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巩胜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巩胜利文集]->[特别聚焦:一场迟早要来的货币之战]
巩胜利文集
·人民币“国际化”谁来给力?
·纽交所改嫁,美国还是超级大国吗?
·储备货币,全球情势有新变
·中国“特权腐败”三原色……
·中国货币与主要国家相向、冲突……
·中国腐败,让亡国亡党持续发生……
·先锋评论:这是怎样的中国“公正”?
·“官民共治”中国真能成行?
·夏俊峰杀城管案:什么能比阳光还更灿烂?
·独立评论:人民币危机正向中国走来
·轮胎特保再战,中国用鸡蛋砸石头?
·贪官腐败、外逃,中国国病、不治之症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7O年的祭与颂
·中国利率之路更艰难——央行罕见突然加息
·6000万桶储油释放的玄机与灾难
·修改《中国入世议定书》凭中国智慧还不够
·美债后遗症影响世界20年?
·美元贬值,令全球亏蚀500万亿
·火火的中国经济,冷冷的中国股市
·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三周年祭——美欧中货币决策谁更烂?
·温州危机实则为公、私制度源头对决
·美欧中货币大战谁更烂?
·中央汇金真能“救死扶伤”中国股市?
·“广交会”的中国经济命脉——来自中国“第一窗口”的现场报告
·G20活着还有意义吗?
·中国拨动G20的全球算盘?!
·中国错过美欧危机历史契机?
·楼市垮塌离析 中国鄂尔多斯风暴再起?/
·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利率缠斗?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2O世纪:7O年的祭与颂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①TPP的世界与中国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③中国:90后改变世界?
·中国革命·反革命——论中国青年韩寒新作《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及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④: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⑤ 人民币“独特作用”非常可怕……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⑥ 中国又迎WTO“操纵汇率”大考?
·港币还不是人民币的“同路人”
·“信心小贩”真能拯救中国股市?
·达沃斯之眼俯瞰中国:常委定夺人民币
·美元、欧元最低利率:中国货币、降率的举世乱象
·王立军事件,中共中央迟迟亮剑
·“王薄事件”国家无作为?——暴露出中国党政体制63年空前冲突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当然该出微软、乔布斯、脸书?
·中国连续三次降息,经济增长却依然怠慢
·G20峰会的根源之殇 ——评第7次G20国峰会及全球经济可能发展方向
·尖峰上的中国经济“两难”
·独家评论:90后中国震撼:少女妈妈弃婴
·废谷开来保薄熙来,显露中国“天机”?
·习近平副主席会见希拉里突遭变故:希拉里身后的中美关系
·中国航母:不属国家、归党
·中国“回归”钓鱼岛?:100多年的中国周边国家现在与明天/
·中国股市:死猪不怕开水烫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天堑”
·看美国主导TPP与东南亚十国共同体逐鹿怎主沉浮
·中国零《宪法》的一切……
·中国:何正道、谁邪道?
·《时论中国》系列:赵红霞之超核中国功能
·朝鲜特使“公关”中国的全球综述:朝鲜真要“弃核”前行?
·粤鹤山“年产1000吨铀”项目怎么出笼的?
·独家透视:看“死缓”刘志军之后……
·“钱荒”后央行报告与行动
·【一瞥中国】理清中国债务有体制“死穴”
·“敌国”的经贸游戏怎么玩?
·华南师大谁李鬼、哪李逵?
·路上的上海自贸区有10大瓶颈
·看中共“三中全会”怎样“壮士断腕”?(上)
·看中共“三中全会”怎样“壮士断腕”?(下)
·国际观察:中日韩自贸区背后的超核力
·2014:中国经济战区能守住吗?
·“年终特稿”:​近“5时代”人民币全​球之鉴(上).
·“年终特稿”:​近“5时代”人民币全​球之鉴(下).
·“年终特稿”:​近“5时代”人民币全​球之鉴(下)
·“双刚性”中国房地产再火十年?
·“观察与评论”​:中国全球话语权率3​.65%?
·乌克兰危机凸现永恒真理
·荒谬人类5000年极致:全国政协委员称“不要鼓励农村孩子上大学”
·资本主义股市不通社会主义之路?
·国际聚焦:乌克兰危机之中国100年镜鉴
·中国找到苏共倾覆锁匙?(上)
·中共真找到苏联倾覆锁匙?(中)
·中共真找到苏联倾覆锁匙?(下)
·国际聚焦:克里米亚入俄之中国镜鉴
·美元“超核器”来了(上)
·美元“超核器”来了(下)
·“大国关系”300年核变(上)
·“大国关系”300年核变(中)
·​“大国关系”300年​核变(下).
·房地产业遭遇中国改革开放36年“断崖”
·中国用大投资夺取亚洲“话语权”?
·美元升值有多少?人民币不变能多久?
·世纪新论:人类进入QE时代?
·中国股市火山爆发?
·人民币悍然息被逼上梁山?
·“去美元化”的双刃剑将杀谁?(上)
·“去美元化”的双刃剑将杀谁?(二)
·“去美元化”双刃剑将杀谁?(下)
·人民币亟需一次战略大突破
·赵红霞之超核中国功能
·国际货币篮子装入人民币吗?
·人民币错跟美元大升值
·7万亿是一个奇葩概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特别聚焦:一场迟早要来的货币之战

一场绝世空前的货币战争已经拉开了帷幕:很简单,当一种货币从无到有,再从一个国家的国内开始走向全球世界更多的国家时,然后在全球独大、横行了近一个世纪的美元货币中争夺一片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现在远非如此,除了美元独大之外,现在还有第一富国集团欧元已经形成与美元的抗衡之势力,中元就是要在强大的美元、后起的欧元之后,在当今世界各国中打下属于自己的一片天下——但处在2009年前后的中国、中元(人民币)还没有这一片天地,中国要志在必得的去打下、目前没有、全球货币有一块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那么,美元、欧元、中元之间的一场货币领地之争,谁也无法阻挡、迟早要进行……这是一场历史根本无法避免的货币之战,美元、欧元、中元都为自己的领地、为各自国家货币的生存而战。
   
    中国兵法常识说“兵在神速,出其不意”。美联储于3月18日宣布推出总额高达1.15万亿美元的债券购买计划,其中3000亿美元用于购买长期国债,希望压低抵押贷款和其他消费者贷款的利率。同时还决定维持基准利率0至0.25%的现行基准利率不变——这是美元200多年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举动,也是美国政府迄今最大的货币行动,这是美国现实、真切利益,说出手时就出手。2009年初,美元货币行动的结果是:依然占据全球最大、可能的市场占有率,依然是全球成本最低的货币,依然保持着收复全球货币领地格杀勿论、绝对胜算的杀伤力。
   
    在无奈的迎战中,中国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可能淹没在美国一年15万亿美元GDP,此次推出的1.15万亿美元的汪洋大海中。中国无奈地接招,还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来对付美国的挑战。若要反击,2万亿美元对每年15万亿国民生产总值、总额达10万亿美国国债(估计数),可能高达数百万亿、数千万亿美元货币发行(美国国家的绝对机密)国来讲,不过是沧海一粟。若要坚守,继续增持美元,没有什么别的出路。除非中国像高收入国家那样真的靠“内需”拉动,除非中国不依靠“出口”养活自己。到2009年3月初,中国持有美国国债约7500亿美元,相当于美国国债总额的6%.但中国拥有美国国债,却没有与美国周旋的胆识和魄力和技巧,货币与管理体制相冲突。

   

中国货币和黄金储备


   
    以前储备黄金,到现在储备货币,美国都成为全球最大的赢家。到2009年3月23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胡晓炼在当日外交部有关国家主席胡锦涛出席伦敦金融峰会的中外媒体吹风会上表示,“中国会继续投资美国国债,但同时将高度关注美国国债资产价值的波动”——这是无奈的选择。
   
    资料显示,人类在整个数千年文明史中,从这个星球上共挖出来总量约15万多吨黄金,目前这15万多吨黄金其中的40%左右是作为可流通的金融性储备资产,存在于世界金融流通领域,总量大约为6万多吨。其中3万多吨黄金是各个国家拥有的官方金融战略储备,2万多吨黄金是国际上私人和民间企业所拥有的民间金融黄金储备;另外60%左右的黄金以一般性商品状态存在,比如存在于首饰制品、历史文物、电子化学等工业产品中。需要注意的是,这60%左右的黄金,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可以随时转换为私人和民间力量所拥有的金融性资产,参与到金融流通领域中。
   
    美国的黄金储备在其国家战略总储备中所占的比率高达56.7%,而其他一些发达国家如德国为37.6%、法国为47.1%、意大利为47.8%、瑞士为38.2%、荷兰为46.6%,凸显了黄金储备的国际重要作用。中国官方公布的黄金储备约为600吨(2004年,至今并没有数量上的大改变),占中国国际金融储备的2%以下,中国黄金储备及占国际储备的比率都明显偏低。就是在中国外汇储备由1万亿向2万亿美元过度之中,中国的外汇储备也没有相应地增加黄金储备。未来到2020年的10年间,中国外汇储备将有可能突破7—10万亿美元之巨,每两到三年就可能增加1万亿美元当量的财富。
   

迟早要来的货币大战


   
    因为全球各国都宠美元、让美元到了今天成为全球独一无二的国际货币。所以美联储才会肆无忌惮地施以总额高达1.15万亿美元的债券购买计划。这一举动对市场提振效果明显,美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声明发布后从3.75%落至3.4%,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前一天的3.01%落至2.48%,以庞大于数十倍的美元货币发行来购买比率相对小的美国国债,一次不足以成器,美国当局还必须故伎重演,反复换手之后,才可能从中渔利。更重要的是,美国美元购美国国债,再次上演了美国的雄心霸业——花未来钱来填补今天的不足,美国还在全球各国之先使用购买国债的资本现金。
   
    美联储购买1.15万亿美元债券,意味着最少要加印美钞1.15万亿,来释放美元新的“流动性”,由布什到奥巴马政府的连续直接货币救市毕竟风险太大,以美元购买美国国债则缓冲了通胀的可能,还是一箭双雕使美联储和金融企业都获益。
   
    在美国宣布购买3000亿美元国债之时,日本央行也宣布将每个月的国债回购量从1.4万亿日元增加到1.8万亿日元(约合188亿美元),以节省借贷成本。英国和瑞士两国的央行也采取了同样措施。这些国家采取了与美国同步的措施方略,使这些国家与美国吃进美国国债,因而减少了这些国家货币与美元冲突,唯独中国没有任何动作,使中国外汇购买的美国债处在风口浪尖。国债是冻结流动性的一种方式,购买了国债的银行、企业手中的现金会因此而减少、冻结,而政府回购国债,则意味着向市场上投放等量的货币流动性,是原有冻结的货币——国债,重新又流动起来。这种方法的好处远远大过直接向市场内投放现金,因为直接投放现金会造成通货膨胀。
   
    按常规,中国当局不可能像日本、英国、瑞士等国那样出手,中国也没有取得这种换手“渔利”可能的主动权与信息。美元与中元没有任何机制可维系。先前中国4万亿(中元)举世大投资救市,就是直接投放现金,一旦中国经济转好,就面临着新一轮最大的通货膨胀(这是由中国天量货币供应所决定的)。
   

中国被动的货币出击


   
   
    国际货币以美元独霸以来,贸易连接的全球化商品时代是一个怪物:当储备货币发钞国采取行动时,其他国家不得不跟进,否则将加速磨损变速箱而贬值,令接下来的货币行事则增添了事故阻抗和无数变数的隐患,是货币运行更加艰难、直至寸步难行,退守一偶。英镑盛世100多年,如今就到了一偶也难守的绝境。
   
    势力相比百倍之下谁能与之可以抗衡?面对全球性金融海啸,降低利率与扩大货币供应量哪一个更重要?美联储两者并用,而中国央行的回答是后者——最大化扩大货币的流量,以至于盛货币流量的“河”爆与否没人能过问。
   
    金融海啸初期,美联储最早的减息行动并没有立即奏效,即使在实行零利率政策之后也是如此。但这并不能证明美联储的决定是错误的,而是反映了信贷机构没有足够的流动性向企业和消费者提供贷款支持。当美联储宣布的政府债券购买计划后,显然是为了给美国国内信贷机构、企业提供更多的弹药,使美元货币的“流动性”从货币、信贷、国债等等所有环节中更大的释放、解脱、解套,这是美国国策实体经济的最大张力。而中国央行的基准利率与准备金利率,则维护了商业银行的最大利益,但使中元货币的竞争力、市场占有率都一损俱损。
   
    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央行一向对货币供应量重之又重。虽然一度追随美联储甚至比美联储快半拍大幅减息,但在国内出现通缩苗头之后以及美联储实行零利率政策之后,央行出乎预料地中止了减息行动,开始将货币政策的重点重新放在扩大货币供应量上。中国中元,现在是60年来货币最大供应、超量的时期:2009年1—3月底,中国新增贷款达4.58亿元(见2009年4月11日中国央行公布数据),超过中国历史以来新增贷款之最,一季度已经超过中国历年全年新。这是中国经济GDP近10年的最小“流量”时期——第一季度只有6.1%,接下来中国经济可能在一夜之间象河水暴涨:通货暴涨、爆到政府难以控制!
   
    2009年前,美中两国至今没有形成任何货币利率、供应、交换、领地的“共识”,也没有任何游戏规则可遵循。现在一切都是一厢情愿:美国想不惜一切的力挽狂澜、剿灭金融海啸;中国想压倒一切来稳定中元体系,维系“出口”和拉动“内需”;美国将美元体系用之最高、最泛、最极致的货币功能策略,中国想维系中元不变及央行货币以往的轴心的利益功能;美国用息率、货币发行、国债等一应俱全、全面开花,中国息率被动、货币发行不知道天上地下、难以琢磨,国债发行刚刚起步甚微而被推着前行,无法监控。
   
    美国是在国际大环境中驾轻就熟、涵盖全球各国,中国是在中国国内袖里货币、筑坝防堤;美元是绝对自由的国际货币,具有全球各国国际性的广泛支撑,中元却是中国国家货币、周边国是一盘散沙;美元是自由货币通达五洲、任意流通,中元祇能国内行走,管制严厉,对中国“出口创汇”却祇能用“美元的腿走中元的路”;中元国际化、国与国货币互换,却是一厢情愿,管你自由兑换与否,只管自己一意独行!
   
    中国想默契、持续的增持美国国债;美国想既揽得第一货币大国的国债债发行、又在实际利率上涨的过程中单方面扩大货币供应量。对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的压力,美国政府及美联储已决定放手一搏,此时不会考虑任何他国的利益。此前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都应对其在美国投资的安全抱有绝对信心”的表态祇不过是一种安抚而已;美国国债,用它国之国力,全面为美国之服务,何乐何强何国家财富而不能为之?
   

一币与他币的领地战争


   
    2009年 3月18日之后,中国央行以前出手扩大市场货币供应量的努力惨遭肢解,中国可能再次面临着新的市场与货币的“流动性”不足。美联储购买政府债券计划,是以扩大美联储货币投放量为前提,也就是说美国当局是要极大的扩张美元的“流动性”,来压迫信贷机构降低商业贷款利率,之后才能刺激市场的贷款全面需求,进而在恢复信贷功能、货币流量的基础上帮助美国经济尽快走出金融海啸。
   
   
    美联储出手购买政府债券,相当于中元8万多亿,相当于中国两年救市4万亿的两倍,简直就是千军万马,翻江倒海,一棍子把别人打死。这对最大的外汇储备国、最大美元国债拥有国的中国的损伤是第一位的,任何它国都无法比拟。美联储局将在未来6个月内买入总额3000亿美元的美国长期国债。美联储这一举动无疑会对包括中国在内的美国国债投资者带来明显的影响——短期内股市、国债市场会兴旺,而美元将加剧历史性贬值。美元的贬值将不可避免地使得中国大量以美元计价的资产面临着明显的汇兑损失,从而加剧了中国外汇储备贬值的直接压力。
   
    美联储的这一举世行动,将迫使被稀释的美元持续贬值走低,也就使中元被迫升值(但美元的贬值,被扩大的美元发行量所补充)。接下来的连锁反应是,中国出口将遭遇更大的阻力,并会将这一阻力传导至国内货币、信贷市场,中国要拉动出口将要花出更大的成本,进一步是企业的“流动性”货币再次抽紧、贷款数额需求将更大。中国拉动“内需”将花去更大的价钱,中国目前根本无法摆脱强大的美元结算体系,即便中国广东、上海等五城市开始用中元结汇试点,也远水无法解近渴。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