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国"六四"真相(十七)]
拈花时评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六四"真相(十七)

七,「幕后黑手」
   
   
     江泽民进京受命
   

     自二十三日起,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新华社香港分社、新华社澳门等部门党政主要负责人,按照中央规定的时间先后进京,由杨尚昆、李鹏、乔石和姚依林四人或一起或分头进行打招呼,通报中共元老和中央政治局常委对赵紫阳等人作出的决定。如二十三日,杨尚昆、李鹏、乔石和姚依林一起先后与江泽民谈话,与李瑞环谈话,与杨汝岱谈话;二十四日,李鹏与河北省委书记邢崇智、省长岳岐峰谈话;二十五日,杨尚昆、李鹏与河南省委书记杨析综、省长程维高谈话。杨尚昆与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许家屯谈话;二十六日,李鹏与辽宁省委书记全树仁、省长李长春谈话。姚依林与江西省委书记毛致用、省长吴官正谈话。杨尚昆、李鹏、乔石和姚依林一起与山西省委书记李立功、省长王森浩谈话等等。这些打招呼会议的主要精神,完全是按照二十二日晚上的讲话精神传达的,只是在打招呼时,各地负责人要报告当地的形势、所采取的措施以及对中央所作决定的态度。
   
     二十三日,在江泽民汇报结束以后,杨尚昆单独与江泽民进行了一次谈话。杨尚昆开门见山说:"小平同志要我与你谈话。中央决定,万里同志将提前结束访问回国。北京的局势现在很复杂,一些人想利用万里同志的特殊身份重新挑起事端,扩大影响,所以,小平、陈云、先念、彭真同志都一致认为让万里同志先回到上海,由你代表中央先向万里同志介绍最近一段时间的国内情况。"
   
     江泽民:"杨主席,万里同志知道这个意图么?"
   
     杨尚昆:"中央的决定已经发电告诉了万里同志,请你再向他强调这几条:第一条,赵紫阳同志公开违反小平同志和政治局常委的决定,现已停职。赵紫阳的主要问题是反对四二六社论、反对在北京进行戒严、在与戈尔巴乔夫会谈中把小平同志公开抛出来。小平同志说,这不是一般的意见分歧,而是事关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重大原则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一定要旗帜鲜明地维护小平同志、维护党中央领导核心的集体决策,维护党的团结。第二条,对北京市区进行戒严的决定是政治局常委的决定,不是某个人作出的。当初北京实际上已经失控,学生和市民的情绪都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煽动起来了,非常容易激动,有些人狂热带偏激,那些别有用、心的家伙就是想利用这一点制造更大的动乱,否定共产党、否定社会主义、否定四项原则。如果不戒严,当时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打砸抢恶性事件,造成更大的动乱,我们都有被管制起来的可能,戒严是在形势非常严峻的情况下作出的,是正确的决定,也是被迫作出的。所以,一定要向万里同志强调,戒严绝不是针对学生,更不针对市民,只是保卫国家的要害部门,起稳定首都秩序的作用。根本不存在外界谣传进行镇压的可能,绝对不会。第三条,社会各界要求召开全国人大紧急会议的呼声不少,也有一些全国人大代表正在联名发起要求召开紧急会议的倡议,这不假,正在做工作。全国人大常委会已经通过组织渠道向人大代表打了招呼,要求人大代表不参与类似召开全国人大紧急会议的签名等活动。这场运动的广泛性、群众的参与劲头空前,但很多人并不清楚性质已经改变。这决不是一场普通的群众性运动,而是一场决定党和国家前途、决定改革开放成败的生死攸关的严重政治斗争,小平等老同志和政治局常委的讲话、决定,表明了中央制止动乱的坚强决心和果断措施,表明了这确实是一场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的政治动乱。大是大非就在眼前,一定要站稳立场。中央希望万里同志在上海休息期间,有一个明确的态度。"
   
     江泽民间:"中央还派人去上海迎接吗?"
   
     杨尚昆:"你是政治局委员,你就是代表,何况是小平同志指定的。"
   
     江泽民接受了这一使命后于当晚返回上海,并于二十四日早晨,向市顾问委员会主任陈国栋、副主任胡立教、汪道涵汇报,立即召开市委常委紧急会议,传达中央的重要决定。
   
     当天清晨,李鹏在公安部"关于近期外地进京学生骤增的报告"上批示:森茂同志,对于外地学生强行乘车进京的要采取坚决措施予以制上,必要时列车可以停开。"李森茂看到李鹏的批示后,立即向国务院办公厅报告:"李鹏总理已于二十一日作出过相同的指示,铁道部根据李鹏总理二十一日的指示精神己向各路局发出紧急通知,对有大量进京学生的列车,采取停发列车的措施。"根据各地报送的情况,国务院办公厅于二十三日晚向李鹏报送了有关这方面的情况:
   
     一,安徽报告。二十二日下午十七时左右,约三百名学生进入合肥火车站,无票登上一二八次列车(晚十九时三十分发车)。经车站工作人员清理,这忙学生都下了车,但未离去。十八时以后,又有三十多名学生涌入车站,要求上车。一些学生沿着铁路线进入客车检维库,打开两节车门,有三百多名学生进入车厢。到十九时左右,车站站台上又聚集了七百多名学生。这些学生分别来自中国科技大学、安徽大学、合肥工业大学等十二所高校。省、市委负责同志到现场进行劝说,均告无效。经请示铁道部,决定一二八次车停开。另外,在芜湖市,也由于一些高校学生无票上车,致使芜湖的三百二十八次、五百二十四次列车被迫停开。二十三日晚十九时三十分,被迫停开了二十四小时的一百二十八次列车始运,仍有三百多名学生上了车,站台上,还有二百多名未能上车的学生在滞留。
   
     二,山东报告。二十二日十八时至二十三日四时,青岛约三百名学生,因要求进京声援买不到票在青岛站附近卧轨。按铁道部六百三十号命令二百四十次进京列车停运一个往返。青岛始发或进站的六列客车分别晚点五至十二小时。
   
     三,湖北报告。二十三日晚,武汉高校二千多名学生登上由武昌开往北京的三十八次列车,九节硬座车厢全部被学生占满,列车严重超载,武汉市领导在现场与学生代表对话无效。经请示铁道部,下令停开。
   
     四,吉林报告。二十三日晚,长春高校约六百多名学生强行登上长春开往北京的六十次列车,经请示铁道部停运。吉林省长春市领导到现场劝说,并与学生代表对话,仍有四百多名学生坚持在车上静坐
   
     五,内蒙古报告。到二十三日十七时,四百多名赴京声援的学生和到京、途经北京的五趟列车,仍然停留在呼和浩特车站。至此,呼和浩特、包头至北京的铁路客运,已经中断二十四小时。这是根据铁道部六百O七号命令,为劝阻学生进京采取的措施。目前,自治区政府负责同志、各高校负责同志正在现场劝说列车上的学生返校。
   
     六,宁夏报告。四百多名学生二十三日一早登上银川至北京的一百七十次列车,根据铁道部的命令,被迫停运。到晚上十时,学生仍在车上滞留。
   
     七,陕西报告。二十三日上午,约有四千多名学生进入西安火车站,要求乘火车进京。根据铁道部的命令,西安至北京的列车一律停运,到二十二时,仍有一千多名学生在火车站静坐,等待进京。
   
     八,安全部从河南报告。二十三日下午一时,以郑州市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名义组织的二千多名"拦军车敢死队"学生,在郑州北站、海棠寺站等京广铁路干道,声称"要尽一切努力拦截所有向北京增援的解放军部队"。一位打着"郑州高联特纠"旗帜的学生说,"我们因得到了下午有军列进京的可靠消息才组织学生来的。但是一个下午,也没发现一辆军车。"到下午五时,一些学生开始陆续返校,一些铁路工人和不明身份的人却要求他们坚持到底,并提议到黄河铁路大桥上堵截。市"高自联"负责人表示反对,他说,"到黄河铁路大桥上去,肉体堵不住飞快的列车。如设置路障,不就真的成了动乱了吗?京广线是国家运输大动脉,关系国家经济命运,不能胡闹。"当一辆运送面包的卡车通过铁道时,几个中年人煽动学生拦截,说"这是送给解放军的。"经高自联负责人劝说,学生和部份群众散去。晚七时四十分,经劝说无效,还是有五百名左右学生登上了二百五十二次进京列车。
   
     针对北京市民对戒严强烈的抵制心理,二十三日,戒严部队指挥部发言人以答新华社记者问的形式,就执行戒严任务的有关问题作了说明。在回答北京市民对戒严存有疑虑时,发言人特别强调,这次执行戒严任务,完全是为了保护人民利益,恢复首都生产、工作、生活、教学秩序。有人说、戒严就是镇压群众。,这完全是误解。近来不断有人谣传部队要。镇压天安门广场的大学生。,现在已经很清楚了,这完全是造谣。"
   
     针对动用军队是否合法的问题时,发言人说,根据宪法规定,"人民解放军执行戒严任务是完全合法的,也是完全合乎当前实际需要的."关于执行戒严任务的部队状况,发言人回答:"目前,执行戒严任务的部队正在进行热爱首都、热爱首都人民、热爱青年学生的教育和政策纪律教育,情绪饱满,纪律严明。同北京市民、青年学生的关系是融洽的。"我们相信,一些暂时不理解或不明真相的市民和青年学生通过实践会逐步消除误解、解除顾虑,会同戒严部队官兵一起揭露极少数别有用心的人的造谣、破坏活动。"
   
     当晚,戒严部队指挥部向杨尚昆等军委领导、李鹏等政治局常委报告,"经过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和北京市有关方面的积极配合,各部队已经基本安顿下来,其中北京卫戍区已经全部进点。"
   
     现将开于北京卫戍区的有关情况择要摘录。
   
     "截止二十三日晚,已有二千五百多名官兵分别进驻首都机场、北京站、电报大楼等十个重点警卫目标。北京卫戍区的具体做法是:
   
     "一,重视用中央精神统一部队思想。各单位组织部队反复学习领会李鹏、杨尚昆同志的重要讲话、国务院戒严令、北京市人民政府令及北京军区的有关指示精神,增强了完成戒严任务的责任感。在部队开进受阻的情况下,干部战士积极想办法,克服各种困难,有的脱下军装换上便装,化整为零徒步行走;有的乘火车、公共汽车、冷藏车;有的骑自行车,按时赴到执勤地点。
   
     "二,主动做好进驻单位的群众工作,取得理解。部队进点后,针对一些群众不理解,甚至有抵触情绪的情况,向群众宣传部队执行戒严任务,完全是为了维护首都治安,恢复正常秩序,决不是对付爱国学生,更不是对付人民群众,也不是来搞军管的。他们特别重视用自身的模范行动和严整的军容影响周围群众。在北京站执行任务的三师坦克团响亮地提出要做"正义之师、正规之师、文明之师。"进驻人民日报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部队都抽出部份战士到食堂帮厨,打扫厕所、环境卫生。进驻中央电视台的部队,近百名干部战士挤在演播厅的过道里,但内务整洁,东西放置有序,军容整齐,精神饱满,土气旺盛,受到干部群众的赞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