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公布北川中学垮塌主教学楼施工图始末—访成都志愿者王笑冬]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8)
·蒋中正文集(49)
·蒋中正文集(50)
·蒋中正文集(5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2)
·蒋中正文集(53)
·蒋中正文集(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5)
·蒋中正文集(56)
·蒋中正文集(57)
·蒋中正文集(58)
·蒋中正文集(5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0)
·蒋中正文集(61)
·蒋中正文集(62)
·蒋中正文集(6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4)
·蒋中正文集(65)
·蒋中正文集(66)
·蒋中正文集(6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8)
·蒋中正文集(69)
·蒋中正文集(70)
·蒋中正文集(71)
·蒋中正文集(7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3)
·蒋中正文集(74)
·蒋中正文集(7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6)
·蒋中正文集(77)
·蒋中正文集(78)
·蒋中正文集(7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0)
·蒋中正文集(81)
·蒋中正文集(82)
·蒋中正文集(8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4)
·蒋中正文集(85)
·蒋中正文集(86)
·蒋中正文集(8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8)
·蒋中正文集(89)
·蒋中正文集(90)
·蒋中正文集(91)
·蒋中正文集(92)
·蒋中正文集(93)
·蒋中正文集(94)
·蒋中正文集(95)
·拈花一周微(上周)
·拈花一周微(本周)
·蒋中正文集(96)
·谁是造谣者-拈花蒙冤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97)
·蒋中正文集(98)
·蒋中正文集(99)
·蒋中正文集(10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1)
·蒋中正文集(102)
·蒋中正文集(10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4)
·蒋中正文集(105)
·蒋中正文集(10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7)
·蒋中正文集(108)
·蒋中正文集(109)
·蒋中正文集(110)
·蒋中正文集(1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2)
·蒋中正文集(113)
·蒋中正文集(114)
·蒋中正文集(1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6)
·蒋中正文集(117)
·声援失去自由的维权律师-唐吉田
·营救失去自由的人权律师-唐吉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8)
·蒋中正文集(119)
·蒋中正文集(120)
·蒋中正文集(12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2)
·蒋中正文集(123)
·蒋中正文集(12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公布北川中学垮塌主教学楼施工图始末—访成都志愿者王笑冬

公布北川中学垮塌主教学楼施工图始末—访成都志愿者王笑冬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5日 转载)
   
   公民访谈录之二
   

   公布北川中学垮塌主教学楼施工图始末
   
   ——访成都志愿者王笑冬
   
    来源:参与 作者:艾晓明
   
    写在前面:我在听说北川中学家长找到已垮塌的北川中学教学楼施工图的同时,得知成都志愿者王笑冬的名字——是他通过特快专递,向中纪委提交了这一关系到北川中学教学楼建筑质量的重要证据;也正是他,把举报消息公布到自己的博客,从而引起新一轮有关豆腐渣工程的舆情涌动。由于这一行为带来的后果,他不得不远离在成都的温馨小家和刚出生几个月的爱子,至今依然在外漂泊。
   
    到今天为止,王笑冬的博客上有91篇博文,大部分和志愿者救灾以及豆腐渣问责有关。2009年5月10日,香港翡翠台“星期日档案”《不能说的真话》节目里,播出了对遇难学生家长、志愿者包括王笑冬的采访。香港《明报》则在今年5月12日的专讯中登载了建筑学专家的分析,这是对比已曝光的施工图与家长废墟考察图片后做出的(见附录一)。
   
    这里要提示读者注意:北川中学倒塌的教学楼共有两幢,一幢是主教学楼,目前人们到北川看到的废墟,就是这栋教学楼的主要现场;还有一幢人称“新教学楼”,地震时下陷两层,后来被粉碎。总之现在游客去看北川中学废墟,如果不知这一历史,则可能看不出这里垮塌过的不是一幢,而是两幢教学楼。
   
    据报道,原北川中学主教学楼建于1992—1997年,前后花了5年时间。北中教师在接受采访时说:“中间施工单位都换了好几拨,5层高的楼,垮塌之后变成一堆3米高的废墟,不是豆腐渣工程是什么?”“砖块是散的,上边很少粘着水泥;柱子碎裂了不成块,而是粉末。”
   
    北川中学新教学楼建于2002—2003年,有关报道的描述是:这幢5层楼房的一、二层几乎“消失”在地面,上边3层整体落下,几乎没有受损。高三学生的教室都在上边这三层,因此北川中学高三年级完好无损;但楼下高二的几个班损失惨重。
   
    北川中学在地震中是伤亡学生最多的学校,日前四川省公布的5335名遇难人数中,北川中学遇难学生数字不精确,一般的说法是接近一千四百。这个数字,在遇难学生总数中占到了38%以上。
   
    目前找到的施工图,是关于北川中学已垮塌的主教学楼的建筑设计图,当时的设计是按七度设防的。
   
    值得注意的是,有关北川中学垮塌的另一座教学楼——新教学楼,也有证据证明其建筑质量有问题,并且,这个问题已经被监理公司记载:我在《四川好人谭作人》一文中提到,北川宏昇监理公司会议记录本里,有关于北川中学新教学楼在质量大检查中所发现问题的内容。这一资料是在老县城已成危楼的原监理公司办公室找到的,我抄录了一段在自己文章中。一位监理工程师最近在王笑冬的博客上留言,对会议记录中提到的有关质量问题做出了解释。此件见本文附录二。
   
    王笑冬是东北人,毕业于西南矿业学院,在成都安家。川震发生后两天,他发起保护母亲和儿童行动,自2008年5月14日开始赈灾行动,主要往返于北川陈家坝和江油市之间,将陈家坝的孕妇接到安全的地方待产。他的博客上有关于这一行动的记录和照片。王笑冬在博客上宣布:集结号第三阶段的行动是:为北川中学豆腐渣工程中惨死的孩子们伸冤。
   
    访问时间:2009年4月14日
    整理时间:2009年5月22日
   
    你怎么知道有这个北川中学垮塌教学楼的施工图的?
   
    我来到北川,也是最后一次到北川中学。一位遇难学生母亲跟我谈起这件事。她说有一个学生家长叫母勇贤,他拿到了施工图。在此之前,我从北川陈家坝一些北川中学遇难学生家长里,也听说了有三个遇难学生家长拿到了施工图,跑到北京去上访去。
   
    当时我和北京志愿者也在联系,我想是我们能不能联系上这个人,两会期间,把这个带有施工图学生家长引荐到人大。这样的话,省得他们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影响我们社会的形象、影响政府形象的这样一些行为。
    那么后来没有联系上,我这次听到这位母亲讲,她说有家长拿到了施工图,我就很敏感,然后马上就打车,我就到绵阳。到绵阳以后……
   
    你说敏感是什么意思?
   
    因为这个施工图是很多人都在关注的事情。当时学生家长,在此之前也跟我说拿到了这个施工图。因为这个是作为北川中学它究竟是不是豆腐渣工程,对它进行鉴定的一个重要依据。有施工图、有地质报告,还有对这些倒塌废墟的鉴定,它是其中一个重要的部分。
   
    然后我就马上打车到绵阳,见到了母勇贤。母勇贤非常警惕。而且,他跟别人的通话过程中,一直强调“我的手机被监听”,他的手机一直被绵阳市电信监听,那边都有录音。然后,跟我俩,就到一个茶馆聊起这件事。母勇贤对我也信、也不信,毕竟我们是第一次打交道。当然有家长介绍我,说我一直调查北川中学这件事。因为那段时间,我爱人生小孩,我没时间,我就派志愿者过来调查,但没有拿到什么证据,有关的证据。后来我们俩就谈,谈起很多事情,因为他跟我的情况有些类似,他有一个女儿、一个儿子;我也一个女儿、一个儿子。他女儿死在北川中学,儿子死在民兵训练营。
   
    所以我就很同情,当时我就落泪了。当时我也说得很激动。我说这件事情,我一定要把这件事情查清楚。如果将来要树一个纪念碑的话,我说即便是我死了,为这件事情我付出生命的代价,我希望在这个纪念碑上把我的名字也刻上去,我当时就是这样说的。所以他也很感动,他看我是很真诚的一个人。开始只给我看,也不允许我拍照。后来,我跟他说,说到最后他就直接主动拿出来,就要求……是个复印件嘛!当时在灯光下,我随身带着数码相机,就把它拍下来了。
   
    一共我记得是十六张施工图,当然这里还有很多电器安装图,水电图,这都不重要。关键是这十六张施工图,我把它拍下来。还有他写的其他的一些材料。我都拍下来,拍下来之后,我就马不停蹄连夜回到成都。
   
    我到成都是3月14号早上6点,然后下午就把它直接寄给了中纪委。
   
    北京的志愿者我跟他沟通了一下,他说:这个中纪委你寄给他,寄给中纪委 要交上去,要经过很多环节,这个能不能引起重视,也不能肯定。
   
    后来的情况怎么样呢?
   
    我原来以为,3月14号交,从我给中纪委打电话,中纪委接电话的那位女士就说:你最好用特快专递寄过来。那我14号到邮局把这个材料给寄过去,把它打印出来寄过去。
   
    寄过去之后,跟北京的志愿者沟通了一下,他说中纪委的这个环节比较多,你这个施工图它究竟能不能给交上去、被领导看到,这个也不好说。当时,我就有点顾虑,这件事中纪委还不能解决,那么我们怎么办?我就考虑到以前志愿者曹云的这个事,对我有一点借鉴。
   
    为什么呢,当初受害人之一梁凤如到金牛区派出所报案,金牛区派出所不受理。他说:你这个才5万块钱,这构不成,没法给你立案。后来是媒体报道了之后,派出所才受理。那么就给它一个压力,我就自然而然联想到,我们能不能通过一些媒体的方法,因为北川中学也是全国人民关注的一个事件。这么多孩子,一千多个孩子遇难。我作为孩子的父亲,我觉得有责任把这个事情告诉全国人民。
   
    那我优先考虑的是主流媒体,包括人民网,还有新华社,还有《南方周末》,我都打了电话。在人民网,我跟他们在沟通的过程中,当时人民网上还有我两篇文章,就是关于志愿者曹云诈骗的文章,因为我是举报人。他引用了我的文章,对我也知道,多少也有了解。而且他也相信我说的话是真的。但是对这件事情可以说是,就是说石沉大海。你把材料发过去之后,他就不理你。
   
    他有没有说为什么?
   
    没有,没有说。但是和那个新华社沟通的时候,他们的主编,我记得是个男的,就非常露骨。我说我已经拿到了北川中学的施工图;要不要把这个施工图给你发过去。发到你的电子信箱里面。他当时就说,不要不要不要。
   
    他说了三个不要,他说了三个不要。
   
    这是几月几号?
   
    是3月16号。那天天气也很暗,我是非常绝望的。我就觉得怎么我说的话怎么没有人去听,好像整个世界都鸦雀无声,就我一个人在呐喊,在为这些孩子申冤,为什么就是得不到这些人的回应?所以我是非常痛苦的,我甚至觉得好像感受到了一种声音在嘲笑我,我好像是被一种声音一直嘲笑着。所以我就非常绝望。最痛苦的就是3月16号,然后第二天,我想这样不行,我还要用,那么最后只有唯一的方法就是通过网络。但在此之前,我不想通过网络,因为那个毕竟不是一个正常的渠道,
   
    我觉得我们的社会,一个健康的社会,有那么多有责任心的人,我不相信我们国家所有的新闻记者都是冷漠的。我相信,肯定有很多有良知的记者去关注着北川中学遇难的孩子们。那么我竟然在这些大的报社,国家的主流媒体,我没有得到这种回应,直接就是对我的拒绝和冷漠。就是这个让我就是对我们目前的社会,我是非常失望的。
   
    那么把我逼得只有通过网络,网络是最后一线希望。当时,我在新浪杂谈,也没法发出来消息,因为我的帖子不给发,后来就干脆不发我的帖子。一开始是经常被删。我就找到了中华网,我到中华网中华杂谈上把这个帖子发出来了。
   
    我记得他们的那个管理员叫“肚大乃容”,当时马上就留言了,就说:置顶,冤魂在召唤,就说了这么几句话。紧接着就有很多网友在下面留言,那么很快第一天访问量就突破2万,两天之后访问量突破4万,中华网把这个帖子发出来之后。
   
    我在3月17号的晚上,就是失眠,睡不着。我的情绪也是很激动。这件事情总是引起更多人的关注了。
   
    那天晚上就闭上眼睛就看见五六个孩子,在阳光下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就很高兴地朝我跑过来。然后,天唰地就暗下来了。我就看见一个很长很长的幽灵的队伍。天是阴森森的,那些孩子穿着黑色的衣服,脸上没有表情,就从我面前走。一眼望不到头的队伍,真就像是他们中华网说的:冤魂在召唤。
   
    这些孩子托梦给我了,整个那天晚上失眠,那是我印象最深的。那么这件事情,后来,两天之后在中华网上帖子被删除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