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十) ]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七)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十)

2008年6月28日凌晨,晴间阴
   
   与雷某等人在江边喝酒至夜半,兴起,吹箫狂啸,惊动四野。雷某不禁叹道:鬼乐啊!如果此时在北川废墟间,冤魂全要跑出来,充当你的铁杆粉丝。我说:可惜拍纪录片的老郑不在场。他的父亲和弟弟都在北川,住建委宿舍,周围都垮光了,就建委楼房独立。所以老郑曾许愿,要陪我钻入他弟弟家,悄悄驻扎两夜,体验一番鬼城鬼气。老卢说:老郑是个无可救药的浪漫份子,5月13号一早,扛着摄像机进去,冲着天翻地覆的破败,正要来个全景呢,不料从脚下突然伸出一只手,扯住他的鞋帮子,叫"叔叔救我"。老郑被吓得呲牙咧嘴,懵了半天,才弓下身,只见底下的瓦砾内,只露出半截脸。老郑大喊快来人快来人,五六个当兵的闻声赶来,可没工具,十几双手忙乱几小时,搞得血肉模糊,也不见效果。最后,老郑用矿泉水,将那半截脸,一点一点抹干净。
   
   开始,那对娃娃特有的大眼睛,贼亮贼亮,一直刺到我的心尖尖,渐渐,有些灰暗了。叔叔我痛,叔叔我痛,他起码叫了几十声叔叔我痛。我流泪,却不晓得我流泪。我说娃娃你莫老是叫痛,节省点气力。后来,娃娃果然不叫痛,可那嘴,一张一合,像干河床的青蛙。终于,他的瞳孔散了,眼睁着,可没光。"老郑脱下外衣,盖住那半截脸,他再也拍不下去。任凭他的电视台领导、同事、徒弟咋个说,记录啦,不称职啦,辜负了大家辜负了灾难啦,他就是个软,莫提扛机器,连走路都摇摇晃晃。

   
   哎呀!我连连叹息,咋个关键时刻竟成废人!
   
   老郑没废,雷某道,只是不敢再拍人了。
   
   那有啥意思?
   
   他记录了一条狗,被砸断右后退,还守在倾斜的楼前。那是一条杂种狗,主人没了,窝没了,可它还守在原地。一个人又一个人,将它抱开,给它喂水喂食,火腿肠、饼干、肉,它都不吃。它拖着断腿,艰难的,一遍又一遍,跑回它的"家"。它呜呜哭泣,3天,4天,它已经骨瘦如柴,还不吃不走。所有人都被狗感动,强迫喂食,强迫它不殉葬。可是又过几天,它的"家"臭了,苍蝇成群,它的身上也爬满了。消毒兵来了,它再一次被弄走,它的"家"被一次次喷洒消毒药剂。最后,它被杀死在家门口,因为害怕瘟疫传播,所有北川县境内的动物,猫猫狗狗,都格杀无论。它的血,它无辜的眼神,终于被铁灰色的瓦砾吞没。
   
   他妈的太浪漫了。
   
   他还记录了久久盘旋的失巢的鸽子群;堆积如山的书包、校徽、作业本和日记;精神失常的官员。北川县委在地震后,曾派出好几批报警求救人员,都被绵阳方面压住,不准上报死了多少人。可笑的是,绵阳还将本地的武警消防部队朝都江堰、汶川方向派,省上和重庆的消防官兵路过安县,才晓得北川灾情严重,临时转向,投入救援。我和老郑一道,亲眼目睹好几车地震孤儿,大多数沉默,能开口的唯有哭叫。老郑拍下一组组眼睛,长达几十分钟,只有眼睛……
   
   2008年6月29日,晴转阴,雷阵雨
   
   返回成都家中。诗人陈家坪从网上传来他的地震新作《灾民哀歌》,分7个部分,几千行。10多年了,我还没读过这么长的诗。
   
   我在这儿摘引《第三部分:孩子与天堂》,以表达一点点久违的文学敬意。
   
   快要崩溃了,主,我祈求
   我怕看到这张照片
   我又控制不住要去看他们
   我不想失去他们,主,饶恕我!
   
   星星无数,新坟无数
   孩子喜欢的物件无数:
   英文课本、音乐课本、铅笔盒、象棋……
   一个老奶奶趴在坟前痛哭
   丈夫点起一把冥纸
   近旁,桑先生看着横死的女儿:"房子没了,孩子死了。"
   他70多岁的老父老母在旁边泪眼相对
   
   妈妈站在楼下,手指尸体
   "那就是我的孩子。
   日晒雨淋三天,束手无策"
   (记者:孩子多大了?)
   "再过几天就10岁,我想给她过生日"
   
   新闻车开到汉旺东方汽轮机工厂附属学校
   这里包括了幼儿园、小学、高中、技校
   记者们发现,操场上根本没有避难者,只有……
   尸体,孩子的尸体,铺满了3个篮球场
   没任何的遮掩。躺在地上
   雨打在他们身上,一个接一个的孩子
   手和脚纠缠着,脸或背贴着地
   从倒塌的教学楼里拖出来。泥和血
   20多分钟,记者们目睹
   2辆卡车开走。每辆车上都装着20-30具尸体
   
   第一天,一个学生脚断,流血不止。
   第二天就夭折
   没有止疼药,痛死活该
   
   一个女学生被埋在山下
   一个男同学悄悄爬下山
   用双手挖,早上7点,挖出来后
   他光著背,衣服裹在女学生身上,把她背上山
   女学生脚已断,动不了,拼命叫
   这个女学生得到好多人的照顾
   但我不知道,她目前在天堂还是人间
   
   意犹未尽,再摘引类似诗体新闻的《第五部分:黄金72小时》
   
   水泥板下的一个幸存者,
   最少需要三个当兵的扒
   那么,以死伤十万人计
   就必须马上空降三十万人马
   
   黄金72小时
   在地面行进受阻的情况下
   政府出动的对救灾最有力的飞机
   只有29架――包括温家宝的总理座机
   
   三天,进入震中的救援部队
   不足千人
   
   震后长达20小时
   没与灾害中心取得联系
   两天仍然未能进入灾害现场
   而震中距成都不过百里
   他们傍晚才派出的四架飞机也无功而返
   
   黄金72小时,已无情流逝
   现在距离川震发生已超过80小时
   传染病专家担心,灾区有可能会爆发
   大规模霍乱、痢疾等肠道感染疾病
   造成震后第二波大规模死亡
   
   特别之处,伤者以老弱小孩居多
   不少死伤学生儿童被困在瓦砾下,最容易令传染病散播
   劳永乐说:"如果当中有小孩本身患有传染病
   很容易传染给挤在一起的小孩
   而痲疹、水痘等病可在空气中传播,更加容易传染。"
   
   尸体虽不会污染水源,但却吸引蟑螂等害虫
   增加散播病毒的风险,即使有人在尸体上喷洒消毒药水
   泥土和尸体本身等有机物质也会抵销其消毒作用
   
   很多病变都有机会形成红疹
   而被压在瓦砾下的灾民身体长出"红疹",
   是因体内血液无法流到四肢被压住的器官
   导致器官组织坏死所致,若情况持续
   坏死的组织会释放出肌红素和有害毒素或化合物
   并扩散到身体各部份,尤芳智说,这些有害物质
   会影响其他器官,如导致肾衰竭
   
   有网民说,每耽搁一分钟
   就是几十、几百人死亡
   耽搁一小时,就是几百、几千人死亡
   耽搁24小时,可能是几千、几万人死亡
   面对已经过去的72小时,我落泪了......
   
   我锁定的官方电视台明确告诉我
   黄金72,武警、消防战士和各兵种军人尽了力了
   医护人员尽了力了,奔赴都江堰救人的出租车司机尽了力了
   连夜排队无偿献血的成都市民尽了力了,废墟中的自救者尽了力了
   不少政府官员也尽了力了,灾区之外捐钱捐物的国人也尽了力了
   大难兴邦,1949年站起来过的中华民族
   又一次站起来了!
   
   他妈的,我这个民族中的诗人,败类,软骨头,窝囊废
   却心疼得趴下。像被皮鞋踩踏的蚯蚓
   一阵阵翻滚和痉挛。
   
   2008年6月30日,晴
   
   傍晚从温江回白果林老巢,唠唠叨叨的老母尚未露面,就在小区门口巧遇一北川来的地震醉鬼。据门卫肖大爷介绍,他叫李子平,这几天到我家隔壁探亲,超级好酒,兜里随时都揣一瓶子。
   
   酒鬼的最大特点是貌似深刻,内里却将普天下人都当朋友或者仇敌。所以在几句话投缘之后,51岁、顶毛稀疏的老李就坦然接受我的邀请,一起烫火锅。
   
   在离家百多米的"蜀江冷锅鱼"店内,我们母子陪同老李,似乎正慰问灾区的全体人民。挟带某种煽情心绪,我大手大脚点菜,却没能大吃大喝。老母和老李都肚量有限,就剩我,三两下就没胃口了。
   
   不过,5个56度的小瓶红星二锅头,一滴没剩。
   
   老威:厉害嘛。
   
   李子平:莫得啥子。
   
   酒龄多长了?
   
   30多年,几乎天天喝。没喝过假酒,北川方向水好,莫得假酒。
   
   你老婆也不控制你?
   
   离过一次婚。十几年前吧,我还在百货公司管进货,经常乘工作之便,搞点便宜的小酒。比如丰谷酒,还没经过包装,价钱比现在低个十几倍,口感呢,却直追五粮液。我弄散酒来喝,一样的。可有一回,我喝着喝着,就不一样了,突然淡了,水和酒,没下肚前,就在舌头尖尖分家。你晓得,那滋味很难受。于是我冲着前妻冒火。嘿嘿,她不承认兑水。我就从旮旯里提出塑料桶,吧唧吧唧一尝,全是水味儿!这下火山爆发,三拳两脚,把前妻打倒。她躺了3天,起床就闹离婚。
   
   接着就二婚。老婆赵兰,绵阳人,前世的姻缘啊。我喝酒,她从来莫得二话。害怕我的胃口伤了,就一盘接一盘炒素菜,让我多吃。她有情我有义,所以酒喝到一定程度,就晓得自我约束。男人嘛,总得有个嗜好,吃喝嫖赌抽,酒的害处最轻。地震那天,刚巧有两个朋友来家里,我们从午饭开始喝。老婆娃儿埋头吃饭,一二十分钟就下桌了。我记得没到两点,娃儿就出门上学去。老婆呢,跟往常一样,不断淘些蔬菜,炒了端上桌。我还记得两瓶丰谷已经完了,我拿出第3瓶,正要开,两个朋友直摆脑壳,不行了不行了。当说到第几个不行了,就地震了。轰轰!轰轰轰!两个朋友翻下地。我背对着厨房,老婆正端来一盘素烧豆腐,他妈的一颠,她就从后面扑我身上,烫豆腐盖我一脑壳。至于桌子和残汤剩水,全冲我朋友去了。
   
   接下来整座楼塌。我家在回龙社区,2楼,活埋掉了。我醒来,已经5月12号深夜。我喊了几十声赵兰,没回应。奇怪,地震时明明跌到我背上,却摸不着了。永远也摸不着了。
   
   后来才捉摸清楚,我起身从酒柜拿出酒,正要开,就震了。老婆虽然跌到我背上,可酒柜倒了,靠酒柜那面墙也倒了。我刚好在横梁这边,在小三角空间内。左膀子脱臼了,右膀子莫得事儿。右手捏着的酒也莫得事儿。
   
   天上的酒神在保佑你哦。
   
   对对。我不拿酒,就不会起身;我不起身,4个人肯定死成一堆。只可惜那么贤惠的老婆,那么争气的儿子。不能想不能想,想狠了心头就堵。只有天天喝,直到有一天酒精中毒、肝硬化、肝癌。我夜夜听见老婆娃儿在阴间骂我,但是但是……
   
   你说你在废墟里还捏着酒瓶?
   
   硬是作怪嘛。北川城都天翻地覆,死掉几万人了,酒还一滴没洒。我被活埋两天一夜,全靠酒撑起。身体卡住了,意识模糊了,下半截渐渐失去知觉了,只要吞一大口,就感觉气血在循环、游走。我在下面,一小口一小口,省着喝,不知不觉,就听到搜救人员的脚步声。我是酒嗓子,半哑,估计喊了也没起啥作用。还是酒味儿散出去,叫狗闻着了。
   
   唉,酒胆酒胆,我不能失去这颗胆。反正横竖是个死。醉死梦生也是死。
   
   2008年7月1日,晴转阴,闷热
   
   继续装修在温江的新居。由于闹地震,已停工1个半月。灾区急需物资,所以建筑材料也飞涨。几经掐指,至少比震前预算多出两三万。
   
   幸好妹妹小飞、哥哥大毛、友人鲲鹏等帮了不少忙,使扔钱的无底洞变得有底。小金模仿中共党代表的口吻,总结道:别看这点活儿,也是集体智慧的结晶。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