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女权主义之争]
非智专栏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谈川普的“收缩”政策
·诺贝尔奖在中国
·对种族主义的抗争
小说
·困惑--第一章
·困惑--第二章
·困惑--第三章
·困惑--第四章
·困惑--第五章
·困惑--第六章
·困惑--第七章
·困惑--第八章
·困 惑--第九章
·困惑--第十章
·困惑--第十一章
·困惑--第十二章
·困惑--第十三章
·困惑--第十四章
·困惑--第十五章
·困惑--第十六章
·困惑--第十七章
·困惑--第十八章
·困惑--第十九章
·困惑--第二十章
·困惑--第二十一章
·困惑--第二十二章
·困惑--第二十三章
·困惑--第二十四章
·困惑--第二十五章
·困惑--第二十六章
·困惑--第二十七章
·困惑--第二十八章
·困惑--第二十九章
·困惑--第三十章
·困惑--第三十一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女权主义之争

   非智
    “不,不,不,我不这样认为,这只是你的观点,硬强加给我,我不会认同的。”雯玫飞快地摇着手,一脸严肃地说,在她面前的玻璃酒杯里的酒已快见底,但她还是自然地拿起往口里倒。
   “等一等,再加点酒。”林铭抓起只剩三分之一的酒瓶说,
   “不喝了,这酒不好,太苦涩了,味道怪怪的。”雯玫将酒杯放下,用手捂着杯子说,“你要喝,你倒你的,但我告诉你,我可不是什么女权主义者,也从不主张女人必须从厨房解放出来,更没有提倡女人可以追求什么性解放,那都是你的混蛋观点。”雯玫说话语速飞快,每句话都像有弹性的球,飞出去,蹦蹦跳跳的,别人想插口都很难。她忽然把手从酒杯上放开,说,“好吧,再喝点。不过,不要多,一点点就行。”
    林铭一听,忙半支起身子,早已为雯玫倒了大半杯,然后晃着酒瓶说,“你是我们的才女,有主张有想法,但过于追求你们的女权了。你说女人无需为男人做饭,可以有多个情人;你说女人的贤惠是为男人做牺牲;你说女人要同男人一样享有各种自由;你还说女人要像武则天一样,才活得真实,这些主张不是女权主义?”他往椅子上一靠,酒瓶重重地放在桌上,又说,“哈,说你女权主义,你还骂我混蛋。其实,现在不是你们女人在追求什么男女平等,而是男人在争取怎样才能将仅存的半边天保住。 你们女人在得到自己的半边天后,目前又在向男人的半边天发起攻势,我看,迟早男人的半边天也有失去的可能,形势惨哪。”

   “这算什么话?说这种话的男人才真惨。”说话的是晴晴,一个端庄秀丽的女人,虽已中年,但肤色白净,显得年轻,说话时不缓不急,嘴角始终挂着微笑。
   “对,对,像你这种男人才真惨。”雯玫笑着附和地说,“大男子主义的男人,现在是要被踢出家门的。主张什么一夫多妻,还把老婆当女佣看,做饭洗衣清理卫生带孩子,在你翘着腿时为你沏茶,那是啥年代的事儿,你做梦去吧。”
    他们间的这种争论,早有好几回了,由于林铭认为社会的和谐在于家庭的和谐,家庭的和谐取决于夫妻间的和谐,而夫妻间的和谐,最好的表现形式是:男主外,女务内,即男人工作应酬在外,女人在内操持家务看养孩子。同时他还认为,一夫一妻制虽是个理想的家庭模式,但并不是最佳模式,至少对家庭的稳定而言,一夫一妻制不如一夫多妻制。他曾说,现在许多男人实际上是一夫多妻,家里有个妻子,外面又有情人或二奶,但由于情人、二奶没能得到社会及家庭的认可,故成为不合法、没名分的角色,就成了破坏他人家庭的罪魁祸首。他说,在古代,男人的情人、二奶若被纳成妾,有了合法地位,有了名分,妻子也接纳认可她们,日子反倒会过得平平安安,家庭不但不被破坏,反而能够和谐壮大。所以,在听了雯玫对他的嘲笑后,他说,“一夫多妻又怎么了?民初大学者辜鸿铭‘一个茶壶配有多个茶杯’的一夫多妻的主张,自有道理,再说,《圣经.旧约》里,那些为神所喜悦的人,神总是赐给他们众多妻妾,以便生养众多的儿女,难道那不是福?儒家在《大学》里提出‘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主张,指的就是一个人想要有作为,必须从学会治家开始,治好家就是治好一大群妻妾儿女。只有家和谐了,才可能治国,才谈得上平天下。所以说啊,治家听来最容易,其实最难。”林铭博学多闻,说他是个商人,看起来更像乡村党支书,说话有条有理,一板一眼的,自有他的说服力。
   “那是过去,过去,知道吗?时代不同了,人们观念变了,谁还去听那些古人古书的话?你说现在还有哪个女人愿意回到过去的日子,要个三房四妾的丈夫?你们愿意吗?”雯玫将手往四周一指,问在座的三个女子。
    除了会计师雅玲抿嘴微笑外,其他二人,晴晴和晓薇都高喊起来“不可能”“不愿意”。
    林铭瞧了瞧坐在他身边的程生说,“她们都是出色有成就的女人,家庭里的大女子主义者。喂,你咋老不开口?帮个忙吧,不然,男人在这世界就更惨了。”
    程生的老婆是坐在他对面的晓薇,所以他小心地瞅了瞅他的老婆,然后说道,“我不懂什么男权女权的,有个老婆就很好了。男人多做点家务,帮老婆分担点活干,也没什么大不了,只是老婆能理解体贴丈夫,给多点温柔,多点关心,我想做丈夫的便也就满足了。”
   “哈,谁叫你尽讲些杨杨干干的话,没男人气。”林铭有些失望地说,“今格儿这里阴盛阳衰,本想你能助我一力,至少为男人争口气,没想,你倒说出这等泄气的话来。惨!”
   “什么叫‘泄气的话’?你是还没喝够,还是讨骂来着?”雯玫的话又像皮球一样飞快弹出,逗得其他人也欢笑起来。
   “对,罚酒,至少三杯。”晓薇一脸欢快地喊道。当然,她的快乐在于听到她老公体贴理解的话。
    林铭忽然一脸严肃地说,“要在古代,你们女人哪有同男人这样喝酒的,这叫犯了规矩。我们现在社会,已是无规无矩,嗐,惨呐。不过,”他停下话来,换成笑脸,又说,“不用你们罚,我自己喝一杯。”他将杯里的酒一下倒入口里,嘴一抹,说“今天啊是你们女人占绝对优势,女权主义旗子高高飘扬,连我们这位壮男人也在你们女子面前说起温柔话了,看来我也得认输了。”
   “一杯不行,喝三杯,说三杯,就得三杯。”晴晴虽笑着说,却似一锤定音,她在这群人中拥有尊重,一方面是她生意上的成功,但更多是她的为人:豪爽慷慨,乐于助人,是个有主见的女人。女人一旦经济上独立后,就追求人格独立,这人格独立的一方面,也就是在家里要有更多的独立之权,而不在对丈夫言听计从了。对于什么女权主义,晴晴并不关心,她所关心的是女人的自主和应受到的尊重。实际上,她是个很好的母亲,也是个男人眼里合格的妻子。
    林铭在众多女人的围攻下,无奈地又喝了二杯酒,他的酒量虽不错,但连续这几杯红酒下去,看来有点晕晕的,他碰了碰程生,问道,“喂,哪是谁说的,到女人那儿要带着鞭子。”
   “好像是尼采。”程生说,
   “是尼采,那个一生中只接触妓女而没有真正女人的疯子诗人。”雯玫说,“我最不喜欢他。你什么意思?想向我们摔鞭子?”
   “哪敢?敢那么做我不早就被你们几个抬着扔出去。”
   “扔出去算什么?”晓薇说,“要扔下去才好。”
   “你瞧,多歹毒。老兄,你还想要你老婆温柔点,做梦吧。”林铭转过身对程生说,大家听了顿时笑开。
    少言寡语的雅玲说道,“平心而论,希望女人温柔是男人最大期望,而我个人认为,女人也应该以温柔取胜,柔克刚,如果女人像火一样,让男人不可接近,有什么好?火烧尽他人,也燃尽自己,女人似水,才是真本色。我觉得女人若有些温柔,多点温情,懂得温馨,自己幸福,也会给丈夫、家庭带来幸福的。我虽做不到这点,但总觉得这是对的。”雅玲的声音清亮甜美,说出话来,也让大家觉得合情合理。
    林铭首先说道,“说得对,好极了,你说的正是我们男人所希望的。女人多点温柔、温情、温馨有什么不好?至少有利家庭的和谐、社会的和谐。为你的话,敬你一杯。”林铭对着雅玲 举起酒杯。
   “我不喝酒,你自己干吧。”雅玲说,林铭才注意到雅玲面前所摆的只是一杯淡茶,只好嗯嗯地说道,“你喝茶,我喝酒,一样。”
   “男人要求女人温柔温情,那男人为什么不也多些温柔温情?难道女人不需要温情吗?”雯玫虽赞同雅玲的话,但还是提出看法。
   “男人一味温柔温情什么的,那不就显得太女人气了?我主张,男人还是要有男人的性格,豪爽刚强、心胸开阔,这比温柔重要。我不认为我是女权主义者,我只是希望男女间,尤其是夫妻间要理解宽容。难道我不希望老公下班回家后给杯热茶或咖啡?我想的,也很愿意。男人不管怎样,都比女人辛苦,在外面打拚,硬撑着那一片天,回家后理应得些温暖。 我反对的是,女儿饿着肚子看书做作业,男人却在家看电视,还在等着妻子下班回家做饭,好像这做饭是妻子必须做的事,这是不对的。妻子还没下班,丈夫就要去做饭,为了女儿,也为自己,为什么要饿着肚子等呢?其实,女人要的是理解,丈夫若能理解妻子的苦衷,妻子能理解丈夫的辛苦,相互关心,家庭才会和谐幸福,这和什么一夫一妻或一夫多妻制没有关系。你说呢?”她对着林铭问道,“同意,不同意?”
   “同意,当然同意,理解宽容最重要,所以啊,你们要理解我,我也会宽容你们的。不是吗?”林铭调侃地说,见大家似乎不以此为好笑,急忙改口说,“人与人之间,贵在理解,理解万岁!”
   “对,理解万岁,有理解能宽容生活才会和谐幸福。”程生赞同地说。
   “我不反对,我只是反对林铭你这个大男子主义者。”雯玫说,“不过,对你的悔改,我还是高兴的。为我们开始有了共识,我们把这酒喝了,怎样?”
   “对,为男人理解女人,妻子理解丈夫干杯。”程生举起酒杯对他妻子晓薇说,“我很高兴有这样的聊天,爽。”
    这时,几个男女一起高举杯子高呼“理解万岁。”
   
    我恰巧有机会经历了这场争论,说争论,更确切地说,是聊天。我觉得从这话谈中受益不小,至少,谈到夫妻间相互理解和宽容,是家庭和谐幸福的基础,这一点,就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同时,通过他们的聊天,了解到现在的男人,尤其是作丈夫的,是急切需要妻子的温柔温情温馨的,而夫妻间的相互关心,理解宽容,实际上就是温柔温情温馨的一面。
    我把这场争论写出来,也算是献给正在筹备中的西澳妇女联合会,因为这个妇女联合会的宗旨之一,据其筹委会委员说,是在争取妇女权益的前提下,让广大西澳华人妇女懂得怎样做好女儿、妻子和母亲;怎样提高自身素质,使妇女形象更为温柔优雅。这些方面,我是很赞同的。在此,我祝愿妇女联合会能成功创立。
    同时,请读者不要问我文章中的人物哪个是我,或指着某个人物说“这是谁”或“这像谁”。文学源于生活,但高于生活,人物形象的塑造,往往是将众多人的性格揉合为一,所以,已不是单单现实生活中的某个具体人物了。尤其这不是文学报告,不是现实生活的记录,这是文学作品,故此,其中之人物都纯属虚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