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国「六四」真相(二十)]
拈花时评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9)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4) 高华
·拈花一周微
·zt-(图)山东农民代表起义缴获内裤、警察证等战利品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5)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6)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7)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9) 高华
·网友的起诉书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0)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2) 高华
·zt-上访市长女儿的实名微博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4)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5)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6)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8) 高华
·成都三医院把我变成了活死人!-活死人任邵芳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9)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4)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5)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6) 高华
·自由民主行动的新思维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9)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终卷) 高华
·讨伐中宣部(1)-焦国标
·拈花双周微
·讨伐中宣部(2)-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3)-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4)-焦国标
·拈花一周微
·讨伐中宣部(6)-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7)-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8)-焦国标
·拈花一周微
·讨伐中宣部(终)-焦国标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2)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3)
·尔巴乔夫回忆录(4)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5)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6)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7)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8)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9)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0)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1)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2)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3)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请声援刘本琦一家
·往事并不如烟(1)(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2)(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3)(章怡和)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4)(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5)(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6)(章怡和)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7)(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8)(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9)(章怡和)
·丰台法院院长何其高贵?写给院长的约见信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11)(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终)(章怡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

  三,中国强硬派显示力量
   
     法新社二十六日的电文称二李鹏总理己加强了他的权力,但是,中国新的铁腕人物和他的正统派支持者们统治下的是一个被史无前例的反政府动乱从根本」动摇了的分裂的国家。」「李鹏的权力在党内和政府里没有遇到任何公开的挑战。但是,在权力走廊之外,全国性的四十天的史无前例的亲民主的动乱已大大改变了这个国家的面貌。中国持强硬路线的元老派已表示支持李鹏,同时在心照不宣地谴责李的权力斗争对手赵紫阳。已经下台的、主张改革的这位总书记被称为反党分子,据说他已被软禁。强硬派正在清理持不同政见者,被清理的对象是赵先生及其开明派支持者。」西德《期图加特日报》二十六日题为「采取强硬手段」的评论称,「中国开明的经济政策和政治压制之间出现的紧张状况,已使昔日权力等级制度森严的牢固堡垒面蓟7b崩溃局面。」日前,极为清楚的是,中国人对其政府的失望情绪,早在数周发生示威游行之前就已相当明显。」古来,中国元老派在这场政治权力斗争中取得了胜利。」《西德时代》周报二十六日下只是中国变得更难以估摸了」的文章称,「邓小平使中国经济摆脱了,至少是部份地摆脱了马克思主义的束缚。结果是,中国人的生活好多了。不公平的现象、社会的紧张和贪污腐化现象也越来越多。主要是因为,邓把经济机制上的螺钉松开了。但是他没有给人有思想上的自由、言论自由和与所规定的统一思想不同的做法。中国又在无法控制的边缘跌跌撞撞地行进着。它又变得不可揣度了。」「中国在地震。」
   
     港台反应

   
     以下综述二十六日八篇有关港台情况的报告。
   
     香港方面:开于北京局势的报导仍是众说纷纭,头版大字标题中出现所谓「新四人帮」、「七大寇」、兀人反党集团」之说,有所谓「军队调动频繁」,将「随时发动进攻市中心」的警讯。报纸估计北京政情感到「扑朔迷离」,「险恶」,并提出香港怎么办的问题。除一些谣言外,也转报了一些正式消息,如李鹏会见外宾,解放军三总部慰问戒严部队,以及天安门学生活动。关于北京二十五日的游行,有的报纸说二百万人,有的说一百万人,也有的说只有二万人。关于北京以外其他城市的局势,有的报纸说「续有示威」,有的则说「渐趋低沉」。部份报纸对北京局势发展进行估计。《星岛日报》估计赵「可能被解除职务」、李「目前不会下台」,「军队必进北京城」怛「目前不可能火并」,「政治斗争大风暴己无可避免」,将会一抓一小撮」;《经济日报》认为「形势险恶」,一赵紫阳失势的成数极高,更大的动乱有可能爆发」。《信报》说,「北京政治气氛趋于严峻,血腥气息几乎可闻」,「政情逆变」。《明报》也表示一非常非常担心」,「国家的整个方向会发生逆转」。《天天日报》希望政府「谨慎对待,勿使国家倒退」。《成报》则说,政府「应该有一个安定民心,不致引起裒动乱的解决办法」。
   
     各报继续报导港人的「声援活动」,主要是一此一集会,到新华分社请愿、签名、募捐以及谈话和在报上以广告形式表态等。有更多人士评论内地局势对香港的影响。《星岛日报》要港人作好心理准备」,《经济日报》要港人考虑「如何自处」,并建议「多持现金」,准备「移民」,留下的搞好团结」等。二十五日中午香港股市曾猛跌三百多点,全日收盘时跌二百五十多点。拟赴国内的旅游团「多告取消」。一些经济学家认为移民潮势必加速」。但李嘉诚认为,内地局势对港人信心是有「打击」,但「影响并不算严重」,「仅属暂时性」。《信报》认为,内地的政治斗争「与经济问题无关」,「对营商并无影响」。它说,「在大局底定之后,商人就会觉得一切和过去差不多,疑虑之心应逐渐消除,「于中国的商贸活动,是仍有可为的二
   
     台湾方面:《中央日报》、《中国时报》和《联合报》二十六日继续以约四块版面的篇幅刊登有关北京局势的消息、图片和评论。三报的有关宣传竭力丑化中共并试图提高台湾当局的身份。三报都用很大篇幅宣传中共「内斗」,在标题中尽「用高层分裂」、「南北对抗」、「赵李火并」、「角力大赛」、「靠。暴。得权」等等字眼加以渲染。《中国时报》在这方回用了约两块版的篇幅,刊登了评论和对我军队领导的人物介绍,该报还说,学运「领袖泰半是高干子弟」,「他们参与运动目的在恢复优越地位,并期能改革共产党」。报纸还宣传现在已是个「残局」。《联合报》说,「任何一方全胜或全败」,「都会陷整个大陆于分裂状态,这个残局任谁都很难收拾」。该报并发表了题为「且看邓小平将如何收场」的社论。
   
     三报继续报导台湾方回对大陆学运的「声援」和海外的反应,尤其是美国人士的评论。《中国时报》集纳美学者评论的一篇报导,冠以「北京,实际上等于被推翻了一次」的大字标题;《中央日报》也收集类似材料,用醒目字体宣传专岸竞争我已获胜」;《联合报》则在头版以「中华民国政府关切学运」为题报导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广播了李登辉的讲话。
   
     万里书面谈话
   
     二十七日,经过激烈的思想交锋,一向以改革、清明、务实而著称的赵紫阳的战友万里,在恩情与人民、强权与民主之间,终于违心地选择了前者。的确,万里曾清醒地意识到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紧迫性,意识到国内要求民主的力量盖过了强权的声音,更意识到人民对他的期待,他也从内心想动用人民代表大会的力量来解决危机,这从他在国外的几次讲话就能体现。然而,一踏上上海的土地,事实上万里等于被控制起来了,万里首先和唯一得到的是来自北京的邓小平的最高指示,是江泽民捎来的要求万里表态的中共元老和政治局常委的决定。不表态,明摆着不可能获得自由。万里左思右想,最后终于背离了要求民主改革的初衷,背离了赵紫阳。这样,中国也就失去了最有力的一次民主解决危机的机会。
   
     万里的书面谈话,由他的秘书起草,以万里的名义于当天报送中共中央。第二天,新华社以通稿形式向全国发布。现摘要如下。
   
     由于健康原因,我提前结束了对美国的国事访问,现在上海治疗。出访期间,我一直密切注视着国内局势的发展,回国后,又从多方面进一步了解了国内的情况。
   
     我一贯认为,广大青年学生真诚地希望促进民主,整治腐败,这种爱国热情难能可贵,党和政府给予了充份肯定。青年学生提出了社会生活和政府工作中存在的一些问题,迫切要求尽快解决,这同人大常委会和政府要努力实现的目标是一致的,已经并将继续对人大常委会和政府改进工作产生推动和促进作用。但是,事态的发展已经走向广大青年学生良好愿望的反面。种种情况表明,确实有极少数极少数人在搞政治阴谋,利用学潮,蓄意制造动乱,严重干扰了北京乃至全国许多地方正常的社会、生产、工作、生活和教学、科研秩序,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推翻共产党的领导,改变社会主义制度。这是严重的违反宪法的行为。对此,广大公民包括青年学生要高度警觉。我认为,对于青年学生和广大群众的爱国热情必须加以保护,对他们在学潮中的过激言行不予追究。对于煽动和制造动乱的极少数人必须予以揭露。
   
     我坚决拥护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重要决定,完全同意李鹏同志和杨尚昆同志五月十九日在首都党政军干部大会上的重要讲话。国务院根据宪法第八十九条赋予的权力,决定在北京部份地区实行戒严,是符合和维护宪法的,这对坚决制止动乱,迅速恢复秩序,是完全必要的。我完全支持国务院采取的这一坚定措施。我相信政府能够妥善地解决问题。我们的人民要信任自己的政府,支持政府,支持人民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做好维护首都正常秩序的工作。
   
     我认为,青年学生提出的加速民主和法制建设、消除腐败、惩治官倒、克服官僚主义等问题!只能在安定团结的条件下,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逐步解决。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六月二十日左右召开会议,讨论人民群众普遍关、心的问题,以督促政府改进工作。要开好这次会议,必须增强民主和法制的观念,必须有一个安定和有秩序的环境,不然的话,预期的目的就难以实现。
   
     目前,北京和一些地区的事态尚未完全平息。我殷切希望,全体有觉悟有爱国、心的共和国公民团结起来,社会各界人士团结起来,在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下,为迅速结束混乱状态,恢复正常秩序,作出应有的努力。我相信,由邓小平同志开创和亲自指导的、并被实践证明是正确的改革开放事业,一定会更加健康地向前发展。
   
     李先念召集政协主席会议
   
     二十七日下午,李先念在中南海召集七届全国政协第十八次主席会议,要求全国政协一就中共中央、国务院为制止动乱、稳定局势所采取的决策表明态度」。会议由政协第一副主席王任重主持,马文瑞、屈武、方毅、孙晓村、司马义.艾买提、程思远、侯镜如、阎明复、钱正英、钱学森等先后发言,李先念作了总结讲话。现根据会议记录择要综述。
   
     主持会议的王任重说:「今天,我们举行第十八次主席会议,就是要表明我们政协对中共中央所采取的决策的态度。对于在北京部份地区戒严,和中共中央为制止动乱作所出的一系列重大决策,我坚决拥护。希望各位副主席先发表意见,最后,请李主席给我们作重要讲话。」
   
     马文瑞:正坚决拥护中共中央、国务院对当前局势所作出的重大决策。我们国家经不起折腾,乱不得。北京的学生游行、静坐、绝食、串联,已经严重影响了正常的社会秩序。学生们提出的一仗孟当合理的口号和要求,党和政府应该认真反思,但学生们的一些厂法偏激,容易被人利用。新闻舆论再不要把学生捧到天上去,这是害学生。希望采取有力措施,尽快让学生们回到课堂去,恢复北京正常的秩序。」
   
     屈武:「中共中央的决策很好。我认为,几十年来,人民政协、各民主党派与中国共产党一直风雨共舟、患难与共,在当前这场大是大非的政治斗争中,我们要支持共产党和人民政府所采取的重大措施,做好制止动乱、维护安定团结的工作。」
   
     方毅:「广大青年学生提出反对官倒、惩治腐败、促进民主、希望社会进步等等,愿望是好的,他们的爱国热情要肯定。但不能踢开教室闹革命,学业都不要了,秩序都搞乱了,等于自己搞无政府主义了,洛通种现象要不得,更不能持久下去。我拥护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定,希望采取让人民群众满意的决定,恢复北京正常的秩序。」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