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千万不要相信我的道德操守]
拈花时评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八)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九)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一)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三)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四)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八)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九)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五)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七)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千万不要相信我的道德操守

   前天,我在多维网上看到一篇“反自由主义派”的文章,里面大弹特弹所谓“民运派”人士的道德操守,最后的结论大概是这样的:
   
   “假如执政当局不可靠,那么民运派更不可靠,把政权交给他们,我们更不放心”。
   
   我看完以后,哑然失笑,看来这位“保皇派”的民主素质果然不怎么样啊。联想起李长春同志要求日本媒体报道中国时务时要营造和谐气氛,习近平同志在香港要求司法为执政服务,也就释然了。连政治局常委对民主、自由社会的运作原理都竟然如此陌生,说起话来显得那么愚蠢,他们的手下能有什么好东西呢?或者,是不是又一次的政治欺骗?

   
   我只当这是他们给我一次机会讲解这个问题的机会吧。其实民主、自由社会系统正是这个问题最好的解决,或者说是最不坏的解决,这本身就是他的优势所在啊。
   
   民主自由派不是共产党,也不会象共产党一样窃居大位以后为了维持其执政地位什么坏事情都干得出来。我们追求的,是将政权交给民主制度,而不是民主派。
   
   民主制度的原理之一,恰恰就是不信任执政者的道德操守。因为不相信,所以民主制度对权力进行有效地切割、分解,然后实行条块控制,以充分对权力进行监督、制约。仅以美国为例,除了著名的行政、司法、立法三权分立以外,这个国家还分成几十个州,分成很多个市。每个州都设置州长、州议会,市则有市长有市议会。关键的是,这些机构都是直接向选民负责的,市长不必向州长汇报,州长不必向总统汇报。除了各级别都通过选举产生以外,各级议会都有权力弹劾各级主要官员,达到一定票数就可以让他们下台。体制外,还有充分的媒体言论自由,从而有效地对各级机构进行监督。
   
   权力分成很多条块,互相之间可以监督制约。再加上阳光法令,各级部门的运作都不可以进行黑箱操作。各级官员必须定期申报自己的财产,并且不能够接受二百美元(我记得大约是这个金额)以上的礼物,否则就必须上交。
   
   这种制度建立的出发点,就是不相信官员的道德操守,而是将权力分散并形成监督制约,从而有效提高官员“犯错误”的成本、减少官员“犯错误”的机会,同时还对官员进行了有效的保护。
   
   而现在的中国,甚至所有的曾经或现在的共产国家,基于必须推动社会向“共产主义”发展的原理,都必须而且肯定是专制的、独裁的、集权的。共产党在所有的共产国家里,党的地位都是至高无上的,不受任何党外人士监督制约的。但是,共产官员都不是人吗?不会犯错误吗?于是贪污、腐败、滥权、枉法、勾结、权力寻租遍地皆是,这就是他们的制度和理论最反动的地方。
   
   贪婪、懒惰是人的天性。我自问我自己,假如有一天我当了大官,我能保持廉洁吗?太难了。假如手上拥有完全不受限制的权力,我有什么办法能够完全控制自己不去做利己的事情?社会上的诱惑太多了。
   
   大概拿钱是比较难收买我的,我天生不是太爱钱。衣食住行等等方面的诱惑对我来说也不大,因为我不太追求物质享受。但是,假如我面对比如说“潜伏”里面的“左蓝、穆晚秋”那样的诱惑,我八成会被“策反”的。假如是范冰冰、刘亦菲、孙俪那样的绝色,我绝对抵挡不了诱惑。寡人有疾啊,我也不过是一个“人”而已。不是说我信仰自由、民主,我就能成圣人了,在美色面前,我八成还不如普通人能抵挡得住诱惑。
   
   所以,假如中国有一天走到民主、自由了,千万不要相信任何人的道德操守,千万不要相信“民运派”的操守。
   
   用制度去对付我们,把政权交给制度,而不是“民运派”。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