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大范围冲突不可避免,文摘并评论:外电报道震灾忌日政府镇压悲痛父母]
拈花时评
·胡锦涛传(十四)
·(图)恶贯满盈的法官请停止拍卖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完结篇)
·高薪养廉乎?养贪乎?
·红卫兵档案-吴过(一)
·乐清当地民众公祭钱云会
·愚蠢的中宣部、刘云山、李长春们还会继续愚蠢下去吗?
·拈花一周推
·红卫兵档案-吴过(二)
·红卫兵档案-吴过(三)
·红卫兵档案-吴过(三)
·红卫兵档案-吴过(4)
·红卫兵档案-吴过(5)
·拈花一周推
·“屡战屡败”与“屡败屡战”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刘建锋:钱云会案证人调查记录
·东 方集团证券律师遇袭举报者判刑曲折故事再“无新闻”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
·七七体与公民社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3)
·拈花一周推
·张宏伟“卷土重来” 可以发动10次对外战争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4)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5)
·战火已经蔓延到了整个中国大陆
·(图)罕见!流氓政府为了赖账5000元工资不惜毁灭全世界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7)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钱云会手表视频被编辑的铁证-倒地瞬间闪现奇异物件-同一画面出现于两个时间点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10)
·钱云会是被政府杀害的吗?
·我已经很久无法收到网友的来信了
·国内有多少朋友愿意参加和平请援
·有兴趣交流讨论的朋友请加入脸谱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中国“茉莉花革命”各大城市集会地点》
·今天在广州,茉莉花没能开放
·拈花十五日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4)
·春暖花开
·拈花一月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5)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7)
·踏花归去马蹄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8)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0)
·反核声明--------要和谐,不要核泄漏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1)
·艾未未母亲:“我的儿子是有人性的人”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2)
·论治理腐败的系统工程
·紫荆花开了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4)
·韩寒:再见!艾未未
·拈花一周推
·502万“中字头” 三一重工行贿门
·拙劣的表演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5)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6)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
·也谈温家宝和他的“制高点”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2)
·令人难以置信的历史真相
·拈花散步记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7)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最终)
·中国农民调查(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官员们贪污腐败的钱都是国家的,与我等何干?
·拈花一周推
·“中国农民调查(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4)(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5)(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滕彪: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拈花一周微
·中国农民调查(6)(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7)(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8)(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看看共产党那肥硕的身躯
·中国农民调查(9)(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范围冲突不可避免,文摘并评论:外电报道震灾忌日政府镇压悲痛父母

   在导致8万人死亡的四川地震周年忌日来到之前,中共当局和不满的生还者父母之间的争论可能更为激烈。中共政权对于不幸遭遇丧子之痛的父母,不仅没有追究豆腐渣工程的责任归属,还镇压他们悲痛、讨公道的权利。
   
   国际特赦:政府制造更多不幸
   
   路透社4日报导,国际特赦表示,去年四川大地震的生还者,如果对校舍倒塌、贪腐和其他不满进行抗议,将遭到拘留和骚扰。国际特赦的阮柔安(Roseann Rife)于星期一公布的报告附带的声明中指出:“由于非法关押孩子死于地震的家长,政府正在对于在地震中丧失一切的民众制造更多的不幸。”

   
   上周末,几名孩子死于聚源中学倒塌的父母告诉路透社说,他们想要悼念死去的孩子却遭到警察阻止.
   
   国际特赦的报告突显出地震留下的紧张以及一党专政政府对于认为疏忽和贪污造成校舍脆弱的民众的强压控制。许多中共政府用来确保“稳定”的控制手段,在地震袭击的四川地区被特别加强实施.
   
   国际特赦表示,要求调查贪污和品质控制马虎导致校舍倒塌的家长,被拘禁在“黑牢”——饭店和办公室等的非正式拘留所。
   
   当局压制愤怒和抗议
   
   《华盛顿邮报》3日报导,韩秀华(Han Xuehua,音译)和几十名家长向县政府施压,要求承认校舍建设粗制滥造,起诉施工相关负责人,并且让家长就地悼念。他们的要求被拒绝。官员和地方警察警告他们不要公开发言或是向更高层请愿。
   
   这些家长受到持续的监视,他们的电话被监控,而且行动被限制。来自全中国的数千名警察和公安人员已经涌入川震灾区,以压制任何愤怒和抗议的迹象。
   
   37岁的韩说她想再生一个小孩,不过怀到5个月时流产了。“没有希望,我越来越老了。”
   
   对贪腐不满遭拘留
   
   在4月4日中国的扫墓节时,聚源地区的紧张公开爆发。
   
   一名家长李山富(Li Shanfu,音译)4月4日上午8点30分前往聚源中学操场公开悼念他16岁的女儿。李是44岁的一名营造工人,他表示有将近2,000名保安警察包围了这个地点。在他抵达封锁线之前,聚源镇副镇长王震(Wang Zhen,音译)向他走来并且要求他保持冷静。
   
   王表示,如果李回家,他可以拿到1,000元人民币。如果李在5月12日川震周年日之前都保持安静,他可以再多拿到1,000元。李拒绝,并且继续往前走。王便指使了3名人员包围李。
   
   李表示,他进行抵抗并告诉官员说:“我没有违背任何法律,你没有理由关押或逮捕我。”然而他被强制押进一辆警车,然后被带到一家茶屋。他被拘禁到下午5点。在这期间警员没有离开过他。
   
   赵得清(Zhao Deqin,音译)的16岁双胞胎女儿同样死于聚源中学倒塌。她从去年夏天就被严密跟踪。她说,去年10月她被关押了20天。“警察说我是恐怖份子,还说我要发起暴动。”
   
   事实上,一名记者与赵在一家小餐厅后面的巷子里进行了20分钟的访谈时,两名便衣警察从餐厅后方出现。一名把赵带走,另一名护送记者通过餐厅走向前方马路,那里有8名未着制服的警察和十多名便衣人员正在等待。赵表示,她后来溜走,不过不敢继续受访。这名记者在被拘留了2个小时后被释放。
   
   博主评论:早知道政府与灾民朋友之间会有这样激烈的冲突,早知道政府要这样压制灾民的合理合法要求,政府还会不会去救助这些灾民,还会不会用洗脑一样的方式来对待这场灾难的“宣传”?
   
   他们用铺天盖地的饱和式的所有媒体对全体国民用灾取信息进行了一次轰炸以后,就开始封锁消息,打压因灾难引起的与政府的抗争。当日那位向请愿灾民下跪然后含泪劝告的市委书记也不知下文了,连同所有的“负面信息”,如真实的伤亡数字,中小学生的伤亡数字,校舍的建筑质量等等。
   
   然而,冲突是必然的,政府与灾民,政府与国民,党与灾民,党与国民,冲突不可避免。因为,这是一种新形式的冲突,是结构性的,因而是不可避免的,不同的只有规模、范围而已。
   
   什么是结构性的冲突呢?简单地举例,电视剧《潜伏》的小说原创者(名字不记得了)谈过,《潜伏》的男女主角余则成与王翠萍之间的很多喜剧效果,都是属于结构性喜剧的效果。反而这些很有喜剧效果的对话其实本不过是他们之间很平常的对话而已,但是由于结构性特殊,喜剧效果就产生了。
   
   余则成是一个小知识分子,很有点酸酸的味道,又是做密探的,而王翠平则是一个不识字的游记队长。这两个人一碰到一起就要装假夫妻在一起生活,于是这两个本身各方面都很有点冲突人在一起,说着他们本色的话,喜剧效果就出来了。
   
   中共政府与国民的冲突,是可以类比的。在五十年代,毛曾经饿死了几千万人,但是他成功地将这个事实掩盖下来,而且掩盖得滴水不露。他仍然做他的伟大领袖、统帅,仍然可以翻云覆雨掀起无数次政治运动,把中国弄得经济凋敝、民不聊生。死了以后,居然还弄了一具水晶棺材把自己的木乃伊弄到天安门广场展览了起来。
   
   那时候国民刚从两千年的封建统治下脱离出来,愚民思想是从出生之日开始就浇铸在大脑里面的,受教育的层面很低和范围很窄。而媒体非常简单,并且完全受到共产党的绝对控制。所以,要隐瞒并愚弄全体国民,其实难度并不太大。
   
   但是今天,五十年后已经是完全不同的一片天地了。国民经过三十年的开放政策,初步接触到了民主、自由、人权的。他们看到了国外的大选,知道了陈水扁被清算,公民意识已经初步建立起来了。而当代信息科技和相关媒体的高度发达,已经使信息不可能得到非常有力的控制。
   
   同时,共产党仍然沉浸在六十年极权统治的美梦当中,执政手法没有太大的改进。但是钱淹脚脖子了,于是就抢、偷、坑蒙拐骗无所不为。
   
   于是,极权的政府、执政党与公民意识初步觉醒的国民之间,必有一场激烈的冲突,这就是所谓结构性冲突了。除非执政党能拿出大智慧、大魄力,放弃一部分权力与国民分享,并自觉地接受国民的监督,否则这场冲突是绝对不可避免的,不是象政府的智囊说的完全取决于领导人的意志的。领导人的意志越是坚定,冲突的程度越深、范围越广。因为堤围把水位提高了,一旦决堤则冲击力越大。
   
   执政党如还不幡然悔悟,到了那一天,就该消亡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