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一)]
江棋生文集
·一幅老照片
·给何频、高文谦先生的信
·公民意识、公民行动与中性互动
·呼唤良知 打破沉默
·人权、特权与分权
·蒋医生,我在等你的电话
·悲情悼紫阳
·一次迟到的吊唁
·从官方拒不批毛说开去
·给伯恩斯坦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和台湾同胞说个事
·怀念耀邦 拥抱自由
·痛悼宾雁先生
·猴年马月搞普选
·汲取文革教训 不容践踏人权
·人自重 人重之
·就林牧先生猝然逝世发出的唁电
·林老与三份历史性文件
·与林牧、马晓明和汤致平在大雁塔下的合影
·大雁塔见证了一段难忘的经历
·岁末读书随想
·为邬书林一辩
·再评温家宝的《同文学艺术家谈心》
·法国记者并没有误解温家宝
·一个老三届人的春日感怀
·拒绝遗忘:我与六四抗暴者的二三事
·回首,为了重新出发
·关注六四抗暴者
·一国良制 人间正道
·与“左派”过招,和谢老商榷
·评点历史唯物主义
·老包,一路走好
·包遵信葬礼缺席者声明
·周钰樵先生的这段话与事实不符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一生说真话》——江棋生文集
·一吐为快迎新年
·让奥运宗旨长驻中国
·庸医马克思
·写在“两会”前夕
·简评温家宝答记者问
·左得出奇的青岛二中校方
·黄金72小时中的痛上加痛
·我与天安门母亲共命运
·六四夜,我们抗议警方对刘晓波先生施暴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改变自己的活法
·让我们践行索尔仁尼琴的主张
·说说故乡先贤翁同龢
·谎者阿扁 挥刀自宫
·坚毅前行是对晓波最好的声援
·有一些事情永远历历在目
·狱中“互联网”
·牢是可以这么坐的
·说两件我与《零八宪章》的事
·我在西城区拘留所
·穿越电子柏林墙
·愚人节后说真故事
·江棋生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之花”
·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一)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二)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三)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四)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五)
·哈耶克的睿智和马克思的悲剧
·反思历史不能没有假设
·众推墙才倒
·公民之志不可夺也
·晓波受难 我们如何共担责任
·百度一下,出来了什么?
·温家宝钟爱的“让”字经是个好东西吗?
·以公民行为见证和书写历史
·莫少平律师为我作无罪辩护
·让人权洼地隆起来
·米奇尼克,我们的真朋友
·温家宝的深圳讲话值得一读
·我为民主派分分类
·请查阅、下载我的12篇物理学论文
·鲁迅的《立论》绝非妙文
·承诺,不是用来忽悠人的
·有些话还是需要再说说
·立此存照:中国官方公然将“维权”污名化
·人权原则为一切权力设定禁飞区
·师傅永远跟徒弟走?
·说说人的理性失足这件事
·重温哈维尔 实名说真话
·点燃良知的烛光 变革不好的社会
·谁最不可能学雷锋?
·宪政共识依然有待建立
·谷开来案:法治,还是法制?
·我看让球风波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一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二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三
·辛亥风云百年断想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四
·从韩德强打人说开去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五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六
·官家就是不改,民间怎么办?
·解析鬼话 担责前行
·许良英先生,我的忘年之交
·读冯胜平上书有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一)


   
   
    撰稿人:江棋生
    协助方:维权网

   
   目录
   
   前言
   一、六四大屠杀:官方血腥镇压八九民主运动
   二、六四后的人权灾难:大抓捕、大清查
   三、天安门母亲:六四死难者家属和六四伤残者群体
    1、这一群体所经受的惨痛和煎熬
    2、20年寻求正义的艰难抗争
    3、天安门母亲群体现状
   四、六四良心犯
    1、当局大力制造和惩处六四良心犯
    2、出狱后不改信念的六四人士
    3、出狱后生活困苦的六四人士
    4、至今仍在狱中的六四良心犯
   五、受到其它政治迫害的六四人士
   六、一党专政制度下的政治受害者
   七、六四受害者生存状况之改变
   结语
   参考资料
   附件
   1、部分六四死难者基本情况和天安门母亲名单
   2、部分六四伤残者名册
   3、北京部分六四良心犯名单
   4、湖南部分六四良心犯名册
   5、其它省份部分六四良心犯名册
   6、1989年被处决的六四“暴徒”名单
   7、至今仍在北京狱中的六四良心犯
   
    前言
   
    发生在20年前的八九民主运动和中国政府下令进行的六四大屠杀,是中国当代史上不容回避和抹杀不了的重大事件。
    六四大屠杀和随后进行的大抓捕、大清查,制造了数以万计的六四受害者,他们是:倒在血泊中的六四死难者、身中枪弹的六四伤残者、六四死难者和重殘者家属、被判刑或劳教的六四良心犯及受到其它政治迫害的六四人士。
    在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20周年之际,为了有助于中国民间和国际社会恢复历史真相、重建历史记忆、寻求历史公正,本报告将对六四受害者当年的蒙难和20年来的艰辛历程给出一个基本的描述,对造成六四受害者的制度因素进行必要的分析,并对如何改变他们的生存状况提出相应的建言。
   
   一、六四大屠杀:官方血腥镇压八九民主运动
   
    1989年4月15日到6月3日,爆发于首都北京、波及全国所有大中城市的民众自发的和平抗议和理性施压运动,是一场规模空前、波澜壮阔的争自由、要民主的运动。在这场伟大的运动中,民众行使自己的言论自由权、出版自由权、结社自由权和集会游行示威权,提出了重新评价胡耀邦的是非功过、加快政治民主化改革、制订《新闻法》和《官员财产申报法》、要求军队国家化、及反腐败反官倒等基本诉求。这些基本诉求鲜明地体现了站在历史的正确方面的中国民众对自由和尊严的渴求,对人类主流文明和普世价值的首肯和认同。
    面对波澜壮阔的八九民主运动,站在历史的错误方面、拒绝政治民主化变革的中国官方,竟冒天下之大不韪,悍然动用全副武装的军队,用坦克和机枪对付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手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六四大屠杀事件。
    在血腥的六三之夜和六四黎明,荷枪实弹的戒严部队在北京的大马路上和小胡同里,向学生和民众开火,将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淹于无尽的血泊之中。
    6月3日晚9点多钟,罪恶的枪声在复兴路永定路口响起,北京农民、年仅22岁的郭某应声倒地,中弹身亡。10点多钟,航天部二院工人宋晓明在五棵松路口大腿中弹,送301医院抢救无效于6月4日凌晨死亡。差不多同一时间,军事医学科学院仪器厂技工李振英在301医院北门口前胸中弹,一小时后死于301医院。稍后,待业青年轧爱国在公主坟附近头部中弹,很快死于301医院。
    在军队大开杀戒的木樨地,年仅17岁的人大附中高二学生蒋捷连胸部饮弹,喋血长街;电子工业部自动化研究所工程师袁力咽部中弹,鲜血染透衣裤;中科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研究所助研郝致京左胸中弹,不幸遇难;北京东风电视机厂工人吴向东颈部中弹,不治身亡;北京市五十七中高三学生叶伟航身中三弹,惨遭杀害;军队离休干部杜东旭的妻子马承芬右下腹中弹,血流如注,气绝身亡。
    在复兴门立交桥附近,北京顺城根小学三年级学生、9岁的吕鹏胸部中弹,当场死亡。在民族宫附近,清华大学化工系应届毕业生段昌隆被小口径手枪近距离射杀!在西单,国贸中心外事服务专业学校毕业生张瑾于6月4日凌晨零点10分头部中弹,命丧黄泉。在六部口,待业青年赵龙左胸连中三枪,倒地身亡。在南长街南口,北京市月坛中学高二学生王楠头部中弹,因戒严部队不准救护队抢救而夭亡。
    在天安门广场,中国人民大学双学位应届毕业生程仁兴于国旗旗杆下腹部中弹,送往医院未能及时救治而身亡;北京农业大学硕士研究生戴金平在毛泽东纪念堂附近被戒严部队枪杀;天津师范大学中文系87级本科生李浩成在广场东南角身中两弹,送同仁医院抢救无效而亡。
    在东长安街公安部前,中国国际贸促会职员杨明湖腹部饮弹,于6月6日亡于同仁医院。在东长安街正义路口,中国体育报编辑部电脑室职员杨燕声腹部中弹,送往医院后不治身亡……
    6月3日子夜刚过,北京服装学院教师张志强在西单附近右腿中弹,被人送往宣武医院进行清创手术。之后到1991年,前后共接受了五次手术。张志强说:“至今,我的大腿还带着钢板,右脚没有知觉,无力,不能蹲,不能跑,不能跳,走路时一不小心就摔倒,给日常的工作和生活带来极大的不便。”6月4日凌晨1点多,北京市城建六公司油工齐志勇在西绒线胡同被冲锋枪子弹击中双腿,随后被人相继送到市第二医院、市急救中心和宣武医院,于早晨5点多钟接受手术,保住了生命。1989年6月13日和7月16日,齐的左腿进行了两次高位截肢。从6月3日夜到6月4日,仅在张志强、齐志勇就医的宣武医院一家,就收治了273名六四伤残者。
    6月4日早晨6点多,一辆疯狂的坦克在六部口将北京体育学院应届毕业生方政的双腿碾压,导致他的右大腿上部三分之一处高位截肢,左腿膝下5厘米处截肢。正是这同一辆发疯的坦克,将北京钢铁学院博士生林仁富、北京钢铁学院管理系85级本科生田道民、中国青年政治学院86级本科生董晓军和王培文活活碾压至死;并将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的苏文魁、赵国庆、钱奕新、单连军碾伤,将北京钢铁学院硕士生王宽宝的骨盆碾碎,将北京某民营公司职员刘华的右臂碾碎,将北京某大学的一位女学生的一条大腿碾成粉碎性骨折。
    惨无人道的大屠杀并没有止于6月4日。6月5日凌晨,北京广播学院新闻采编专业应届毕业生钱辉在学校门外突遭坦克机枪扫射,身中两弹,很快死去。6月5日早上6点40分左右,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驻京办事处工作人员彭军在朝阳区东大桥附近身中两弹,送朝阳医院抢救无效死亡。6月5日上午,北京某厂31岁女职工下夜班,在五棵松附近被装甲车活活撞死。
    6月6日深夜,复兴门外大街南礼士路路口,中国建筑技术研究中心《村镇建设》杂志编辑安基身中两弹,其中一弹从后背斜穿胸部,于6月7日凌晨4点左右死于儿童医院;北京第一机床厂工人杨子平胸部中弹,送复兴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华北物资站职工王争胜中弹后被送往复兴医院,6月7日晨停止呼吸;杨子平的哥哥杨子明左腿连中两弹,送复兴医院做第一次手术,同年10月在北大医院做第二次手术,落下终身残疾。王争胜的哥哥王争强腹部中弹,送复兴医院抢救保住了生命。
    时任解放军总医院外科主任的蒋彦永医生在他的“为六四正名”的信中披露,从6月3日夜到6月4日,他所在医院共收治了89位伤员,其中7人不治身亡。六四死难者赵龙的母亲苏冰娴在1999年1月19日提交的证词中说:在人民医院,门口贴出了140位死者的名单,但没有赵龙的名字。在天安门母亲于2008年2月制作的“六四天安门惨案死难者死亡医院示意图”上,她们标出了上述140位死难者中的4位:奚桂如、石岩、曹振平和苏欣,其余136位死难者家属尚有待寻访。六四死难者袁力的父母在“回眸六四20周年”一文中说:为了寻找袁力尸体,找遍了北京43家医院太平间,半个月间亲眼所见尸体达450具以上。在八宝山向袁力遗体告别时,见到满满一卡车用黑色塑料袋包着的尸体,老远就臭气熏天,可见医院太平间外的尸体又不知有多少!1989年6月4日,北京红十字会经初步统计披露的死者数字,为2600人左右。而六四伤残者的数字,相信当是这个数字的8至10倍。
    1989年6月4日凌晨,北京国际广播电台播音员李丹用英语向全世界报导了戒严部队屠杀民众的暴行。她说:
    “这里是北京国际广播电台。请记住1989年6月3日这一天,在中国的首都北京发生了最骇人听闻的悲剧。
    “成千上万的群众,其中大多是无辜的市民,被强行入城的全副武装的士兵杀害。遇害的同胞也包括我们国际广播电台的工作人员。
    “士兵驾驶着坦克、装甲车,用机关枪向无数试图阻拦装甲车的市民和学生扫射。即使在坦克打开通路后,士兵们仍继续不分青红皂白地向街上的人群开枪射击。目击者说,有些装甲车甚至轧死那些面对反抗的群众而犹豫不前的步兵。
    “北京国际广播电台英语部深深地哀悼在这次悲剧中死难的人们,并且向我们所有的听众呼吁:和我们一起来谴责这种无耻地践踏人权及最野蛮地镇压人民的行径。
    “鉴于目前北京这种不寻常的形势,我们没有其它新闻可以告诉你们。我们恳请听众谅解,并感谢你们在这最沉痛的时刻收听我们的广播。”
    1989年6月4日上午,当代中国著名的翻译家杨宪益在接受英国BBC广播公司记者采访时说:
    “这是中国现代史上最可耻的事!这样的血腥屠杀过去的任何反动政府都没有干过,北洋军阀、国民党政府都没有杀过那么多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甚至连日本侵略者在占领北京的时候也没有干过这种事!很多人都亲眼目睹了这场杀戮。见证人看到一个7岁的小女孩在人民大会堂外被枪杀;还看见女学生的眼睛被子弹打穿;有的人被打掉一半脸;学生并非在抵抗,他们只是手挽着手地企图挡住军队的推进,但是士兵就用机枪胡乱扫射。学生走开的时候,军队还从后面追着向他们开枪。
    “这些解放军是邓小平和杨尚昆的个人军队。这些人和人民解放军没有什么关系。这些军人也是一些无辜的人。责任应由为首的邓小平、杨尚昆和李鹏来担负。他们犯下的罪行,将作为中国历史上最恶劣的犯罪作为,永远载中国的史册。
    “他们可以将我也加在杀害者的名单之上,但是他们不能够杀光我们所有的人!他们不可能摧毁整个的国家!”
   
   二、六四后的人权灾难:大抓捕、大清查
   
    在六四大屠杀之前,当局已经诱捕了鲍彤、曹思源、何维凌等人。
    在六四大屠杀数天之后,当局开始在北京和全国范围内,对八九民运的积极参与者和反对六四镇压的民众实施大抓捕。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