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三)]
江棋生文集
·与“左派”过招,和谢老商榷
·评点历史唯物主义
·老包,一路走好
·包遵信葬礼缺席者声明
·周钰樵先生的这段话与事实不符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一生说真话》——江棋生文集
·一吐为快迎新年
·让奥运宗旨长驻中国
·庸医马克思
·写在“两会”前夕
·简评温家宝答记者问
·左得出奇的青岛二中校方
·黄金72小时中的痛上加痛
·我与天安门母亲共命运
·六四夜,我们抗议警方对刘晓波先生施暴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改变自己的活法
·让我们践行索尔仁尼琴的主张
·说说故乡先贤翁同龢
·谎者阿扁 挥刀自宫
·坚毅前行是对晓波最好的声援
·有一些事情永远历历在目
·狱中“互联网”
·牢是可以这么坐的
·说两件我与《零八宪章》的事
·我在西城区拘留所
·穿越电子柏林墙
·愚人节后说真故事
·江棋生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之花”
·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一)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二)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三)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四)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五)
·哈耶克的睿智和马克思的悲剧
·反思历史不能没有假设
·众推墙才倒
·公民之志不可夺也
·晓波受难 我们如何共担责任
·百度一下,出来了什么?
·温家宝钟爱的“让”字经是个好东西吗?
·以公民行为见证和书写历史
·莫少平律师为我作无罪辩护
·让人权洼地隆起来
·米奇尼克,我们的真朋友
·温家宝的深圳讲话值得一读
·我为民主派分分类
·请查阅、下载我的12篇物理学论文
·鲁迅的《立论》绝非妙文
·承诺,不是用来忽悠人的
·有些话还是需要再说说
·立此存照:中国官方公然将“维权”污名化
·人权原则为一切权力设定禁飞区
·师傅永远跟徒弟走?
·说说人的理性失足这件事
·重温哈维尔 实名说真话
·点燃良知的烛光 变革不好的社会
·谁最不可能学雷锋?
·宪政共识依然有待建立
·谷开来案:法治,还是法制?
·我看让球风波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一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二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三
·辛亥风云百年断想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四
·从韩德强打人说开去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五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六
·官家就是不改,民间怎么办?
·解析鬼话 担责前行
·许良英先生,我的忘年之交
·读冯胜平上书有感
·闻连战出招有感
·玫瑰梦醒 此其时也
·小议马云触碰六四
·审薄声中读文件
·悲悼张显扬先生溘然长逝
·朗秋雅聚 竟成永诀
·略评一桩掐架公案
·我所乐持的一种生活态度
·公民的风骨
·从王瑛敲打冯仑说起
·这些好样的中国律师
·小议寻衅滋事
·正在书写历史的中国辩护人
·也说萧功秦
·点赞公民化君子
·中秋祭显扬
·有一种演变不可阻遏
·依宪执政,还是违宪执政?
·从浦志强案说开去
·价值保护主义:色厉而内荏
·权力趋于任性,绝对权力绝对任性
·写在六四26周年前夕
·追忆贾秀文
·我看8·31决定与6·18否决
·赌场资本主义,还是围场社会主义?
·鸭绿江畔小隐记
·中原访友纪行
·悲悼蒋培坤老师
·台海两岸政治博弈之我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三)


   
   
   
   

   
   
   
   
   四、六四良心犯
   
    六四屠杀后的大抓捕及随之展开的“司法审判”和“劳教处罚”,制造了大量的六四受害者——被判刑、被劳教的成千上万的六四良心犯。
   
   1、当局大力制造和惩处六四良心犯
   
    1989年6月15日,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处“在6月6日沪宁铁路光新路道口严重骚乱事件中放火焚烧列车、肆意破坏交通工具和交通设备的罪犯”徐国明、卞汉武和严雪荣死刑、立即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这是六四大屠杀之后当局制造的第一批六四良心犯。
    6月17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林昭荣、张文奎、陈坚、祖建军、王汉武、罗红军、班会杰、王连禧死刑、立即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罪名是“在反革命暴乱中打砸抢烧”。八名被告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除王连禧被改判无期徒刑外,其余上诉被驳回,维持原判。这是六四大屠杀后的第二批六四良心犯。
    6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出通知,“要求各级人民法院及时依法审判进行反革命暴乱和制造社会动乱的反革命分子和严重刑事犯罪分子。”即要各级法院加快审判节奏,大力制造和惩处六四良心犯。
    6月22日,湖南4•22事件参与者被判刑,其中湖南消防器材总厂工人李卫红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其余26人被分别判处1至15年有期徒刑。
    到6月30日,辽宁省已将103名“打砸抢动乱分子”处以“劳动教养”。
    在六四屠杀后的全国性大抓捕中,北京市被抓的“反革命暴徒和动乱分子”最多;之后,被判刑和被劳教的人也最多。北京市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六四良心犯有10人,他们是:董盛坤、张茂盛、孙宏、郗浩梁、朱更生、李玉君、朱文义、苗德顺、姜亚群、王稼祥;被判处无期徒刑的六四良心犯有22人,他们是:余志坚、王连禧、杨 璞、孙传恒、张福坤、高 亮、宋 凯、王 谳、高鸿卫、武春啟、赵锁然、常景强、常永杰、张国栋、张宝群、张 群、张燕生、王连会、孙彦才、石学之、李志新、冯立生;被判处15年以上有期徒刑的六四良心犯有26人,他们是:喻东岳、鲁德成、李红旗、张宝生、刘建文、杜建文、赵 庆、李延华、苏 刚、彭兴国、李长占、龚传昌、陈 阳、刘 旭、刘振庭、刘长青、邓万宝、马连喜、杨玉甫、蒋 生、李福全、赵玉水、卢金生、高振河、郝富春、王长洪。
    据不完全统计,到1994年春天,北京市各监狱中还在服刑的六四良心犯有314人,已出狱的六四良心犯为298人(详见附件三)。
    在湖南省,岳阳市轴承厂工人胡敏被判无期徒刑,岳阳市3517厂工人郭云桥被判15年有期徒刑,邵阳人李旺阳、长沙人张京生被判13年,益阳人刘建安被判10年,溆浦人张善光被判7年(详见附件四)。
    在陕西省,时任陕西华岳文艺出版社副总编的李贵仁被判8年,西安冶金建筑学院学生马洪良被判4年,西北大学学生连党敏被判3年,西北大学哲学系学生薛焰、西安政法大学学生田丰被判2年(详见附件五)。
    在浙江省,马德良被判13年,张伟平被判9年,毛国良被判7年,仙居县液压件厂青年工人杨忠信被判5年,赵万敏、施明军、杨泽敏、陈刚被判5年,陈龙德被判3年,王东海、吴高兴被判2年(详见附件五)。
    在贵州省,陈勇被判15年,贵州电视台播音员冯刚被判5年,陈西被判3年,杜和平、王顺林被判3年,张新佩被判2年(详见附件五)。
    在山东省,青岛海洋大学硕士生陈兰涛、当年21岁已报考北京电影学院的张杰被判18年,青岛人陈延忠被判17年,青岛邮电局助理工程师张宵旭被判15年,孙维邦、张士斌、张本先、李海云被判12年,郝劲光被判11年,李楠、王衍辉、窦建刚、孟庆秦、王建、牛胜昌被判10年(详见附件五)。
    在四川省,成都人姜建、冉明被判处无期徒刑,广安人雷凤云被判12年,南江人蒲勇被判10年,达县师范专科学院教师侯多蜀被判8年,重庆人许万平被判8年,西南师大物理系学生覃礼尚被判4年,诗人廖亦武被判4年,时任中国农业银行广元支行副行长的佘万宝被判4年(详见附件五)。
    在东三省,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工人唐元隽、冷万宝、李维、梁立维分别被判20年、8年、5年、5年,沈阳人魏寿忠被判13年,大连市工人肖斌、吉林市工人迟寿柱被判10年,辽宁铁岭市农民徐佰泉被判8年,丹东市工人田晓明被判7年(详见附件五)。
    …………
    1989年12月8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在北京反革命暴乱中残杀共和国卫士李国瑞烈士的凶手”孟多、周继国死刑、立即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关押在秦城监狱的人,自1991年1月起被陆续判刑。北京航空学院学生郑旭光、北京语言学院学生张前进、北京体育学院学生姚军岭、北京经济学院毕业生戴炽义获刑2年。北京经贸大学学生孔险峰、北京电影学院进修生马少方、中国人民大学硕士生李克洲、北京大学硕士生王有才、清华大学学生张铭获刑3年。北京经济学院学生翟伟民获刑3年半。人民日报记者吴学灿、北京大学硕士生郭海峰、北京大学学生王丹获刑4年。原38军军长徐勤先、包遵信获刑5年。刘刚获刑6年。北京皮革厂工人王建生、任畹町获刑7年。鲍彤获刑7年。王军涛、陈子明获刑13年。
   
   2、出狱后不改信念的六四人士
   
    走出监狱、劳教所的六四良心犯,其中一部分始终坚守自己所信奉的价值理念,他们和站立起来的天安门母亲一样,大胆行使自己的基本权利,拒绝谎言,说出真相,呼唤良知,寻求正义,在不断地冲击言禁、报禁和党禁中,在维护自身权益和捍卫他人权益中,在不时遭受当局之打压和迫害中,艰难抗争,坚毅前行。
    下面列出的,是部分具有一定代表性的这样的六四人士。
    毛国良:浙江安吉人,生于1959年,大学文化,原安吉四中化学教师,1989年被抓前系浙江教育学院应届毕业生。从1989年6月2日到12日,毛国良先后撰写《掀巨浪》、《祭魂曲》、《孩子,你站起来吧!》等诗词7首,在浙江教育学院和杭州大学张贴,表达了一个教师应有的道德良知和社会正义感,同时编辑、复印有关北京屠城的宣传材料,在学生中分发,并张贴到武林门、延安路、解放路、六公园、大会堂等公共场所。6月6日,在浙江教育学院公开张贴《退党声明》,表明了自己的觉醒。为此,6月18日即被杭州市公安局抓捕。开庭那天,在杭州大会堂的法庭上,面对人头济济的听众,法官煞有介事地问:“你叫什么名字?”毛国良大义凛然:“我姓爱,名叫‘爱国罪’!”杭州法院以“罪恶重大,应依法严惩”为由,判处毛国良有期徒刑7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在狱中,不管是狱方实行恐怖高压政策,还是采取怀柔政策,毛国良都是坚持抗争的难友的领头人。从1990年到被释放的1993年连续四年,每年的六四国殇日,狱中的毛国良都坚持以绝食的方式哀悼六四死难同胞。1990年底,浙江当局派人到第四监狱找毛国良谈话,要其表态认罪,答应给予改判,被毛国良断然拒绝。1993年9月,毛国良终因浙江当局的相对宽松政策被减刑释放。
    出狱以后,毛国良和陈龙德、王东海、吴高兴等一些难友一起,在极其艰难的生存环境中,为重新评价六四,为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而奋斗不懈。由于在高压的政治气候下不愿沉默,不愿放弃对自由民主的诉求,曾经八次被浙江各地方当局敲掉打工的饭碗,一直过着颠沛流离、四出谋生的日子。现在,毛国良妻子和女儿在老家安吉县城,自己则远在云南教书打工,天各一方,有家归不得,有女见不到。
    陈龙德:1990年代中期浙江民运的主要组织者和决策人。家住杭州市小营巷孝友里9号502室,生于1958年,初中毕业后下过乡,当过三年兵,原浙江铝制品厂工人。陈龙德虽然只有初中学历,但依靠自学熟悉中国近代史和现代史,尤其熟悉辛亥革命史,具有浓厚的现代政治意识和民主思想。八九民运期间,因书写和散发传单而被判刑3年,在第四监狱服刑期间,与其他难友坚持狱中抗争,属于绝食、悼念六四英魂等活动的核心力量。
    出狱以后,陈龙德积极联络刘念春、张林等外地朋友,发动省内朋友参加保障劳动者权利的活动,以后又与王东海、王有才、傅国涌等一起组织省内朋友聚会,多次发表联名信,要求中共当局改变六四定性、实行政治体制改革,成为浙江民主运动的主要组织者和决策人,因而多次遭到拘押,但始终不屈不饶。1996年,中共当局加强了对异议人士的打击,在全国万马齐喑、明知发起异议活动肯定要坐牢的情况下,陈龙德与王东海一起,于六四7周年前夕毅然发表了包括吴高兴、毛国良、叶文相、傅权、赵万敏在内的7人致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开信,提出无条件释放魏京生、陈子明、王丹、刘念春、张林、胡石根、徐永海等一切在押的政治犯和宗教犯,重新评价六四和八九民运,召开圆桌会议,广泛开展与社会各界的对话,有秩序有步骤地进行渐进式政治体制改革等五项建议,被浙江公安当局处以劳动教养3年。劳教期间,陈龙德因不堪狱警唐京宝等人的毒打,从三楼跳窗自杀,折断了右腿股骨,从此落下终身残疾,只能拄着两根拐杖走路。
    陈龙德今年已51岁,但依旧孑然一身,仅靠八十多岁老父母的退休金活着。1999年出狱后,许良英先生曾几次托人带钱慰抚,但他刚强自尊,一直不愿接受朋友的帮助,更拒绝为他呼援。2005年间,张林、杨天水和邓焕武都曾经先后去看望过他,但给钱全都被谢绝。2008年2月,黄河清、盛雪等海外人士决定对陈龙德实行定期的人道主义援助,也同样被谢绝了。
    王东海:1990年代中期浙江民主运动的标志性人物和领衔人,民主党成员。杭州人,生于1946年,高中学历,原杭州市文澜商场经理。王东海1979年民主墙时期就参加了浙江的民主运动,主编民刊《浙江潮》。八九民运中,王东海在杭州积极投入;六四屠杀后,他制作了“向我开枪”、“死为鬼雄”的横幅,举行讲演和游行,被判刑2年。在第四监狱中,积极参加绝食、营救难友、悼念六四英灵等活动。出狱以后,与陈龙德等一起发动和组织浙江的异议活动,在各种公开信和呼吁书上领衔签名,因而多次遭到抓捕关押,成为1990年代中期浙江民主运动中最著名的异议人士,1995年获得方冠青基金会人权奖。1996年,因与陈龙德共同发起7人致人大常委会公开信而被处以劳教3年(监外执行)。1998年7月,又与王友才等发起民主党的组党活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