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
藏人主张
·
·
台湾大国魂
·《台灣大國魂》
· 台灣建國
· 許歷農現象是威權政治的回潮
· 許信良現象意味著什麽
· 台灣的困惑
·世界將怎樣對待台灣
· 詩的神韻和生命如詩的台灣人
·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 英雄不謙卑,璀璨台灣魂
·台灣呼喚“國家正名革命”
·時窮節乃現,台灣大國魂
西藏当代史提纲
·“达赖喇嘛有关中印边境评论惹争议”之我见
·简阅西藏(旧文重放)
·侵略与引诱时期
·同床异梦时期
·独吞与争独时期
·接触与摸底时期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上)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中)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下之一)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下之二)
·接触与迈入无进展时期
·无结束的结语
·七万言书之引子
·七万言书之关于平叛和民主改革
·七万言书之农牧生活及统战
·七万言书之民主集中和专政
·七万言书之关于宗教
·七万言书之关于民族
·七万言书之多种问题
·七万言书之其它藏区
·七万言书之关于民族权利
·“大西藏”面对“小中国”
·文革中的大昭寺
·西藏 “紅成”事件
·藏中签订不平等的“17条协议”58周年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西藏作家印南宣講西藏獨立事實
·从国际法角度透视西藏归属问题
·中国:西藏难民
·邓小平帝国的边疆政策
·刺刀直指拉萨
·关于西藏问题和台湾问题
·藏,美,中三方最新动态
·卓玛嘉,唯色,亚森等荣获获海尔曼人权奖
·桑东首相答中共教授
·西藏流亡政府公布增設选举主管和下届大选日期
·揭开達賴喇嘛出走事件謎團
·青海判刑不审问直接填名字
·英国首次亮相西藏历史照片
·选择班禅转世灵童有作弊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总裁离任声明
·西藏公主获金融学博士学位
·噶玛巴与流亡藏人的危机
·噶瑪巴辦公室聲明
·記兩本藏学巨著的譯成
·冬虫夏草造福百姓
·西藏流亡政府新内阁亮相
·吴忠信主持了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吗?
·圖伯特運動自我了斷:中國遙遙領先
·藏僧十.一殉道令世界瞩目
·印度的西藏地圖
·黑色年鑑(第一部)
·黑色年鑑(第二部)
·藏区的“平叛扩大化”
·安多金银滩之痛
·达赖喇嘛反对污名化伊斯兰教
·西藏发布独立宣言一百周年
·歷史是由記錄者書寫的
·记1958年青海平叛扩大化及其纠正始末
·西藏作家周洛遭中共非法判处3年有期徒刑
·噶玛巴与境内外藏人悼西藏歌手德白逝世
·西藏境内外同时发生焚身抗议
·西藏矿业的黑幕
达赖喇嘛转世何去何从
·浅谈西藏的"在世转世"
·达赖喇嘛转世争夺战序幕
·达赖喇嘛转世以及政教分开
·达赖喇嘛:可以结束转世制度
·白玛赤林的临时抱共脚
·哲蚌寺否決中共選任德珠仁波切焱?
·達賴喇嘛關於轉世的公開聲明
·著名学者李江琳新著问世
袁红冰教授的新书连载
·通向苍穹之巅
·藏人艰难并高贵在不相信英雄的时代
·人类进入精神危机的暗夜
·流亡藏人是苍天的泪雨
·走出历史的阴影和回归佛的精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唯色·
   
   
   1、
   只有翻墙,才能看到对尊者达赖喇嘛的真实报道。
   
   最近,尊者访问美国,在波士顿、纽约等地掀起飓风般的欢迎热潮。发表演讲,接见民众,对话学者,慰问无家可归的流浪者等等。我和能翻墙的博巴(藏人),被这些报道吸引着。
   
   5月5日,尊者在纽约与中国民运人士、异议作家、独立学者、中国留学生等百多人会面,从YOUTUBE上,听见尊者说中文,说的是“汉藏大团结”,“汉藏真正的团结”。不禁莞尔,“真正的”发音特别有博(西藏)的味道,我在拉萨的上师也是这样的发音。
   
   从多维博客上,看见尊者与这些杰出的华裔人士会面的图片。当中有我的友人,而许多人虽然未曾见过,但因网络已经十分熟悉。如胡平先生、杨建利先生、康正果先生、苏晓康先生、吴弘达先生等,他们的文字、思想和事迹,让我为之钦佩,且学习。
   
   只有一个遗憾,自然是由图片而来。在尊者步入会场,与众人握手、交谈时,有一张图片上,是吴弘达先生向尊者献哈达。而这一献哈达的方式,我必须得说,出错了。因为吴先生不是把哈达献到尊者的手上,而是把哈达挂在了尊者的脖子上。
   
   也许这会被认为是小节,无关紧要,我却忍不住想要说说。
   
   2、
   哈达是藏语的音译。民国初期编撰的《西藏志》简介为“白绫一幅”。
   
   而哈达的使用,可谓西藏独有的礼俗(蒙古亦有献哈达的礼俗,当是元朝时,从藏地传过去的)。藏人作家平措扎西在他的中文著作《世俗西藏》中,专门写过关于哈达的文章,其中写到:“哈达最能表现藏族人崇尚白色的民族心理,那洁白的颜色,表达如雪山白云般纯洁无暇的感情,因此,哈达也成为藏族人表达谢意,表达敬意的最高礼节。”
   
   实际上,赠献哈达的礼节体现的是一种文明。故而在藏地,尤其在被视为“圣地”的拉萨,哈达成为生活中广泛使用的礼俗,并且在献法上有着严格的规定和讲究,人人须得按照各自身份行事而不得僭越。正如拉萨民间学者撰写的《老城史话》中介绍说:“向高僧献哈达时,横向展开献在桌子上;……献迎送的哈达时,下级或小辈对上级或长辈应献在手上;……俗人给僧人献哈达时献在僧人手上,不能献在脖子上。”
   
   1940年代,派往拉萨的国民党驻藏代表沈希濂和柳陞祺,在《西藏与西藏人》一书中也介绍了献哈达的方式:“对于长者,应双手捧起哈达高至前额;对于同辈,应捧至肩高,并从对方换回一条哈达;而对于晚辈,就直接戴在对方的脖子上。”
   
   3、
   当然,尊者达赖喇嘛作为得大成就的大自在者,是毫不在意繁文缛节的。
   
   在藏人的观念中,他是象征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的化身,对待所有众生都慈悲为怀。而在流亡异国的岁月里,尊者大力推动流亡西藏社会的民主化,人人生而平等、保障人的权利等民主理念,与佛教的利他精神构成尊者的人生智慧。
   
   所以尊者自己是不在意形式上的礼貌周全的。
   
   而且,他天性自然,像孩子般的天真。我看过BBC拍的纪录片里,主持人因为在达兰萨拉的天文历算所被推算出前世是一头大象,很不解地咨询尊者,而尊者闻言顿时哈哈大笑,用手指比划出大象伸出长长的鼻子东闻西嗅的样子,说难怪你这一世成了记者。他笑得,连眼泪都出来了。
   
   4、
   当然,我不能说吴弘达先生不懂礼貌。
   
   而且,作为一位藏人和晚辈,我对吴弘达先生有着深深的敬意。长期以来,吴弘达先生为西藏发声,支持西藏事业,他所主持的劳改基金会为援救被迫害的藏人,做了许多切实有效的工作。我听到过许多藏人都用亲切的口气称呼他为“Harry Wu”。我也读到过在一位西藏良心犯班丹加措的传记《雪山下的火焰》(茨仁夏加记录),吴弘达先生为中文版作序说:“西藏地区的劳改营是1959年开始建造起来的,西藏历史上从来没有过这么多的监狱(劳改营),这是中国共产党创下的历史记录。相应地,中共还有另一个历史记录是毁坏了无数的西藏宗教寺庙。”
   
   而在这次与尊者达赖喇嘛的会面上,吴弘达先生直言不讳地说:“今天提出的自治,是一个策略,是在一个集权主义底下的自治而已,但我相信西藏是一个非常完整的独立体。”
   
   把哈达献在了尊者的脖子上,显然是吴先生并不了解西藏文化中复杂的习俗,不知者不为过。
   
   5、
   干脆,我就直截了当地说了吧。
   
   说到底,这其实是与尊者身边的藏人有关的。
   
   从这次会面的照片上可以看出,在尊者和这些华裔人士的周围,也有藏人的专家学者和活动人士。其实,怎么献哈达,尤其是怎么给古修、喇嘛、仁波切献哈达,是一个最普通的藏人也知道的礼节。山野村夫,草原牧人,或许不知道这个那个规矩,不会说像拉萨人那么流利的、谦卑的敬语,但如何朝拜寺院、如何朝见高僧大德,却是生下来就会了。
   
   这是我们自己的文化。
   
   不是这个文化的外人不知道不为过,不了解这个文化的外人不知道不为过,而属于这个文化的人,在与其他文化的人相处的时候,理应让别人知道才是。不必顾虑太多,一味逢迎他人或者默然。
   
   这应该不是冒昧不冒昧的问题。这也不是狭隘不狭隘的问题。这更不是民族主义不民族主义的问题。
   
   几年前,我写过一篇关于坚守民族文化传统的文章,其中写到:
   
   “让我们坚守我们自己的文化传统。这不是愚昧,也不是保守,而是一种文化的选择。尤其是藏人的精英,所有的知识分子、专业人才、僧侣乃至官员,都应该担当起表率的职责……让我们坚守我们自己的文化传统。这包括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精神生活的方方面面……”
   
   当然,我自己也需要格外注意,从我做起。而昨天,我认为自己做了一件不错的事。在接受一位外媒记者的采访时,当记者随着她的中国翻译,称尊者达赖喇嘛是“达赖”时,我提出了异议(不过,这之前我也常常默然了,为此自责)。
   
   我说,藏人视尊者达赖喇嘛为至高无上的领袖,犹如基督徒对待上帝,犹如伊斯兰教徒对待真主。尊者达赖喇嘛是我们的佛,当你们跟藏人在一起的时候,务必请勿称“达赖”。否则,藏人即便嘴上不说,心里也有了排斥,何必呢?而中国,上至国家总理,下至扫大街的,都可以口无遮拦地动辄称“达赖”,这让藏人听着真不是滋味。
   
   记者与翻译恍悟的样子,之后,都改称“达赖喇嘛”了。
   
   这很好。不是吗?
   
   2009-5-8,北京
   
   来源:唯色博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