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国"六四"真相(二十九)]
拈花时评
·关于特别赦免杨佳先生的公民建议书
·共娼裆在野党时期言论精选!
·文摘并评论:胡 佳 得 人 權 獎 實 至 名 歸
·文摘:揭开中国涉外金融利益集团的黑幕
·从改革开放到民主化:谁砸开了苏联专制体制大门?
·不自由,毋宁死!----帕特里克-亨利
·文摘并评论:上海盛传杨佳母亲已经死亡
·让我们为这网络暴力欢呼
·震惊:奥巴马宣布退出总统竞选(美国,请将我遗忘)
·文摘并评论:林嘉祥猥亵证据不足是深圳警方不懂法
·摘自新华网:问诊中国式警民冲突:社会怨气积聚点燃导火索
·古今中外最大的极权暴政!(继绳语录)
·继绳文摘(二):惨不忍睹的信阳事件
·肖扬自杀的传闻与肖扬被双规的传闻
·被绑架的历史有多长-作者狄马
·中国新闻自由度排名倒数第六
·郎咸平重庆演讲:严冬才刚开始(上)
·杨佳上午被执行死刑
·5毛党特写
·5毛党最新动向
·新型职业“5毛党”课题研究
·直击甘肃陇南事件:30多人上访导致上千人聚集
·新型职业“5毛党”课题研究
·纳粹、法西斯和共产
·富新二小死难者家属今天起诉挣腐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沙叶新
·中国2008年连续第10年成为全球囚禁记者人数最多的国家
·从儒学热谈当今社会的政治纲常伦理
·前公安部部长陶驷驹买卖豪宅腐败案
·零八宪章并评论
·来自朋友的举报信。
·那就他妈的再签一次-摘自三级宪政博客
·“带病官员”纷纷复出大头娃娃事件令人“头大”-搜狐新闻
·现任“国家领导人”承认五十年代至少饿死一千七百万人
·曾金燕就胡佳获得萨哈洛夫奖的致谢辞
·结石宝宝网受严重攻击 家长谴责丧尽天良(转)
·文摘并评论:派出所不能成为公民非正常死亡高发地
·美国对中国压制人权人士表示关注
·湖南涟源收容站扣人索钱并致死 站长今成副局长
·恶魔教室:民粹运动的公式与配方
·文摘并评论:有毒餐具横行,谁来为生命把关?
·触目惊心的人民检察院刑讯逼供三十一大法
·周久耕只是被免局长职位 书记职务继续当
·一个村干部惊人的酒后话
·换种心情,帖个笑话,可把我笑得不轻
·换种心情,帖个笑话,可把我笑得不轻
·在北京叫鸡的成本(个案)
·赵本山范伟2009春晚小品《抄底》台词曝光
·武汉计生部门当众处死一超生男婴
·从高太尉到高衙内,评“醉酒男子自称检察长打伤两名保安"
·为何网民喜闻和乐见“官员死于失火、天灾”的新闻?(黎明作品)
·对火烧县级官员事件的回帖
·讨伐中宣部
·卿本佳人,奈何从贼-撩倒高官一片
·中国亿万富翁91%是高干子女
·古今少有惨绝人寰看威县检察院对殷解放是怎么刑讯逼供的
·法院称接上级指示所有三鹿奶粉索赔不立案
·致山西省代省长王君的一封举报信(转)
·文摘并评论:为了让中央干部们吃上安全食品
·人权斗士黄琦仍遭关押
·中国人为什么变得如此愚蠢?
·刘晓波的代理律师向公安局递交律师函
·08宪章与中国未来
·中国人权报告是否客观公正?
·穿透封锁线
·灾区部分官老爷,你要瞒骗胡锦涛到多久?
·四万亿救市资金的黑箱作业与股票强劲上扬
·闻一多归来?文摘并评论:钱烈宪遇刺
·触目惊心的《吴官正离职报告》
·黄光裕案震动京城:公安高官争相落网
·浙江桐乡五千民工与上千警察冲突2009-02-16
·文摘并评论:中国律师维护自己权利都难
·八旬老太追求自由民主
·TNND-还有天理没有了?
·草泥马的挣腐败-文摘并评论:中国称不能接受俄对新星号事件表态
·文摘并评论:四川地震灾区民众大暴动
·最新消息-来自瓮安居民
·文摘并评论:成都警察扬言将击毙维权业主
·中国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中,80%是为了850万以党政干部(高级)为主的群体服务的
·文摘并评论:我国“民告官”案一年10万件以上 胜诉率不足三成
·他们实在活不下去了吗?-三访民自焚北京市中心
·原来上海的经济建设是这样“折腾”起来的
·今天我遭到袭击
·中华自有赤心人-两会政协委员炮轰胡温政府胡作非为
·如何侵占国有资产-路线图
·文摘并评论:北京群众砸押解访民的警车 打截访警察
·文摘并评论:北京群众砸押解访民的警车 打截访警察
·青海藏民区爆发冲突警车被炸
·文摘并评论:天安门6老人服毒自杀
·文摘并评论:隐瞒四川震死难真相 高官瞎说塌校不涉豆腐渣工程
·今天再次遭到恐吓
·无国界记者谴责对西藏言论自由的压制
·文摘并评论:年纪最小的访民到天安门散发给胡爷爷的信被抓
·拒绝被强奸算是公民权力吧?文摘并评论
·文摘并评论:《零八宪章》签署者崔卫平、徐友渔、莫少平出席并领取捷克人权奖
·关于《08宪章》的签署
·文摘并评论:豆腐砖 四川地震灾区惊传豆腐砖
·引文并评论:“天安门母亲”给两会的公开信
·关于《08宪章》的签署-2
·广东高院院长杨贤才等人的一件鲜为人知的罪恶/郭伟
·文摘并评论:今年一、二月中国外资总额急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九)

尾声:中国向何处去
   
   
     "六四"惨案发生了,中国发生了自改革开放十年来经济社会政治的全面倒退。这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但毕竟发生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结成同盟,开始对中国实行严厉的经济制裁。中共元老虽然推举与"六四"惨案没有太大联系的江泽民担任新一任中共总书记,但此时的江泽民仅仅是中共元老手中的一颗棋子,不仅在邓小平、陈云、李先念面前唯唯诺诺,三人面前都要讨好,而且还要看自恃平息"动乱"有功的李鹏和老资格的政治局常委姚依林的脸色行事,还有以李锡铭、陈希同为首的地方高官的不服气。而中共党内由于开明力量的元气大伤,而以陈云、李先念为主的保守力量则全面主导了中国经济,并且主导了组织人事权。其最直接的代言人就是政治局常委中的李鹏、姚依林和宋平,他们占了六名政治局常委的一半。于是,以李鹏为首的政治力量开始毫不手软地逮捕政治异议人士。中共垂头丧气地迎来了建国四十周年,并愁眉不展地步入了九十年代。这是邓小平的悲哀,也是邓小平自作自受的结果。在邓小平先后砍掉了自己的两个臂膀胡耀邦、赵紫阳之后,既丢失了中共人事权,又丢失了经济决策权,唯一拥有的只有军权了。在力不从心中,他拱手把自己的军权交出来,准备过一个退休老人的生活。然而,邓小平真的甘心吗?
   

     部署新政治架构
   
     "六四"天安门广场清场两天后,即六月六日下午,邓小平、李先念、彭真、杨尚昆、薄一波、王震、李鹏、万里、乔石、姚依林、江泽民等召开"平息反革命暴乱"后第一个中共元老和政治局常委参加的在西山举行的会议,部署立即恢复北京乃至全国局势,召开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现根据这次会议记录予以综述。
   
     邓小平:"这次平息反革命暴乱,我们不采取坚决措施果断平自心,后果难以设想。人民解放军做出了很大牺牲,不容易,真是不容易。如果那些搞暴乱的人阴谋得逞,就会发生内战。内战要是打起来,虽然胜利肯定是我们这一方,但不知要死多少人。这次不果断处理不行。平息暴乱中解放军尽量避免伤害人民,特别是学生,完全贯彻了我们的方针,维护了党、国家和人民的利益,经受了严峻的考验。"
   
     李先念:"这次反革命暴乱不平息,我们今天哪能在这里谈话?解放军的确是人民的子弟兵,党和国家的坚强柱石。现在我们只是初步平息反革命暴乱,北京的形势还很严峻,我们还要靠人民子弟兵来恢复北京秩序。"
   
     杨尚昆:"这次平息反革命暴乱,我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当前,要把恢复北京社会秩序作为头等大事,还要进行大量的政治思想工作。"
   
     彭真:"平息暴乱,恢复秩序,关系到首都和全国的大局。现在,社会上仍有各种各样的谣言,我们必须做出及时而必要的澄清。"如死人的事,就传成千上万,美国之音等天天造谣。我们必须要有正面的东西来回答。"
   
     薄一波:"但里有一份材料,是西方各大新闻社和广播电视网对所谓的"血洗天安门的六四惨案"死伤人数的说法。我念一下。美联社:至少五百人死亡。美国全国电视广播网:一千四百人死亡,一万人受伤。美国广播公司:一千人死亡。美国情报机构:三千人死亡。英国广播公司:一千人死亡,上万人受伤。路透社:超过一千人死亡。法新社:至少一千四百人死亡,一万人受伤。合众国际社:三百多人死亡。共同社:三千人死亡,二千多人受伤。日本《读卖新闻》:三千人死亡。这些数字向全世界一公布,影响大得很。对这些谣言我们必须立即反击。*
   
     李鹏:"薄老说得对。袁木下午就在中南海举行记者招待会,公布事实真相。到今天十二点,国务院办公厅经对北京市政府、戒严部队指挥部、中国红十字会各方面再三核实,基本统计情况是:解放军指战员受伤五千人;地方上(包括学生、市民和暴徒)共二千多人。死亡情况:戒严部队指战员二十三名,其中十名解放军,十三名为武警战士。还有二百名左右失踪;市民、学生和暴徒约二百名,其中大学生三十六名。天安门广场范围内没有打死一个人。"
   
     乔石:"公安部报告,这次平暴中受伤和死亡的数市民人数最多,这里除了一些罪有应得的暴徒外,还有一些围观的群众。非法组织"高自联"、"工自联"的头头没有一个被打死的,打伤的好像也没有听说。所以,真正恢复秩序还要做大量工作。
   
     李鹏:"再造谣也掩盖不了事实。据查证,六月三日晚,什么"联席会议"、"高自联"、"工自联"等非法组织的头头们都躲起来了,差不多每天都在广场的那个王丹溜走了,小痞子吾尔开希成了一个怕死鬼,当晚八点多到广场,不到二个小时,听说要清场,就吓得装病溜掉了。即使对那个要用汽油桶火烧天安门城楼的"高自联"骨干郭海峰等,戒严部队也只是当场把他们抓住,而没有打死他。这些人没有被打死,从另外一方面也反证了,西方媒体制造"血洗天安门"是多么卑鄙、荒唐。"
   
     杨尚昆:"李鹏同志说得对。还有,我们从录像上看到的那个站在坦克前挡道的青年,我们的坦克让了多少次,他就是横在前面,还爬到坦克上来,战士们就是没放一枪。这是多么有说服力的一个事实!如果我们的战士放了一枪,其影响就完全不一样。我们的战士确实较好地执行了中央的命令。在那种场合,能保持冷静和忍耐,很了不起。
   
     姚依林:"好像打了一场仗。自动乱发生至今,全国国民经济遭到非常严重的破坏,经济生活秩序混乱,工业生产难以正常进行。特别是这几天,全国各大城市频频告急,像上海、辽宁这些老工业基地,每天的经济损失就在三、四千万元。北京局势正常了,才能稳定全国局势。
   
     王震:"稳定局势还得靠人民解放军,要广泛发动解放军、武警部队和人民警察坚决对那些反革命暴徒进行严厉打击,该抓的就得抓,该杀的就该杀,决不能让这些暴徒溜走。"
   
     邓小平:"这次事件给我们上了一堂大课,如果我们好好反思,我可以肯定,中国的四个现代化和改革开放事业可以搞得更好。多年来,我们的一些同志埋头于具体事务,对政治动态不关心,对思想工作不重视,对腐败现象警惕不足,纠正的措施也不得力。这次事件后,大家的头脑清醒了。如果不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事态就平息不了。中国的问题,压倒一切的是需要稳定。凡是妨碍稳定的就要对付,不能让步,不能迁就。不要怕外国人议论,管他们说什么,无非是骂我们不开明。多少年来我们挨骂挨得多了,骂倒了吗?总之一句话,中国不能乱,中国不许乱,这个道理要反复讲,放开讲。不讲,反而好像输了理。"
   
     李鹏:"现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各国都在发表这样那样的声明,说要制裁中国,将中国与世界隔离。"
   
     邓小平:"那些国家今天一个决议,明天一个决议,干涉我们的内政。这些干涉对我们来说,没有什么了不起,我们可以置之不理,也可以提出抗议。那些国家要对我们实行制裁。我认为,第一,他们没有资格制裁中国;第二,我们完全有抵抗制裁的能力。虽然我们的经济发展会受一些影响,但影响不会太大。建国四十年来我们大部分时间就是在国际制裁之下发展起来的。所以我们没有必要悲观,泰然处之。这点小风波吹不倒我们。我们不想得罪人,我们要扎扎实实干自己的事,但谁要干涉或吓唬我们,都会落空。中国人有自信心,自卑没有出路。过去自卑了一个多世纪,在共产党领导下站起来了。庞然大物吓唬人,我们不怕。抗日战争打了八年,抗美援朝打了三年,我们有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传统。我相信,在外国的侵略和威吓面前,我们的人民不会怕,我们的子孙也不会怕。这次事件使我们认识到,国家的主权、国家的安全要始终放在第一位,对这一点我们比过去更清楚了。任何违反国际关系准则的行动,中国人民永远不会接受,也不会在压力下屈服。这次我们采用戒严的方式解决了动乱问题,这是非常必要的。今后如有需要,动乱因素一出现,我们就要采取严厉手段尽快加以消除,以保证我们不受任何外来干涉,维护国家主权。总起来说,我们要实现自己的发展目标,必不可少的条件是安定的国内环境与和平的国际环境。我们不在乎别人说我们什么,真正在乎的是有一个好的环境来发展自己。不要关起门来,我们最大的经验就是不要脱离世界,否则就会信息不灵,睡大觉。只要历史证明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就够了,别国的社会制度如何我们管不了。"
   
     李先念:"当前,稳定全局的关键是毫不手软地清查处理反革命暴乱分子,特别是这次事件的幕后组织者、策划者,这是敌我性质的矛盾。这一点必须明确,不明确这一点,工作就不好开展,就会给今后的工作留下隐患。"
   
     邓小平:"我们对少数有野心和企图颠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人,比如方励之,就要进行必要的、程度不同的惩处。但对参加游行示威和签名的学生,包括北京的、外地的、海外的学生,我们还是应采取原谅的态度,不追究他们的责任。"邓小平接着说:"控制局势要注意方法。当前,特别要抓紧立法,包括集会、结社、游行、示威、新闻、出版等方面的法律和法规。违法的就要取缔。我们不能允许随便示威游行,如果三百六十五天,天天游行,什么事也不要干了,改革开放也进行不下去了。我们要让国外明白,加强控制定为了稳定,是为了更好地改革开放,进行现代化建设。"
   
     会议决上,一,六月十九日至三十一日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二,六月二十三日二十四日召开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三,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全国政协、中央军委各系统尽快制定上颁布恢复社会经济秩序了的有关文件、法规。
   
     "六四"后首次亮相
   
     六月九日,北京秩序基本恢复正常,长安街已恢复通车。当天下午,邓小牛再中南海怀仁堂接见了首都戒严部队军以上干部,向全体戒严部队指战员表示慰问。李先念、彭真、杨尚昆、万里、王震、簿一波、李鹏、乔石、姚依林、洪学智、刘华府、秦某伟、迟浩田、杨白冰、赵南起等陪同接见。中共元老陈云没有到会,只向戒严部队表示敬意,现根据这次会见有关材料予以综述。
   
     邓小平先与大家合影,并提议"为死难的烈士们默哀"之后,邓小平说:"利用这个机会,我讲几句话。"
   
     邓小平切入正题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场风波是迟早要来。这是国际的大气候和中国自己的小气候所决定了的,是一定要来的,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只不过是迟早的问题,大小的问题。而现在来,对我们比较有利。最有利的是,我们有一大批老同志健在,他们经历的风波多,懂得事情的利害关系,他们是支持对暴乱采取坚决行动的。虽然有一些同志一时还不理解,但最终会理解,会支持中央这个决定的。如果没有我们党这么多老同志支持,甚至连事件的性质都难以确定。搞动乱的人,他们是要颠覆我们的国家,颠覆我们的党,这是问题的实质。他们的目的的是要建立个完全西方附庸化的资产阶级共和国。那些别有用新的人提出的所谓反腐败的口号,仅仅是他们的一个陪衬,而其核心是打倒共产党,推翻社会主义制度。不懂得这个根本问题,就是性质不清楚。我相信,经过认真做工作,能取得党内绝大多数同志对定性和处理的拥护。"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