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国"六四"真相(二十六)]
拈花时评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7)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8)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9)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1)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3)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6)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7)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0)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4)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8)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5)
·雪山狮子的呻吟(76)
·雪山狮子的呻吟(77)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78)
·雪山狮子的呻吟(79)
·雪山狮子的呻吟(80)
·雪山狮子的呻吟(81)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2)
·雪山狮子的呻吟(83)
·雪山狮子的呻吟(84)
·雪山狮子的呻吟(8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6)
·雪山狮子的呻吟(87)
·雪山狮子的呻吟(88)
·雪山狮子的呻吟(8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终)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1)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2)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3)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4)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5)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6)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7)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终)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一)
·透视中国(二)
·透视中国(三)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四)
·透视中国(五)
·透视中国(六)
·透视中国(七)
·透视中国(八)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九)
·透视中国(十)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一)
·透视中国(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三)
·透视中国(十四)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五)
·透视中国(十六)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终)
·地狱逃生记(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三)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六)

十,「六四」惨案
   
   
     山雨欲来
   

     综合安全部、公安部三日的有关材料:
   
     二日午夜近十一时,在木墀地发生一辆武警部队的三菱吉普车行车途中,突然冲上人行道的重大车祸,造成三人死亡,一人重伤。车祸发生后,木墀地一带人们十分警觉,虽是午夜,出事地点很快聚集了五六百人。不到十分钟,多辆警车迅速赶到,警察立即以绳索将人群和肇事车辆隔开,并将死伤者都送往旁边的复兴医院,肇事者被警车带走。警车将肇事者带走后,不少市民议论纷纷,说这里面有文章。有人说,这辆车没有牌照怎么可以自由行驶?警察不待勘明肇事经过,就将肇事者带离现场也不合交通事故处理规则?肯定是戒严部队要进城了。于是,一些市民不顾警察阻拦从肇事的车厢中翻出军装、地图、报话机,证明他们是军人伪装成平民。这一异常现象使在场的人们意识到,军队正在化装进城,真正的戒严就要来临了。这一消息迅速从木墀地传开。
   
     三日零时至一时许,天安门广场上"高自联"、"工自联"广播站,北大、人大、北师大等院校"自治会"的广播站先后不同程度地发出紧急呼吁,广播内容基本是:戒严部队开始大批进城,他们或用军车,或用其它车辆,或着便服,或列队跑步,以多种方式正从多路向天安门广场进发,这些军车有的载有枪技,而便装步行的士兵则带有菜刀、铁棍、铁锹等器械。戒严部队的先导车已在木墀地撞死三人,撞伤一人。现在事态万分紧急,请同学们、老师们、广大市民们立即行动起来,到各主要交通路口设置路障,拦截军车。在这前后,一批批学生和市民大叫大喊地奔赴建国门、复兴门、朝阳门、永定门、宣武门、木墀地、曹各庄、车道沟、公主坟、新街口、西单、王府井、南河沿、六部口等几十个路口。
   
     拂晓前后,曹各庄十二辆军车被拦、木墀地军车车胎被扎破、永定门桥头的军车被推翻、朝阳门约五百名战士被包围、电报大楼前的军车被隔离墩围住、六部口的军车和士兵被市民全部围困。北京各高校数千名学生骑自行车在长安街上示威抗议。五时许,天安门"学运之声"广播站宣称,"我们胜利了!瞧,学生和市民联成一体!"六时十五分,约五、六十名大学生在新华门前展示从戒严部队战士中夺得的军帽、军靴等胜利品。
   
     早晨,在新街口,一辆电车打斜横在马路上,堵住了一辆由北向南开的大客车。车里坐着数十名士兵,清一色平头,白衬衫、绿裤子。车子两边围满了市民。市民们愤怒的抗议声使士兵不敢打开车门下来进行解释。
   
     从建国门到东单沿线,戒严部队被市民和学生分割包围,一些人躲在人群中向士兵扔石块。在建国门立交桥上,有六七名战士的上衣被市民扒下。一些市民责问士兵不应该与人民对抗。
   
     从虎坊桥到陶然亭沿线,有二十一辆军车被市民包围。一些市民间被围的士兵是哪个部队的,他们都不说。问士兵进城干什么,他们也不说。一些市民指着车上的冲锋枪说里面是不是装着子弹准备对付老百姓的。一名军人拉开枪栓,枪膛里是空的。据了解,这支部队的大多数士兵在行进途中被冲散,一些士兵在转移弹药时遭痛打,一些受伤士兵在送往医院途中绑架,北京市一些公安干警在救护士兵转移弹药时,也遭市民痛打。沿途时而发现撒在地上被踩碎了的压缩饼乾和一些罐头。
   
     在西单十字路口,一辆大客车被团团围住,透过紧闭的车窗,看见里面坐着数十名士兵。据说这是零点左右被发觉和围困起来的。困在车里的士兵成为市民的泄愤对象,有人敲车窗嘲骂,有人往车窗上吐口水,还有人给他们照像。
   
     首都电影院附近,又有三辆大客车被围困并将轮胎放了气。其中一辆装载辎重,大学生登车搜出枪枝架在车顶上示众。再前行,又见到四辆大客车,里面同样坐着便衣军人,轮胎被放气,其位置恰在中南海正门西侧。
   
     下午一时许,在六部口的马路中间,截留着一辆大客车,这是一辆满载枪核弹药的军车。周围聚集着几千人。几名大学生模样的青年站在车顶上,不时向人们打着V型手势。客车的顶上放着一挺机枪,这几名青年不时用带刺刀的步枪挑着钢盔向人们展示。武警部队和公安干警试图多次解围均不能成功。一些学生和市民在新华门前进行抗议,新华门前近几百名解放军组成人墙阻挡。二时三十分左右,数百名武警战士和公安干警向六部口聚集的人群施放了催泪瓦斯,抢回并迅速转移了弹药车。黄色的烟雾弥漫在六部口、新华门一带,并随风吹拂到府右街,周围的人群四处躲避,咳嗽声不断。一些学生、市民用石块予以还击。施放催泪瓦斯的公安干警退守进中南海西大门。中南海西大门紧闭,学生和市民在大门外进行抗议。在人民大会堂、广播电影电视部、中共中央宣传部等重要部门,都发生了人数众多的围堵和冲击事件。
   
     下午五时许,在天安门广场"工自联"指挥部,开始向市民和学生分发菜刀、铁棍、铁链子和带尖的竹竿等"自卫武器",并声言"抓住军警就要往死里打"。"工自联"的广播称,"现在事态非常紧急",要"拿起武器,推翻李鹏反革命政府"。"工自联"负责人纠集了一千多人,推倒了西单附近一个建筑工地的围墙,拾捡了砖块、钢筋等,准备还击。
   
     下午五时三十分左右,在人民大会堂西侧待命的三千名戒严部队官兵在市民和学生的阻止下开始往后撤,市民和学生鼓掌表示欢迎。双方的对峙状态未根本结束。
   
     下午六时许下班时分,长安街上,人出奇地多,骑自行车的人们只能推着行走,有的车上还带着孩子,大家都心照不宣地来长安街上观察动静。长安街上遍地狼藉。
   
     显然,戒严部队化装进城的行动不能得到广大北京市民和学生的理解,市民和学生中弥漫着一股强烈的对抗情绪。整个白天,不断看见有组织的抗议队伍和零零散散前来表示抗议的学生、市民在天安门广场和整条长安街上扩展。整个北京城的交通再次完全瘫痪,街上不时有三五成群的人们聚在一起进行议论。到了傍晚,气氛越来越紧张,天安门"高自联"、"工自联"的广播台不断广播公安干警与群众发生冲突的消息,空气里涌动着一股躁动不安的气息。
   
     下达清场令
   
     三日下午四时,杨尚昆、李鹏、乔石、姚依林召集秦基伟、李锡铭、洪学智、刘华清、陈希同、迟浩田、杨白冰、赵南起以及国务院秘书长罗干、戒严部队指挥部副总指挥、北京军区司令员周衣冰和北京军区政委刘振华等开会,就突然出现的严峻局势紧急磋商。现根据会议记录予以综述。
   
     会议由杨尚昆主持。杨尚昆说:"今天请大家来,是万不得已。形势已到了一触即发的程度,不以我们的善良愿望为转移。我们要制定清场的坚决措施。李鹏同志,你说几句。"
   
     李鹏说:"从昨天深夜起,首都事实上已经发生了反革命暴乱。一小撮反革命分子蓄意制造谣言,公然违反戒严令,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这种无法无天的行径,已经引起了人民群众的极大愤慨。今晚,我们要采取断然措施,坚决平息反革命暴乱。希同同志,请你扼要地向大家介绍"下昨晚以来北京发生的情况。"
   
     陈希同:"正如李鹏同志所说的,首都事实上已经发生了反革命暴乱。昨天晚上十时五十五分,中央电视台建国四十周年摄制组借用武警北京总队五支队的一辆三菱吉普车,在木墀地发生重大车祸。汽车开上人行道,当场撞死三人,重伤一人。这一事故被暴乱的组织者所利用。他们立即大造谣言,说是戒严部队进城开道车故意撞死市民,煽动不明真相的学生和市民到各路口,阻拦解放军进入市区执行戒严任务。从今天凌晨起,在建国门、木墀地、新街口、虎坊桥、南河沿、西单等几十个主要路口都设置了路障、拦截军车、围困并殴打解放军,一些军车的轮胎被扎破,还有暴徒抢夺枪枝弹药和其他军用物资,中央机关和一忙重要部门道冲击。这些不法分子用极其恶劣的手段,恶意丑化、攻击戒严部队,挑拨学生、市民与戒严部队之间的关系,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因此,必须采取坚决措施,不惜一切代价,平息这场反革命暴乱。关于戒严部队受阻的具体情况,周司令比我更清楚。"
   
     周衣冰:"今天凌晨,部分戒严部队奉命进赴市区执勤点。开进途中,几乎所有的部队都遇到了市民、学生的阻拦,遇到了路障。一些人砸军车,朝战士们吐口水,我们在建国门立交桥上被围困的一些士兵,他们的上衣被扒得精光,当众受辱;朝阳门被堵住的四百多名解放军被市民用石块乱砸;虎坊桥着便装进来的一支部队,被人发现后四处追打,现在还有一些一士兵不能在大会堂西侧集中,队伍整个被冲散了;被堵在南礼士路的一些士兵被强行搜身。总之,现在戒严部队一些士兵忍气吞声,肚子里都憋着一股气。有一些被羞辱的士兵恨得牙根都庠。各部队正在做政治思想解释工作,以稳定情绪。"
   
     李鹏:"大家都知道了。就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在六部口,那些暴乱分子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抢我们部队的武器装备车,并在车顶上架起机关枪炫耀。还公然冲击中南海西门、新华门。刚才中南海高度紧张,被迫向这些暴乱徒施放了催泪弹。所有这些行为,是可忍,孰不可忍?决不能让这些暴乱分子以为政府软弱可欺。所以,我们决定平息首都的反革命暴乱,必须采取强硬措施,对极少数暴乱分子决不能手软。凡妨碍戒严部队、武警部队和公安干警执行勤务的,戒严部队、武警部队和公安干警有权采取一切手段,强行处置。如果有人不听劝告,一意孤行,以身试法,一切后果由其自己负责"
   
     杨尚昆:"形势大家都感受到了。刚才我也向小平同志作了汇报。小平同志要我转达给大家两句话,一句是明天天亮前解决问题,也就是要我们戒严部队在明天天明前全部完成对天安门广场的清场任务;一句是晓之以理,深明大义,万不得已部队可以采取一切手段。这就要求我们在进行清场任务之前,要利用电视、电台各种宣传媒体向北京的市民、学生讲清楚。奉劝市民、学生千万不要上街,留在广场的一定要自愿撤离。总之,一定要把宣传工作做到家,要让所有的人知道我们是对人民负责的,要千方百计尽力避免流血事件的发生。"
   
     杨尚昆特别强调:"戒严部队指挥部一定要向各部队交代清楚,要尽可能避免使用武器,不到万不得已决不能开枪。我在这里特别重申,决不能在天安门广场发生流血事件,即使有成千上万的学生不走,我们戒严部队架也要把他们架走。决不能在广场上杀一个人。这不只是我个人的意见,也代表小平同志的意见,如果大家同意,也就是我们大家一致意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