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国六四真相(二十五)]
拈花时评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五)

     瞄上方励之
   
     六月二日,报送的十一篇海外评论中,大多是来自北京的现场报导。现摘录关于方励之的两篇报导,这说明在这场运动结束之后,不管怎样,方励之必将受到中共元老和李鹏等人的通缉。
   
     方励之与日本《产经新闻》记者的谈话。二日的《产经新闻》发表了该刊记者六月一日与方励之会谈的内容,从通篇谈话看,内容非常平和。择要摘录如下。

   
     问:如何看待这次的民主化运动?
   
     方:可以说这次的民主化将在中国民主化运动史上留下光辉灿烂的一页,它和七十年前的"五四"运动精神有着共同之处。党和政府现在应当向民众的想法靠近。党和政府应当认识到,现在和毛泽东时代不同了,那时面向的是政治家,而现在西向的是民众。
   
     问:今后的运动如何展开?
   
     方:实现学生等要求的民主化将需要相当长的时间。首先最基本的是要实现思想、言论、出版和新闻自由,以及实现集会、结社和游行自由等,在最近的将来,在中国也实现目前苏联正在进行的直接选举的形式。大约十年后,也许将实现匈牙利那样的多党制。党中央不能无视这次运动的高涨。这种行动将是社会主义国家中的大潮流和方向。
   
     间:有人说中国现在是由老人统治……
   
     方:这是个问题。这些老人必须离开政治舞台。
   
     间:关于今后的政治状况?
   
     方:中国的政治进步当然要由政治家来决定,但也不是百分之百的。这次学生、工人和知识分子的强烈要求最终会对政治家产生影响。
   
     问:关于党内的权力斗争和这次民主化运动的关系……
   
     方:有着密切的关系。可以说这次运动的结果引起了权力斗争。今后恐怕也不能无视民众的力量。
   
     问:这次权力斗争是否会影响改革开放?
   
     方:也许会后退。不过,从宏观来看,对改革开放政策和推进民主化是有利的。中国的领导人今后也必须尊重民众的意见。今后改革开放的方向恐怕也不会受到干扰。
   
     问:如何看待实行戒严令?
   
     方:镇压学生运动恐怕不是主要目的。对于党和政府来说,学生运动的确是个威胁。不过我认为,解决权力斗争的目的占了很大的此重。
   
     间:最后一点,现在纷纷传说公安当局正在调查知识分子的行动……
   
     方:至少在我的周围没有发生这样的事,也没有什么变化。
   
     法新社六月二日发自北京的电文,指出了官方组织的游行活动的可笑。摘录如下。政府组织的集会今天猛烈地向反美方向转,官员们表演了一出闹剧,表现一些身穿山姆大叔衣服的人牵着拴在一位著名持不同政见者身"的绳子,他被指责煽动要求民主的抗议活动。在北京东北五十英里的密云县,农民、干部和学生约一万人聚集在运动场举行示威,有三名中国人打扮成山姆大叔的模样,身上裹着蓝色斗篷,头戴高帽子,上面画着星条。
   
     有一个人拿着一条吊着一个黑纸心的绳子,黑纸心上写着中国最著名的持不同政见者、天体物理学家方励之的名字。绳子上拴着一些白纸,白纸上潦草地写着中文"美元"两个字。出席集会听取军队代表、农民和工人团体的官员发表赞成戒严令讲话的人群有气无力地呼喊"打倒方励之"。
   
     与此相对抗的是,约有五百多名大专院校的学生在北京市区举行了一次讽刺性游行来反击政府的集会,他们佩戴着希特勒纳粹的标志和猪形面具,高呼支持独裁的口号。
   
     一名游行的学生呼喊,"加入我们的队伍吧,李鹏将给你十元钱。"这指的是有传言说,政府给参加赞成实行戒严令集会的人付了钱。学生们高呼:"支持独裁,镇压民主!"
   
     政府敦促学生抗议者的家长劝说他们的孩子们结束罢课。供知识分子阅读的《光明日报》在头版发表的一篇社论说,"青年学生们涉世不深,做师长的有责任耐心地对他们进行劝导。这是党和政府所深切期望的。"
   
     但是政府的压力在天安门广场并没有什么影响。学生们继续在那里静坐。本周早些时候,在毛泽东的巨幅画像对面矗立起的一座名叫"民主之神"的看上去像是自由女神的塑像仍在那里。这座塑像高达十米,是用石膏和泡沫塑料制成的。
   
     "学运暴露学生弱点"
   
     六月三日,香港《明报》发表了该报记者对北师大学生程真的一篇专访,题为"学运暴露了学生弱点"。着篇篇报导在中南海引起较大反响。摘要如下:
   
     参与学运的程真,日前接受本报记者访问时说,目前党内斗争非常激烈,学生在广场是一面旗帜,如果竖立不好,就会令这次学运蒙上污点,所以她认为学生应尽早撤离,做一些实际的宣传工作。
   
     另外,北京市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副秘书长王志新说,广场上很多同学实际上愿意撤离,只是外地有些强硬分子,认为如果离开广场,便会被人指责,或者回到学校时感到没有光彩。
   
     就读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的程真,在参加学运中认识同校的吾尔开希,两人瞬即成为好友。她与吾尔开希的观点相同,认为学生现在应该撤离。她说,广场上的人非常复杂,各种各样的人都有,她不希望看见这次学运转化为一场动乱。
   
     程真说,这次学运,唤醒了人民要求民主的意识,成就是伟大的,但其中也暴露了很多弱点,例如四月二十二日的下跪请愿,便存在着一种封建意识。此外,大学生的权威在今次事件中体现得特别强烈。首先是学生滥用特权,可以随便拦车,可以坐车不付钱,形成一种特权主义。其次,学生在这次运动中没有把握好独立性,很容易卷入政治漩涡中,特别是四二六社论发表后,可以说学运的方向已跟着政治走。到李鹏五一九讲话后,表现最为强烈,大家均喊"李鹏下台"的口号,把这次学运的宗旨抛弃了。
   
     她说,学生当时没有声明,这次学运与党内斗争没有任何关系,虽然最近表态,但这场运动已经变得很复杂了。她说,在个人绝食的时候,有不少人是中途加入的。她认为有很多是为了个人英雄主义而加入绝食的,亦有些是投机主义者,包括部份知识分子。有些知识分子把赵紫阳和李鹏在这次运动中的表现明显作了比较,这并非学运的宗旨。这次运动要求是民主,但遗憾的是绝食团成立之后,指挥部的成员却是自封的,可以说没有进行选举,这本身就违反了学运宗旨。她认为从中国目前情况来看,一下子完成民主与法制这个任务是不可能的,条件也不成熟,所以需要逐步来做这项工作。不管哪一派当权,不管党内斗争如何复杂,学生应做的工作都是一样的。
   
     王志新说,部份学生的奴民意识在这次学运中表现出来,他们呼吁争民主、争自由,但本身却有权力欲,要支配别人,此外还有不少占小便宜的学生,这种情况主要出现在来自外地素质较低的学生,北京学生只占少数。他说,学生绝食期间,很多人自称指挥,亦有人自称是北高联常委,随意弄权。本来学生提出反对官僚,但当时广场上却出现官僚主义。本来争取民主自由,但一些学生本身却不民主自由。他指出,有些人总觉得自己对,可领导别人,可掌握天安门广场的命脉。但其实谁也领导不了谁,只能大家互相忍耐的协调,才能把学运推向成功之路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