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
藏人主张
·《岛屿天光》遭大陆官方封杀
·中美戰略關係前景不明朗
· 新國安法出籠為挽救危機中的中共政權
·全力救股市保中共政權
·奥巴马签伊朗协议是蠢还是恶
·抓捕維權律師群體是法西斯行為
·底氣不對稱的習奧會談
·冠蓋滿京華,斯人獨憔悴
·中共當政者和十字架搏鬥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作者张戎采访实录
·藏族牧民定居感觉各不相同
·令完成已经完成令计划的计划
·中國經濟已處於危機狀態
·《杀佛》作者安乐业谈中共对两世班禅喇嘛的迫害
· 天津大爆炸
·警告柯文哲
·青海藏区的男性资源枯竭
·課綱爭議解決應回歸教育本
·人民幣貶值的因果
·北京大阅兵的大谎言
·袁教授发脸书痛批连战“连共制台”
·在危機四伏漩渦中的93大閱兵
·国家为什么会灭亡?
·經濟衰退和大閱兵後中共的動向 
·中国网络间谍威胁美国利益
·李克強講中國經濟不會硬著陸 你相信嗎?
·國企改革和別讓李嘉誠跑了
·青海省大饥荒的前前后后
·袁紅冰新著《美國肢解中國?》出版說明
·第一位被统战的流亡藏人高官
·伍凡評論習近平訪美
·还原历史,从恢复命名开始
·關於解放軍第一鷹派戴旭欲與袁紅冰教授公開論戰一事的聲明
·關於解放軍第一鷹派戴旭欲與袁紅冰教授公開論戰一事的聲明
·流亡藏人的“棺材之旅”
·对藏“统一、稳定、反分裂”强硬政策的延续
·TPP和中國的發展前途密切相關
·亚洲选举观察组织将监督流亡社区大选
·臺灣藍營的深藍團夥
·習近平是活佛製造者?
·習訪美後中美關係急劇惡化
·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台湾是充满政治纷争的和谐社会
·中國人權狀況是更好還是更壞?
·国际藏文网民热议达赖喇嘛获奖
·評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
·袁红冰教授评马习会
·台湾各界对马习会的反应
·雜誌:跟馬英九握手 握多久都沒用
·馬英九拿臺灣作個人的政治豪賭
·法国左疯和巴黎大屠杀
·美国专家谈南海问题
·西方与中国究竟谁看错了谁?
·阿根廷右派胜选有何意义?
·巴黎遭襲擊後國際局勢的變化
·人民币还要贬值多少?
·中共乘法国反恐镇压东土耳其斯坦
·揭秘中共党政军的各情报机构和院校
·中共對維吾爾人實施種族滅絕性國家恐怖主義
·孫中山在香港的學生生活
·中共軍改的重心是權力鬥爭 
·中共实施新一轮打压
· 中美兩國正逐步邁向修昔底德陷阱
亚太专区
·中国在进行反恐还是民族镇压?
·《中華民國祭》出版消息
·中共撒錢外交的背景目的和後果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抗議聲明
·《中華民國祭》出版說明
·张艺谋和法西斯美学
·中共與日軍共謀對抗國軍
·暴風雨來臨前的沉默
·中共鐵幕後權力的生死對決
·中共黨員要求習近平辭職公開信全文
·南海中美衝突正在急促上升
·520前中共對台強勢逼迫
· 國際反恐大環境下中共的困境
·《決戰2016》對中共的預測在現實中的最新發展
·巴拿馬密件」透漏了甚麼訊息?
·中共正面臨的大轉折
·浮草《雛菊漉過的靜》的草味書序
·胡德華正面回應巴拿馬檔案
·放棄一切幻想準備迎戰中共強權的政治逼迫
·中共害怕巴拿馬文件
·為什麼習近平非要自封任總司令?
·中共在全球金融危機中的角色
·評中共對知識分子和小崗村的講話
·瘋狂的時代
·“五一六通知”50年文革仍是“糊涂账”
·哈佛公布有关“五毛党”研究报告
·「文化意義」與「生物學意義」的種族主義
·習近平文革2.0 目的何在?
·西藏终将脱离中共殖民统治重获自由
·熱比婭:台灣人命運 要自己決定
·為甚麼人民幣劇貶和中國突然缺乏美元了?
·綜觀蔡英文的就職演說與其挑戰
·藏族传统文化在新世纪中的作用和发展趋势
·那夜那梦—祭“六四运动”27周年
·為何「六‧四」前夕武警大演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唯色·
   
   
   1、
   只有翻墙,才能看到对尊者达赖喇嘛的真实报道。
   
   最近,尊者访问美国,在波士顿、纽约等地掀起飓风般的欢迎热潮。发表演讲,接见民众,对话学者,慰问无家可归的流浪者等等。我和能翻墙的博巴(藏人),被这些报道吸引着。
   
   5月5日,尊者在纽约与中国民运人士、异议作家、独立学者、中国留学生等百多人会面,从YOUTUBE上,听见尊者说中文,说的是“汉藏大团结”,“汉藏真正的团结”。不禁莞尔,“真正的”发音特别有博(西藏)的味道,我在拉萨的上师也是这样的发音。
   
   从多维博客上,看见尊者与这些杰出的华裔人士会面的图片。当中有我的友人,而许多人虽然未曾见过,但因网络已经十分熟悉。如胡平先生、杨建利先生、康正果先生、苏晓康先生、吴弘达先生等,他们的文字、思想和事迹,让我为之钦佩,且学习。
   
   只有一个遗憾,自然是由图片而来。在尊者步入会场,与众人握手、交谈时,有一张图片上,是吴弘达先生向尊者献哈达。而这一献哈达的方式,我必须得说,出错了。因为吴先生不是把哈达献到尊者的手上,而是把哈达挂在了尊者的脖子上。
   
   也许这会被认为是小节,无关紧要,我却忍不住想要说说。
   
   2、
   哈达是藏语的音译。民国初期编撰的《西藏志》简介为“白绫一幅”。
   
   而哈达的使用,可谓西藏独有的礼俗(蒙古亦有献哈达的礼俗,当是元朝时,从藏地传过去的)。藏人作家平措扎西在他的中文著作《世俗西藏》中,专门写过关于哈达的文章,其中写到:“哈达最能表现藏族人崇尚白色的民族心理,那洁白的颜色,表达如雪山白云般纯洁无暇的感情,因此,哈达也成为藏族人表达谢意,表达敬意的最高礼节。”
   
   实际上,赠献哈达的礼节体现的是一种文明。故而在藏地,尤其在被视为“圣地”的拉萨,哈达成为生活中广泛使用的礼俗,并且在献法上有着严格的规定和讲究,人人须得按照各自身份行事而不得僭越。正如拉萨民间学者撰写的《老城史话》中介绍说:“向高僧献哈达时,横向展开献在桌子上;……献迎送的哈达时,下级或小辈对上级或长辈应献在手上;……俗人给僧人献哈达时献在僧人手上,不能献在脖子上。”
   
   1940年代,派往拉萨的国民党驻藏代表沈希濂和柳陞祺,在《西藏与西藏人》一书中也介绍了献哈达的方式:“对于长者,应双手捧起哈达高至前额;对于同辈,应捧至肩高,并从对方换回一条哈达;而对于晚辈,就直接戴在对方的脖子上。”
   
   3、
   当然,尊者达赖喇嘛作为得大成就的大自在者,是毫不在意繁文缛节的。
   
   在藏人的观念中,他是象征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的化身,对待所有众生都慈悲为怀。而在流亡异国的岁月里,尊者大力推动流亡西藏社会的民主化,人人生而平等、保障人的权利等民主理念,与佛教的利他精神构成尊者的人生智慧。
   
   所以尊者自己是不在意形式上的礼貌周全的。
   
   而且,他天性自然,像孩子般的天真。我看过BBC拍的纪录片里,主持人因为在达兰萨拉的天文历算所被推算出前世是一头大象,很不解地咨询尊者,而尊者闻言顿时哈哈大笑,用手指比划出大象伸出长长的鼻子东闻西嗅的样子,说难怪你这一世成了记者。他笑得,连眼泪都出来了。
   
   4、
   当然,我不能说吴弘达先生不懂礼貌。
   
   而且,作为一位藏人和晚辈,我对吴弘达先生有着深深的敬意。长期以来,吴弘达先生为西藏发声,支持西藏事业,他所主持的劳改基金会为援救被迫害的藏人,做了许多切实有效的工作。我听到过许多藏人都用亲切的口气称呼他为“Harry Wu”。我也读到过在一位西藏良心犯班丹加措的传记《雪山下的火焰》(茨仁夏加记录),吴弘达先生为中文版作序说:“西藏地区的劳改营是1959年开始建造起来的,西藏历史上从来没有过这么多的监狱(劳改营),这是中国共产党创下的历史记录。相应地,中共还有另一个历史记录是毁坏了无数的西藏宗教寺庙。”
   
   而在这次与尊者达赖喇嘛的会面上,吴弘达先生直言不讳地说:“今天提出的自治,是一个策略,是在一个集权主义底下的自治而已,但我相信西藏是一个非常完整的独立体。”
   
   把哈达献在了尊者的脖子上,显然是吴先生并不了解西藏文化中复杂的习俗,不知者不为过。
   
   5、
   干脆,我就直截了当地说了吧。
   
   说到底,这其实是与尊者身边的藏人有关的。
   
   从这次会面的照片上可以看出,在尊者和这些华裔人士的周围,也有藏人的专家学者和活动人士。其实,怎么献哈达,尤其是怎么给古修、喇嘛、仁波切献哈达,是一个最普通的藏人也知道的礼节。山野村夫,草原牧人,或许不知道这个那个规矩,不会说像拉萨人那么流利的、谦卑的敬语,但如何朝拜寺院、如何朝见高僧大德,却是生下来就会了。
   
   这是我们自己的文化。
   
   不是这个文化的外人不知道不为过,不了解这个文化的外人不知道不为过,而属于这个文化的人,在与其他文化的人相处的时候,理应让别人知道才是。不必顾虑太多,一味逢迎他人或者默然。
   
   这应该不是冒昧不冒昧的问题。这也不是狭隘不狭隘的问题。这更不是民族主义不民族主义的问题。
   
   几年前,我写过一篇关于坚守民族文化传统的文章,其中写到:
   
   “让我们坚守我们自己的文化传统。这不是愚昧,也不是保守,而是一种文化的选择。尤其是藏人的精英,所有的知识分子、专业人才、僧侣乃至官员,都应该担当起表率的职责……让我们坚守我们自己的文化传统。这包括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精神生活的方方面面……”
   
   当然,我自己也需要格外注意,从我做起。而昨天,我认为自己做了一件不错的事。在接受一位外媒记者的采访时,当记者随着她的中国翻译,称尊者达赖喇嘛是“达赖”时,我提出了异议(不过,这之前我也常常默然了,为此自责)。
   
   我说,藏人视尊者达赖喇嘛为至高无上的领袖,犹如基督徒对待上帝,犹如伊斯兰教徒对待真主。尊者达赖喇嘛是我们的佛,当你们跟藏人在一起的时候,务必请勿称“达赖”。否则,藏人即便嘴上不说,心里也有了排斥,何必呢?而中国,上至国家总理,下至扫大街的,都可以口无遮拦地动辄称“达赖”,这让藏人听着真不是滋味。
   
   记者与翻译恍悟的样子,之后,都改称“达赖喇嘛”了。
   
   这很好。不是吗?
   
   2009-5-8,北京
   
   来源:唯色博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