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隐形五毛"与民主投机者]
拈花时评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八)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一)
·拈花一周推
·狗屁最高法最高贱公安部:造谣撒谎我们更专业!
·一旦不能,会怎么样?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终卷)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一)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二)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三)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四)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五)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六)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七)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终)
·拈花一周推
·拈花简评习包子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一)
·回归荒凉-袁冰(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三)
·回归荒凉-袁冰(四)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五)
·回归荒凉-袁冰(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七)
·回归荒凉-袁冰( 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九)
·回归荒凉-袁冰( 十)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一)
·回归荒凉-袁冰( 十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三)
·回归荒凉-袁冰( 十四
·拈花一周推
·归荒凉-袁冰( 十五)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七)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卷终)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一)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二)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三)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四)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五)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六)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七)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八)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隐形五毛"与民主投机者

   最近,我的各个博客上,来了不少隐形的五毛党。跟他们打过一些交道以后,觉得非常有意思,跟大家分享一下。
   
   为什么五毛党要隐形呢?不难明白。建立五毛党的宗旨,是为了迷惑大众,让大众在无形中接受他们的影响,尤其是大众舆论,这是他们的工作中心。但是现在的国民,对共产党多年以来的政治宣传可谓深痛恶绝,简单已经听到反胃了。尤其是受过教育的年轻人,上学的时候不得不接受这样教育,然后还要接受考试,通不过你连毕业都难。所以,假如以硬性的方式在网络上发出来,简直就是来找骂的,反效果倒是很厉害,完全不是他们想要的。
   
   于是他们开始隐形了,就是说假扮普罗大众,以一般国民的身份进行对舆论和国民意识的影响。所以说,越来越多的五毛党是隐形的了。

   
   但是,由于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越来越深刻,即便是隐形的,也未必能够起明显效果了。尤其是会上网的年轻人,关心时事政治的年轻人,会翻墙的年轻人,大多受过良好的教育,有自己的思想的最难影响了。
   
   对这些人,能够怎么办呢?最有效的就是装酷。他们不跟你辩论民主政治问题,现在什么“民主制度不适合中国国情”那种弱智的理论只能够拿去骗社区的老大妈了。而他们手上能够拿得出来迷惑人心的理论实在欠奉,怎么办呢?装酷,装个性,装时尚,这个很中年轻人的下怀。
   
   于是,他们不跟你正面辩论,他们跟你东拉西扯,胡搅蛮缠,冷嘲热讽,并对你进行人身攻击。针对理论性的东西,他们没法辩,也说不赢,那就把矛头指向你个人。说你道德操守差啦,搞民主只是为了出名啦,简单地说就是“你们是利用民主来投机的。前一向影响很大的刘拉拉、牛博的高振飞,还有大名鼎鼎的刘晓波都是如此。
   
   其实,在中国,有谁傻到利用搞“民主、民运”来投机?投机者的动机是什么?是谋利呀。比如说股票、外汇、黄金、期货等等,这些都是可以获得利益的投机工具。在中国,搞民运的被抓进监狱的有多少?被屠杀的有多少?你冒的险是失去自由,甚至失去生命,难道名气比自己的自由和生命更加宝贵?难道刘晓波会比隐形五毛他们更弱智?
   
   假如真的有些朋友是拿这个来投机,我还真要“含泪劝告”民主投机者们,别傻了,你准备好坐牢没有?准备好接受暴力打击没有?
   
   假如准备好了,你愿意,那请来“投机”吧。假如真的有所谓“民主投机者”,也就说明在中国搞民运居然成了一种可以获利的行为,而不是高风险的,需要拿生命和自由、自己的安危乃至家人的安危来冒险的事情。
   
   那对中国的民主事业简直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实在是太好了。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实在想欢迎“民主的投机者”,越多越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