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停药14天,逼疯邓玉娇]
拈花时评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六四惨剧会再上演一次吗?
·晚年周恩来(最终)(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延安日记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八(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九(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停药14天,逼疯邓玉娇

   请注意夏霖律师的博文: "……屈指一算,已经14天没有吃药了。"
   
    以上是夏霖律师在五月二十四日发的一篇看似不经意的自言自语的博文。很多人也许纳闷,他怎么还有闲心说这些,我开始也不明白,猜测谁十四天没有吃药了,后来我明白了。我曾经做过精神科医生,我把自己的猜测给大家说说。
   
   夏霖打这个哑谜是无奈,因为他目前的作为邓案的被委托律师的身份,以及他已经介入的此案的核心,按照国内的相关法律,在此案还没有完成刑侦工作前,他目前的身份是不能随意公开透露与案情有关的内容的。因此,迫于无奈,夏霖才用这种方式暗示大家,发生了什么事。否则,现在事态这麽的紧急,他怎么会有闲心发这么一段话呢?

   
   邓玉娇案是五月十日发生的,到五月二十四日整整十四天了。邓玉娇有失眠的问题,(请注意,失眠不是精神病中的抑郁症),长期服用药物来治疗失眠。但凡有点精神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常用的治疗失眠的药物其实都是抗精神病药物,比如“安定”这种常用来治疗失眠的药物就是最基本的抗精神病药物。这类药物如果长期服用并突然停药的话,病人的症状会出现反弹并更加恶化,也就是说一个本来仅仅是失眠的人,如果长期服用这类药物并突然停止,那么他的失眠症状会更加恶化,由此我们可以想象邓玉娇在这十四天被中断拉药物的情况下,她的失眠会严重到什么程度,在犯了命案的这种压力环境中,再加上连续半个月的严重失眠,一个正常人也会精神崩溃的!!!这也就为什么有报道说,湖北省公安厅的领导提审邓玉娇,审问不到五分钟,邓玉娇就无法控制情绪,歇斯底里。原因很简单,邓的精神状态已经在近半个月的变相折磨中凭临崩溃的边缘了。如果有人在提审中故意用颠倒黑白的话来激惹她,那么邓玉娇立刻会情绪失控精神崩溃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了!!!比如说提审邓玉娇的人故意说,你是不是在案发现场做卖淫工作的等等这类完全能让一个无辜者气愤的话,对于精神已经极度脆弱但性情又无比刚烈的邓玉娇来说意味着什么?绝大的刺激啊!
   
   我现在太能理解夏霖这种久经沙场的大律师那天那么失态的痛哭的原因了!!!
   
   屈指一算,已经14天没有吃药了。如果为了逼疯玉娇,不给吃失眠药,那真是丧尽天良!!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主评论:从豆腐渣工程到杨佳事件,再到邓玉娇事件,共产政府与中国国民的对立,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态势。想想看,跟二十年前六四事件之前的那段时间非常相象。
   
   经济相对困难、政府搜刮民脂民膏,一边是国民生活困顿,一边是官员穷奢极侈。地下暗涌着反抗的潮水,并渐渐表面化。来自对民意的恐惧,官府的压制也愈发地无耻、下做。
   
   上文是来自一位精神科的推测,对政府的动机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但是旁证很多,有一点的道理。假设果真如此,那么我们可以看到政府的发自内心的恐惧。虽则政府似乎有无限的专政工具,警察、城管、武警乃至军队。但是所有的一切专政工具都不是绝对的,六四前的那段时间,我们可以看到几乎所有的专政工具都在掉转枪头。
   
   当时大家的感觉是:共产党也真够失败的,整个社会都在积聚着不满情绪,对共产党对政府几乎没有几个人没有怨恨。现在的情形就很相象,如果共产党还在尸位素餐,不能有效地扭转自身的腐烂,那么我们几乎已经可以嗅到它的尸臭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