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六) ]
拈花时评
·中国"六四"真相(十五)
·中国"六四"真相(十六)
·文摘并评论:地震遇难儿童父母为孩子讨说法
·中国"六四"真相(十七)
·中国"六四"真相(十八)
·等待爆发点:文摘并评论-香港新华社情报高官说成龙最好擦干净自己的屁股
·天大的冤案-文摘并评论:办公时间约会女友 台高官辞职
·政客性格-文摘并评论:毫无恻隐之心是毛的最大优势
·中国「六四」真相(十九)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
·军队也腐败透顶了
·天良丧尽了,还能丧什么?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一)
·无知的政治局常委-文摘并评论:李长春要"和谐"日本媒体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二)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二)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四)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五)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五)
·千万不要相信我的道德操守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六)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七)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八)
·"隐形五毛"与民主投机者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九)
·中国"六四"真相(三十)
·中国"六四"真相(三十)
·枪口是可以掉转的,文摘并评论:六四时抵制戒严的军中豪杰英名流芳
·中国"六四"真相(后记)
·文摘并评论:中共的小兄弟-北韩的人权光辉记录
·文摘并评论:“叫兽”是这样炼成的
·妓女万岁
·连军队都已经腐败透顶了,我们还能相信谁?
·文摘并评论:天良丧尽了,还能丧什么?
·文摘并评论:中共农业部主任张喜武夫妇在家中自杀身亡
·就“5.12死难学生事件”致国家主席胡锦涛、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公开信
·魂兮归来-文摘并评论:香港無線無視台播放四川豆腐渣校舍專輯,令人痛心疾首(視頻)
·魂兮归来-文摘并评论:香港無線無視台播放四川豆腐渣校舍專輯,令人痛心疾首(視頻)
·文摘并评论:地震周年中国政府禁止遇难学生家长集体祭奠
·文摘并评论:聚源中学两名遇难学生家长被公安拘留
·反腐?是腐反.文摘并评论:陈绍基被警告闭嘴
·文摘并评论:就“5.12死难学生事件”致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信后续签名及部分留言
·大范围冲突不可避免,文摘并评论:外电报道震灾忌日政府镇压悲痛父母
·文摘并评论:中国仍是压制新闻自由最严重国家
·文摘并评论:遇难孩子家长祭奠与政府人员冲突
·原来不仅仅是温家宝无法指挥军队,文摘并评论:中共总参谋长曝江操控军方向胡发难
·诺大的中国竟无半寸净土,文摘并评论:中国媒体曝光大学金钱换排名丑闻
·壮士归来,文摘并评论:女杨佳独斗三官员强奸犯 宰1伤2 细节曝光
·与网友讨论洗脑的问题
·地震疯人院《大地震纪实》序-康正果
·震撼你的良心-512死难学生图片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一)
·共产党企图让女杨佳被神经病
·文摘并评论:抗议持续高涨 中共被迫逮捕杭州飙车人胡斌
·文摘并评论:女杨佳被立案“故意杀人” 网民愤怒:准备战斗
·文摘并评论:中央军委通告泄密:军中腐败严重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二)
·地震疯人院-512地震纪实(三)
·文摘并评论:取扣车时“兴奋死”? 吴川警方抢尸千人抗议
·地震疯人院-512地震纪实(四)
·文摘并评论:邓玉娇最新:律师哭了:他们丧尽天良!灭绝人性!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五)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六)
·文摘并评论:原来习近平的博士学位是假的?
·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七)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八)
·公布北川中学垮塌主教学楼施工图始末—访成都志愿者王笑冬
·文摘并评论:迟到的控告书:邓玉娇原律师揭密
·文摘并评论:两千网友正在向野三关进发
·文摘并评论:停药14天,逼疯邓玉娇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九)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十)
·文摘并评论:独家重大内幕!陷害玉娇 中共实施已全面展开!
·文摘并评论-惊天黑幕:邓玉娇母为何不得不与当局一起演戏
·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和平革命的胜利,网民创造了历史
·文摘并评论:香港專上學聯為紀念六四二十周年發起六十四小時絕食(图)
·文摘并评论六四将至:现在的北京已经空前紧张
·文摘并评论:六四屠城 美国密件曝光 长安街凌晨两度大杀戮
·我的六四-二十周年纪念日
·文摘并评论:不忘不弃20年 港15万众烛光悼六四
·关于做好“64”敏感期维护校园稳定工作的通知
·文摘并评论:65军士兵开口 六四如何杀进天安门
·中国大陆人民养着全世界最昂贵的政党(上)
·中国大陆人民养着全世界最昂贵的政党(下)
·文摘并评论:许宗衡的买官卖官之道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三)
·文摘并评论:新官场现形记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四)
·文摘并评论:央视的收视率由1998年的40%下跌至目前的5.6%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五)
·诗钞:咏宋女将军(配照片)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六)
·绿帽子软件可能会对网络民主事业造成重大打击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七)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八)
·文摘并评论:邓玉娇案16日早开庭 网友法院前打横幅被抓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九)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
·文摘并评论:邓玉娇仍然没有自由-屠夫与邓母的对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六)

2008年6月5日,晴转阴
   
   告别周家,已是下午两点多。受联络官小金的怂恿,两个农妇挤上车,充作向导。曲曲弯弯的土埂,郁郁葱葱的庄稼,迎面来了一手扶拖拉机,见我们不能退,只好自退几百米,再拐弯避让。我们歪歪倒倒地通过,司机边探头边说:这大概是地球上最窄的车道
   
   几十分钟后,抵拢一小溪,过预制桥板,即一开放式农家院,屋檐下村民成堆,男女老幼齐全。李臻刚说,他们等着看热闹吗?果然,远远近近,有更多的人涌过来看热闹。

   
   我们被让进厨房。主人叫高兴富,40来岁,是聚源中学初三八班死难学生高娟的父亲。曾与我此前写过的号啕妇女陈兰一道,四处追寻“失踪”的娃娃。老高沉默寡言,不愿多说啥,但两眼透出刀子的寒光。他张罗着为我们烫方便面,并一再催促吃吃,我们只好端起来搪塞几口。可是,当我掏出录音机,让随便说几句时,他却突然火了:有啥说的!娃娃都没了,有啥说的!咬牙忍嘛,想不通,也咬牙忍嘛。那天实在忍不下去了,就揣把刀,捅他几个!
   
   傅好文(howard w.french)没听懂方言,却被震慑住。乡亲们挤了满屋,大伙七嘴八舌。原来,此次村民聚会不是为我们,而是在磋商如何与官方谈判。一赤膊汉子说:5 月31号掏出来的两个娃娃装在棺材里,停在火葬场,普星村的人轮番看守,日夜值班,不让烧。除非答应我们的条件。
   
   啥子条件?
   
   落实温家宝总理5月12号傍晚在废墟现场的指示,限期追查聚源中学教学楼垮塌的责任人,并绳之以法;政府和校方公开谢罪,并保证从此杜绝豆腐渣工程;准确公布国内外捐款的来龙去脉、具体数字及用途,并落到实处;还有经济赔偿,3万元左右太少,这笔帐必须重新算……
   
   正议论着,号啕妇女陈兰来了。屁股刚粘板凳,她就泪如雨下。我将机器凑上前,她竟长抽一口气,吐一声“我的幺女”,石破天惊。
   
   大约几秒钟,我的耳门嗡嗡,啥也听不见。随后,我的机器和身体都湿漉漉的,盛满了哀哭、捶胸、拍腿和顿脚。我的幺女哦!我的幺女哦!就这一句,我一不留神,又录了10来分钟。傅好文在矮桌对面,瞅瞅我,再点点表。我如梦方醒,就突然抓住她的手腕,高声问:地震瞬间你在哪儿?
   
   她猛吃一惊,睁开了泪眼。
   地震的瞬间你在哪儿?
   她刹住哀号,愣住了。
   地震的瞬间你在哪儿?
   在家。她说。
   
   我乜见傅好文掏出笔记本,李臻的录音笔也悄悄打开了。时间流逝,我到底做完这个采访,衣衫却不知不觉湿透了
   
   傍晚时分,我们返回温江,在江安河畔喝了一会儿茶,起风了,李臻感叹:茶很香,河水很温情,真不像在地震灾区嘛。小金说:你以为在巴黎的塞纳河畔吗?老威做梦都想去,可惜没护照,去不了。傅好文说:西方都知道中国政府不让你出国,不让一个作家出国,你做了什么?你是恐怖分子吗?
   这个话题重复了很多次,此刻我不想控诉,就开玩笑说:傅好文同志啊,你已经实地采访、考察我若干次,摸透了我的底,我可不可以反过去摸摸你的底?
   为什么?
   因为我们同时代啊。我刚出生就差点被饿死。
   我小时候,美国的民权运动正兴起,父母都是其中的活跃份子。我爸爸原来是外科医生,为了更多地帮助穷人,他就通过钻研,成为公共服务领域的全科医生;我妈妈的专业是儿童心理学,当时也在小学任教,做心理辅导。我们家有8个孩子。记得1963年夏天,我父母把我们留给爷爷奶奶,自己去南方参加规模很大的抗议运动,与提倡非暴力的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呆了整整3个月。
   哦,金的思想在你们家影响很深。
   不,比我长11岁的大姐就不赞成,她嫌我父母太平和太有耐心。于是离家出走,到芝加哥去参加更为激进的小型组织“黑豹”,主张Revolution(革命),改造社会。从9岁开始,大姐就常常给我写信,在她的信中,我知道了毛泽东和中国革命……
   我也是在相仿的年纪,在《毛主席语录》里,知道了马丁•路德•金。
   我也渴望读到《毛主席语录》,我大姐称为“小红书”。她喜欢引用毛的一句话,叫“一切权力归人民”。
   这好像是列宁说的?到了毛嘴边,就成了“为人民服务”。
   意思差不多。Revolution,令孩子们着迷啊。
   你Revolution了吗?
   我还有一个姐姐,比我大5岁。她先受大姐影响,相当Revolution,后来却对中国文化,特别是道教感兴趣。我上初中时,这个姐姐给我推荐《道德经》,于是我就把毛泽东和道教混着看。
   不冲突吗?
   不冲突。比如《道德经》讲“无为而治”,意思是“废除所有的秩序”,毛也主张砸烂所有秩序。
   嘿嘿,你的理解很奇怪。
   嘿嘿,年纪小,是傻了点。到70年代后期,我上大学,美国社会不再Revolution,政府、学校都在说中国的坏话,但是我不太相信,我读了不少亚洲文化的书,我有自己的政治观点。
   你也知道文革?
   毛泽东、邓小平、华国锋、四人帮都知道。我支持华国锋,他是不折不扣的毛式接班人,而邓小平很坏,他背叛毛,把中国引向资本主义。
   你对华国锋有多少了解?
   我对中国政治人物的了解,只限于香港的报纸。某某的分析,某某的讲话,然后揣测。除此没任何渠道。
   你不想亲自到中国来考察?
   不想。纸上谈兵而已。
   纸上谈兵却成现实了。
   我的经历比较复杂。我在非洲呆了10年,第1份工作是将1本法文小说翻译成英文,而后在非洲的大学里教现代派文学,而后为《华盛顿邮报》撰稿,写不定期的专栏,而后呢,就成为《纽约时报》的职业记者,搞非洲战乱的报道。
   你采访过独裁者吗?
   没像卡布钦斯基那样出生入死,但也采访过一些。比如中非皇帝博卡沙,很穷很可笑,也很可怕。
   就是吃人肉的那位?
   博卡沙没吃人肉。
   中国许多报刊都说他吃,而且还把人肉当熊肉招待外宾。
   谣言吧。从政治的角度,他的反对派说什么都合理。我接触的皇帝先生挺和善,挺彬彬有礼,甚至还是个理想主义者。
   毛泽东不是理想主义者吗?
   毛也是皇帝,他把自己和自己的人民与世界隔绝,所以不欢迎,至少不主动接触西方记者。连基辛格、尼克松那样的人物,见毛主席,也只能在深宫里;可我要见中非皇帝,随便。他不愿意隔绝,他希望报道,得到比较多的同情和外援。
   小独裁者底气不足。
   还有刚果,蒙博托统治了26年,和毛统治中国的时间差不多。蒙博托的体系一崩溃,战乱就接踵而至。中国的成语叫“水深火热”。
   听说你写蒙博托的文章拿了国际大奖。
   蒙博托本人对记者很客气。我在非洲的最后4年,都与战火有关,亲临前线或部落屠杀现场是必须的。独裁者也是人,面对血淋淋的图画,也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太累了。上司觉得我还干得不错,作为奖励,就改派我到比较平稳的日本,干了4年;然后才是中国,住上海,4年多。
   你送了我1本“你眼里的老上海”。
   我酷爱摄影,除了工作,业余嗜好就是钻胡同,上海话叫“里弄”。这是前殖民地,这是后开放橱窗,这儿高楼林立,高架桥纵横,地价飞涨,虚荣,豪华,享受,莫名其妙,等等方面,甚至超过香港,甚至超过西方许多大城市。商人和游客,或许在这儿饱了口袋,“饱了眼福”,所以说好话,似乎中国已经国际化了。他们不知道,这张画皮包裹着的,是另一个不怎么变的本地居民的上海,里弄还是里弄,扁扁的空间,人们就像黄花鱼,按照传统,在扁扁的空间中游来游去。时代的开放和他们有关系,似乎又没关系。我在鱼市场,菜市场,古董市场,看到破破烂烂的老头,小孩,姑娘,打工仔,讨价还价,唾沫横飞,你以为要打起来,却没打起来。有意思。我还看到小红书、大红书、毛像章、毛画像、毛塑像、红卫兵袖套、红卫兵报纸,等等,爬满灰尘。都是我小时候向往的东西,Revolution,可是,Revolution就是这些地摊货?我一个老外,学着讨价还价,花几块、十几块美金,就能买不少。
   我用黑白胶片拍下这些,以接近褪色的历史本身。我想,在我小时候向往的Revolution之前,在毛之前,在邓之前,在开放或六四屠杀,或Revolution被曾经Revolution的人们否决之前和之后,上海是什么样子?中国是什么样子?好了,廖,我看了你的英文书,我有答案了。
   至今为止,你的多半生命是在美国之外渡过的……你相信宿命吗?你小时候的“中国”与你目前所在的“中国”,在冥冥中有没有联系?
   什么联系?
   也叫轮回。也叫道可道,非常道。
   没有吧?不知道。
   
   河堤灯亮了许久,李臻还在辛苦地翻译。小金饿了,就起身说:老威,进不进城啦?不是还约了人吗?
   梦醒一般,我们跟着起身。几十分钟后,车子抵达成都西门的狮子楼。我的文人朋友李亚东和冉云飞已在包间内久候。
   
   2008年6月6日,晴
   
   
   正在读《雪域境外流亡记》,这是美国《新闻周刊》记者约翰•F•艾夫唐所作的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传记,1987年由西藏人民出版社内部发行,“供高级干部,有关研究人员参考,严禁外传”。
   
   在该书31页写道:1950年8月15日晚,丹增嘉措正在喝茶、吃酸奶以及母亲每个星期送来一次的家制面包,突如其来的地震摇撼了整个罗布林卡,接着天空中传来连续不断的四十响爆炸声。达赖喇嘛和他的侍从跑到外面花园里……他们以为是色拉寺附近发射来的炮弹……一天以后,印度电台报道,西藏南部发生了大地震,余震撼动了全藏。
   
   “这可不是一般地震,震起来就像整个世界的末日已经来临。”这句话是罗伯特•福特写的,他是英国人,无线电报务员,在康区首府昌都为西藏政府工作。事实上,这是历史上的第五大地震:瞬刻之间高山河流易位,数百座村庄被吞没,布拉马普被拉河完全改道,地震之后的好几个小时,西藏南部上空仍闪烁着可怕的红光,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硫磺味。
   
   ">包括达赖喇嘛在内的全体西藏人认为,这次地震不仅仅是一次地质现象。在这次毁灭性的打击中,他们看到了自己国家命运的先兆。
   
   接着是西藏和平解放,“成为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再接着西藏叛乱,平叛,达赖流亡,几十万藏人流亡,几百万农奴翻身,班禅圆寂,噶玛巴流亡——藏传佛教在一次次劫数中复苏,并传遍世界,由区域性的神秘宗教转化为“共产主义的全面威胁”。对此,哲蚌寺的贡拉热多仁波切解释说:我们不能仇恨中国人,因为他们来伤害我们,完全是出于他们的无知。而真正的佛教徒认为,敌人是自己最大的朋友,只有敌人才能帮助自己,培养耐心和怜悯。
   
   天机莫测。我不敢叩问1950年8月15日的西藏大地震和2008年5月12日的四川大地震之间有何联系,我只晓得无常、因果、轮回是佛教的核心词汇。社会上谣言蜂起,不明来历的术士与志愿者混杂,纷纷游走于江湖,再接着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