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仁义之施不分对象(东海随笔五则)]
东海一枭(余樟法)
·诚信缺席谁之责?老枭负债成被告!
·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
·谁富谁可耻,我穷我光荣!
·芦笛的罪证
·芦笛的罪证
·请您支持“《100%尊重知识产权》行为艺术!”
·君子不忧不惧
·因果须明辨,老调莫重弹------驳芦笛《现阶段中国社会最合理的制度还是专制制度》
·盘古作曲演唱东海一枭《颠覆者》最新修订版mp3下载
·东海草堂读经札记:兴灭国,继绝世
·自题“东海草堂”四联
·自题“东海草堂”四联—并邀高手一试身手
·当啥也别当中共的官
·人道精神的形象体现---东海草堂读经札记
·震旦文化网二周年祭
·人不可以无耻----兼斥某人
·《幽居写怀》
·《小诗仿田间》
·维护个人权利与维护公众利益-----与卫子游君商榷
·天将以老枭为木铎
·东海草堂大开讲之:不迁怒,不贰过---兼斥芦笛
·东海草堂(组诗)
·莫和不如自己的人交朋友
·乘势与造势
·孔夫子与牟宗三之骂
·《落水》
·恰似针对刘晓波
·《落水》之2---答川歌
·我就是圣人,圣人就是我!----兼驳刘晓波的孔子观
·《不是东枭一枭不要狂》
·对广大儒者发出最严重的警告!
·《预警》
·破制度千秋之暗,疗灵魂一代之饥!---兼向自由、儒家两派及中共郑重表态
·《感觉有点痛》
·凭什么剥夺我的出国权?
·继续棒喝云尘子
·想家找家回家!(这篇枭文不是用眼晴看嘴巴读的)
·我为什么疯狂造文?---兼谈稿费问题
·中华之痛(组诗)
·满台冠冕堂皇甚,多是人间贱骨头!-----略谈自由兼嘲儒家
·浩气冲时弥六合,良知致处耀千秋----赠高智晟律师
·君子亦有恶乎
·茅境诗三首:读平昌老人《呼唤》
·平昌老人:老母猪上树---有神棍宣布要关押东海一枭三年,有感。
·我们都是未来中国奠基人!-----第四次被国保传讯记实
·我们都是未来中国奠基人!-----第四次被国保传讯记实
·向中共要回智晟,逼中共还我英雄!
·量小非君子,无度不丈夫!---与广大民主同道、文化同仁共勉
·平昌老人:欣闻一枭或有牢袱之灾,勉之
·皮介行:試看
·只能牺牲自己,绝不“奉献”他人!
·老调重弹:此生甘拱卒,永世不将军!
·儒释道都给我滚进来!
·给中共讲个小故事---算我亲自向胡哥温仔讨饶了呵
·仁者必有大智慧!-----莫把老枭当凯子
·关于《仁者必有大智慧!》的一点更正
·写怀
·一间草堂足矣!-----兼谈制度建设和道德建设
·中国需要自由,自由需要运动!-----驳斥李劼《自由需要运动吗?》
·歪解古文,厚诬古人!----略驳綦彦臣《孔丘诚实与善良吗?》
·孔孟支持我“夜遁”!
·“托改良之名,行颠覆之实”
·闲话:儒学之短在于“陋于知人心”--由老枭想到(一枭附言)
·美色怀中致和谐!---关于召开“中华和谐大会”的倡议书
·昌平老人:文盲芦笛
·虎口狼窝智勇双!----老枭“退坛”事件回顾及其它
·自题示友人
·我为每一篇枭文负责!
·通权达变与时偕行的“圣之时者”
·孟子强调顺受其正,枭爷早已成仁取义!
·平昌老人:自嘲
·平昌老人:自嘲
·芦大侠佯狂卖傻,平昌公逃之夭夭(一枭拟题)
·为何佛祖也要让我三分?
·为何佛祖也要让我三分?
·儒门大智慧
·丧心时代
·杨万江:改东海一枭《《一声长叹:只能这样了》》
·揭破甚深微妙义,如来低首不能言
·此是乾坤万有基!----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五:本体揭奥及儒佛辨异
·平昌老人:题东海一枭《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修正稿)
·芦笛,毕竟是文盲!
·芦笛,毕竟是文盲!
·芦笛,毕竟是文盲!
·川歌:爱我大师,护我国宝(一枭附言)
·为芦笛疗愚!----芦文《鸟兽不可与同群──答东海先生》略批
· 高智晟不是未来中国论坛发起人!
·高智晟不是未来中国论坛发起人!
·给中国一个奇迹,给中共一个机会!---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夜越来越深》
·芦笛大喊:非礼啦非礼啦
·《木杖》
·唱和诗一束
·东海一枭唱和诗一束(二)
·你们只看到匹马纵横(组诗)
·立身奢望千秋重,下笔严防一字虚!
·自嘲示饶君惠熙
·甘做垃圾清理工!
·写罢此文无寄处----骂遍中共法轮儒家自由民运各大门派
·偏要拉起袁红冰的手!
·太息途穷天不助,手援无力道援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仁义之施不分对象(东海随笔五则)

   仁义之施不分对象(东海随笔五则)

   《仁义之施不分对象》有人传来一个叫大唐遗风的“民族主义者”的一段话,说:明知错了却说不出错在哪里。大唐遗风说:

   “有人批评汉圈狭隘,大汉族主义,新儒就人云亦云,儒家有仁义,仁义普适,不分民族,大化天下。可怜孔老夫子两千多年后,被绑架。夫子的仁义,是对人的不是对禽兽的。华夏自古就关注人本,强调人性与兽性的区别,在现代单纯理解为文明与野蛮的通俗了。文明是人特有的,野蛮是兽性的张扬。对人施仁义,才是人本仁义的前提。”(大唐遗风:《仁本与理性!》)”

   略驳如下:仁义是儒家最高的原则和“主义”,当然是普适的,仁义之施,不分对象,不分强弱。没有普适性的东西,最好,也不足以成为最高的原则和“主义”,否则非偏即错。

   夫子的仁义是对人也是对禽兽的。仁者亲亲仁民爱物,这个物,就包括大自然及所有动植物在内。不过儒家是以人为本的,爱物但不殉于物,保护动物但不以动物为主。当禽兽兽性大发要吃人的时侯,杀之为义。

   义者宜也,该保护就保护,否则不仁,该杀就杀,否则不义。对人也一样,有人持异议,就应保护他的言论权,如果有人持刀杀上门来或杀上街去,那就必须制之乃至杀之,这正是仁义的表现。对于正在行凶的凶手,公民自卫反击,是法定的权力;警察击毙之,更是尽职卫民,无罪有功。2009-5-7

   《乱用船山先生之言》有“民族主义者”引船山先生之言“夷狄者,欺之而不为不信,杀之而不为不仁,夺之而不为不义者也。”问我:“纳粹乎?法西斯乎?还请东海老师有以教我。”

   这是混扯。

   首先,王夫之这句话是有特指的,具有强烈的针对性(详见王夫之《读通鉴论》卷二十八,文繁不引)。王夫之《读通鉴论》卷二十八之二开头即曰:“夷狄以劫杀为长技,中国之御之也以信义。”“御之也以信义”是常道,“欺之杀之夺之”是特殊情况下的迫不得已而为之,“权也”。

   其次,王夫之这句话具有强烈的“时代性”(指明末清初那个时代)。面对异族入侵、国破家亡的现实,王夫之难忍悲痛激愤之情,难免言辞激烈。他面对的夷狄不仅是"文字不行"、"文不备''、不知仁义为何物而已,而是令王夫之遭受家国之丧的"直立之兽"!

   毫无疑义,对于仅仅"文字不行"、"文不备''的一般性夷狄,对于和平时代、人性未泯的夷狄,王夫之是不会这么说的,必是“御之也以信义”的。例如,对于阎崇年,王夫之复生,必不掌掴侮辱之,反会尊重其人格、保护其言论权及人身安全,我相信。某些“民族主义者”,动辄利用王夫之这句话作为欺他人、辱“满遗”的理由,既无知又无耻。

   当然,他们目前也就是口头上欺侮欺侮,至多掌掴一下而已,还没发展夺之杀之的地步。另外,“欺之”也局限于本囯普通民众,对于强势集团及“外夷”,那是绝对不敢一“欺”的,哈哈2009-5-6

   《此斗嘴非彼斗嘴》新漢網麦冬(等级:版主)在黎文生《对“汉圈”再劝说几句》文后跟道:

   “所谓“仁者”,就不能呲牙必报,不能跟“小蛮夷”们斗嘴。小蛮夷们可以嬉笑怒骂,“新儒仁者”也这个样子就失了体统。“仁者”一般都是有大胸怀、大眼光的人材,应该高屋建瓴、关上门黑起屁眼“修文德”,等修炼到三个滚滚的大圆满境界时,就出门“行仁义”,把那些个看华夏民族不顺眼的“远人”都“服”了!不仅“服”,而且以仁本主义如此这般强大的能力,还必是“秒服”!”

   这是对儒家及仁义的极大误解,在“汉圈”中有一定的代表性。

   跟小蛮夷们讲理,争取有所启蒙,是仁爱之心,是诲人不倦,正是仁者体统。这不是斗嘴,或者说斗的是义理不是意气,此斗嘴非彼斗嘴也。

   小蛮夷们可以嬉笑怒骂,当然。只要他们的怒限于嘴上,不论如何放肆,儒者都可以曲予宽容,这就是儒家的大胸怀、大仁爱。但是,如果有人的怒从嘴上发展到手脚、“体现”为行动,就必须得到相应“回报”,这不仅是“文明之法”、也是儒家之义。

   大怨必伸大仇必报,更是大义!

   远人不服,修文德而服之、而来之,这叫以德服人。以德服人,要本着友好、平等、和谐的态度,服,是心服,不是屈服。以德服人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一时不服以后会服,以后不服也不要紧,只要蛮夷不来欺辱、侵犯于我,亦可以相安无事。否则,执干戈以卫社稷,亦是儒者本份。

   仁义是有力量的,必要时是可以杀人的,该杀不杀才是不义。这些道理,东海早已论透,多读读《杀人不碍大慈悲》、《大复仇论》、《除恶就是卫道》诸文吧。2009-5-6

   《自由主义儒家为何错了》王中秋认为:“余先生比较叫真,他甚至说“东海被一些人称为自由主义儒家,大错”,有相同的基本主张,也可能被余先生视之为错。”

   东海曰:在政治上,我认同自由主义的一些观点和主张,但我是以儒家为本的。在指导思想和文化立场上与自由主义大异。故称我为自由主义儒家,大错。

   所谓自由主义儒家,是以“用”为“体”、以“末”为“本”、以自由主义为指导思想的,岂非大错?古人云,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此之谓也。2009-5-7

   《“汉圈”幕后有高人?》近日对掌掴事件明确表了个态。一些“兴汉义士”起大愤怒或大惶恐,或破口大骂,或乱言狡辩,文明度高一点的人则惠寄一些材料于我,表示满清是多么多么罪恶累累,而满遗阎贼是多么多么该打。有“义士”满腔义愤地表示“我赞成掌掴,因为只是打了两巴掌,而不是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须知,无论“满遗阎贼”多么多么该打,“兴汉义士”都不能诉诸暴力(掌掴,也属暴力,且大侮人格),而只能将无限痛恨、满腔义愤诉诸于言论、文艺作品乃至法律。这是底线,是区分华与夷、文明与野蛮的底线之一。满清入侵罪恶累累,但历史的罪恶只能通过理论、舆论乃至法律途径去解决(对此我乐观其成),而不能依靠现代的民间暴力去清算。

   这么简单明了的道理,那些小蛮夷们就是不明白,一个个象太平天囯的童子军神龙岛上的少年战士似的油盐不入,实在令人不耐,真孺子不可教也!

   我不明白的是,难道“汉圈”多是毛孩子原始人,没有大人和正常人?这么简单明了的道理,难道“汉圈”真没有人明白?或者,有些人是故意不明白,故意对掌掴行为暴力言论持赞同、鼓励态度?似乎“汉圈”幕后有“高人”哪。

   看来,对于这些迷恋暴力者只好暂时放下,让他们去过过“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干瘾去吧。不过,如果真有“兴汉义士”受到鼓舞,再多掌掴几个甚至“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地杀向“满遗”,那幕后“高人”(如果存在的话)难免玩火自焚,只怕要被迫现身法庭之上、显丑阳光之下!2009-5-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