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中共农业部主任张喜武夫妇在家中自杀身亡]
拈花时评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七)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八)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一)
·拈花一周推
·狗屁最高法最高贱公安部:造谣撒谎我们更专业!
·一旦不能,会怎么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中共农业部主任张喜武夫妇在家中自杀身亡

   
   
   消息人士说,中国农业部草原监理中心主任张喜武夫妇因涉嫌经济问题于2009年4月17日被发现在家中自杀身亡。
   
     张喜武生前历任农业部畜牧兽医局副局长、农业部畜牧业司副司长、农业部草原监理中心主任等职。

   
     农业部草原监理中心是由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批准成立的农业部直属正局级事业单位。内设办公室、草原监理处、草原保护与监测处、草原防火处、草原建设指导处5个职能处室,承担农业部在草原保护、建设等方面的重要职能。
   
   博主评论:又是因经济问题自杀,这是第几个了?我很想看到统计数字,我也知道能看到的可能性很小。贪了金钱又要自杀,这是何苦呢?即便享受了一时,到头来弄个自杀,这自杀一次用多少年的享受都抵偿不了吧?何况家中也许还有妻儿老小?他们情何以堪?zhangxiwu
   
   通常这类的自杀,都是受“更上层”人所逼迫,毕竟要保住相关人士的官声官爵,是要牺牲一些人的。那么难道这些做得官小点的,就不是人了?当初贪的时候,难道就完全没有想过后果?草原监理中心主任应该至少是正厅级了吧?到了这地位又何必为了钱弄到自杀呢?或许这官位本由贪来的钱买的?
   
   联想到黄光裕的自杀不遂,这当官当得不小的要自杀,弄到中国首富的也要自杀,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天道好还”?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弄到这样,何苦来哉!
   
   这样级别的官员富翁,出了事情是要被传出来的,那级别低的、被掩盖的会有多少?没发现的有多少?逃跑的又有多少?一时贪念,害人啊。可见贪念是人人都有的,什么一心一意地“为人民服务”的,“一辈子只做好事不做坏事的,哪里能有呢?老毛就绝对做不到,他干的坏事多了,对权势的贪恋重多了。
   
   可见人性是不可以信任的,人的贪念只能用制度来制约,独裁和专制不但戕害了全体国民,对共产党人自己何尝戕害得少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