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国不具备“和平非暴力”的改良条件 ]
藏人主张
·【豈能讓十世班禪的大慈悲願力被「國家恐怖主義」與「集體沉默的平庸之惡」
·袁紅冰vs.蘇紫雲:美國重返亞太的戰略
·在自由的台灣需要的時候,我們的血絕對不會流在台灣人民後面
·台灣對中國的戰略
·袁教授在台湾新书发布会上的演讲开场部分
·如果台灣也淪為中共統治下一個所謂行政特區
·人們關於自由有很多的探索,我的感覺是:自由就是幸福
·我絕不會看著自由台灣被中共強權征服而無動於衷
·有什麼能證明習近平將會在極權主義全球擴張的道路上裸奔呢?
·當代的共產皇帝理論基礎如何奠定
·中共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將下台,為何接任的會是劉結一
·國台辦劉結一:國民黨已經是一個日薄西山的政黨
·郭文貴爆料的「中共藍金黃計畫」不是空穴來風,「從傳媒、出版到其他領域,
·一個嚴峻的國家危機和前所未有的歷史機遇並存;催生失敗主義將使台灣沒有希
·國台辦劉結一:對國民黨絕望,對民進黨失望,台灣民意的出路在哪裡?
·西藏獨立日
·台灣如何才能活在真實中?如何才能活在國格尊嚴中?
·「鋭實力」利用台灣民主自由體制的無聲滲透,恐共媚共的效應將會發揮到極致
·前所未有有利於台灣的歷史機遇是什麼?
·失去了獨立國格的意志,自由臺灣將失去一切
·美海軍太平洋司令:忽視中國成為全球領導者的野心,自己要承擔後果
·台灣只要叫中華民國中共就不會打過來?
·正視《刀鋒上的台灣》中的「一帶一路」
·為何台灣獨立於中共強權的存在就是當代世界和平的定海神針
·要關注自由台灣的命運,就要關注中國的命運
·“文字狱”在西藏实施味着什么?
·有什麼證據說「文化大革命」將回歸的預兆
·《中國二十五年國際發展戰略綱要》最重要的「關鍵要點」現形!
·袁紅冰公開駁斥部分台湾名嘴
·用紅色能量摧毀台灣的國家意志
·回歸文化大革命體制來拯救中國共產黨的統治危機
·美國或者自由世界的敵人不是什麼國際恐怖組織而是、、、、
·習近平經濟學
·中共絕對不敢武力犯台
·自由民主和極權專制之間水火不能相容,怎麼可能統一?
·中共強權要斬殺自由台灣的獨立存在,以祭全球極權擴張之旗
·袁紅冰視角看中共修憲
·袁紅冰談中國國運和“爆料革命
·【袁紅冰視角看中共修憲】逐字稿之一
·中共太子黨如何拯救共產黨
·中國的政治前途和當代民主革命
·自由臺灣的前途和中國命運
·袁紅冰訪談:自由臺灣的前途和中國命運
·观看袁红冰VS夏业良世纪辩论的一点感想
·為什 麼自由台灣的獨立存在有利於中國人民根本的政治利益
·袁紅冰、夏業良:關於郭文貴現象的辯論
·袁紅冰教授才最有資格拿諾貝爾「文學獎」和「和平獎」
·關於「郭文貴現象」的辯論 第一輪〈逐字稿〉
·今天過後,《年代追追追》以及陳
·自由台灣的國家正名革命 與 2018年的台灣機遇
·「319槍擊案」真相大白了嗎?】
·以國家至上的和極端狹隘的民族利己主義做為價值中心而形成的超級納粹主義
·〈關於「郭文貴現象」的辯論〉第二輪〈逐字稿〉
·袁紅冰對《新聞追追追》名嘴們的回應
·我為什麼關注自由台灣
·〈關於「郭文貴現象」的辯論〉第三輪〈逐字稿〉兩千餘字一次刊完】
·自由台灣如何避免做大國交易籌碼的命運
·從郭柯配到朱劉會
·《神州悲歌》作者蔣繼先谈《殺佛》
·美政府報告首次曝光中共網絡間諜頭子
走南闯北见闻录
·圣诞赠你吻的艺术
·情人节的起源与庆祝方式
·美国国防部语言学院一瞥
·不丹三世国王的内政改革
·《纽约时报》为何衰落?
·战争和专制给波兰留下的伤痕
·47社:有女性点缀的男子作协
·国际援助“害”了非洲
·写好个人陈述书进美国大学
·文化鸿沟:是什么人喝什么酒
·监狱里的灵感
·海地地震恐造成数十万人死亡
·《真实梵高:艺术家及书信》
·如何以工程学拯救地球
·笔记本电脑会“灼伤”皮肤起红斑
·昂山素季获释后的演讲
·本.拉登日常生活揭密
·娶中国太太的下场!
·越共面临体制危机
·被中国人误读的贵族精神
·越南政府不该过度屈从中国
·习二还不如金三
·喜马拉雅雪人之谜
·为什么远见卓识者往往不近人情?
·希特勒自传《我的奋斗》解禁引发争议
·电子邮件发明人汤姆林森去世
·希特勒《我的奋斗》在德国再次畅销
·面孔识别技术迅速发展 利弊各有评说
·反制「一帶一路」 美歐亞澳大國出手
·伤心九月 (旧诗)
·鄭南榕是點燃在時間之巔的自由之光,他將永遠祐護台灣的命運
·习近平高登“皇位”之后对西藏的影响
·郭文貴警告台灣:台灣的內賊是她最大的敵人,就是被「藍金黃」的這些人
·BBC中文本周推荐:你不容错过的五个故事
·只要鄭南榕精神還沒有被台灣人完全遺忘,台灣的自由之魂就不死
·蔡英文應正視「賴清德現象」引起的關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不具备“和平非暴力”的改良条件

   中国不具备“和平非暴力”的改良条件
   “和解、和平、非暴力、不合作”散议(之4)
   荒原
   
   

   
   与狼共舞式的“和解”童话
   
   一匹恶狼在狂捕一只绵羊,恶狼一边高喊“我是善良的,我也要讲民
   主,只要你老实听话,我就不吃你。”一边紧追不舍,向绵羊扑来
   ……绵羊被逼得无路可逃,一边到处躲避,一边还想:狼的话也许是
   真的,它最近表现与从前大不相同,好象在改变,我要与它从此成为
   朋友,和平共处,于是静等其变……
   
   在现实中国,纯粹的和平非暴力改良主义者们也一直试图用诚意打动
   暴政,用规劝感化暴政,试图与暴政进行一场不对等的和解对话和社
   会改良,但暴政“任凭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视民主人如无
   物。
   
   如此乞求了多少年,到头来改良运动原地打转,民主毫无尺寸之功,
   中国暴力政治倒是变本加厉,对异议不断进行铁血无情的定点打击和
   铲除。这一切,正印合了狼与绵羊的童话故事──互动游戏或对话的
   前提必须是对等和公平,包括话语权、道义、民意还有硬实力,可民
   主改良派现在除了理想和真理外确是一无所有,与专制决非同一重量
   级之对手。
   
   恶狼终究是改造不成绵羊的,狼永远还是狼,唐僧般的慈悲心态能否
   换来专制者哪怕一丝的悯怜和良知?在本来就处于弱势的现实中,如
   果还幼稚地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以书生之弱乞盗匪之怜,则与缘
   木求鱼无异。
   
     “一个弱势到一无所有者,对‘航空母舰’说,‘松开你的拳
     头’吧!于是,‘航空母舰’笑了!──身后必备航空母舰,这
     是他说话的前提和条件。”──刘自立:《南非和解模型失败
     了!》
   
   当前中国,连做一个死心塌地的奴才都不一定能够符合暴政下朝令夕
   改的王者之法,可是那些自认为占据理论高点的精英人,竟然屡屡宣
   扬还要“通过符合当前中国法律的各种行为,在现有体制框架内进行
   和平而理性的社会改良”,不知道其有何“遁术”可以八面玲珑完好
   无损地在暴政恶法之下生存下来,并按照自己的一厢情愿式的设想对
   暴政进行脱胎换骨般的改造?如何把握“理性”,如何做到“合
   法”?这种“合法”,与放弃民主的追求有何本质区别?
   
     “想一想中共暴政56年间以国家恐怖主义为纸,以强权暴力为
     笔,蘸着中国人民无尽的血泪书写的罪恶史,便可以明白,希图
     组建‘反对党’和‘议会党’诸君对中共暴政的希求,完全是痴
     人梦话,醉汉颠语。”──袁红冰:《改良与革命》
   
   “专政”不是为“和解”而生
   
   由《南方都市报》刊载的北京市《城管执法手册》上的经典内容:脸
   上不见血,身上不见伤,周围不见人,赤裸裸地向人民尤其是底层民
   众宣示了官方的一种普遍态度,说明了政府的行政行为正在趋向于黑
   社会化的无情现实,说明中国正在沦为世上独一无二的政治黑手党,
   从这里才真实而形象地体现了什么叫专制,什么是暴政。这样的专制
   和暴政,还会不会主动与弱势群体进行所谓的“和解”,中国还有没
   有进行社会“和解”的现实条件和基础?难道真如香港演员成龙所
   说,中国太自由了,中国人是需要管的。用在此处则是:中国人太老
   实了,但还是需要“打”的,打了才会更老实?成龙辈以民主社会的
   “自由之身”出此“身不由己”之言,当是一出政治双簧表演。
   
   中国社会的极端时期,全社会是“宗教化政治、军事化管理、奴隶化
   使用、交叉化监督”,完成倒退回人类世界前所未有过的中世纪荒蛮
   状态。虽然经历了30年的改革开放,但还是一个刚从荒蛮邪教中走出
   来的国家,一切行为标准难免还在不知觉中受此种种影响,人们的思
   维和行为,还深陷“思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精神依赖之中。
   
   有人说:“中国一改就乱”,可现在的中国,贪污腐败、暴力执法、
   黑道横行、民暴不断、禁言禁行等,说明我们早就在“乱”了,除了
   没有真实意义上的“战争”之外,现实中还有什么“乱”事没有出
   现?在一家之暴政下,社会从和平到战争,只不过是一个“温水煮青
   蛙”,让人在不知不觉逐渐死亡的过程。死是一定的,但“死”法不
   同,区别在于是“暴死”还是“安乐死”。
   
   对信仰的迫害、对民主自由的打压、对互联网的封锁、对访民的迫
   害、对百姓的侵夺──社会和解的希望越来越小,中国离改良的路越
   来越远,离革命的路是越来越近──当民主被强权逼到了已经难以存
   在的时候,是绝地反击最后一搏,以求绝处缝生,还是以“和平非暴
   力”等待最后的灭亡?
   
   中国的问题是如何对待现有体制的问题,在专制暴政下,做“和平非
   暴力”的顺民同面临被暴政欺压而死,但在民主革命的大旗下,国人
   为了自由而主动地哪怕是以死相拼,却是高尚和值得的。因为“死”
   有主动与被动的不同,意义有天壤之差,所以当真的面临生死之选
   时,任何人都宁愿选择后者。
   
   中产改良派并不能代表主流民意
   
   中国掌握话语权的除了官方主流之外,就是以网络语言为代表的民间
   网民了。这些网络声音虽然代表了民间声音的多数,但却不能代表中
   国民间尤其是底层那些被逼得走投无路的无产民众的利益和想法。说
   到底,目前能在网络上说话的,还只是中国底层民众的一小部分,只
   不过是仅仅表达了他们自己的一种真情实感,多数国人还是没有这个
   机会和平台来表达个人意见的,还处在更底层的被压抑状态而无处发
   泄。
   
   网络声音,更多时候是或多或少地代表了一部分拥有较稳定的工作、
   收入和财产的小中产阶级的喜好,而中产阶级,因为处于富人与穷人
   之间,多少有一些个人的既得利益,所以虽然希望改现状,但却只希
   望改变部分,底限就是“自己的那一份”不要受到损伤,所以,多倾
   向于较温和的和平改良,意图用非暴力的手段 “打动”专权者,甚
   至于只想用“别人的血和泪”来感化专权者。
   
     “‘非暴力’,是改良主义苦恋者们最卖力炫耀的一块道德遮羞
     布,改良主义思潮束缚中国民主运动的另一条铁链,就是要求民
     运组织的行为具备以专制之法为标准的‘合法性’”──袁红
     冰:《改良与革命》
   
   在暴政不止一次地宣誓要死守“四项基本原则和一党领导”之后,无
   知愚昧的改良派还躺在一厢情愿的理论春梦上自慰着,还在死守“和
   平非暴力”这个原则并做为自己追求民主的“底限”,甚至说哪怕求
   不来民主也不要暴力──如果将来真的因为“和平非暴力”无法得到
   民主,现在又何必如此这般地“瞎折腾”呢?这样做的最终结果,只
   不过是在以“和平非暴力”的名义,让人民在麻木中继续失去对民主
   和自由的追求与希望。
   
   中产者的意志不稳定性就现在其现有利益。如果是真心为求民主者,
   不妨尽可能地将自己降格为一个穷人,“两袖清网,一尘不染,无欲
   无求,无求无畏”,走一条与财富决绝的“不合作”的民主革命道
   路。
   
   不在如何说,而在如何做,如果只说不做,则永远没有民主的影子。
   
   “折房容易盖房难”。对于已被“干净、彻底”地“革命”过了的中
   国思想文化意识,正如毛在50年代初建共产主义乌托帮教义一样,欲
   短期内使中国从荒蛮的宗教世界再次走向普世文明的现代社会,期望
   马上实现民主宪政的目标,同样操之过急。为避免反弹和滑向另一极
   端,必须得“悉心调理,慢药排毒”,重新梳理从头再来。
   
   长期以来对异议的排斥和对不同政见者的打压,使真正有独立个性的
   各类人才无形中流于主流边缘而存之于民间,所以中国社会变革出现
   转机的希望动力和主导力量所在,不会出自体制内而在其外。
   
   (2009-05-06)
   
   
   民主论坛 2009-05-12 新闻与评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