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西藏 “紅成”事件]
藏人主张
·中共体制内藏人学者谈双语教学
·北京中国女孩声援藏语教学
·藏中文化交流的政治反思
·
亚洲未来水源争夺战
·为什么要保护雪域高原?
·印度未来水源困境
·论西藏水电大开发
·追踪观察西藏生态现况
·联合国纪录片揭示喜马拉雅山平川快速融化
·青藏高原生态环境问题研究
·“亚洲水塔”的消融13亿人的水源噩梦
·关于西藏生态环境保护的几点思考
·青藏高原生态环境问题研究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
论理论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的网络发行预告
·改良,还是革命
·《中国民主大革命政治行动纲要》
·中国联邦革命党成立公告
·解析《中国联邦革命党》原则任务和使命
·中国过渡政府》成立宣言
·《中国联邦革命党》政治意志宣示(征求意见稿)
·论民主革命的合法政治强制力——暨“非暴力”论分析
·民主革命意味着什么?
·中国的维权运动和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
论行动l
·【郭文貴效應與台灣的機遇】
·台灣與郭文貴保衛戰有何關係?
·台灣人為何不能忽視郭文貴現象?
·袁红冰教授的敬告
蔡贡加事件
·著名藏人前政治犯蔡贡加再次被任意拘捕
·西藏前政治犯蔡贡加被中共指控分裂罪
·西藏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释放蔡贡加和扎西旺秀
西藏主义(特别推荐)
(上)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1)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2)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3)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4)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5)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终)
(中)
·嘉央諾布:用更廣闊的視野看待自焚
·为何藏人不敢苟同地方自治?
·解决西部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死结的唯一出路
·美國議員羅何巴克致洛桑僧格總理
·西藏復國—太多的血淚、白骨和苦難為之獻祭的深情
·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
·保護袞頓,RFA得自由
·青海数千藏人师生连署要求中共停止汉化政策
·美议员为阿沛事件再次致信外交委员会
·羅何巴克致眾議院撥款委員會羅杰斯主席
(下)
·藏區土鼠年和平革命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因言获罪的新学派作家上诉状被曝光
·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
·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独立!
·网上流传藏人焚身抗议者的遗嘱
东赛特评
·举世瞩目的学懂(东)事件
·评“噶玛巴卷入印媒间谍指称”
·台湾唤回国魂的一座桥梁
·中共金钱奖励藏僧还俗目的
·藏僧频繁自焚的深层原因
·中共污蔑藏僧焚身—“放火人喊得比救火人高”
·简析“自焚浪潮使西藏流亡政府陷入困境”
·浅论非战场的正当防卫权
·评“温家宝对藏人燃身抗议的表态”
·试析中共的垂死挣扎—兼答“七问达赖喇嘛”
·《看中国》关于自焚专访安乐业
·追踪探讨藏人频频自焚始因
·评阿沛.晋美被解雇的闹剧
·自决权是藏人的护身符
·安乐业谈其研究自焚新书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
·藏人解讀香港爭取真普選
·從「駐京西藏活佛」看中藏關係
·中印互動中的西藏問題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
·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西藏的出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藏 “紅成”事件

   
   西藏 “紅成”事件
   ---文革時期最大的藏人的抗暴起義
   
   2009/05/02 西藏之页

   桑傑嘉
   
   人與人權2009-5
   
    該事件跨越青海、甘肅和四川三省,大約有十萬人參加了這一反抗運動。
   
    對中國文化大革命運動的研究,最近幾年比較多。對西藏文化大革命的研究和資料除了唯色女士提供的寶貴資料外,幾乎沒有資料可以研究。我在這裏向讀者介紹一起文革期間西藏獨立起義事件,可笑的是在過去的四十多年裏,中共一直把這一事件解說為文革派系鬥爭事件。事件之後,中共進行了近兩年的所謂的“平判”,整個事件已知被屠殺的藏人多達近二百人,包括事件中被殺的和被判刑槍斃的。(見《果洛見聞與回憶》第170頁)
   
    這一事件當時在西藏影響很大, 跨越青海、甘肅和四川三省,粗略估計大約有十萬人參加了這一藏人反抗運動。在中共的藏文資料中,該事件的群眾組織被翻譯為 “紅色城市”,其實是“紅衛兵成都部隊造反派(簡稱“紅成”), 翻譯得風馬不相及。更甚的是,在中共1994年出版的資料彙編藏文版《果洛四十年》中,仍然保留著這個錯誤翻譯。
   
    在網上有關“紅成”的 資料很少。徐友漁在網上發表的《我的造反生涯(節選)》中這樣寫道:“成都市原來有一個統一的造反派組織,叫‘紅衛兵成都部隊’, 由成都市十多所大學中運動初期的少數派,即反工作組的學生串連在一起組成。隨著中央號召批判資產階級反動路線,保守派紅衛兵勢力越來越小,造反派聲勢越來越大。但是在1966年11月13日,這個組織發生了分裂。”
   
    在成都“紅衛兵成都部隊”熱火朝天地進行革命時,西藏安多阿壩藏人桑砸紮西(又叫阿壩臣甘)到成都與成都的“紅成”聯繫,並獲得鼓勵,於是他在阿壩成立“紅成”分支,集聚了很多人。後來在卡協古宗、宗嘎仁波切和晉美桑丹等人的領導下,其性質發生了根本的變化,變為反抗中共入侵、驅逐漢人、護衛西藏佛教、趕走共產黨、恢復舊制度的藏人反抗運動,但當初還是提倡和平反抗的原則。
   
    有關西藏“紅成”的資料很少公開,在西藏抗暴史上也基本上沒有記載。現多方搜集到的資料多是西藏安多果洛久治縣有關“紅成”事件的文獻。果洛久治縣地處青海、四川和甘肅交界,四川的“紅成”運動很容易地就蔓延到了這裏。不過,在久治縣發起這一運動時,已接近了中共鎮壓“紅成”是時期。據當時當任中共久治縣白玉鄉(距離久治縣城140公里)革委會的達傑說:在1968年9月份臨近的阿壩縣“紅成”“氣焰十分囂張,且有蔓延之勢”;而且有消息說久治縣的康賽、 門堂、隆格等鄉的一些人投奔了“紅成”組織,並且有持槍的民兵也投奔了他們,當時氣氛很緊張……。
   
    1968年10月28日,有“紅成” 準備攻佔久治縣的消息傳出。但在資料中顯示,藏人“紅成”圍困久治縣的時間是1968年11月1日至3日。當時,領導安多果洛久治縣“紅成”組織的是雲丹嘉措和查西索莫等人。僅在久治縣就有五個鄉、場的民?參加了“紅成”組織,其中有中共基層幹部和民兵有35人。雲丹嘉措和查西索莫與四川、甘肅的“紅成” 取得聯繫,統一組織反抗運動。據當時參加“紅成”圍困久治縣的丹切巴桑回憶,當時他們圍困了久治,先後派遣康賽噶唐之妻阿托到縣城向中共幹部傳話,並轉交了很多標語和傳單。他們要求中共的所有漢人幹部自動離開縣城回家,如果三天內不回去將進行軍事進攻。但是,當“紅成”還沒有進攻之前,中共開始了鎮壓。
   
    1968 年11月4日,中共軍隊開始鎮壓“紅成”,貢巴阿拉等被殺;11月6日,對阿壩麥群進行了鎮壓,16位男女被殺;11月15日,德薩南召、格廓等3人被 殺。不久後,“紅成”組織領導人查西索莫、確庫臣劣等11人被殺。據介紹,在鎮壓西藏的“紅成”組織期間中共軍隊一天內屠殺了62名藏人,史稱 “阿壩美日麻屠殺”。
   
    現已公開的中共官方資料顯示,對果洛久治縣“紅成” 的鎮壓:自動歸降人員824人,戰俘64人,擊斃7人,捕辦12人,其中槍斃了2人,處理基層幹部15人。有資料顯示,參加西藏“紅成”的包括青海、四 川、甘肅的久治縣,甘德縣、阿壩縣、若爾蓋縣、紅岩縣、壤唐縣、松潘縣、夏河縣、瑪曲縣、疊部縣、班瑪縣等十個縣,近十萬人。
   
    由於西藏 “紅成”已發展為一個龐大的組織,而且在繼續蔓延,這對中共佔領西藏造成非常不利。因此,1968年10月17日,成都軍區向中共中央報告是認定為西藏 “紅成”事件是藏人的“新叛”活動,並將該組織確定為“進行新叛活動的反動組織”。中共中央軍委、中央文革10月27日電報批准同意後,11月初開始所謂 的“平叛”鎮壓。
   
    中共對西藏安多果洛久治縣“紅成”組織的鎮壓運動在1969年6月結束。(據中共1994年出版的資料彙編藏文版《果洛四十年》)據當時參加“紅成”組織的藏人介紹,中共對西藏的“紅成”鎮壓中最少屠殺了近二百名藏人。由於資料欠缺,無法對這一事件做一全面地介紹。希望 有識之士繼續研究和補充,紀念這次西藏抗暴起義中犧牲的藏人。
   
   達蘭薩拉
   2009年3月3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