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中国仍是压制新闻自由最严重国家]
拈花时评
·中国农民调查(6)(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7)(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8)(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看看共产党那肥硕的身躯
·中国农民调查(9)(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10)(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zt-前苏共腐败没落的内幕
·走在内乱边缘的中国
·中国农民调查(1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他们终于又开枪了
·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拈花一周微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中国仍是压制新闻自由最严重国家

   (美国之音记者:钟辰芳华盛顿报导)美国人权组织自由之家星期五发表2009年对全球195个国家所评估的新闻自由年度报告认为,中国仍然是世界上对新闻自由钳制最严重的国家。香港、台湾的自由度也有下降。
   
   自由之家在5月3号世界新闻自由日之前发布的年度报告说,全世界去年的新闻自由首次发生普遍倒退的现象。在195个评估国家中,70个被评为自由,61个为部份自由,而又64个不自由。中国和前一年一样,仍然属于新闻不自由国家。
   
   报告中将中国、古巴、北韩、缅甸等国家列为新闻自由最糟的国家之一,对新闻自由的压迫仍然十分严厉。尽管去年在奥运前,中国曾经保证将对媒体采取尊重和开放的态度,但结果并非如此,中国仍然被列为全世界最大的新闻自由迫害者。

   
   为奥运形象短暂做出样子
   
   在中国媒体工作而深受其害的前中国青年报冰点主编李大同说,中国的媒体工作环境毫无改变,在奥运前的说法只是为了国际形象作样子而已:“当然没有开放,它哪有什么开放?它只是在奥运前开放几个网站,以往被封闭的网站,也是为了获得一个形象问题,但是奥运后它很快又给关掉了。”
   
   李大同在2006年之前担任中国青年报刊物冰点杂志主编,由于刊载了一篇批评官方教科书歪曲历史的文章而遭到撤职。他在接受采访时说,中国完全没有新闻自由,只要官方不允许的内容就不准刊登,这包括所有媒体在内:“这点你们放心。没有一家媒体不受官方控制,没有任何一个网站不受官方控制,这些人都必须执行官方的各种命令,没有任何例外,只要它想让你遵守。”
   
   李大同说,由于中国对媒体的控制,大部份的民众无法获得真实的信息。
   
   
   
   
   
   在中国,百姓的言论处处受到中共国安和警察的监视。(GOH CHAI HIN/AFP/Getty Images)
   
   香港新闻自由最大威胁:自我审查
   
   对于许多在中国大陆工作的香港媒体人士,他们的遭遇也大同小异。关注香港人权的人权监察总干事罗沃启说,香港许多媒体对于报导中国大陆的事物原来就有来自内部的自我审查,但是在大陆的工作仍然受到限制,而且还要面临被捕的危险:“新闻工作者在采访中国大陆的新闻时,被捕的情况,被判处重刑的情况时有发生。”
   
   至于香港地区的新闻自由,自由之家的报导批评香港新闻自由由于受到中国的压力也有所减少。罗沃启说,由于许多港媒拥有人在中国内地有庞大的利益,对于新闻内容更为小心,港媒自我审查情况尤其严重:“香港媒体竞争很厉害,老板在中国内地也有许多不同的利益,一般来讲比香港本土的利益还多,很多老板都很谨慎。新闻工作者在这种背景之下,他们自我审查的状况是相当严重的。”
   
   罗沃启说,前几年香港记者协会的一份调查显示,在受访的新闻工作者当中,大约有30%认为、相信或亲眼目睹新闻的自我审查,因此他说,香港的新闻自由最大的威胁来自自我审查。
   
   自由之家由美国政府和民间团体资助。它从1980年开始对全球新闻自由进行年度的评估。
   
   博主评论:以前看到所谓"新左派"(新毛派)学说的时候,总是能看到他们非常地怀念毛时代的最重要原因,是他们说毛时代的官场没有今天的那么腐败.相信有很多人都有同感,以前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其实仔细地想想,恐怕未必.为什么?因为那个时代的媒体很不发达,总共就那么几份报纸,电台,连个电视机都没有,更别说网络了,因此要控制起来实在是非常地容易.而即便在那个媒体极为不发达的年代,毛对言论的控制也要比现在严厉百倍.那个时代是有所谓反革命罪的,随便给你扣上这个帽子,就可以枪毙你,遇罗克就是一个例子,林昭也是一个.
   
   因此,可以看到那个时代的腐败程度未必在当今社会一样,当然也跟当时的经济发展水平一致,要象现在动辄以亿为单位计算是不可能的,那时候一个人/月的生活费用也就十块钱左右,所以过万已经是一个天文数字了.
   
   这样说根据是什么呢?其实非常明显,共产党政府在五十年代饿死数千万人的事实,到今天已经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同.但是,为什么这样残酷的统治并没有掀起太大的社会动荡呢?因为言论封锁,因为新闻封锁,这个事实只有中共最上层的寥寥数人知道.这已经足以证明了当时的新闻封锁何等地有效率了.
   
   尽管我们可以推论,胡温二人的思想肯定是要比毛周二人的思想要开明很多,但是在维持中共一党专政的观念,可以说从毛周到老邓再到小江小朱乃至今天都毫无二致.所以到今天我们仍然没有新闻自由,也许共产党在位一天,我们都不可能享受到新闻和言论的自由.
   
   这是维护独裁专制的第一利器,他们又怎么舍得丢弃呢?丢弃了,还能维持几天?因此,对我们来说,打破对新闻及言论的封锁,对思想传播的封锁,为第一要务.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