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韩一村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韩一村文集]->[学者律师为邓玉娇人权自由集体呐喊]
韩一村文集
·试论“百姓”、“群众”称谓的封建性
·诌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
·闲谈“人代会”
·不是孔子的错
·韩一村律师十大建议
·向民主进军
·声讨(诗歌)
·韩一村律师民主说
·致陈水扁的一封公开信
·我的梦想(诗歌)
·民主的路
·为广西博白事件仗义执言
·中国人的劣根性
·感悟民主与法治
·状告国家发改委
·人权律师宣言
·中国人权法(草案)
·反对台独
·纪聂树斌案(诗歌)
·2008年—我的期盼
(2008年文章)
·起诉新浪网——还我言论自由
·检举西丰县委书记张志国
·国家以人权为本
·关于西藏事件的三点建议
·答法制晚报记者问
·呼吁紧急救援地震灾区人民
·致汶川大地震的受难者(诗歌)
·孙山劳教案代理词
·强烈要求律协实行直接选举
·查办翁安县党政领导人
·这些事谁管(诗歌)
·于瑾申请国家赔偿案
·众律师呼吁北京律协直选
·家乡的小河
·改善党的领导
·关于《人权法(草案)》的说明
·为了人权 要呐喊
·我的权利,我做主
·图说2008
(2009年文章)
·22名学者、律师联名发起“抵制央视、拒绝洗脑”的活动
·为我中华(诗歌)
·女开发商状告法院
·成功辩护一起受贿案
·呐喊是金
·学者律师为邓玉娇人权自由集体呐喊
·司法冤案何时了
·言论自由与名誉权之争
·怒放的生命(诗歌)
·关于新疆7•5事件的几点主张
·与洪哲胜的一场辩论
·对新疆7•5事件的讨论摘要
·曾经的往事〔一〕
·再论反分裂
· 曾经的往事〔二〕
·曾经的往事〔三〕
·成功辩护一起非法采矿案
·三位沧州籍同乡荣登“双百”人物榜
·古城凭吊忆英雄
·为信仰者辩护
·捍卫名誉权成功告倒报社
·克拉玛依的那场大火
·英雄颂(诗歌)
·图说2009
(2010年文章)
·关于整合中国民主党的几点意见
·惜春(诗歌)
·不平则鸣
·迎春(诗歌)
·塞上行(诗歌)
·纪张灵甫将军(诗歌)
·人类是一步一步走向民主
·望壶口瀑布(诗歌)
·人生要绚烂(诗歌)
·维权语录
·维权大讨论
·为真理呐喊
·反暴力大讨论
·千人上书要求罢免公安局长
·思乡(诗歌)
·美丽的姑娘(诗歌)
·图说2010年
(2011年文章)
·我想回到从前(诗歌)
·王荔蕻案辩护词
·刑诉法修改草案没有进步
·诗三首
·我爱你中国(诗歌)
·微博经典语录(一)
·微博经典语录集(二)
(2012年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者律师为邓玉娇人权自由集体呐喊

学者律师为邓玉娇人权自由集体呐喊
    (关注邓玉娇案及网络民意研讨会纪要)
    2009年5月24日,关注邓玉娇案及网络民意研讨会在北京德先生研究所召开,德先生研究所负责人张辉简单地做了一个开场白,北京学者、资深媒体人凌沧洲阐述了此次会议的主旨。德国之声电视台人员进行了现场录像。下面就是此次与会人员的发言纪要。
   
   东南大学法学教授张赞宁:

    这个案件让我想到了孙志刚案件,孙志刚案件当时不是第一个类似案件,官方说道,他之前有460多个。那么邓玉娇案也不是第一个,我想也不是最后一个。我们维权,维护每个公民的合法权益。也就是维护我们自己的权益。如果邓玉娇的权益不维护,那么下一个就有可能是我们了。"解放"六十年来,我们每天都在接受愚民教育,我们的口号叫的很好,什么"科学发展观"、什么"三个代表"、什么"为人民服务"等等,但是碰到具体问题,他说我不是为你个人服务,我是为人民服务。比如随意地拆迁居民的房子,他说这是为了城市的建设。我们追求的是公平公正,现在之所以有这么多人关注邓玉娇这个案件,就是因为我们不信任政府。为什么不信任呢?比如地方政府在这个案件上,一开始说是"按到",后来又说是"推到";一开始说是"修脚刀",后来又说是"水果刀",又说没有强奸等等,还把邓玉娇当做精神病人关起来了。我认为这个案件关键不是邓玉娇有罪无罪,而是要得到公正的处理。当然我认为邓玉娇是正当防卫,但这个不是最重要的,我要问的是为什么不抓另外两个人,只抓邓玉娇,这就是公正的问题。我们不信任政府,就是因为公正性这个问题。而且网络上关于邓玉娇的案件的帖子也开始被封锁。我现在明显感到了我们国家的民主法制在大倒退。德先生开这个会,我们能够具体地商讨应该怎么做,首先在网络上,我们应该重视这个事,不能随便被政府里的一些人抹掉,邓玉娇还没有接受精神病鉴定就被关进了精神病院,这个我们就想到了杨佳案,他的母亲也被关进了精神病院,律师找不到他的母亲,不能有效低为杨佳辩护,邓玉娇案也有很多的疑问。
   北京律师韩一村:
    我说两点。一是案子本身,我对邓玉娇的行为表示理解,对她的遭遇表示同情。邓玉娇案极大可能属于正当防卫,这需要专业的律师介入,需要能进一步的揭露和监督。如果正当防卫成立,那么她杀的正义,杀的合法。现在的问题是,当地公安局以"故意杀人罪"立案,追究她的刑事责任,这样的立案实际上使该案情有些扑朔迷离。为了更好地维护邓玉娇的权益,现在有必要正义的人士继续跟进,特别是女性律师,因为从现在来看邓玉娇这个女孩有可能有些话不好启齿,有些具体的细节不好向男律师说,这就有一些隐私。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涉及隐私的案件不公开审理,地方法院就可以决定不公开审理,那么我们怎么介入。根据刑诉法,上级人民法院,包括中院,高级法院,最高法院,可以指定下级法院异地审理,应该异地审理。我们可呼吁最高人民法院指定其他省份的基层法院审理,这是案子本身。第二谈谈民意。邓玉娇案件引发的民意反应比较强烈。分两层说,一是为什么那么多网友痛恨这几个当官的,很简单,痛恨的是腐败,政治黑暗。邓玉娇这个案件表明了现在官民之间的矛盾已经是非常尖锐了,达到了冰火难容的状态。民与官的矛盾其实是权利之争,无权的人民向特权的官员争权利,争我们的公民权,争我们的民主政治权。这也就是人民对民主政治的要求和现行体制的矛盾。所以高层应该真正地尊重民意,顺应潮流,启动政治体制改革。只有改革才能确保稳定,不改革,就有可能出现动乱。另外一个倾向是部分网民倾向暴力、崇尚暴力,这个倾向不好,邓玉娇案,杨佳案,本来是普通的刑事案件,但网友把它们提的很高,部分网友把它引导成解决中国政治问题的一个出路。用暴力来解决中国问题,这个很危险,所以我们应该引导正确的舆论方向。我们应该用和平理性的方式去解决问题,争取民主,反对暴力,我们必须发出这种声音。
   北京律师李和平:
   我想到了杨佳案,邓玉娇案的影响已经和杨佳案处于了同一个水平,甚至超过了杨佳案,为什么这么一个普通的刑事案件引起了人们的这么强烈的愤怒,这说明了当前的官民矛盾已经到了一个非常激烈的程度了,真正是一触即发,剑拔弩张了。现在的公权没有收到任何的制约,没有分立。最高法院院长王胜俊提出了三个至上,强调司法要讲政治,那么这就把司法独立、通过司法约束公权的道路堵死了。在民众眼里,这个公共权力是一个整体。从社会方面来看,在征地,拆迁,冤案,信仰,言论方面,人们都受到了打压,每一种打压都使民众感到一种深深地挫折感和压迫感,这种不满的感觉使弱势群体也团结到一起了,达到一种空前的团结,这种团结和官方的打压连在了一起了,成为了两个阵营。任何一个阵营的个人的冲击都是两个阵营的斗争。邓玉娇案又一次引起了两个阵营的斗争,我们不是在强势阵营就在弱势阵营。中国13亿人,谁都跑不掉,都得关注。这种情况在司法不独立的情况下,是非常危险的。而且每个案子,官方阵营的那种强势的作为,又增添了民间的愤怒和反抗,随着律师,媒体的介入,这种愤怒能够表达出来。而且我们的司法全都掌握在官方手中,掌握在强势者手中,用法律术语说,这就是自己当自己的法官,你本身就不公正了,不但不公正,还拒绝媒体,舆论的监督,这不是关起门来自己审判吗?所以民众有很多的反感。因此我考虑第二个问题,放到异地的法院,是不是就能得到公正的审理呢?可能比本地审理好一些,但是我认为解决这种问题,就应该让弱势群体参与进来,我们都知道有陪审制度,不过我认为不应叫陪审团,应该叫评审团,应该叫公民参与进来,让公民参与决定案件的结果,法官不能过多的参与进来,因为法官本身已经是强势集团了,弱势群体不信任你了。而且法官也不公正。
   网络作家田奇庄:
   邓玉娇这个案件成为了一个大案,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关于本案的细节,还需要等进一步的披露。我关心的是,为什么会出这么一个事情,那个地方娱乐业很发达,官员们经常进行这种消费,成了一种风气,这是非常可怕的,正是因为这种风气,才会出现这种大大小小的邓贵大。改革开放30年来,从西单民主墙,到其他各种公民运动,到网络上众多的请愿书和公开信。结果怎么样呢?我们不能说政府没有任何进步,但是距离我们民间的要求,距离社会发展趋势,可以说是毫无进步,远远不能人们的要求。我觉得我们现在到了这么一个时候了,我们能不能对自己负起责任,我们应该成为一个诚实的公民、负责任的公民、公正的公民、宽容的公民。我具体说一下,所谓诚实,就是说我们现在有太多虚假的东西控制了这个社会,我们能不能做到诚实,表里如一,所谓负责任,我们能不能负责任,不仅仅是对自己家庭负责,也对他人和社会负责,就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所谓公正,就是对所有的人一律公正,所谓宽容,我们这个国家专制传统很浓厚,要让政府一下子改变也很难,所以对政府我们也要宽容,政府不能做的,我们去做,我们做我们能做的事情,用我们的行动去感动官员。从这些方面,我们每个人形成合力,在五四运动五十周年,做出我们的一份贡献。
   北京律师黎雄兵:
   我主要说两点:第一点:这个事情本来很平常,按照正常的司法程序走就可以,但是民间不相信政府,不管政府怎么做,民间都不信任。第二点:在火车上听到我邓玉娇母亲解除律师委托,我想说的是,她的母亲解除委托,怎么第一时间由政府来公布呢?她母亲没必要第一时间通知政府。这里面的内幕我们就很清楚了,政府在这里面很卑鄙的,他悄悄地做手脚。
   法律学者滕彪博士:
   简单说几点,有人说网民提倡暴力,但我认为这并不是主流。从目前的证据来看,邓玉娇基本上是正当防卫。邓玉娇不是杨佳意义上的暴力,她是合理合法的,是应该是受到法律鼓励和提倡的。有些学者说我们用舆论等来影响办案,说是干涉司法独立,实际上这就是有点糊涂,我们没有独立的舆论,没有独立的司法,根本谈不上干涉司法独立,我们根本没有这个语境。邓玉娇案比较复杂,她是社会的一个缩影,社会底层有太多的冤屈得不到表达,所以一旦得到这么一个机会,就会集中爆发。这种现象也是这么多年来(不是解放,是被征服60年来)政府黑箱操作,违规等等,已经成了习惯,随意操纵法律,但是现在有了强大的互联网,网上有很多的人在监督着当地官方的行为,审查他的公告。政府怎么去面对网络民意,这对于中国的转型还是很重要的。不是说网络民意就是对的,但是对于目前的政府合执政方式、合法性还是构成了一种压力。
   北京律师刘晓原:
   这个案件一开始没有受人关注,5月18日后忽然引起人们的注意,为什么呢?因为公安机关重新发布了公告,这和杨佳案一样。对于网络意见,我认为,我们这不是干涉司法,因为这是我们的言论自由,司法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程序来做,我们不可能影响司法独立。如果邓玉娇案件一开始就透明低公布真相,也不回引起这么大的关注。案件开始时,地方政府认为这个案件是个重大的政治案件,因为涉及到了地方政府的信誉。可是引起社会的重大关注时,当地政府又说这是一个普通的刑事案件。这两种说法是有问题的,案件的演进也越来越复杂。现在这么多人关注个案子,那么政府想要黑箱操作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公民如果积极关注这些事情,那么这种案件的司法程序很难黑箱操作。
   后改革研究所陈永苗:
   一:我们应该有个共识,邓玉娇确实是正当防卫。凭已有的证据,强奸罪是确定无疑的。二:李律师说是两个阵营的斗争,我想说,这仅是个小小的干部,我们不能扩大敌人圈子,应尽可能缩小敌人圈子,体制内的人也有很多有良知的,我们要做他们不能做的,团结尽可能多的人。我们要针对这个具体案子,不要一下子扩大为整个体制,加大我们的难度。
   台湾学者赵孝萱博士:
   我来自于民主自由的中国——台湾。我们的前总统还被关在监狱,台湾司法独立。我很关注大陆的政治的发展。邓玉娇案就是一个弱女子的自我防卫,可是演化成这样的情况,说明大陆的这种专制和压迫与台湾以前是一样的。我们应该如何能够使舆论始终关注这个事情,使司法和政治能够像更公正的方向走,同时我们能不能找到一个一个实质的,有用的方法,使政治能够逐步走向民主。邓玉娇案为什么引起这么大的民意反弹?这就是因为一个政治体制的专制和腐败的表现,一个这么小的官员,都能腐败成这样,就是因为专制的制度。一个弱女子,反抗三个强悍的男人,可是案件居然复杂成这样,所以我想能不能提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方式,一个合理的和平的方式。网络是一个很好的平台,政府不能钳制言论自由,我们也应该更多的关注这个事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