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地震遇难儿童父母为孩子讨说法]
拈花时评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三)
·文摘并评论:新官场现形记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四)
·文摘并评论:央视的收视率由1998年的40%下跌至目前的5.6%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五)
·诗钞:咏宋女将军(配照片)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六)
·绿帽子软件可能会对网络民主事业造成重大打击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七)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八)
·文摘并评论:邓玉娇案16日早开庭 网友法院前打横幅被抓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九)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
·文摘并评论:邓玉娇仍然没有自由-屠夫与邓母的对话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一)
·何清涟:中国大陆已进入社会反抗高峰期
·妥协?心虚?还是局面失控?文摘并评论:石首事件平息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二)
·文摘并评论:惊骇内幕:邓玉娇最新消息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三)
·文摘并评论:石首死亡厨师家属可能获赔30万
·文摘并评论:石首死亡厨师家属可能获赔30万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四)
·颠覆国家暴政是天赋公民的权力,文摘并评论:刘晓波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政府想一举消灭国产PC?文摘并评论:狠批谷歌证明“绿坝”有用?厂商预装5270万套
·毛主席语录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五)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六)
·文摘并评论:邓玉娇开博客 外界质疑当局再造假
·文摘并评论:中国大型抗暴越演越烈 专家认定中共不行了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七)
·不寒而栗!文摘并评论:网友爆料-上海13层楼倒塌的内幕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八)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九)
·中共特务组织大观,文摘并评论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一)
·文摘并评论:中共的“白马”困境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二)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三)
·文摘并评论:惊爆内幕-中国“毒香烟”几亿人受害,高级领导都抽特供烟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四)
·文摘并评论:近万维吾尔人抗议韶关事件 中共军队开枪镇压
·文摘并评论:内部消息首次曝光 中共战略绝密 / 国安
·也谈中共的所谓“民族政策”
·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有感于维族事件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五)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六)
·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2——有感于连续发生的公共事件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七)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八)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九)
·文摘并评论:中国网民突破三亿 新一轮网络博弈将开始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最终篇)
·文摘并评论:落成仅七年的津晋高速道桥坍塌致六死亡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
·何清涟:新疆维汉冲突的祸根何在?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
·文摘并评论:周永康政法系40位高官公共情妇—王菲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
·文摘并评论:中国反核污染环保人士孙小弟遭劳教处分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4)
·文摘并评论:爷爷说玉娇在武汉精神病院 医院否认 网友担心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5)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6)
·文摘并评论:3万中国钢铁工人抗议 总经理被打死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7)
·ZT-关于抗日战争和中共起家的真相
·文摘并评论:美国加州就早期排华政策作出道歉
·胡主席带领我们奔“钱方”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8)
·铁证如山-受审胡斌是假的。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9)
·现实中国
·ZT——让人沉重的数字中国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0)
·美国关于媒体诽谤的诉讼和判例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1)
·共产党政府的首要职责是抢钱。文摘并评论:国富民穷 中国政府收入知多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2)
·执政党公信力还不如婊子-《求实》杂志的民意调查结果
·法院公然贿赂举告人,居然出了书面文件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3)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4)
·祸在萧墙之内也,文摘并评论:中国官方媒体提出网络颠覆论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5)
·选举法:美国的选举团制度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6)
·改良派与颠覆派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7)
·金融创新与乱政创新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8)
·文摘并评论:政府支配川震捐款八成 公众质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9)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9)
·文摘并评论:中国大陆房市 揭秘最大的庄家和炒家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0)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0)
·文摘并评论:上千村民冲击冶炼厂 血铅超标女孩自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地震遇难儿童父母为孩子讨说法

   文章出处http://www.bullogger.com/blogs/yeeyan/archives/291397.aspx
   
   谨以此文纪念5·12一周年
   
   5·12地震余波未平

   
   去年5月中国发生地震以来的11个月里,王廷章(音)夫妇在政府部门的眼中,已经从安分守法的居民,变成了寻衅滋事的刁徒。
   
   这11个月里,他们横遭推搡与殴打、窃听与跟踪,甚至被拘留。
   
   他们犯了什么错?
   
   他们犯的“错”,不过是为了搞清楚他们唯一的女儿王丹(音)究竟是怎么死的。去年5·12地震时,她所就读的高中教学楼倒塌,把她压在了里面。
   
   这次地震是中国数十年来遇到的最为严重的自然灾害。震后几周,中国政府表现得异常高效、开放和具有同情心,令世界大为赞赏。但是随后,真相就被掩盖了起来。
   
   甚至遇难者人数都被隐瞒。虽然普遍认为约七万人罹难,但中国政府至今没有公布官方数字。DNA检测可以确定数千名遇难者的身份,可是也被一拖再拖,而当局对此没有任何解释。
   
   校舍的建造可能涉及腐败,这是震后最敏感的政治话题。
   
   而对校舍质量有疑问的死难儿童家长和研究人员均受到了拘禁或者审查。
   
   根据大赦国际的报道,文学编辑和环保主义者谭作人做的就是收集地震中死难儿童名单的工作,但却在2009年3月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起诉并逮捕。报道中还说,在逮捕谭作人的过程中,他的狗被捅死,他的电脑也被偷走。
   
   在过去数周,跟着艾未未进行同样工作的十多位志愿者在四川进行调查时,也被拘禁了起来。艾未未曾参与设计了“鸟巢”体育场。虽然他们当天就被释放,但他们的照相机、胶卷和笔记本都被没收了。
   
   有一种呼声现在越来越高,就是要对死难者的姓名、年龄和死因进行统计,以确定这些教学楼是否比其他建筑更容易垮塌。
   
   “如果任由亡者姓名埋没,我们就不能说中国有人权,”上周出版的《南方周末》里一篇言辞激烈的评论如是说。而最近,中国政府已经承诺将会“收集并公布地震中死亡或失踪人员的名单”。
   
   而对于为女儿的死讨个说法已经挣扎了11个月之久的王廷章来说,政府的承诺显得空洞无力。
   
   “他们向我们施压,试图控制我们,”王廷章说,“但就算他们杀了我们也没有用,因为……我们已经不再害怕政府了。”
   
   王先生和他的妻子刘盛英(音)与王的母亲一起住在一间用蓝色油布和竹子搭起来的简陋帐篷里,他们的房子已经被地震吞没了。
   
   地震发生那天,44岁的王廷章正坐飞机从外地回来。当他赶到女儿就读的东汽中学时,已经是地震发生后的第13个小时了。
   
   东汽中学教学楼建于20世纪70年代,有四层。它倒塌时,水泥和钢梁把学生们压在了底层。王廷章斜着身子钻进去,奋力拉出那些残缺的肢体,寻找着他的女儿。
   
   当即未能确认身份的遗体被统一埋在附近一座山上。但是在这之前,志愿者们已经仔细地给遇难者的脸部拍了照片,并且用编有序号的卡片简单记录了他们的大致衣着及体貌特征,然后再剪下一绺头发装在塑料袋里,以供日后确认身份。
   
   地震发生后一个月,王先生夫妇接到了一个从他们原来居住的汉旺市打来的电话,要求他们提供血液做DNA检测。他们接受了血检,等待着结果。
   
   之后每隔几个月,他们就去市政府或者教委询问何时能够得到检测结果。
   
   2008年10月,许多家长们到市政府上访,希望得到市政府官员的答复,却发现市政府的前门被警察把守着,他们一靠近就会遭到拳打脚踢。
   
   11月,王先生夫妇到学校去和女儿班上其他孩子的家长见面并交换意见。他们没有想到,他们聊天时,已经被防暴警察团团围了起来。
   
   此后,王先生夫妇就再没能见到其他孩子的家长。
   
   洛杉矶时报
   
   博主评论:“他们杀了我们也没有用,我们已经不再害怕政府了。”当我们的亲骨肉、我们所有的爱、我们一生最珍视的孩子因为他们的执政非法行为而死,而他们没有任何说法甚至还要逼迫我们放弃合法要求的时候,我们为什么还要害怕政府?
   
   政府之所以让人害怕是因为他们拥有不受任何监督制约的权力,他们可以让我们无法正常生存。我们最爱的孩子都失去了,我们已经无法正常生活了,我们为什么要害怕他们?
   
   为什么政府一直让人害怕?因为他们独裁、他们专制、他们霸占了所有中国人呼吸的空间。一个让人害怕的政府有可能是一个好东西吗?这样的执政党能是什么好东西吗?能不让人产生将之颠覆的欲望和冲动吗?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