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六) ]
拈花时评
·专制的成本与民主的红利
·震灾背后的心碎-摘自攀峰搏海博客
·网友帖的文章-关于社会经济状况的调查报告
·质疑余狗儒《含泪劝告请愿灾民》
·摘自搜狐新闻-解密档案揭露美俄残忍试验 用犯人试验精神武器
·[再反思再问责] 严惩失职渎职玩忽职守的官们!-摘自571工程的博客
·lianhuaxiaofo版-含泪劝告请愿灾民
·绵竹死难孩子家长讨说法引发冲突
·引用并评论:北京民族大学教授张宏良对中国股市的精辟分析
·先富起来的wen氏家族-转帖自“生命在于运动”博客
·狗官欺人太甚,民众愤而起义
·执政党是伟大的吗?
·时事拉杂谈
·山西杀人犯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绝对牛逼)!!!
·“冷处理”与谎言-执政当局玩的政治手法
·依靠,故放纵-论执政当局对待公务员
·孙中山《走向共和》演讲全文
·前赴后继裸死在汽车内的现象-没日没夜地工作,真是党的好干部啊,建议追认为烈士
·中国会发生经济危机吗?(上)
·中国会发生经济危机吗?(下)
·"裸官”何其多
·中央党校周天勇博士:中国经济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我的政治主张
·吃人的制度,催生吃人的ZF,催生吃人的裆
·美仑美奂的开幕式背后
·一名刑警队长的血泪控诉[转贴]
·刘翔的退赛与真实的体育
·从运动员年龄问题谈社会诚信问题
·文摘并评论:合肥前市委副书记夫妻受审时曝官场潜规则,法官居然阻止
·上 海 高 層 禁 公 審   法 院 背 黑 鍋
·天子腳下腐敗 中紀委看不見
·財產來源不明罪
·官員申報財產 雷聲大雨點小
·最牛夜總會 公安來祝賀
·中宣部新闻局原局长钟沛璋:2008忧思录
·当代中国是一个法制国家吗?
·成 功 奧 運 背 後 還 有 甚 麼 代 價 ?
·文摘并评论:敦促李长江辞职书
·奸商貪官斬不盡 食品毒禍何時了
·田文華,世上最歹毒的母親!
·医学博士警告:三聚氰胺奶粉恶果绝非仅仅是结石
·文摘并评论:老 百 姓 無 語 問 天 : 我 們 可 以 相 信 甚 麼
·文摘并评论:光 拉 地 方 領 導 難 平 民 憤
·文摘并评论:时代周刊《毒奶粉激怒中国》
·文摘并评论:沒 有 最 毒 , 只 有 更 毒
·文摘并评论:问责风暴波及全国 大批政府公职人员被免职
·文摘并评论:孩子们白白吃了一个月毒奶粉?
·文摘并评论:自從盤古開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我們沒有見過如此大規格毒害嬰兒的事件!
·文摘并评论:虎 毒 食 子 和 逼 良 為 娼
·文摘并评论:关于毒奶粉
·文摘并评论:神七载人航天飞行创下多项第一
·评中国权力结构的失衡
·文摘并评论:舞王老闆能量大 必有官員做後台
·文摘并评论:奶 農 永 遠 處 於 最 無 助 底 層
·文摘三篇并评论:中国食品安全拷问政府责任
·文摘并评论:干部年轻化腐败低龄化
·文摘并评论:中国政府周三(8日)拒绝公布毒奶患儿的最新数字,世界卫生组织对此表示不满。
·文摘并评论:石家庄前任市委书记吴显国,有份端坐中共三中全会
·文摘并评论:梦里回到袁世凯时代
·各位朋友如何能够找到我
·文摘并评论:土地流转还是风水流转
·文摘并评论:毒奶粉索偿受阻,冷处理适得其反
·文摘并评论:一位四川警校学员的困惑
·关于特别赦免杨佳先生的公民建议书
·共娼裆在野党时期言论精选!
·文摘并评论:胡 佳 得 人 權 獎 實 至 名 歸
·文摘:揭开中国涉外金融利益集团的黑幕
·从改革开放到民主化:谁砸开了苏联专制体制大门?
·不自由,毋宁死!----帕特里克-亨利
·文摘并评论:上海盛传杨佳母亲已经死亡
·让我们为这网络暴力欢呼
·震惊:奥巴马宣布退出总统竞选(美国,请将我遗忘)
·文摘并评论:林嘉祥猥亵证据不足是深圳警方不懂法
·摘自新华网:问诊中国式警民冲突:社会怨气积聚点燃导火索
·古今中外最大的极权暴政!(继绳语录)
·继绳文摘(二):惨不忍睹的信阳事件
·肖扬自杀的传闻与肖扬被双规的传闻
·被绑架的历史有多长-作者狄马
·中国新闻自由度排名倒数第六
·郎咸平重庆演讲:严冬才刚开始(上)
·杨佳上午被执行死刑
·5毛党特写
·5毛党最新动向
·新型职业“5毛党”课题研究
·直击甘肃陇南事件:30多人上访导致上千人聚集
·新型职业“5毛党”课题研究
·纳粹、法西斯和共产
·富新二小死难者家属今天起诉挣腐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沙叶新
·中国2008年连续第10年成为全球囚禁记者人数最多的国家
·从儒学热谈当今社会的政治纲常伦理
·前公安部部长陶驷驹买卖豪宅腐败案
·零八宪章并评论
·来自朋友的举报信。
·那就他妈的再签一次-摘自三级宪政博客
·“带病官员”纷纷复出大头娃娃事件令人“头大”-搜狐新闻
·现任“国家领导人”承认五十年代至少饿死一千七百万人
·曾金燕就胡佳获得萨哈洛夫奖的致谢辞
·结石宝宝网受严重攻击 家长谴责丧尽天良(转)
·文摘并评论:派出所不能成为公民非正常死亡高发地
·美国对中国压制人权人士表示关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六)

2008年6月5日,晴转阴
   
   告别周家,已是下午两点多。受联络官小金的怂恿,两个农妇挤上车,充作向导。曲曲弯弯的土埂,郁郁葱葱的庄稼,迎面来了一手扶拖拉机,见我们不能退,只好自退几百米,再拐弯避让。我们歪歪倒倒地通过,司机边探头边说:这大概是地球上最窄的车道
   
   几十分钟后,抵拢一小溪,过预制桥板,即一开放式农家院,屋檐下村民成堆,男女老幼齐全。李臻刚说,他们等着看热闹吗?果然,远远近近,有更多的人涌过来看热闹。

   
   我们被让进厨房。主人叫高兴富,40来岁,是聚源中学初三八班死难学生高娟的父亲。曾与我此前写过的号啕妇女陈兰一道,四处追寻“失踪”的娃娃。老高沉默寡言,不愿多说啥,但两眼透出刀子的寒光。他张罗着为我们烫方便面,并一再催促吃吃,我们只好端起来搪塞几口。可是,当我掏出录音机,让随便说几句时,他却突然火了:有啥说的!娃娃都没了,有啥说的!咬牙忍嘛,想不通,也咬牙忍嘛。那天实在忍不下去了,就揣把刀,捅他几个!
   
   傅好文(howard w.french)没听懂方言,却被震慑住。乡亲们挤了满屋,大伙七嘴八舌。原来,此次村民聚会不是为我们,而是在磋商如何与官方谈判。一赤膊汉子说:5 月31号掏出来的两个娃娃装在棺材里,停在火葬场,普星村的人轮番看守,日夜值班,不让烧。除非答应我们的条件。
   
   啥子条件?
   
   落实温家宝总理5月12号傍晚在废墟现场的指示,限期追查聚源中学教学楼垮塌的责任人,并绳之以法;政府和校方公开谢罪,并保证从此杜绝豆腐渣工程;准确公布国内外捐款的来龙去脉、具体数字及用途,并落到实处;还有经济赔偿,3万元左右太少,这笔帐必须重新算……
   
   正议论着,号啕妇女陈兰来了。屁股刚粘板凳,她就泪如雨下。我将机器凑上前,她竟长抽一口气,吐一声“我的幺女”,石破天惊。
   
   大约几秒钟,我的耳门嗡嗡,啥也听不见。随后,我的机器和身体都湿漉漉的,盛满了哀哭、捶胸、拍腿和顿脚。我的幺女哦!我的幺女哦!就这一句,我一不留神,又录了10来分钟。傅好文在矮桌对面,瞅瞅我,再点点表。我如梦方醒,就突然抓住她的手腕,高声问:地震瞬间你在哪儿?
   
   她猛吃一惊,睁开了泪眼。
   地震的瞬间你在哪儿?
   她刹住哀号,愣住了。
   地震的瞬间你在哪儿?
   在家。她说。
   
   我乜见傅好文掏出笔记本,李臻的录音笔也悄悄打开了。时间流逝,我到底做完这个采访,衣衫却不知不觉湿透了
   
   傍晚时分,我们返回温江,在江安河畔喝了一会儿茶,起风了,李臻感叹:茶很香,河水很温情,真不像在地震灾区嘛。小金说:你以为在巴黎的塞纳河畔吗?老威做梦都想去,可惜没护照,去不了。傅好文说:西方都知道中国政府不让你出国,不让一个作家出国,你做了什么?你是恐怖分子吗?
   这个话题重复了很多次,此刻我不想控诉,就开玩笑说:傅好文同志啊,你已经实地采访、考察我若干次,摸透了我的底,我可不可以反过去摸摸你的底?
   为什么?
   因为我们同时代啊。我刚出生就差点被饿死。
   我小时候,美国的民权运动正兴起,父母都是其中的活跃份子。我爸爸原来是外科医生,为了更多地帮助穷人,他就通过钻研,成为公共服务领域的全科医生;我妈妈的专业是儿童心理学,当时也在小学任教,做心理辅导。我们家有8个孩子。记得1963年夏天,我父母把我们留给爷爷奶奶,自己去南方参加规模很大的抗议运动,与提倡非暴力的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呆了整整3个月。
   哦,金的思想在你们家影响很深。
   不,比我长11岁的大姐就不赞成,她嫌我父母太平和太有耐心。于是离家出走,到芝加哥去参加更为激进的小型组织“黑豹”,主张Revolution(革命),改造社会。从9岁开始,大姐就常常给我写信,在她的信中,我知道了毛泽东和中国革命……
   我也是在相仿的年纪,在《毛主席语录》里,知道了马丁•路德•金。
   我也渴望读到《毛主席语录》,我大姐称为“小红书”。她喜欢引用毛的一句话,叫“一切权力归人民”。
   这好像是列宁说的?到了毛嘴边,就成了“为人民服务”。
   意思差不多。Revolution,令孩子们着迷啊。
   你Revolution了吗?
   我还有一个姐姐,比我大5岁。她先受大姐影响,相当Revolution,后来却对中国文化,特别是道教感兴趣。我上初中时,这个姐姐给我推荐《道德经》,于是我就把毛泽东和道教混着看。
   不冲突吗?
   不冲突。比如《道德经》讲“无为而治”,意思是“废除所有的秩序”,毛也主张砸烂所有秩序。
   嘿嘿,你的理解很奇怪。
   嘿嘿,年纪小,是傻了点。到70年代后期,我上大学,美国社会不再Revolution,政府、学校都在说中国的坏话,但是我不太相信,我读了不少亚洲文化的书,我有自己的政治观点。
   你也知道文革?
   毛泽东、邓小平、华国锋、四人帮都知道。我支持华国锋,他是不折不扣的毛式接班人,而邓小平很坏,他背叛毛,把中国引向资本主义。
   你对华国锋有多少了解?
   我对中国政治人物的了解,只限于香港的报纸。某某的分析,某某的讲话,然后揣测。除此没任何渠道。
   你不想亲自到中国来考察?
   不想。纸上谈兵而已。
   纸上谈兵却成现实了。
   我的经历比较复杂。我在非洲呆了10年,第1份工作是将1本法文小说翻译成英文,而后在非洲的大学里教现代派文学,而后为《华盛顿邮报》撰稿,写不定期的专栏,而后呢,就成为《纽约时报》的职业记者,搞非洲战乱的报道。
   你采访过独裁者吗?
   没像卡布钦斯基那样出生入死,但也采访过一些。比如中非皇帝博卡沙,很穷很可笑,也很可怕。
   就是吃人肉的那位?
   博卡沙没吃人肉。
   中国许多报刊都说他吃,而且还把人肉当熊肉招待外宾。
   谣言吧。从政治的角度,他的反对派说什么都合理。我接触的皇帝先生挺和善,挺彬彬有礼,甚至还是个理想主义者。
   毛泽东不是理想主义者吗?
   毛也是皇帝,他把自己和自己的人民与世界隔绝,所以不欢迎,至少不主动接触西方记者。连基辛格、尼克松那样的人物,见毛主席,也只能在深宫里;可我要见中非皇帝,随便。他不愿意隔绝,他希望报道,得到比较多的同情和外援。
   小独裁者底气不足。
   还有刚果,蒙博托统治了26年,和毛统治中国的时间差不多。蒙博托的体系一崩溃,战乱就接踵而至。中国的成语叫“水深火热”。
   听说你写蒙博托的文章拿了国际大奖。
   蒙博托本人对记者很客气。我在非洲的最后4年,都与战火有关,亲临前线或部落屠杀现场是必须的。独裁者也是人,面对血淋淋的图画,也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太累了。上司觉得我还干得不错,作为奖励,就改派我到比较平稳的日本,干了4年;然后才是中国,住上海,4年多。
   你送了我1本“你眼里的老上海”。
   我酷爱摄影,除了工作,业余嗜好就是钻胡同,上海话叫“里弄”。这是前殖民地,这是后开放橱窗,这儿高楼林立,高架桥纵横,地价飞涨,虚荣,豪华,享受,莫名其妙,等等方面,甚至超过香港,甚至超过西方许多大城市。商人和游客,或许在这儿饱了口袋,“饱了眼福”,所以说好话,似乎中国已经国际化了。他们不知道,这张画皮包裹着的,是另一个不怎么变的本地居民的上海,里弄还是里弄,扁扁的空间,人们就像黄花鱼,按照传统,在扁扁的空间中游来游去。时代的开放和他们有关系,似乎又没关系。我在鱼市场,菜市场,古董市场,看到破破烂烂的老头,小孩,姑娘,打工仔,讨价还价,唾沫横飞,你以为要打起来,却没打起来。有意思。我还看到小红书、大红书、毛像章、毛画像、毛塑像、红卫兵袖套、红卫兵报纸,等等,爬满灰尘。都是我小时候向往的东西,Revolution,可是,Revolution就是这些地摊货?我一个老外,学着讨价还价,花几块、十几块美金,就能买不少。
   我用黑白胶片拍下这些,以接近褪色的历史本身。我想,在我小时候向往的Revolution之前,在毛之前,在邓之前,在开放或六四屠杀,或Revolution被曾经Revolution的人们否决之前和之后,上海是什么样子?中国是什么样子?好了,廖,我看了你的英文书,我有答案了。
   至今为止,你的多半生命是在美国之外渡过的……你相信宿命吗?你小时候的“中国”与你目前所在的“中国”,在冥冥中有没有联系?
   什么联系?
   也叫轮回。也叫道可道,非常道。
   没有吧?不知道。
   
   河堤灯亮了许久,李臻还在辛苦地翻译。小金饿了,就起身说:老威,进不进城啦?不是还约了人吗?
   梦醒一般,我们跟着起身。几十分钟后,车子抵达成都西门的狮子楼。我的文人朋友李亚东和冉云飞已在包间内久候。
   
   2008年6月6日,晴
   
   
   正在读《雪域境外流亡记》,这是美国《新闻周刊》记者约翰•F•艾夫唐所作的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传记,1987年由西藏人民出版社内部发行,“供高级干部,有关研究人员参考,严禁外传”。
   
   在该书31页写道:1950年8月15日晚,丹增嘉措正在喝茶、吃酸奶以及母亲每个星期送来一次的家制面包,突如其来的地震摇撼了整个罗布林卡,接着天空中传来连续不断的四十响爆炸声。达赖喇嘛和他的侍从跑到外面花园里……他们以为是色拉寺附近发射来的炮弹……一天以后,印度电台报道,西藏南部发生了大地震,余震撼动了全藏。
   
   “这可不是一般地震,震起来就像整个世界的末日已经来临。”这句话是罗伯特•福特写的,他是英国人,无线电报务员,在康区首府昌都为西藏政府工作。事实上,这是历史上的第五大地震:瞬刻之间高山河流易位,数百座村庄被吞没,布拉马普被拉河完全改道,地震之后的好几个小时,西藏南部上空仍闪烁着可怕的红光,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硫磺味。
   
   ">包括达赖喇嘛在内的全体西藏人认为,这次地震不仅仅是一次地质现象。在这次毁灭性的打击中,他们看到了自己国家命运的先兆。
   
   接着是西藏和平解放,“成为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再接着西藏叛乱,平叛,达赖流亡,几十万藏人流亡,几百万农奴翻身,班禅圆寂,噶玛巴流亡——藏传佛教在一次次劫数中复苏,并传遍世界,由区域性的神秘宗教转化为“共产主义的全面威胁”。对此,哲蚌寺的贡拉热多仁波切解释说:我们不能仇恨中国人,因为他们来伤害我们,完全是出于他们的无知。而真正的佛教徒认为,敌人是自己最大的朋友,只有敌人才能帮助自己,培养耐心和怜悯。
   
   天机莫测。我不敢叩问1950年8月15日的西藏大地震和2008年5月12日的四川大地震之间有何联系,我只晓得无常、因果、轮回是佛教的核心词汇。社会上谣言蜂起,不明来历的术士与志愿者混杂,纷纷游走于江湖,再接着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