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向留学生及大中学生推荐一篇好文]
郭国汀律师专栏
·《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译后记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二编 海上货物保险格式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三编 海上船舶格式保险单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四编 对船东的附加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五编 为各利益方的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六编 战争和罢工险格式
***(2)英国协会保险货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34年1月1日协会更换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A)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保险(B)和(C)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8月1日协会恶意损害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9月5日协会商品贸易(A)(B)(C)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黄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冻肉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0月1日协会煤炭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天然橡胶(液态胶乳除外)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C)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2月1日协会散装油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2月1日协会盗窃、偷窃和提货不着保险条款(仅用于协会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国际肉类贸易协会冻肉展期保险条款(仅适用于协会冻肉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4月1日协会木材贸易联合会条款(与木材贸易联合会达成的协议)/郭国汀译
***(3)英国协会保险船舶条款英中对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舶港口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8年6月1日协会造船厂的风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乘客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和3/4碰撞责任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机器损害附加免赔额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5年11月1日协会游艇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壳定期保赔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附加免赔额适应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限制危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1月1日协会集装箱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渔船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搬移另件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附加危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3/4碰撞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加价值(全损险,包括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租赁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7年3月1日协会船舶抵押权人利益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4)英国协会保险运费、战争、罢工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值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The Practice of Marine Insurance: Marine Insurance Policy Forms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5)《CIF 和 FOB 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与fob合同》序
·《cif与fob合同》译后记
·郭国汀译《CIF 和FOB合同》读后
·《CIF和 FOB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 和 FOB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二章 装运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四章 保险(王崇能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五章 交单和付款(高建平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六章 法律救济(梅欢雪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七章 冲突法(黄辉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八章 各种类型的FOB合同(陈真,王崇能,黄辉,郭国汀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九章 FOB交付(蔡仲翰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章 FOB价格条款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二章保险 (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三章 法律救济(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四章 法律冲突(王力耘译)
***(6)《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序
·我为法学翻译辩护-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译后记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一章:合同的性质、效力与解释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二章:合同当事人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三章:代理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四章:租船合同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五章:作为合同的提单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六章:租船合同项下货物的提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七章:合同条款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八章:陈述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九章:合同的履行:装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留学生及大中学生推荐一篇好文

   

   历史不应忘记:记六四暴徒高鸿卫

   

   荆方(文)

   

   南郭点评:日前遇到一位来自大连的美丽女生,闲谈中提及六四屠城,结果她对当年发生在北京的中共暴政屠城事件一无所知。她说因为当年她年仅两岁。“老师们从未提及?”“没有”。“你爸妈也未谈起?”“没有”。“同学和朋友呢?”“也没有”。我不由得感慨万分,中国人在中共暴政恐怖统治下,“国事莫谈”已界此种地步。一个举世闻名的暴行居然被年青的一代彻底遗忘,20年间从老师、亲人至友朋社会全部闭口不谈六四血洗天安门事件。而她还是来自中国大城市,且业已留学加国的留学生。“你应当对中国社会现实有所了解,无论你是否对政治感兴趣,因为自由,人权,民主事关每个中国人的切身根本长远利益。”“我会上网查阅相关信息”。我告诉她只需输入“六四”即可查到大量信息。

   

   今天读到此篇高鸿卫小传,感动有加。据称六四后全国各地被中共暴政残暴处死的六四“暴徒”高达2900余人,但绝大多数人连姓名迄今也不为外界所知。而六四全国各地被中共枪杀的人数另有高达30000多人之说。历史真相到底如何,只有到中共暴政跨台之后才能彻底查清。但无可否认的是:中共暴政六四屠杀的学生、平民至少在三千人以上。自称因参与六四而被迫害的人权律师刘路却公然宣称:平反六四应当对六四暴徒进行司法斟别!兹借本文向以高鸿卫、武文建为代表的“六四暴徒”亦即中华民族真正的良心英雄们致敬!南郭呼吁全球有良心的华人关注并实质帮助所有“六四暴徒”们,因为他们实质上纯属出于人类与生俱来的正义感和良心,奋不顾身英勇反抗中共专制暴政而受到中共疯狂的政治迫害和经济摧残。

   

   2009年5月16日第167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运动日

   

   
向留学生及大中学生推荐一篇好文

   

   春满人间

   

   按:祝福我的同龄人战友高鸿卫心想事成,婚姻美满!我信苍天有瞎眼的时候,但,苍天也有悔过自新的时候,苍天会祝福这个64“暴徒”群体的,这些“暴徒”不是狭隘之人想遮蔽就能遮蔽得了的。64“暴徒”代表了中国人的血性,也衬托了中国知识分子的懦弱。20年了,所谓异议人士们煽情了大量的纪念64文章,有多少涉及64“暴徒”的文章?不是他们不知道这个群体,而是在64“暴徒”面前他们无法煽情、无法吹牛逼!千万不要跟我说“64暴徒仅仅是原始正义”,如你真敢说,哪怕有这个意思,那我则大声的对你说-----别装你妈老驴蛋了!

   

   ----武文建

   

    历史不应忘记――记六四暴徒高鸿卫

   

   

   

   作者:荆方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2008年底的某一天下午,我在与友人一起拜会朋友时,意外地见到了高鸿卫,记得当时他穿一件大红外衣,身材魁梧,说话谦和,给我留下了不错的印象,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高鸿卫,也是我平生见到的第一个所谓的六四暴徒。

   

   以后,从朋友们的口中,我陆续知道了有关高鸿卫的种种情况,我的心也就因了他和他们的苦难而无法安静、无法安宁。

   

   高鸿卫出生于1970年4月21日,母亲在他九岁时去世,他和父亲相依为命。二十年前,高鸿卫还是一个19岁的热血青年,一场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

   

   高鸿卫告诉我:1989年我才19岁,也没读过多少书,那时候根本不懂得什么 是民主,什么是自由,我只是每天从朝阳区十里堡的住处翻过铁路桥、经过东大桥、再经过建国门,然后到达天安门广场。我愿意聆听广场上的学生和知识分子们的 讲演,我见到大学生们绝食我流过泪,看到北京市民们游行声援学生我热血沸腾。虽然我只读到初中,但我最爱看《水浒》和《三国》,受水浒中的梁山好汉们见义 勇为的影响很深,我从小就有英雄主义情结,就是那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本来那场运动,一开始我只是一个旁观者,但是6月3号夜里,我在去往天安门的 路上,在东大桥路口,看到坦克上的军人向老百姓打催泪弹,在建国门的立交桥上,看到一辆坦克开过去,一个人被装甲车里发射的子弹打中了,身穿的白背心上全 是血,据说是经贸学院的一个教师,后来这个人的生死也不知道。我再往天安门方向走,在天安门东边的南池子路口,也不知当时是几点,碰到一帮从天安门撤下来 的南开大学的学生,他们衣衫不整,哭泣着说死了好多人,当时我非常气愤,也跟着他们一起哭泣。

   

   记得6月5号下午,在朝阳区十里堡的铁路桥附近,有一辆弃置在那里的坦克。一 个人大声喊:"谁快过来,帮我拿着皮管子。"我没有任何思考就走过去了,帮着那个人拿着皮管子,然后用手堵住一头,灌满水后直接插到油箱里,水流出后油箱 里的油就会自动抽出来了。实际上坦克早在6月4号就被什么人烧着了。我对自己的这样一个行为,当时并没有意识到会有多大的严重后果。

   

   1989年的6月20号,我突然被逮捕。警察告诉我说有一张我站在坦克后方的 照片,说我是纵火犯,是反革命暴徒。我做的事我承认,但我并没有放火烧坦克,只是帮人拿着皮管子。我也把亲眼看到的事情都说了,把自己的想法都说了,为什 么部队要向老百姓开枪?学生们和平请愿有什么错?我也认为自己没有做错什么事,根本没想到会判这么重的刑。1989年10月19日,我被北京市中级人民法 院以"放火罪"判处无期徒刑。接到判决书后没几天,一直有心脏病的父亲在10月28号永远离开了我,我在世上就没有一个亲人了,这时候我只有19岁。

   

   说心里话,听到这里,我实在不知道再如何开口继续我们的谈话,我怕敢触到他内心深处的苦难,一个19岁的大孩子,没有了父母,要在监狱里渡过一生的岁月,而这一切只是由于一个偶然的行为导致的,他能承受吗?

   

   高鸿卫很平静,当我问及他在监狱里的遭遇时,他就像叙述别人的故事一样:我刚被收监时是在北京市的老一监,1990年12月26号我被转到了北京市第二监狱。1991年呈报的减刑,1992年12月份我终于接到了通知:由无期改为有期徒刑18年,并剥夺政治权利8年。

   

   记得最早我是负责给北京乳胶厂检验乳胶手套。就是用嘴对着手套吹气,看看有没 有漏气的。一天下来,眉毛上、头发上、衣服上都是一层白粉,就是手套里的滑石粉,这样的工作大概做了两年。后来包过一次性筷子,每天定额是一万五千副,这 个活又干了一年多。再后来用机器织毛衣,做过纸餐盒和一次性纸杯子,还做过挑捡可乐瓶子里的瓶盖和商标,就是用机器把可乐瓶子打碎,我们负责分捡瓶盖和商 标等。还做过挑羊绒里的粗羊毛,是用镊子挑。记得我还加工过服装,主要是裤子等工作服。也拆过纺织品的下脚料,用一根断钢条把下脚料拆成棉纱,供擦拭机器 用。18年的监狱生活,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过去了。

   

   "18年的监狱生活,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过去了"!这话从高鸿卫的口中说出来, 就像说一个与他无关的久远了的故事,听不出任何的苦难,但我不难想象,这18年,他过的究竟是什么样的生活。这需要有怎样的信心和毅力来坚守?然而高鸿卫 却平淡地说:"谁到了那个时候都会挺过来的。"

   

   高鸿卫说起他在一监时挨打的经历:那时候每天都必须从早上一起坐到晚上,坐在 一个小板凳上,除了吃饭以外不许动,中午可以有15分钟的活动时间,而这所谓的活动,就是你可以蹲在地上,但前提是仍然不许动。我蹲得脚麻木了,就换了一 个姿势。没想到被管教看到了,喝斥我,我分辨说脚都蹲麻了,他就把我拽到隔壁的一间空屋子里,没头没脑地暴打了我一顿,边打边说"从来就没有人敢反驳过 我"。

   

   由于高鸿卫的父母都已经去世,所以没有任何亲人来监狱里看望他,得不到外面的 接济,高鸿卫只能靠监狱里每月发的5块钱卖些生活用品,其艰难程度可想而知。更由于六四暴徒这个特殊的称谓,他们在监狱里的境况连普通的刑事犯都不如。长 时间严重的营养不足,加上繁重的体力劳动,1990年春高鸿卫患上了肝炎,与其他传染病犯人单独关在一起。在一次监狱的清监过程中,高鸿卫捡到了一张别人 丢弃的报纸,他在看这张报纸时,凑巧报纸上有一则他姨父的工作单位的宣传广告。高鸿卫根据广告上的地址,试着给他的姨父写了一封信。从被逮捕到现在近两年 的时间,他终于与亲属联系上了。1990年10月底,高鸿卫的小姨才得以知道高鸿卫的确切情况,并开始不间断地到监狱里探望他。不幸的是,小姨于2000 年去世了,这世上唯一关心他的亲人走了。

   

   2007年1月5号,高鸿卫在以反革命暴徒的身份坐了18年牢后,终于得以平安出狱!但他面临的还有8年的剥夺政治权利的刑期!

   

   出现在高鸿卫面前的,是18年没有人居住的小平房,荒草凄凄,残垣破壁,窗户 上没有一块完整的玻璃。从一个19岁风华正茂的青年,高鸿卫一下子就步入了37岁的中年。这18年的变化,不仅是个人,国家也从计划经济转型为市场经济, 由于六四以后当局大力发展经济,一切以经济为前提,使得社会上的很多人可以为了金钱而不择手段,丧失了起码的良知,大多数人衡量一个人的标准也是要看他到 底拥有多少金钱,这让与社会脱节了18年的高鸿卫惶惑之中,很难适应。但高鸿卫并没有气馁,他以一颗顽强的心坦然地面对着眼前的一切。

   

   出狱后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上户口,但是高鸿卫的父亲早已去世,他面临着无处落户 的问题。他的住处又是农村住房,村委会不给开据房产证明,他就跑派出所、街道办事处,因为没有钱坐车,他就每天早上从家里步行近两个小时,到各个衙门去等 待,中午11多钟被轰出来,他就坐在旁边的马路上,一直再等到人家下午上班为止,这样跑了好几天,所有的部门都相互推诿,没有人理睬他。就这样,一个多月 的时间里,高鸿卫来回跑了不知多少趟,找过多少部门,小到村委会,大到朝阳区档案馆,土地管理局,每天早晨从家里步行出门,天黑后再步行回家,每天都要走 四、五个小时的路。最后某部门的一个科长告诉他:"兄弟,我了解你的情况,也同情你,我当时也是学生。他们这是在故意不给你办。"高鸿卫被逼急了,就对某 一个部门说"为什么你们都不办公?今天再不解决我就不出去了,你们叫保安,叫警察都行,大不了再把我抓回监狱去。三天之内你们再不给我解决,我就找区政 府,找人大,找国务院。"最后户口问题总算解决了。

   

   高鸿卫的叙述很平淡:出狱后看到家中的这一切,我不能绝望。因为出狱前我就有 心理准备,18年都没有人居住的小平房,肯定会是现在这个样子的。我的父母都去世了,家里也没有别的直系亲属了,一切只有靠我自己。刚出来我对什么都陌 生,首先面临的就是怎么活着,怎么挣钱养活我自己,怎么才能够找到一份工作。我到社区办理了失业证和求职证,梦想着可以找到一份工作。在居委会的介绍下, 我到苏宁电器公司应聘,面试时他们同意聘用我,并答应我可以到通州区去看管仓库,但当我交上个人简历时,就没有了下文;我的第二次求职是到超市当理货员, 开始他们认为我年纪大,我一再跟他们讲,我的身体好,可以多干活,我不怕吃苦,很需要这样一份工作来养活自己,可能是我的真诚感动了他们,他们答应让我工 作,但必须要到派出所开一份无犯罪记录的证明。当我找到派出所时,派出所的人告诉我这个证明他们没法开,只能为我开具一个表现良好的证明,结果可想而知; 我第三次要求到超市推购物车,没有任何福利,也几乎没有休息日,当我问他们可不可以给我上保险时,遭到了拒绝。生活再苦我也不怕,但找不到工作就没有饭 吃,就没办法生存,我什么工作都可以做,只要有人愿意聘我。我还找过物业,希望求得一份看大门、保安哪怕是剪草坪的工作,但物业的人讲不用北京人,北京人 事情多,不好管理,用外地人又便宜又没顾虑。我还找过送报纸的活,但人家就用40、50人员,说用这类人国家有补贴,还可以免税,有奖励,我不符合国家奖 励条件,所以不能用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