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达赖喇嘛会北美各界华人的讲话]
藏人主张
·中共创建“墙内版”线上百科
·中國千萬官員,無官不貪,無吏不腐
·「中國夢」與「命運共同體」
·郭文貴616爆料后習近平面臨新危機
·台灣的命運或有歷史的偶然,重要的是,要如何面對未來
·「中國標準」下的「人類大劫難」
·台灣應該如何看待「郭文貴現象」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上)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贵效应的另一面:山雨欲来一条船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貴自言:爆料與劉曉波事件「一定有關係」
·别再胡扯“暴力、非暴力”的假议题了!
·關於袁紅冰所言的《人類大劫難》
·海航在华尔街遇冷:美国银行暂停参与其交易
·刘晓波走了 革命来了
·刘晓波和狼性化环境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平汪争取少数民族权益(连载26)
·平汪传记的尾声
·
·《平汪同 志与旅外藏胞的談話紀要》
·八十年代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時對有關民族方面的 几点意见
·回憶扎喜旺徐同志
·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殺佛》導讀
·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
·《殺佛》導讀
·读者谈《杀佛》
·《杀佛》新书发布会以及作者声明
·出版社关于《殺佛》發表會新聞稿
·今日的西藏 就是明日的台湾
·嘉仁波切揭露中共指定班禅喇嘛「金瓶掣弧钩笪
·敬邀《殺佛》一書之佐證演讲会
·西藏之声关于《杀佛》专访袁教授
·西藏是否台湾的一面镜子
·因《殺佛》誠品被「服貿」了
·《殺佛》選登之一
·流亡者的懇託
·《殺佛》作者台立法院召開記者會
·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5周年
· 班禅大师最后的讲话
·胡锦涛、胡春华的“投名状”
·善心匿名人士購《殺佛》寄送全台各宗教寺廟共萬餘冊
·回忆监狱里的十世班禅大师(转载)
·《七萬言書》引發《殺佛》
燃烧的安魂曲摘要
·袁教授谈其著作《燃烧的安魂曲》
·《燃燒的安魂曲》簡介
· 尋找美麗的死亡
· 佛血和豹骨
· 詩寫在自焚少年的心間
· 美人嫁給金焰中的微笑
未来西藏
·《吐蕃贊普精神文化復興之道》序
· 关于西藏自救运动策略的献言
·洪博士回应关于西藏自救策略的几点疑问
·达瓦代表说明东赛提出的问题
·东赛回应达瓦代表的说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达赖喇嘛会北美各界华人的讲话

   达赖喇嘛会北美各界华人的讲话(全文)
   
   达赖喇嘛
   的确,我非常高兴在这里与你们见面。近年来,我一直强调:"汉藏大团结"、"汉藏真正的团结",所以,非常高兴在这里见到你们。(汉话已经忘记了,一点一点,我听得懂(笑)。是的,你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懂英语。)
   

   你们中的一些人关心我的健康问题,就先说一说手术後我的健康状况。尽管这里的一些老朋友,在我手术後已经见过面了,但是,大多数,今天还是第一次。看起来我的身体和以往一样,实际上,一个器官(指胆结石)已经摘除了。不过,在我的脸上,是否有任何标志(笑)?基本上,我的身体是非常好的,非常好的。最近在美国医疗检查的结果也很正常,很好。
   
   2008年3月10日的那场危机刚刚过去,我向中国政府呼吁,作为国际社会的一员请详细调查,是什麽原因导致了这场和平抗议?在境外的我们,是否参与了?有没有策划?请详细调查!其次,最近几个星期,我一直在呼吁国际社会,还有我们的中国兄弟姐妹,请到西藏,亲眼看一看那里的真实情况。
   
   去年冬天,看望我的藏人中,有一个来自安多,西藏的东北部,离我的出生地不远,带来了他的朋友,一个中国商人。那位老人告诉我,这场抗暴,事实上,表达了几代藏人的屈辱,祖父母,父母,还有当今这一代,他们差不多忍受了60年。初期阶段,存在著正面的气氛,不过,逐渐地,形势变得困难了。
   
   我自己也有过这样的体验,是在1954年和1955年。1954年秋天,我到北京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并成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委员长是刘少奇。我在北京,有五、六个月的时间,几次见到毛主席,还有刘少奇、朱德、周恩来、彭德怀等,我和他们,所有的这些领导人,成了熟人。有一个特殊的经历,就是参观,从黑龙江到江苏,不包括福建,广东,我们有机会参观了大部分省份。参观期间,当然地见到了省里的领导人,这些领导人中,有著名的党外人士、省长、副省长、还有书记;最终,我积累了经验,见到书记们,或其他党内人士时,我们的讨论,真正地变得有意义,很具体,很实际。另外,与党外人士见面,他们都很客气,讨论从来都没有实质内容。最後,我对这些党内人士产生了信赖,意识到是真正的同志们。(笑)所以,我学习了马克思主义,中国革命史,很有吸引力,太有吸引力了,因而,在北京的时候,我表达了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愿望,那些主张,很有吸引力,让我充满热情。
   
   当我从北京,从中国大陆回去的时候,在路上,林芝,工布的林芝,我见到了张国华,是张国华同志(笑),他从拉萨去北京。我告诉他,去年,离开西藏的时候,也是在这条路上,我有许多的迷惑、怀疑,甚至忧虑,现在,回来了,同一条路上,我充满了信心和希望。在那个时间里,像平措汪杰,还有其他的藏人共产党员,对中国共产党,尤其在伟大的领袖毛泽东领导下,都充满了热情,并且,我们有信心,把西藏发展成为一个现代化的国家。然而,最终,1956年,不仅仅是我,包括所有那些西藏早期的共产党员:平措汪杰,扎喜旺徐,以及其他的人,都真正地认识到他们先前的热情是一场幻觉。口头上说得好,但是,具体在当地的作法,就不同了。平等,仅仅写在纸上。中华人民共和国,真正的共和国,意思是"共和""团结",实际上,还是党控制一切。这是我们过去的经验。
   
   任何情况下,西藏问题都必须在汉族兄弟姐妹和我们藏人之间解决,没有其他的方法。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首先,必须承认西藏存在问题,中国政府否认西藏存在问题,说是解放以後,藏人都过著非常幸福的生活,仅仅是一小撮人制造了这次危机,尤其达赖喇嘛,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从去年起,他们形容我为魔鬼。魔鬼(笑),我喜欢这个词,有慈悲心的魔鬼!所以,这就是问题所在,中国政府简单地否定西藏存在问题,只关心我个人的回去。
   
   至於我回去,早在80年代,胡耀邦主动地提出了五点建议,我立刻答复,这个不是问题,问题是六百万藏人的幸福,还有他们的基本权利,当他们的基本权利和幸福被认真对待的时候,我返回西藏的问题就自然地解决了。我个人的未来,早在1969年,我就明确地提出了甚至达赖喇嘛的体制继续与否,取决於西藏民众,对达赖喇嘛体系的是否存在,我并不看重。并且,1992年,我公开地提出了,当我们返回西藏我们家园的时候,我将把我的权力交给当地政府,当然,这个政府必须是民主选举产生的。不仅仅限於我,也包括境外的所有藏人。他们都没有特别的权力要求特权、工作、责任,或者职位。但是,中国政府还是没有回应。
   
   所以,我们的中国兄弟姐妹,请观察和思考这个现状。如果这里没有问题,百分之六、七十的境内藏人的确幸福,我们得到的关於藏人并不幸福的资讯就是假的,而如果情形是好的,我们也就没有什麽可抱怨的。现在,我想,你们作为教授、学者,应该起来判断西藏的真实情形,根据你们的判断,尤其向生活在中国大陆的兄弟姐妹澄清事实。
   
   自从去年中国政府的宣传,制造出了藏人反对中国人的印象。去年3月10日,抗暴开始,我去了美国(两个星期)、欧洲的德国、英国;四、五月份,不管我去哪里,都有一些中国社团组织的示威,大多数是学生,有些人显得格外气愤。但是,过後我才知道,他们中的一些人,是从中国政府那里拿到了钱。有些人的确非常忿怒,非常情绪化,这是真正的不幸。但是,从那以後,我尽最大的努力,利用每一个机会,亲见那些中国媒体、中国教授,还有中国的学生们,形势逐渐地冷却了下来。後来,在澳洲,甚至没有了示威,并且,我看到不少的中国人,都非常友好。相似的情形在日本东京也出现了,我遇到一些非常友好的中国人。那是一个了解了我的态度和西藏真相的信号。
   
   所以,我非常高兴有机会在这里见到你们。现在,可以展开一些讨论。
   
   
   译者朱瑞附言:2009年5月5日,应达赖喇嘛驻北美代表处的邀请,我在纽约沃尔道夫宾馆十八楼,和130多位北美各界华人:异议人士、独立人士、民运人士、学者、作家、大陆留学生等一起,分享了晋见达赖喇嘛尊者的喜悦。据了解,这也是达赖喇嘛尊者在与华人同胞的互动中,一次最大规模的盛会。此文为尊者在会见北美各界华人时的讲话。
   
   
   
    来源:[http://www.guancha.org]中国信息中心《观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