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国"六四"真相(三十)]
拈花时评
·盛世诤言2
·救回来的文章--看大卫牙擦骚
·救回来的文章--看大卫牙擦骚
·救回来的文章--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社会
·抢救回来的文章--网络的力量
·可笑的恐吓 Funny threaten
·盛世诤言3
·盛世诤言4
·【转载】默克尔坦率--中方则以诚相待--"黑客"阴霾被吹得荡然无存
·外交部驳斥中国军方黑客攻击美国防部传言
·否认?否认得了吗?
·明天我又要去见工了Another interview for me again.
·兵匪一家? Are they from the same family of police and robbers?
·对网络的控制
·文摘并评论: 朱元璋心狠手辣杀贪官 却奈何朝杀暮犯
·致各位MSN的网友To all friends
·毛的功绩?
·评论网友的文章:《毛主席的哲学思想与实践—学习札记》
·与网友的评、答
·读《政党制度》白皮书
·我的今天
·小论“共产主义”乌托邦
·对中国的发展现状的见解
·又一场辩论
·与网友的交流
·与网友的讨论
·引用 关于中国的24个为什么?
·一场辩论
·一个生白血病的孩子
·对话网友
·关于媒体监督的讨论
·辩来辩往
·答辩
·与网友对话
·有趣的辩论
·文摘并评论:公安为了别墅这块肥肉可谓挖空心思
·所谓权力制约机制
·讨论
·文摘并评论:中级法院院长腐败现象突出 成各界“公关”重点
·三权分立?又一座贞节牌坊而已
·关于春晚和其他
·文摘与评论-吴睿鸫:石油巨头获财政补贴,人大同意了吗?
·未来的中国
·问题的关键
·与网友交流
·关于司法制度的讨论及其他
·中国要和平过渡到民主社会有那么难吗?
·关于国内政治与国际政治的区别
·明君梦与清官梦
·从“大部制”谈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
·文摘并评论-行贿者连任法院院长 反腐不过逢场作戏
·无我之境界-梁启超
·文摘并评论:当官员立志要成为千万富翁之后
·文摘:论舆论与自由
·永远都是肮脏的政治
·无耻之尤,网络真相
·引文并评:从假奶粉到肠道病:阜阳吸取教训了吗?
·数千年治乱怪圈,我们能走出来吗?
·受执法人员教育后这些人怎么都死于心脏病
·总理说,我就一句话,是人民在养你们,你们自己看着办
·文摘并评论:希望小学483名学生全部存活 愿创出更多此类奇迹
·文摘并评论:汉龙小学无人死亡背后
·看都江堰当地领导如何向家宝总理撒谎
·茅于轼: 纳粹都不如
·浅谈当局的灾害信息处理手法
·专制的成本与民主的红利
·震灾背后的心碎-摘自攀峰搏海博客
·网友帖的文章-关于社会经济状况的调查报告
·质疑余狗儒《含泪劝告请愿灾民》
·摘自搜狐新闻-解密档案揭露美俄残忍试验 用犯人试验精神武器
·[再反思再问责] 严惩失职渎职玩忽职守的官们!-摘自571工程的博客
·lianhuaxiaofo版-含泪劝告请愿灾民
·绵竹死难孩子家长讨说法引发冲突
·引用并评论:北京民族大学教授张宏良对中国股市的精辟分析
·先富起来的wen氏家族-转帖自“生命在于运动”博客
·狗官欺人太甚,民众愤而起义
·执政党是伟大的吗?
·时事拉杂谈
·山西杀人犯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绝对牛逼)!!!
·“冷处理”与谎言-执政当局玩的政治手法
·依靠,故放纵-论执政当局对待公务员
·孙中山《走向共和》演讲全文
·前赴后继裸死在汽车内的现象-没日没夜地工作,真是党的好干部啊,建议追认为烈士
·中国会发生经济危机吗?(上)
·中国会发生经济危机吗?(下)
·"裸官”何其多
·中央党校周天勇博士:中国经济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我的政治主张
·吃人的制度,催生吃人的ZF,催生吃人的裆
·美仑美奂的开幕式背后
·一名刑警队长的血泪控诉[转贴]
·刘翔的退赛与真实的体育
·从运动员年龄问题谈社会诚信问题
·文摘并评论:合肥前市委副书记夫妻受审时曝官场潜规则,法官居然阻止
·上 海 高 層 禁 公 審   法 院 背 黑 鍋
·天子腳下腐敗 中紀委看不見
·財產來源不明罪
·官員申報財產 雷聲大雨點小
·最牛夜總會 公安來祝賀
·中宣部新闻局原局长钟沛璋:2008忧思录
·当代中国是一个法制国家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六四"真相(三十)

  这里,我们不得不提及"六四"期间在中共高层和中南海里广为流传的两件令人哭笑不得的事:一件是,中共元老薄一波的司机在六月六日晚八时许,在长安街附近驾车不停,被戒严部队战士用冲锋枪横扫致死;一件是,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宋汝棼的女婿,六月三日晚在木墀地部长楼宿舍被戒严部队战士的乱枪射击致死。前者之死,唯一能解释得通的理由是他不听戒严部队战士的命令,要他停车他不停,但他绝对没有暴力行径;后者之死,更没有充分的理由说他"罪有应得",他只是在楼上亮着灯观看,就被莫名其妙地夺去了生命。如果上述两位够得上是暴徒的话,那不知有多少北京市民够格。然而,就是这样两位无辜的人,纵使他们有着不一般的政治背景,他们的死亡也显得那么无理可说,他们的亲人也不知该向谁去讨个说法?在这一残酷的人间悲剧中,他们的死亡仪式也显得极其的惨淡。他们姑且这样,其他遇难者更可想而知。似乎死去的,不是暴徒,也离暴徒远不了多少。所有死者的单位,几乎都没有牵头组织追悼会的。所有"六四"的死难者们,他们是死得如此的无辜!如此的匆忙!如此的不明不白!如此的凄寂落寞!更加令人感到愤慨的是,在这场人间惨剧发生以来,这些遇难者的亲人们和"六四"伤残者们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精神上的折磨、经济上的煎熬。他们不仅得不到各级政府的任何关心和帮助,反而时时处于公安部门的监控之下,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已成了被社会冷落和遗弃的一群。
   
     在这里,我们不得不提及那位素不相识的坚强母亲丁子霖。她曾拥有一个多么令人羡慕的家庭,然而,"六四"一声枪响,撕碎了她所有的幸福和梦想,她失去了自己的儿子。从丧子的悲愤中警醒过来,丁于霖首先想到的是"为死难者坚强地活着",为死难者讨回天理公道!十余年来,她一直在为那些无辜的遇难者奔波着,声张着人类的正义。由此,丁子霖走上了一个从未想过要走的道路,因为惧怕政治而从不过问政治的人被迫干起了"政治"的事情!这到底是谁之悲哀?
   
     经历过"六四"劫难的人们,尤其是满怀报国之志的大学生们,似乎都象经历了一次大手术,元气大伤。六月底,新华社对全国高校学生的思想状况调查,这份报告指出:"当前,全国高校大学生中普遍存在着恐慌、抵触和沉默三种思想情绪。""高校负责人认为,应当进一步明确政策界限,以利于团结大多数学生。"

   
     恐慌情绪:心情紧张,担心受处分、被抓的恐慌情绪在高校学生中普遍存在。学潮的骨干分子纷纷离校出走,许多人四处打听,抓什么样的人,什么时候抓人。积极参加学潮的学生心情也十分紧张。一些省份规定,聚众堵塞交通的也要拘捕,很多同学心里不托底,晚上都睡不好觉。武汉大学有几名青年教师发表过演讲,现在很惊恐,他们把老婆、孩子送回娘家,只身留在学校等着被抓。值得注意的是,一些跟着参加过游行、呼喊过口号的学生也人心惶惶。一位高校负责人说,"前一段学潮被认为是爱国行动,不少同学出于对官倒的愤恨走上街头,现在把学潮定性为动乱,学生普遍心里都不安,心想着我会受到什么处分。"前些天夜晚,黑龙江大学数百名学生在校门口集会,正值一辆警车开过,有学生呼喊,“警察来了",所有的学生一下子作鸟兽散。还有一些学生头脑中有"反右"、"文革"抓人的概念,以为现在也像那时一样要随便抓人,一有风吹草动,便紧张得不得了。
   
     抵触情绪:全国高校学生中约有五分之一的人思想转不过弯,对政府的法令公告消极抵触,对平息暴乱表示不满。一些学生对国内新闻采取不听、不看、不信、不问的"四不政策";还有一些学生边看电视边骂娘;一些学生在宿舍楼和教室墙上写着:"住口,""于无声处!""中国死了!""何处伸张!""政府制造动乱!""惨案早晚会翻!""又一次天安门事件!"等等;各校学生特别是男学生显得十分狂躁,晚上熄灯后总是狂呼乱叫,发泄私愤。
   
     沉默情绪:约有三分之一的学生保持沉默。"六四"以后,各高校要求学生对近两个月的学潮做出反思,很多学生思想上的扣子解不开,总在一些具体问题上纠缠,谈起如何转变自己的思想弯子时,往往保持沉默,一问三不知,以沉默作挡箭牌。遇到政治学习,有的学生干脆在教室或宿舍里贴出"沉默是金"的口号。学校虽然安静了,但万马齐谙。沉默之后,则对政治变得冷漠,不问国是,很多学生转向了谈恋爱、打麻将、消遣游玩之中了。
   
     上述这几种情绪,不仅在高校学生中普遍存在着,而且也存在不少高校干部、教师中。据了解,北京一些高校的干部和教师没有参与动乱活动,而且还积极做学生的思想工作,但在组织政治学习时很多人就不同意"北京发生了暴乱"的说法,干部和教师思想不通,抓学生工作就不理直气壮。一些高校干部、教师认为,决策有失误,经济不是一天可以搞好的,这些能够被社会理解,但贪污腐化不行;同甘共苦可以,但你甘我苦不行。北京大学负责人反映:目前北大的形象不佳,许多学生在外地住旅馆非常困难,一听说是北大的,旅馆就把他们推搡出去。北大一名学生到延庆县办事,结果被人打了。今年北大毕业生分配方案已定,但中央党校,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共青团北京市委等用人单位都要求退生。他担心今年一些优秀人才将不会报考北大,势必造成北大招生质量下降。
   
     报告建议:"千万掌握好政策界限,打击面千万不能宽。"
   
     "六四"惨案发生后,中国社会处于一种极度的失落之中,呈现出全民冷漠政治的麻木情形。作为最为敏感的知识分子阶层,尤其是没有功利可言的高校学生,在进入九十年代以后,大学校园再也看不到八十年代关心国是的动人景象。整个中华民族被一种浮躁的气氛笼罩着,陷入了一种深重的精神空虚之中:金钱至上,道德沦丧,贪污腐化肆虐,索贿受贿横行……反映到大学校园里,是大学生对政治的极度淡漠,九十年代的大学生已经很少有八十年代大学生的激情和勇气,他们考虑更多的关注自己的命运。九十年代的中国大学校园是那么的风平浪静,再也不现那历史镜头中悲壮激烈的场景。竞选没有了,学潮不见了,好事?坏事?难道,中国真的死了?
   
     通缉搜捕民运人士
   
     在北京的局势得到完全控制,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已全部表态以后,中共最高当局开始腾出手来毫不手软地对付民运人士。六月十二日,北京市人民政府和戒严部队指挥部发布第十四号通告。当天,公安部向全国公安系统发出"关于坚决镇压反革命暴乱分子的通告",通缉搜捕民运人士的范围由北京扩展到全国。该通告一共八条:
   
     一,取缔一切煽动和制造社会动乱及反革命暴乱的非法组织。北京市人民政府,戒严部队指挥部通告(第十号)已宣布"北京市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何北京工人自治联合会"为非法组织,责令他们必须自动解散;其成员必须立即停止一切非法活动;这两个非法组织的头头必须立即到所在地区公安机关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对拒不投案自首者,将依法缉拿归案,从严惩处。
   
     全国其他发生动乱和骚乱的城市,凡是煽动、制造动乱、骚乱的非法组织,当地公安机关均应报请人民政府批准,予以明令取缔,责令他们立即解散组织,停止一切非法活动;其头头要在指定的期限内到当地公安机关登记,拒不登记并继续进行活动的,依法从严惩处;对一般成员,除触犯刑律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外,可以不予追究。
   
     二,对包庇、窝藏非法组织头头及暴乱活动首要分子的,当地公安机关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三,对于在首都反革命暴乱中被抢夺或捡拾到的枪枝、弹药、军用和警用器械、装备,以及非法组织印制的煽动、蛊惑性宣传品,公安机关应予收缴。藏有上述物品的,要立即将所藏物品送交当地公安机关;隐匿不交的,依法从严处理。
   
     四,非法组织成员逃到外地继续进行串联、煽动、制造动乱或其他违法犯罪活动的,当地公安机关一经发现,可立即依法拘捕。
   
     五,聚集冲击党政机关和广播电台、电视台等重要部门,聚集堵塞交通或者破坏交通秩序,致使铁路运输和道路交通中断,制造城市瘫痪的,对其首要分子,必须依法拘捕,从严惩处。
   
     六,各地如发现聚众骚乱事件,公安机关和武警部队要采取坚决果断措施,强制驱散;对参与骚乱、搞打砸抢烧杀的分子及其他刑事犯罪分子,当地公安机关可以当场拘捕。七,人民警察执行职务遇到拒捕、暴乱、袭击、抢夺枪支或其他以暴力破坏社会治安、不听制止的紧急情况,应当依据有关条例、规定使用武器进行自卫和制止犯罪活动。八,广大群众要积极揭发检举反革命暴徒和进行打砸抢烧杀活动的犯罪分子以及其他刑事犯罪分子,支持和协助公安机构及公安干警、武警指战员依法执行公务,共同维护社会秩序。六月十二日,公安部向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公安厅、局,铁道、交通、民航公安局转发了"北京市公安局搜捕方励之,李淑娴通缉令"
   
     六月十三日,公安部转发了"北京市公安局搜捕、高自联。在逃分子通缉令"。被通缉的共二十一人,依序为:王丹、吾尔开希、刘刚、柴玲、周锋锁、崔伟民、梁挚墩、王正云、郑旭光、马少方、杨涛、王治新、封从德、王超华、王有才、张志清、张伯笠、李录、张铭、熊伟、熊旗。
   
     六月十四日,公安部转发了"北京市公安局搜捕、工自联。在逃分子通缉令一。被通缉均有三人,依序为:韩东方,贺力力,刘强。
   
     六月二十四日,公安部向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公安厅、局,铁道、交通、民航公安局发出搜捕严家其等七人通缉令。被通缉的七人是:严家其、包遵信、陈一咨、万润南、苏晓康、王军涛、远志明。"通缉令"指出:"七人参与了北京反革命暴乱的幕后策划、指挥","请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公安机关,铁道、交通、民航公安机关和公安边防口岸立即部署查缉,严防外逃,一经发现立即拘留,并报告公安部。
   
     在北京,搜捕民运分子的工作由戒严部队、武警部队和北京市公安局共同承担。戒严部队指挥部在六月十日的"统一认识,明辨是非,以实际行动完成戒严任务"报告中称,"为了消除广大指战员对北京市民的怨气和对立情绪,引导大家澄清模糊认识,把极少数暴徒与广大北京市民严格区别开来,端正对人民群众的态度,要求广大指战员把仇恨集中到"小撮歹徒和暴乱分子身上,捣黑窝,惩暴徒,以实际行动完成戒严任务。"正是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凡被戒严部队、武警部队战士抓获的一些人士绝大多数都遭受了皮肉之苦。据北京市公安局《安情况》二十六、三十一、三十七期提供的材料,截止六月十日,抓获的"反革命暴徒"和动乱分子达四百六十八名,其中八名"因在北京发生反革命暴乱进行打砸抢烧严重刑事犯罪活动"于六月十七日被判处死刑;截止六月二十日,累计抓获"反革命暴徒"和动乱分子达到八百三十一名;截止六月三十日,累计抓获"反革命暴徒"和动乱分子达到一千一百0三名。这些人中,绝大部分被送进拘留所、看守所和临时监狱拘留、羁押。六月二十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出通知"要求各级人民法院及时依法审判进行反革命暴乱和制造社会动乱的反革命分子和严重刑事犯罪分子。"北京市各级法院进一步加快审判节奏,六、七、八、九四个月,北京监狱突然间人满为患。在这些抓获的"反革命分子和严重刑事犯罪分子"中,有"六四"以前已经被捕的鲍彤、何维凌、曹思源,有"六四"后被抓的刘刚、包遵信、陈子明、刘晓波、王丹、王军涛等民运人士。
   
     与北京相同的是,全国性的搜捕活动在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迅速展开。根据公安部七月三日《关于全国范围内取缔各种非法组织、缉捕各类刑事犯罪分子的情况报告》并参考上海、辽宁、陕西、四川、湖南等有关省市的报告,截止六月三十日,有些主要省份搜捕活动的情况如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