳。一意孤行的结果,弄得自己人不人、鬼不鬼的,尸骨都不敢保存。后来的两任君主,为了帮他揩屁股,不知消耗了党的多少资源,用了多少,诸如“三只手表、科学发展观、八荣八耻和河蟹”的手纸啊。
    邓小瓶的蛮干,让供采当四分五裂元气大伤,因为广场上的那些学生与知识分子,原来亦是供采当的青春力量。镇压的结果,这些力量成了它的对立面。1989年之后,供采当江河日下、日暮途穷,逐渐丧失了执政的合法性,连宣传机构也失去了蒙骗愚弄大众的能力,说穿了这都是邓的责任。
    你问我如何用一句话概括他的晚年,我认为,要是说毛润之的晚年把国民经济拖向了崩溃的边缘,那么,邓小瓶的晚年就是把党的命运拖向了消亡的边缘。难怪现任君主忧心忡忡地说,现在执政,不等于永远执政。
     菲丽丝,你问我六四有无可能平反,这个天晓得。不过,可以断定,平反,供采当可能起死回生,不平反,寿命至多12年。叫它下台的,不是工农大众,也不是自由知识分子,而是军队锦衣卫。
   
   
   江苏/陆文
   2009、5、10
   电子信[email protected]

此文于2009年05月1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