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
藏人主张
袁红冰教授的新书连载
·通向苍穹之巅
·藏人艰难并高贵在不相信英雄的时代
·人类进入精神危机的暗夜
·流亡藏人是苍天的泪雨
·走出历史的阴影和回归佛的精神
·西藏复国
·佛悲与佛哀
·混沌的政治
· 思念故国
·汉人与藏人以及蒙古人
·大宝法王
·哲人把背影留给美人
·藏人魂
哲人之恋
·序曲:金燈
·第一卷 魂歸
·第二卷 縱情
·第三卷 天啟
·餘韵:大悲
西藏文化伴你闯天涯
·論佛法中的科學觀
·西藏没有“喇嘛教”概念
·西藏养生学教你长存美貌
·西藏生命学引你进入未知界
·《丧葬文化》—生命学说的科学意义
·雪域葬俗的演变及价值
·天葬为何能替代墓葬
·西藏文化的四大特点
·科学试验首次证明“灵魂”存在
·佛教经济学
·牦牛与藏文化
·藏传佛教的辩经制度
·误将现代藏文视为初始文字符号的荒谬论述
·藏人的生活和心灵之间
·藏学对人类起源探讨
·西藏盐井天主教史略
·西藏穆斯林简介
·藏人民间信息的传播
·第十八屆佛教與科學對話研討會在達蘭薩拉召開
·藏学家克勒什·乔马
·西藏死亡学概要
·雪域辨经学兴盛史
·简要介绍《西藏欲经》
·《西藏发现世界最大金字塔群》之联想
·藏纸记载西藏文明
·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概览
·袁红冰:西藏文化的命运
·西藏與喜馬拉雅文化國際研討會
·藏学在日本的缘起与兴盛
·索甲仁波切与《西藏生死書》
·藏传量学与汉传因明学之间的异同比较
·达赖在华盛顿与科学家对谈
·法兰克福展出强有力的西藏新书
·佛教如何看待死亡?
·西域出土文献与印度古典文学研究
·藏族电影中的文化反思
·吐蕃与西北民族的艺术交流
·藏傳佛教和漢傳佛教有什麼不同?
·美国藏传佛教研究历史概述
·達賴喇嘛談神通與神秘
·吐蕃赞普服饰之考
·亂世的喜悅之道
·佛教与科学对话在印度南部举行
·第26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见闻
·西藏新发现的古苯教写本
·台湾藏传佛典汉译拉开序幕
·藏人教育家呼吁提升藏语教学
·103學年度法鼓佛教學院招生訊息
·第27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
·人类欲望的机理
·从生物学和社会文化角度看毒品问题
·上帝和佛祖的对话
· 历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一览
·国际藏学会在乌兰巴托开幕
·雪山之巅的一缕孤魂
·国际藏学研讨会讨论西藏气候变化问题
后达赖喇嘛时期
达兰萨拉
·達賴喇嘛在三月十五二周年講話
· 达赖喇嘛拒绝挽留坚持退出政坛
·达赖喇嘛再表坚决退出政坛
·達賴喇嘛再次強調退出政壇
·流亡藏人促关注阿坝格尔登寺局势
·达兰萨拉酝酿组织反对党
·藏人选出后达赖喇嘛时期的领袖
·流亡藏人为达赖喇嘛新角色作准备
·达赖喇嘛拒绝担任流亡政府名誉首脑
·藏文化遗产被"判了死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唯色·
   
   
   1、
   只有翻墙,才能看到对尊者达赖喇嘛的真实报道。
   
   最近,尊者访问美国,在波士顿、纽约等地掀起飓风般的欢迎热潮。发表演讲,接见民众,对话学者,慰问无家可归的流浪者等等。我和能翻墙的博巴(藏人),被这些报道吸引着。
   
   5月5日,尊者在纽约与中国民运人士、异议作家、独立学者、中国留学生等百多人会面,从YOUTUBE上,听见尊者说中文,说的是“汉藏大团结”,“汉藏真正的团结”。不禁莞尔,“真正的”发音特别有博(西藏)的味道,我在拉萨的上师也是这样的发音。
   
   从多维博客上,看见尊者与这些杰出的华裔人士会面的图片。当中有我的友人,而许多人虽然未曾见过,但因网络已经十分熟悉。如胡平先生、杨建利先生、康正果先生、苏晓康先生、吴弘达先生等,他们的文字、思想和事迹,让我为之钦佩,且学习。
   
   只有一个遗憾,自然是由图片而来。在尊者步入会场,与众人握手、交谈时,有一张图片上,是吴弘达先生向尊者献哈达。而这一献哈达的方式,我必须得说,出错了。因为吴先生不是把哈达献到尊者的手上,而是把哈达挂在了尊者的脖子上。
   
   也许这会被认为是小节,无关紧要,我却忍不住想要说说。
   
   2、
   哈达是藏语的音译。民国初期编撰的《西藏志》简介为“白绫一幅”。
   
   而哈达的使用,可谓西藏独有的礼俗(蒙古亦有献哈达的礼俗,当是元朝时,从藏地传过去的)。藏人作家平措扎西在他的中文著作《世俗西藏》中,专门写过关于哈达的文章,其中写到:“哈达最能表现藏族人崇尚白色的民族心理,那洁白的颜色,表达如雪山白云般纯洁无暇的感情,因此,哈达也成为藏族人表达谢意,表达敬意的最高礼节。”
   
   实际上,赠献哈达的礼节体现的是一种文明。故而在藏地,尤其在被视为“圣地”的拉萨,哈达成为生活中广泛使用的礼俗,并且在献法上有着严格的规定和讲究,人人须得按照各自身份行事而不得僭越。正如拉萨民间学者撰写的《老城史话》中介绍说:“向高僧献哈达时,横向展开献在桌子上;……献迎送的哈达时,下级或小辈对上级或长辈应献在手上;……俗人给僧人献哈达时献在僧人手上,不能献在脖子上。”
   
   1940年代,派往拉萨的国民党驻藏代表沈希濂和柳陞祺,在《西藏与西藏人》一书中也介绍了献哈达的方式:“对于长者,应双手捧起哈达高至前额;对于同辈,应捧至肩高,并从对方换回一条哈达;而对于晚辈,就直接戴在对方的脖子上。”
   
   3、
   当然,尊者达赖喇嘛作为得大成就的大自在者,是毫不在意繁文缛节的。
   
   在藏人的观念中,他是象征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的化身,对待所有众生都慈悲为怀。而在流亡异国的岁月里,尊者大力推动流亡西藏社会的民主化,人人生而平等、保障人的权利等民主理念,与佛教的利他精神构成尊者的人生智慧。
   
   所以尊者自己是不在意形式上的礼貌周全的。
   
   而且,他天性自然,像孩子般的天真。我看过BBC拍的纪录片里,主持人因为在达兰萨拉的天文历算所被推算出前世是一头大象,很不解地咨询尊者,而尊者闻言顿时哈哈大笑,用手指比划出大象伸出长长的鼻子东闻西嗅的样子,说难怪你这一世成了记者。他笑得,连眼泪都出来了。
   
   4、
   当然,我不能说吴弘达先生不懂礼貌。
   
   而且,作为一位藏人和晚辈,我对吴弘达先生有着深深的敬意。长期以来,吴弘达先生为西藏发声,支持西藏事业,他所主持的劳改基金会为援救被迫害的藏人,做了许多切实有效的工作。我听到过许多藏人都用亲切的口气称呼他为“Harry Wu”。我也读到过在一位西藏良心犯班丹加措的传记《雪山下的火焰》(茨仁夏加记录),吴弘达先生为中文版作序说:“西藏地区的劳改营是1959年开始建造起来的,西藏历史上从来没有过这么多的监狱(劳改营),这是中国共产党创下的历史记录。相应地,中共还有另一个历史记录是毁坏了无数的西藏宗教寺庙。”
   
   而在这次与尊者达赖喇嘛的会面上,吴弘达先生直言不讳地说:“今天提出的自治,是一个策略,是在一个集权主义底下的自治而已,但我相信西藏是一个非常完整的独立体。”
   
   把哈达献在了尊者的脖子上,显然是吴先生并不了解西藏文化中复杂的习俗,不知者不为过。
   
   5、
   干脆,我就直截了当地说了吧。
   
   说到底,这其实是与尊者身边的藏人有关的。
   
   从这次会面的照片上可以看出,在尊者和这些华裔人士的周围,也有藏人的专家学者和活动人士。其实,怎么献哈达,尤其是怎么给古修、喇嘛、仁波切献哈达,是一个最普通的藏人也知道的礼节。山野村夫,草原牧人,或许不知道这个那个规矩,不会说像拉萨人那么流利的、谦卑的敬语,但如何朝拜寺院、如何朝见高僧大德,却是生下来就会了。
   
   这是我们自己的文化。
   
   不是这个文化的外人不知道不为过,不了解这个文化的外人不知道不为过,而属于这个文化的人,在与其他文化的人相处的时候,理应让别人知道才是。不必顾虑太多,一味逢迎他人或者默然。
   
   这应该不是冒昧不冒昧的问题。这也不是狭隘不狭隘的问题。这更不是民族主义不民族主义的问题。
   
   几年前,我写过一篇关于坚守民族文化传统的文章,其中写到:
   
   “让我们坚守我们自己的文化传统。这不是愚昧,也不是保守,而是一种文化的选择。尤其是藏人的精英,所有的知识分子、专业人才、僧侣乃至官员,都应该担当起表率的职责……让我们坚守我们自己的文化传统。这包括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精神生活的方方面面……”
   
   当然,我自己也需要格外注意,从我做起。而昨天,我认为自己做了一件不错的事。在接受一位外媒记者的采访时,当记者随着她的中国翻译,称尊者达赖喇嘛是“达赖”时,我提出了异议(不过,这之前我也常常默然了,为此自责)。
   
   我说,藏人视尊者达赖喇嘛为至高无上的领袖,犹如基督徒对待上帝,犹如伊斯兰教徒对待真主。尊者达赖喇嘛是我们的佛,当你们跟藏人在一起的时候,务必请勿称“达赖”。否则,藏人即便嘴上不说,心里也有了排斥,何必呢?而中国,上至国家总理,下至扫大街的,都可以口无遮拦地动辄称“达赖”,这让藏人听着真不是滋味。
   
   记者与翻译恍悟的样子,之后,都改称“达赖喇嘛”了。
   
   这很好。不是吗?
   
   2009-5-8,北京
   
   来源:唯色博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