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巴东:溃烂的恐怖之城]
刘水文集
·国人性格与国家气质
·皮诺切特的政治遗产
·丽江古城
·李敖的两副面孔
·胡耀邦的六四
·我被我们的正义所鼓舞—祝贺民主论坛八周年
·韩足球入“四强”到东方文化的堕落
·把属于历史的还给历史——《河殇》出台内情及其大辩论
·颠覆者
·黑夜
·冬天里的宣言——写在《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
·自由门
·西单墙——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国家怨妇——致李丽云肖志军夫妇
·
·深圳河
·自由周年祭
·再回深圳(配图)
·狱中诗一:你去远行
·狱中诗(二):别留下我
·狱中诗(三):祈祷
·狱中诗(四):吉它声荡漾在静静的囚牢
·狱中诗(五):我的天空
·狱中诗(六):你死了
·狱中诗(七):监狱如是说
·狱中诗(八):走路何须低头
·狱中诗(九):这个世界
·狱中诗(十):渴望流泪
·狱中诗(十一):重叠的世界
·狱中诗(十二):午夜狂想
·狱中诗(十三):断裂带
·狱中诗(十四):拒绝失败
·狱中诗(十五):为自由塑像
·狱中诗(十六):自由不老
·狱中诗(十七):雨地里,有人洗澡
·狱中诗(十八):高墙,遮断望眼
·诗两首
·诗:走上街头——祭奠六四死难者
·诗:见证2003(两首)——致北京“新青年学会”徐杨靳张四君子
·2004,用心灵丈量自由
·春天——致天安门母亲
其它
·提名刘水先生为2008第二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之人权奖政论奖候选人
·致“自由中国网站”公开信
·VOA述评文章
·答张裕兄兼提建议
·二答张裕秘书长兼致笔会理事会
·给余杰王怡的伤口上撒把盐
·杜导斌,不要自己把自己打倒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罢免副会长余杰副秘书长王怡的联署公开信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罢免副会长余杰副秘书长王怡联署公开信》不定期延长公告
·捍卫公民出境(国)、回国权利
·致新浪总编陈彤的公开信
·小格局的牛博网
·9月9日被刻意淡忘的毛泽东
·删帖杂谈
·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行为艺术(多图)
·广州亚运前一刻
·养猫记
·微博辑录(2011-10-01——2011-10-17)
·评慕容雪村奥斯陆讲座及其迂回文体
·论恐惧
·论恐惧(2)
·有关韩寒“三论”推文辑录
·韩寒推特辑录(二)
·有关“阎崇年于丹联合状告刘水”声明
·莫言及其虚解的中国
·重庆系列劳教言罪案及其“平反”
·十八大预示专制权威弱化
·“新政”十年
·任建宇劳教案的背后
·“改革共识倡议”抑或谏言——兼论制度转型中的知识分子
·“南周事件”测试“新政”
·制度转型背景下的“南周事件”
·我与南方周末一桩旧事
·街头举牌是民间最后的非暴力自救行为
·我被限制出境将到2055年
·遇罗锦:勇敢纯正的自由人——刘水
·宋斌斌的道歉不能替代罪责
·民意的集结:2013年1月“南周事件”亲历与述评
·《收教所日记》 写作众筹启事
·从夫人酒吧到参拜靖国神社
·从夫人酒吧到参拜靖国神社
·苏格兰公投感想
·微评林贤治先生
·从“作家遗孀”到“异议者寡妇”:《曼德斯塔姆夫人回忆录》读后感
·言论自由与恐怖袭击 ——解读《查理周刊》案
·屠夫吴淦陷狱及其创新维权模式
·“八九一代”之维权律师浦志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巴东:溃烂的恐怖之城

   正义和法律已在巴东县消失,这里原本就没有正义和法制,恩施州和湖北省配合对网民和媒体记者的围剿拉开大幕,赤裸裸恶狠狠,这又岂止是巴东和湖北。这座处于长江三峡边缘山区县域发生的一切,用偏僻愚昧无法解释,也难以让人信服。倘若邓玉娇案发生在北京,发生在上海,发生在中国任何一个地方,都不会与巴东相异,权力者的处置手段将会惊人的一致。

   湖北地方政府在一个恰当的时机包揽当地媒体、安排讼师,全面庇护巴东政府的胡作非为。已经组织当地媒体和网络五毛展开全方位反击,混淆黑白,搅乱视听,全然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嚣张张狂架势:你们能拿我怎么样。他们挑战法制正义的野蛮昭然若揭“我不相信制服不了两亿网络屁民的网上监督”“邓女不是精神病也要把她弄成精神病人”

   邓玉娇先前被捆绑在恩施优抚医院连续5天被精神病人殴打,巴东政府控制并藏匿邓玉娇母亲和邓玉娇的朋友等知情者,政府通报公然违反司法程序解除委托律师指定政府律师两夏律师已撤离,周莉等四名外地女性网友在宾馆被断水断电半夜3点检查身份证件被警察绑架至今失去音信,新京报女记者孔璞和南方人物周刊记者卫毅被政府人员殴打没收采访设备写检查,巴东县新闻发言人撒谎称打记者是村民所为为何却让俩记者写保证书,唯一一条湖北宜昌至巴东近道水路被封锁盘查所有可疑的外来者……巴东县的国界拉起了“警戒线”,俨然成为“国中国”。

   这些野蛮强横流氓的做派,如果不是通过现场网友和媒体报道,你不会相信发生在眼前,不会相信发生在这个被称为和谐的社会,恍若是在解放前,抑或是在中世纪,抑或是在朝鲜。巴东今天所做的一切,将加深许多人对政府和法律的理解。这种不真实感其实一直存在,只不过被一把小刀迅疾刺破,让人一时无法感知背后隐藏的黑恶和丑陋。

   巴东县事实上已沦落为一个信息孤岛,将只会发出一个错误的声音。权力蛮横地封锁了真相。湖北日报、楚天都市报和荆楚网很好地被更高一级的地方权力者选择,他们都是以“社会公器”的名义来欺骗人民。

   要特别提醒的是,以笔者10年记者从业经验判断,自从邓玉娇“监视居住”以来,湖北境内媒体开足马力采访邓玉娇爷爷和邓母,从这些媒体报道来看,邓爷和邓母思路清晰、逻辑严密、法律知识丰富,特别是他们使用的都是普通话话语系统,但是我们知道,以他们受教育程度、知识水准、生活阅历和生存环境,不足以达到这个高水平(非歧视他们),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湖北媒体记者代替邓玉娇亲属在说话,并不是他们真实意愿的表达,或者说亲属被湖北记者误导,给社会公众传递的不是真实信息。湖北媒体立场与湖北官方立场惊人的一致。另外,大家再想一想,为什么最早进入现场采访的外省媒体南方都市报、广州日报、新京报和财经,无法获得采访邓爷和邓母的机会?可见被当地警方匿藏的邓玉娇家人,在当地官方安排下,只准接受湖北媒体采访。由此传递的信息并非真实的,但足以误导外界。

   湖北官方和媒体的目的是:邓玉娇有罪,必须受到惩罚;转嫁对强奸犯黄德智的注意力。

   巴东地方政府动用的政治、司法和行政资源不可谓不大,乃至动用了流氓地痞黑社会对付敢为的媒体记者,只为一个弱小女子的怒刀一挥。这一刀刺穿了虚饰的强大,让人们真切地看到当地政府原来没穿内裤。他们虚弱、恐惧,他们害怕小女子正义反抗的示范效应。

   权力集体要公开报复制裁邓玉娇,他们采用的卑劣手段哪怕用法律遮丑布稍微遮挡的心思都没有。他们靠革命起家,太清楚如何对付一个新的反抗者。

   一切都在他们掌控之中,他们的自信来自他们对手中掌控暴力的绝对迷恋。暴力不仅意味着刀枪流血等显性暴力,在现代社会更多地体现为掠夺占有经济资源、司法腐败政治腐败制度腐败、操控媒体垄断舆情、警察黑社会化等隐性暴力。每一个参与其间者,都成为这个强大造假系统的有效零件。他们丧失了良知和正义。当你联想到遥远的漂亮城市、繁忙的公路和如潮的人流,再想象王府井、南京路和北京路,奥运会世博会,足以让你产生错觉,野山关镇属于中国吗?巴东是中国的吗?湖北是中国的吗?这分明是一个个无法无天的独立王国。这不光是流氓无赖统治下的朝鲜才会发生的平常个例,它们就神奇地出现在中国人的眼前与身边。它们从来都是真实的存在,存在了几千年,演变了60年。

   当法律成为禁忌时,巴东的溃烂将会象H1N1病毒在湖北蔓延,向全国扩散。所不同的是,有人乐意制造并为毒素的扩散兴高采烈,因为他们体会到了权力带来的快感和控制一切的自信,和隐性暴力摧毁正义的能量。没错,这是一次权力体验,正像强奸能带来意外快感,变态的权力也需要变态的体验。

   如果说邓玉娇在第一次遭遇强奸时还有正当反抗的机会,那么接下来她将在法庭被权力再次蹂躏强暴而没有任何能力反抗。

   黑夜里依然有光,黑夜终有尽头。

   我们依然大声呼吁:立刻无罪释放邓玉娇!!

   

   2009年5月29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