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国「六四」真相(十九)]
拈花时评
·令人难以置信的历史真相
·拈花散步记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7)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最终)
·中国农民调查(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官员们贪污腐败的钱都是国家的,与我等何干?
·拈花一周推
·“中国农民调查(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4)(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5)(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滕彪: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拈花一周微
·中国农民调查(6)(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7)(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8)(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看看共产党那肥硕的身躯
·中国农民调查(9)(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10)(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zt-前苏共腐败没落的内幕
·走在内乱边缘的中国
·中国农民调查(1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他们终于又开枪了
·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拈花一周微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六四」真相(十九)

八,钦定江泽民
   
   
     陈云主持中顾委会议
   

     二十六日,陈云在中南海主持召开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会会议,二十七位常委中二十二人到会,张爱萍、李德生、黄华、李一氓、程子华五人「因事因病」请假。据了解,张爱萍、黄华等是因为对戒严和处置赵紫阳的做法有意见而请假的。会上,陈云作了简短而重要的讲话。现根据这次会议记录择要如下。
   
     陈云一开始就说:「今天,我们开这个会,是要向全党、全国人民表个态,表明中央顾问委员会、我们这些老同志是坚决拥护党中央、国务院最近的正确决策和采取的正确措施的。这场动乱已经一个多月了,我和大家的、心情一样,焦急难受,盼望着事态早日解决。可是,事情越闹越大,闹得越来越收拾不了。如果任其发展,就会演变成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就会党无宁日,国无宁日,刚刚安定的日子就会消失。这场动乱的出现,决不是偶然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相当一段时期以来,放松了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教育,削弱了党的思想政治工作,赵紫阳同志在这方面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局势越闹越大,与他有直接关系,至少,他持怂恿和支持的态度。」
   
     陈云说:「我们都是为社会主义共和国的创立和发展奋斗了几十年的过来人,深知这场运动的后果,如果不坚决地予以平息,不仅刚刚安定的日子保不住,而且二千多万革命烈士用鲜血换来的人民共和国,都有丧失殆尽的危险。在这样的紧急关头,我们在座的老同志,一定要挺身而出,和全党同志一道,坚决揭露极少数极少数制造动乱的人的阴谋诡计,坚决同他们进行斗争,决不能退让。这个问题,我们都不能有丝毫的含糊。当然,我们要把极少数极少数人同广大青年学生严格区别开来,坚决保护广大青年学生的爱国热情,这也是我们每个老同志的责任。最近,中共中央已经作出了制土动乱的正确决策和正确措施,我相信,我们的党和政府有能力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会体人民的意志,妥善处理好面临的问题。下回请大家谈点看法,表一下态度。」
   
     薄一波:「这次事件再一次告诫我们,要维护社会的安定团结,要保证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社会主义改革事业的顺利进行,必须坚定地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中国太大、动乱不得,动乱不起。全国一乱,三两年内缓不过劲来,国民生产停滞,老百姓怎么还会有好日子?所以,搞动乱者的目的是要搞乱人、心,这是坚决不能答应的。我坚决拥护中共中央为制止动乱、稳定局势所作出的果断措施。」
   
     宋任穷:「我坚决拥护陈云同志的讲话,坚决拥护党中央、国务院为制止动乱、稳定局势作出的决策。这次动乱之所以不能很快平息,与赵紫阳同志支持、怂恿有很大的关系,也与他担任总书记以来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削弱全党的思想政治工作有关。还有一点,这个学潮一闹起来,就要求新闻舆论造势,结果,我们的新闻舆论几乎天天都讲学潮的事情,好像学生什么都是正确的,把学生捧到天」去了。新闻导向发生严重错误,帮了倒忙,反而通过新闻舆论使动乱扩大了,波及面更广了。一些幕后策划者更利用学生的一腔热情,制造一个又一个的事件,不断使事态升级。所以,陈云同志说,如果不坚决地予以平息,这场动乱将使二千多万革命烈士用鲜血换来的人民共和国,都有丧失殆尽的危险,一点都没有危言耸听。我们的党建工作,一定要下大力气抓了,是非抓不可的时候了。」
   
     萧克:「这次事件,我们一定要把这一小撮人与学生娃娃严格区别开来,这是我要特别说明的一点。我说,学生娃娃的爱国热情很可贵呀,一定要充份肯定。他们要求促进民主、惩治腐败,党和政府要认真听取。学生娃娃提的意见没有出格,我们不是也经常提意见嘛,党内民主还是要的嘛。学生娃娃是国家的未来,所以,要顾全大局,学好本领,尽快回到学校复课。」
   
     胡乔木:「这次事件学生成了主角。很多学生的确是一腔热血,充满爱国热情,但毕竟是二十岁左右的孩子,思想上能有什么成熟?头脑很简单呵,我们也是从学生过来的,深有体会。学生们的主意是不定的,他今天这么想,明天就那么想,所以,那些反党反社会主义的人正是利用了学生的这一特点,在学生中间煽风点火,扩大事端,使这次事件越来越复杂,动乱越闹越大。所以,中央采取坚决的措施是对国家、对人民负责,如果不这样做,真的要亡党亡国。从胡耀邦到赵紫阳,我们的确要进行深刻的反思,好好总结。怎么短短几年时间,两个总书记都会栽进去呢?这个教训难道还要后人来说吗?」
   
     杨得志:「解放军进入北京城戒严,很多人想不通,部队被堵了几天,现在听说基本都安定了。尚昆同志,还有军委别的人对我说,部队戒严决不是针对学生和北京老百姓的,这点我就放、心了。听说,部队」些小战士被打伤,住了院,报纸也登了,我、心里很难过。」
   
     王平:「三总部已经派人去慰问。我希望,什么都相安无事。学生要爱,市民要爱,解放军更要爱。早点平息这个动乱,大家也都可以宽宽、心。现在车的有点睡不着觉,生怕出事。我拥护中央的正确决定。」
   
     余秋里:「只要生产正常,就不会有太大的事。谁要想翻天没有说翻就翻的,那有这么容易的事。有些问题要两方面看。我对赵紫阳有看法,他总书记早就应该拿主意,早就应该把学潮平息了。搞到现在这个局面,不管怎样,对国家没有好处。」
   
     张劲夫:「现在局面搞成这样,责任在党内,在于长期不认真抓思想政治教育,胡耀邦是这样,赵紫阳是这样,如果不强调整党,不把党自身的问题解决好,谁能保证下一任总书记不出问题?现在不幸中的万幸是,农民没有乱,工人没有乱,军队是听指挥的。但这并不等于说换政治局几个人就行,关键是要检讨我们的政策。我们过去做的到底对不对,哪一些对,哪一些不对,怎么解决?」
   
     陈丕显:「我坚决拥护中央的制止动乱的重大决策。文化大革命我们每个人都记忆犹新,谁都不愿意再来一次。我们不答应,人民也不答应。国家稍微有点太平,有些人就想搞动乱,目的就是打倒共产党,打倒社会主义制度,变成西方附庸。所以,应该及时揭露这吐卮党反社会主义的人,并对其绳之以法。中国决不允许再搞动乱!」
   
     不是本届中顾委常委的黄火青说:归根到底,这次事件的根子在党内,不强调党纪,不从党自身找问题讲不过去。这次动乱的目的,的确很明显,就是要搞和平演变。这个问题大家都清楚,我不多说。我想说的是,这次学生提的反腐败的问题,的确说到了点子上,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它是事实。陈云同志当中纪委第一书记时,就强调整党,强调反腐败,应该说,整党的效果是显著的,共产党员能够自敛。但是,现在,形势不同了,这几年反自由化都反不下去,清除精空污染也不清了之。一些有权势又缺乏党性的,他就敢搞腐败,敢搞自由化。他搞腐败,没有什么东西能约束他,他的胆子就越来越大,胃口也越来越大。群众不恨吗?学生不恨吗?你搞腐败,另外,物价涨了,影响了老百姓的生活,老百姓会没有怨气..所以,学生一提反腐败,就很得人心,就有群众支持。这个问题的确要好好深思。不抓党,共产党就真的要变样了。」
   
     姬鹏飞:「一个多月来,极少数极少数人利用学生的爱国热情和对一些腐败现象的不满情绪而制造的动乱,已经给我们国家的政治生活、经济生活和各项工作,造成了很大的损失和严重的后果。在这关系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关键时刻,党中央、国务院作出重大决策和采取果断措施,是正确的,必要的,符合宪法和法律、符合全国人民的意志,我表示坚决拥护。」
   
     王首道、伍修权、刘澜涛、江华、宋时轮、陆定一、陈锡联、段君毅、耿细、黄镇、康世恩等也在会上表了态。在陈云的提议下,与会人员一致举手拥护中共中央关于制止动乱的正确决策和采取的一系列果断措施。并发出:向一切坚守生产、工作岗位,为治理整顿和深化改革,为制止动乱、维护社会秩序做出贡献的广大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医务人员,机关干部,表示慰问和感谢;向严守纪律,积极履行戒严任务的人民解放军指战员表示慰问和敬意;向广大公安干警、武警指战员表示慰问和敬意。
   
     这次会议,可以看作是已经退居第二线的中共最高层元老集体对戒严和处理赵紫阳问题上的支持。尽管从与会者的发言看,大家的看法不尽完全一致,但正统的观点还是占了多数,不同的意见往往不敢很公开地表示出来。要不像张爱萍,不来参加会议;要不像陆定一,在会上不发言,只是举手履行一下形式。有意思的是,这次会议在第二天见报的时候,完全以中顾委集体的名义体现,扛7d全部使用「与会同志一致拥护」的表述方式,掩盖了少数人的不同看法,这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
   
     彭真召集党外人士会议
   
     二十六日下午,彭车邀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中的七名非中共党员副委员长,在人民大会堂座谈。这七名非中共党员副委员长是:民革中央主席朱学范、民盟中央主席费孝通、民建中央主席孙起孟、民进中央主席雷洁琼、农工党中央名誉主席周谷城、九三学社名誉主席严济慈、全国工商联主席荣毅仁。陪同彭真参加这次会议的还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丁关根、中央书记处书记阎明复。彭真在这次座谈会上作了重要讲话。现根据这次会议纪录摘要如下。
   
     彭车在会议开始时说:「今天,我受中央委托,请几位老战友、老同志、老朋友谈一谈,通通气。这次学生游行已经持续一个多月,我认为,学生游行的动机是好的、纯洁的、善良的、建设性的,目的是为了克服工作中的缺点错误,把国家的事情、社会主义事业办得更好,这同我们的要求是一致的。但是,他们所采取的手段、方式不大妥当。这不怪孩子们。一是他们对法律不熟悉或不很熟悉。二是他们缺乏政治经验,对极少数极少数阴谋家、坏人乘机制造动乱的险恶用心,警惕不够。我们这些老同志有责任帮助他们,提醒他们。否则,就对不起孩子们。」
   
     彭真接着说:现在,社会上各种思想混乱,问题旷日持久得不到解决。我们不能再象文化革命那样、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了,难道苦头还没有吃够吗?难道还要让灾难重演吗?我这样说,决不是主张惩办无辜的学生和其他善良的人们,对他们不存在制裁的问题。至于对极少数极少数阴谋家、坏人,另当别论。我要特别申明,解放军进城决不是来对付学生的,这一点大家务必放、心。」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