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西藏 “紅成”事件]
藏人主张
·作家袁紅冰批老K終將泡沫化
·拯救上帝—宇宙真理的終點是心斓钠瘘c
·1
·全球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实施展望
·中共进入军民不融合之年
·與高貴的旎陮υ� ——爲高智晟《中華聯邦共和國憲法》序
·袁红冰新作《酒书九章》问世
·【以「酒書九章」祭悼「六四之殤」
·富商郭文贵:“受习近平委托与达赖喇嘛见面”
·中共间谍海外铺网
·秦伟平专访郭文贵关于尊者达赖喇嘛话题文字实录
·郭文貴爆料對中共十九大的影響
·中共對香港、台灣的四大招數:貪控、色控、錢控、滲透
·中共创建“墙内版”线上百科
·中國千萬官員,無官不貪,無吏不腐
·「中國夢」與「命運共同體」
·郭文貴616爆料后習近平面臨新危機
·台灣的命運或有歷史的偶然,重要的是,要如何面對未來
·「中國標準」下的「人類大劫難」
·台灣應該如何看待「郭文貴現象」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上)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贵效应的另一面:山雨欲来一条船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貴自言:爆料與劉曉波事件「一定有關係」
·别再胡扯“暴力、非暴力”的假议题了!
·關於袁紅冰所言的《人類大劫難》
·海航在华尔街遇冷:美国银行暂停参与其交易
·刘晓波走了 革命来了
·刘晓波和狼性化环境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平汪争取少数民族权益(连载26)
·平汪传记的尾声
·
·《平汪同 志与旅外藏胞的談話紀要》
·八十年代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時對有關民族方面的 几点意见
·回憶扎喜旺徐同志
·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殺佛》導讀
·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
·《殺佛》導讀
·读者谈《杀佛》
·《杀佛》新书发布会以及作者声明
·出版社关于《殺佛》發表會新聞稿
·今日的西藏 就是明日的台湾
·嘉仁波切揭露中共指定班禅喇嘛「金瓶掣弧钩笪
·敬邀《殺佛》一書之佐證演讲会
·西藏之声关于《杀佛》专访袁教授
·西藏是否台湾的一面镜子
·因《殺佛》誠品被「服貿」了
·《殺佛》選登之一
·流亡者的懇託
·《殺佛》作者台立法院召開記者會
·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5周年
· 班禅大师最后的讲话
·胡锦涛、胡春华的“投名状”
·善心匿名人士購《殺佛》寄送全台各宗教寺廟共萬餘冊
·回忆监狱里的十世班禅大师(转载)
·《七萬言書》引發《殺佛》
燃烧的安魂曲摘要
·袁教授谈其著作《燃烧的安魂曲》
·《燃燒的安魂曲》簡介
· 尋找美麗的死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藏 “紅成”事件

   
   西藏 “紅成”事件
   ---文革時期最大的藏人的抗暴起義
   
   2009/05/02 西藏之页

   桑傑嘉
   
   人與人權2009-5
   
    該事件跨越青海、甘肅和四川三省,大約有十萬人參加了這一反抗運動。
   
    對中國文化大革命運動的研究,最近幾年比較多。對西藏文化大革命的研究和資料除了唯色女士提供的寶貴資料外,幾乎沒有資料可以研究。我在這裏向讀者介紹一起文革期間西藏獨立起義事件,可笑的是在過去的四十多年裏,中共一直把這一事件解說為文革派系鬥爭事件。事件之後,中共進行了近兩年的所謂的“平判”,整個事件已知被屠殺的藏人多達近二百人,包括事件中被殺的和被判刑槍斃的。(見《果洛見聞與回憶》第170頁)
   
    這一事件當時在西藏影響很大, 跨越青海、甘肅和四川三省,粗略估計大約有十萬人參加了這一藏人反抗運動。在中共的藏文資料中,該事件的群眾組織被翻譯為 “紅色城市”,其實是“紅衛兵成都部隊造反派(簡稱“紅成”), 翻譯得風馬不相及。更甚的是,在中共1994年出版的資料彙編藏文版《果洛四十年》中,仍然保留著這個錯誤翻譯。
   
    在網上有關“紅成”的 資料很少。徐友漁在網上發表的《我的造反生涯(節選)》中這樣寫道:“成都市原來有一個統一的造反派組織,叫‘紅衛兵成都部隊’, 由成都市十多所大學中運動初期的少數派,即反工作組的學生串連在一起組成。隨著中央號召批判資產階級反動路線,保守派紅衛兵勢力越來越小,造反派聲勢越來越大。但是在1966年11月13日,這個組織發生了分裂。”
   
    在成都“紅衛兵成都部隊”熱火朝天地進行革命時,西藏安多阿壩藏人桑砸紮西(又叫阿壩臣甘)到成都與成都的“紅成”聯繫,並獲得鼓勵,於是他在阿壩成立“紅成”分支,集聚了很多人。後來在卡協古宗、宗嘎仁波切和晉美桑丹等人的領導下,其性質發生了根本的變化,變為反抗中共入侵、驅逐漢人、護衛西藏佛教、趕走共產黨、恢復舊制度的藏人反抗運動,但當初還是提倡和平反抗的原則。
   
    有關西藏“紅成”的資料很少公開,在西藏抗暴史上也基本上沒有記載。現多方搜集到的資料多是西藏安多果洛久治縣有關“紅成”事件的文獻。果洛久治縣地處青海、四川和甘肅交界,四川的“紅成”運動很容易地就蔓延到了這裏。不過,在久治縣發起這一運動時,已接近了中共鎮壓“紅成”是時期。據當時當任中共久治縣白玉鄉(距離久治縣城140公里)革委會的達傑說:在1968年9月份臨近的阿壩縣“紅成”“氣焰十分囂張,且有蔓延之勢”;而且有消息說久治縣的康賽、 門堂、隆格等鄉的一些人投奔了“紅成”組織,並且有持槍的民兵也投奔了他們,當時氣氛很緊張……。
   
    1968年10月28日,有“紅成” 準備攻佔久治縣的消息傳出。但在資料中顯示,藏人“紅成”圍困久治縣的時間是1968年11月1日至3日。當時,領導安多果洛久治縣“紅成”組織的是雲丹嘉措和查西索莫等人。僅在久治縣就有五個鄉、場的民?參加了“紅成”組織,其中有中共基層幹部和民兵有35人。雲丹嘉措和查西索莫與四川、甘肅的“紅成” 取得聯繫,統一組織反抗運動。據當時參加“紅成”圍困久治縣的丹切巴桑回憶,當時他們圍困了久治,先後派遣康賽噶唐之妻阿托到縣城向中共幹部傳話,並轉交了很多標語和傳單。他們要求中共的所有漢人幹部自動離開縣城回家,如果三天內不回去將進行軍事進攻。但是,當“紅成”還沒有進攻之前,中共開始了鎮壓。
   
    1968 年11月4日,中共軍隊開始鎮壓“紅成”,貢巴阿拉等被殺;11月6日,對阿壩麥群進行了鎮壓,16位男女被殺;11月15日,德薩南召、格廓等3人被 殺。不久後,“紅成”組織領導人查西索莫、確庫臣劣等11人被殺。據介紹,在鎮壓西藏的“紅成”組織期間中共軍隊一天內屠殺了62名藏人,史稱 “阿壩美日麻屠殺”。
   
    現已公開的中共官方資料顯示,對果洛久治縣“紅成” 的鎮壓:自動歸降人員824人,戰俘64人,擊斃7人,捕辦12人,其中槍斃了2人,處理基層幹部15人。有資料顯示,參加西藏“紅成”的包括青海、四 川、甘肅的久治縣,甘德縣、阿壩縣、若爾蓋縣、紅岩縣、壤唐縣、松潘縣、夏河縣、瑪曲縣、疊部縣、班瑪縣等十個縣,近十萬人。
   
    由於西藏 “紅成”已發展為一個龐大的組織,而且在繼續蔓延,這對中共佔領西藏造成非常不利。因此,1968年10月17日,成都軍區向中共中央報告是認定為西藏 “紅成”事件是藏人的“新叛”活動,並將該組織確定為“進行新叛活動的反動組織”。中共中央軍委、中央文革10月27日電報批准同意後,11月初開始所謂 的“平叛”鎮壓。
   
    中共對西藏安多果洛久治縣“紅成”組織的鎮壓運動在1969年6月結束。(據中共1994年出版的資料彙編藏文版《果洛四十年》)據當時參加“紅成”組織的藏人介紹,中共對西藏的“紅成”鎮壓中最少屠殺了近二百名藏人。由於資料欠缺,無法對這一事件做一全面地介紹。希望 有識之士繼續研究和補充,紀念這次西藏抗暴起義中犧牲的藏人。
   
   達蘭薩拉
   2009年3月3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