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取扣车时“兴奋死”? 吴川警方抢尸千人抗议]
拈花时评
·阴阳陌路-严正学(1)
·阴阳陌路-严正学(2)
·阴阳陌路-严正学(3)
·阴阳陌路-严正学(4)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5)
·阴阳陌路-严正学(6)
·阴阳陌路-严正学(7)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8)
·阴阳陌路-严正学(9)
·阴阳陌路-严正学(10)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1)
·阴阳陌路-严正学(12)
·阴阳陌路-严正学(12)
·阴阳陌路-严正学(13)
·阴阳陌路-严正学(14)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5)
·阴阳陌路-严正学(16)
·阴阳陌路-严正学(17)
·阴阳陌路-严正学(18)
·阴阳陌路-严正学(19)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20)
·阴阳陌路-严正学(21)
·阴阳陌路-严正学(22)
·阴阳陌路-严正学(23)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24)
·阴阳陌路-严正学(终)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1)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2)
·拈花一周微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3)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4)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5)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6)
·拈花一周微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7)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终)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2)
·拈花一周微
·49年至76年间自杀现象之剖析-终
·红朝末政-隐山(1)
·拈花一周微
·红朝末政-隐山(2)
·红朝末政-隐山(3)
·红朝末政-隐山(4)
·红朝末政-隐山(5)
·红朝末政-隐山(6)
·拈花一周微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终)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1)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3)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4)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5)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6)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7)
·能发文吗?试试。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8)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6)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9)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取扣车时“兴奋死”? 吴川警方抢尸千人抗议

   广东吴川市村民上周领取被交警扣车时猝死,其后官方强抢尸体的事件,连日多次引发上千人的群体性抗议,以及网络上谴责声不断。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家人和村民拍摄发上网呼吁关注
   

   图片:死者遗孤,妻子和两名年幼的子女悲伤不已(家人和村民拍摄发上网呼吁关注)
   
   
   视频:家人和村民拍摄发上网呼吁关注
   
   
   近日,大陆的互联网论坛上“兴奋死”一词被网民与“躲猫猫”并提,广为议论,所指的是日前发生在湛江吴川市一名村民在领取被交警扣下的摩托车时死亡,警方称自行暴毙的事件。
   
   
   图片:家人公安局外举牌喊冤(家人和村民拍摄发上网呼吁关注)据悉吴川覃巴镇覃寮村的57岁农民邓亚清上周一上午前往梅录平安违章停车场领取两天前被当地交警扣下的车辆,三个小时后,家人被警方电话告知他在取车时突然死亡。亲属和村民对于死亡事件充满疑问在医院守着尸体继续报警,不料警方动用三十多人上演了强抢尸体的闹剧,吸引了上千人围堵医院谴责警方行为直到当晚深夜,一名村民告诉本台:“ 下午五点多,突然有一个分管交警的公安副局长带着三十三个警察和辅警,很粗暴的没有和家属沟通,也不说要把尸体拉到哪里,来的也不是殡仪馆的车子而是一辆面包车。如果有谁想拍下他们抢尸体的现场手机马上被没收。而且死者老婆和两个很小的小孩都被他们推倒在地上,这样的情况下,村民自发去人民医院,几千人一直到晚上十一点钟还没有散去。简直是群情汹涌,大家都去声讨,他们做得太无法无天了。”
   
   
   图片:数十名警方抢走标语,两名年幼孩童警察“抓捕”扣押半天,据悉至今恐惧惊慌无法说话(家人和村民拍摄发上网呼吁关注)据死者亲属引述目击者称邓亚清当日是因为不满这一 “违章停车场” 滥收费以及偷光车油,上前理论时被对方殴打后死亡,其后警察并没有保护现场或控制涉案人员。死者妻子周一告诉本台:“他叫了钱,那车出来发现停车场的人把他的油都放了,吵起来的时候不小心把旁边的摩托车绊倒了,人家叫他赔三百块钱,我老公说没有钱,还打了那人一下,停车场的几个人就上去卡着我老公的脖子,当场就死了。旁边很多人去拿车,有人打电话告诉我说阿清被交警队的人打倒了。我赶到医院人已经死了。医院洗完尸体用黑布把我老公盖上,后来就抢走了,我拉着老公的脚也拉不住一下子被警察拉开了,很多人在那里看见的。他们说没有打我的老公,他自己死的。那么你为什么不保护现场?拉他的尸体走有什么用。”
   
   而官方抢夺尸体的举动更加令家人无法接受官方称死者自行暴毙的解释。于是死者妻子带着一双儿女在亲属二十多人陪同下,上周四前往吴川市公安局举标语抗议督促缉凶,数十名警察抢去标语,更将死者分别八岁和十二岁的儿女强行抓走拘押半天,迫使群众离去,死者的妻子周一诉本台:“我去公安局门边为我老公伸冤,我老公死得好冤,我要为他讨个公道。没有人理会,警察还不让我在那里哭,不让我喊冤,他就抢我的牌,还把我小孩抢走。”
   
   此次死者家属的请愿再次吸引了近千群众的围观声援,有目击者将现场偷拍的视频发上了网,并称拍摄时遭警察阻挠并打伤手腕。
   
   本台周一多次致电吴川公安局以及梅录交警支队,电话都无人接听。
   
   当地人士告诉本台,这一交警部门下辖的“违规停车场”属于私人承包,有警方撑腰的同时也有黑社会背景,车辆被扣还要被迫缴交比一般停车场贵几倍的停泊费,同时被“揩油”已经是不成文的规定。
   
   事发至今一周时间,邓亚清尸体被警方抢走后停放在殡仪馆,家属拒绝签字火化并强烈要求立案侦查,但在周日政府和警方再一次与家人召开的协商会议上,官方依然坚持死者是自行死亡,不符合刑事案件的立案条件。死者弟弟告诉本台:“昨天我们去开会的时候他还根本没有立案,理由说没有构成刑事案件,初步鉴定排除他人所杀。如果没有问题你为什么要抢尸体?反过来如果是自然死的,与你公安局也没有什么关系,你没必要这么紧张呀! ”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博主评论:如这样般的事件,全国一天也发生个十单八单的吧?共产党的大大小小的执政机构,其施行暴政的程度,已经到了不可想象的地步了.我们时常听到哪个从未听说过的小地方发生暴力抗争了,群体事件了,层出不穷.
   
   要是在前网络时代,我们大概听说的机会都没有,因为国内的一切媒体都被中宣部把持了,他们只让我们看到他们希望我们看到的东西.终于,网络时代到来,中宣部的使命接近完结了.
   
   这一类的群体抗暴行为此起彼伏,假如某天到了集合起来的时候,也许就是共产党的末日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