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地震疯人院-512地震纪实(三)]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六四惨剧会再上演一次吗?
·晚年周恩来(最终)(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延安日记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八(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九(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最终(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6)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8)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9)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4)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5)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6)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9)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4) 高华
·拈花一周微
·zt-(图)山东农民代表起义缴获内裤、警察证等战利品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5)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6)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7)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9) 高华
·网友的起诉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地震疯人院-512地震纪实(三)

2008年5月23日后晌,阴沉,凉爽
   
   我们在农家乐路口消磨时光,村民们围上来盘问来历,我随口答“写字的”。一黑脸膛男人点头道:书法家嘛,胡乱刷几墨笔就能卖钱的那种。我只得注脚为“写书的”。黑脸膛又点头道:作家嘛,胡乱编个故事就能卖钱的那种。一少年道:叔叔,河那边有一个你需要的素材。我问啥子素材?死人么?我晓得对面垮山,埋了好几个正在种地和旅游的。少年摇头,并领我来到沟坎边,指着滑坡冲积而成的水湾湾道:看见素材没?那一段乌木。我抠着秃脑门,笑得很白痴。少年继续道:乌木是原始森林演变成的,埋好多好多年,这次又被地震给翻上来了。超级棒的故事哦,叔叔,就看你咋个编排了。我惭愧道:叔叔脑子震坏了,搞不成这样的作家活儿。那个姐姐脑子好用,你找她去。
   
   于是少年缠上小金,几分钟就水乳交融。小金猛夸少年之余,顺便问他在哪儿上学?少年答就在下面读初一。又问地震中死人没?又答只死了十几个。教室垮好几间,绝大部分学生都逃脱了。再问老师跑在前还是学生跑在前?再答老师腿长,当然跑在前。我哑然失笑。不禁想起先跑老师范美忠,只因公开张扬,一夜之间就沦为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还在网络上拥有一首配备视频的《范跑跑之歌》。

   
   烂鱼味随风飘荡,一阵比一阵猛,连村民们也受不了,纷纷捂上口罩。少年领小金躲入靠山脚的农家乐遗址,经过灭顶之灾,这儿只剩“快活林”的蓝布招牌在孤零零晃动。少年的姐姐跟上来解说道:地震时,这面悬崖像在跳现代舞,左右颠,上下颠,咚咚咚的,跺脚,在地心深处跺脚。房子受不了,两秒钟,瓦片就没了;三秒钟,稀里哗啦全倒了。山上的石头、泥巴如下雨,有棵大树被拦腰砸断,堵门的石头比门还高。还好,人都在外面,在马路边搭帐篷的位置。小金咋舌道:看这满地破烂,估计蚂蚁也死光了!不料少年的姐姐却笑道:蚂蚁死光了,我们家的猪还活着。小金道:猪是极聪明的动物,地震一来,它们恐怕比人类还逃得快吧?少年的姐姐道:猪圈被埋了,它们也被埋了,从5月12号下午到昨天下午,整整10天,大家都以为它们早死了。因为人在下面,哪怕只剩一口气,都要喊,没劲儿喊,至少还哼哼两声嘛。可畜生的心眼,猜不透,可能吓傻罗,一点点动静也没有。昨天嘛,也不是找猪,而是解放军来帮忙消毒,死鱼太多,周围的空气、水、泥巴全受影响,搞得人做梦都是臭的,所以解放军天天消毒,预防传染病。两个战士背着喷雾器,冲猪圈一洒,却不料底下传出叫声!也许是伤着猪眼睛了,也许是它们命不该绝,总之当战士们撬开残垣断壁,从中间挖一大洞进行解救时,3头猪都趴在旮旯里,哼哼地招呼人呢。
   
   小金连连称奇,看那样子,恨不得立马变成一头猪,用猪的语言,对不远处的猪群进行采访。因为此次地震,人在相似环境中,创下的最高存活记录不过196小时(彭州市银厂沟一位叫王友群的年近六旬的大妈)。
   
   后来,小金写下《被埋十天仍活着的猪》,比较生动,我引用一段:
   
   叫熊粒的少年说:3头猪整整10天没吃没喝,饿瘦一大圈。被战士们抱出来后,我妈端来一大盆水,它们一口气全喝光了。从像机镜头里,我发现3头猪眼神各异,稍大的目露凶光,鼻头周围一圈烂泥;中间的直摇尾巴,很灿烂很健忘的样子;小的呢,躲躲闪闪,仿佛还心有余悸呢。我想靠近点拍摄,结果它们向丛林里一哄而散。熊祝(少年的姐姐)敲敲食物盆子,它们又返过身,试探着靠拢我们,最后竟一齐扬头,一齐哼哼,一齐摇尾巴。真是聪明的家伙啊!这应验了一句古话:民和猪都以食为天。我问姐弟俩:地震了,人都不够吃,猪吃啥呢?熊祝道:莫办法。看嘛,才1天多,它们就啃光了半亩多青草,有的树根也被拱起来,嚼烂了。这样拖下去,官逼民反,家猪会变野猪哦。
   
   我没料到,老威一个大男人也对猪感兴趣,亦屁颠屁颠跟我去探亲,还招来摄影师大毛,再次穷追到丛林深处。大约10多分钟后,我听见他由远而近地嚷嚷:哎呀老板娘,你们家出了猪神!被埋10天还活蹦乱跳的,好好供着吧,往后定会时来运转、兴旺发达哦!一席话惹得周围的人哈哈大笑,老板娘更是合不拢嘴。我趁机说:以后把3头猪全部放生,命大的动物会给主人带来好运呢。于是猪主人一家忙不迭地点头。
   
   以上是人嘴描述的猪。而不得而知的猪的想法,满可以写成一出《等待戈多》式的荒诞剧。大地震若能在文人堆里炮制一个中国的贝克特,老威我免费奉送此类素材。
   
   接着我钻了若干地震帐篷,巧遇一驼背婆婆,见她额头间有个酒杯大的坑,就试图采访。不料是聋子。蹊跷的是,她宁愿睡在自己已经倾废的屋子里,也绝不住帐篷。她的儿媳妇叹气道:80多岁了,只好顺着她。
   
   路边人来人往,先是当兵的、防疫的,后是打官腔的村干部,嚷嚷要对污染环境的三文鱼基地罚款。天渐渐晚了,跟演电影一般,丛林内突然涌出大股逃荒人流,扛包裹、背行李,个个满头汗水。好事者鲲鹏拦住问,得知都是擅自离开灾民安置点,步行多时,奔回来“重建家园”的。其中有对老夫妻,边走边大吵大闹,鲲鹏误认为他们家死了人,就转头示意我采访。
   
   原来他们家还要溯流而上,朝山中走二三十里。66岁的婆婆怕摸夜路,也怕拢了没地方住,就不想再跟那77岁的“鬼老汉”瞎撞。大家都劝解,快活林的主人还舀了两碗白米饭塞过去,两老才不吭声了。
   
   那狼吞虎咽的模样令人心酸。鲲鹏和小金立即返回停车点,扛来帐篷布、米、油,还有酒。这是50米篷布,鲲鹏对众人吩咐道,两老一半,你们留一半,米和油也一样。就拜托你们,砍几根树子,替两老搭个临时窝点,熬过这阵再提后话。
   
   为首的黑脸膛男人拱手唱个肥诺:都是乡亲,这事儿包在我们身上。作为奖励,我立即把56度的绵竹大曲递过去。并趁着刚煽动起来的热劲头,掏出录音机,采访了老夫妻。
   
   鬼老汉名叫徐泽良,虹口镇深溪村4组人氏,世代以打猎为生。19年前,结婚才两年的徐泽良跟往常一样,爬坡越岭,想弄个把野物,赶集时换点油盐钱。他奔到头天下过套的丛林深处,抬眼望去,朦朦胧胧见一庞然大物在吭哧吭哧挣扎,估计至少被套了几小时。老徐骇了一跳,旋即无比亢奋,心想今天收获不小,不是头野猪,也是个大獐子。就端起鸟枪,轰隆一炮。待硝烟散过,万籁俱寂,再直取猎物。不料抵拢跟前,一下子呆若木鸡——原来是只大熊猫!老徐也晓得打“国宝”犯罪,就瘫软在地。
   
   不可饶恕的是,老徐回过神,不仅没自首坦白,还伙同一帮无知山民,将大熊猫剥皮抽筋,煮来吃掉了!58岁的老汉理所当然被检举判刑,从1989至2005,坐牢16年,出狱已75岁。风烛残年,举目无亲,只好哀求离婚已久的老伴回来过。老伴怜悯他,不顾儿女的反对回来过了。可老徐愚蠢依旧,火爆性格还不改,让老伴一次次心灰意冷。
   
   这样磕磕绊绊熬了3年。老伴当着众人数落道:地震前晚黑我还在哭,回想自己命苦,四十几岁守寡,娃娃都拉扯大了,也是莫奈何才改嫁给这样一个穷光棍。过门时,除了两间旧屋,啥子都没得,全靠我省吃俭用,用心打理,他才活得稍微像个人样。坐牢16年出来,连车票钱都不够,一个孤老头,走路回乡。把我死缠活缠,我还以为他被共产党改造好了,哪晓得更糟糕,动不动就摔碗砸锅。大家都劝我不要跟他,劳改犯,又穷,名声又差,脾气还不好。是我自讨苦吃。地震来之前,我们在吃分手饭,我真铁了心,吃完饭就出山,回我儿子家。
   
   老徐得意地笑:她走不脱,老天叫她走不脱。我刚端个面碗,吃了两三口,地就开始摇。碗也开始嘎嘎摇,像有只看不见的手来夺食。我把碗抱在怀里,背后的房子轰隆一声垮了,那股烟子很猛,将我冲个狗吃屎。我趴在地下,地越摇越凶,周围的梁子也一座座垮,轰哧轰哧,跟火车一样,从天上往沟底冲,骇死人嘛。
   
   一片土院子都垮完,地震一停,就听见到处喊救命。这年头,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就剩几个中老年守家,我和老伴从废墟内一连扯出五、六个。隔壁的老汉,被埋得只剩一双眼睛露外头,满嘴灰,喊不出声,只能把眼珠子对我们使劲眨,人啊,不愧为猴子变的。
   
   我顺便问死人没?老徐答山里的房子轻,垮了也压不死人。只可惜床铺柜子、锅碗瓢盆都埋底下,掏不出来,就只有蹲在碎瓦上淋雨,冷得牙齿嘎嘎打架。最大的安慰是,这一震,老伴走不脱。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强,淋雨也罢,看星星也罢,都不觉得苦。
   
   这种情况,老伴瘪嘴道,我是莫得法,才跟他去了灾民安置点,先在虹口,后又转到青白江,好远哦。
   
   我刚要问余震还没过去,为啥提前回来?久久未归的傅好文他们就突然出现。《纽约时报》女摄影ariana lingquist不由分说,咔嚓数下。老徐一见洋人的镜头对着他,马上挺腰板、清喉咙,模仿官僚的口吻:共产党和人民政府,对我们灾民就是可以!在安置点,有吃有喝有帐篷,病了还问寒问暖的。这鼓舞了我们重建家园的信心!感谢温总理!感谢胡主席!
   
   不料他老伴在背后嘀咕:再感谢还不是劳改犯,连个劳动人民都不算。
   
   鲲鹏插话道:安置点既然这么好,你们为啥要急慌慌地赶回来?
   
   老徐答不上,他老伴却站到前台:好啥?每夜有人巡查,跟防贼似的。水也难喝,吃得也不好,还不如回家。房子垮掉,宅基地还在,两块老腊肉还埋在瓦片里,看能不能挖出来。哎呀,自家地盘,再倒霉也踏实嘛。传说政府要给大家集中修房子,我们不去住鸽子笼,我们要靠山吃山嘛。
   
   天不早了,但老两口的斗嘴却不见尽头。我们只得匆匆告辞。小金给猪神的主人家留下电话号码。大群灾民送我们一段路,然后依依不舍,然后上车。
   
   一路无语。直到都江堰城区,大家才恢复懒洋洋的交谈。老范称“收获不小”,拍了好照片,还在里面的山口采访了不少过往山民。傅好文含笑点头,说回成都慰劳大家,廖亦武说怎么吃就怎么吃。
   
   2008年5月24日,晴
   
   昨晚抵家,已凌晨两点,倒床便睡,至中午还魂。
   
   闷头整理采访,过滤与《纽约时报》傅好文(howard w.french)时断时续的交谈,觉得很有意思。特别是昨晚,我们风尘仆仆自都江堰回成都,寻一川菜馆子刚落座,嘴战就开幕了。
   
   桌子比较大,傅好文与我正对面,左右是其他人。老范的录音笔始终在我的下巴底。我们喝了两瓶红酒,平均两口酒的缝隙,傅好文就要插入一个问题,并且是出其不意的。我们再次讨论了刚出版的英文《底层》,人物和细节,一个接一个,非常微妙。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