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这个魔鬼纵不得! ]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关于电邮病毒的启事
·戏答雪峰暨生命禅院诸君
·读雪峰《绑架东海一枭为经纬草》作
·《自恨无能》
·孔子的骄傲
·《向我靠拢》
·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证道诗致生命禅院诸君
·宴客自醉失礼自警二绝
·雪峰难化终须化,华夏未兴毕竟兴
·证道诗六首简析
·《乐观中华》
·只有傻鸟见我才不跑(小诗五首)
·成佛容易转身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这个魔鬼纵不得!

   这个魔鬼纵不得!

   一《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写道:

   “坚决维护言论自由,严厉禁止封杀异议,这是现代普适性的文明,也是东海儒家必尊的律令。反对邪知邪见但必须维护邪知邪见者的发言权,对于邪知邪见,只要未发为具体罪行,没有即时性重大危险,应以正知正见驳斥说服之,说不服,也不许采取言论之外的任何手段。此乃东海厉禁,请东海儒家世世代代恪遵,谁若违反,可以聚集全派共逐之,号召全民共讨之。”

   新汉网秋水网友曰:“此亦吾之理念也。不管什么体制,能坚持言论自由的政权就是好政权,就是光明磊落、行得端做得正的政权。就是好社会、光明的社会,让人向往的社会。”说得不错(也不准确。言论自由仅是普世价值的局部,“能坚持言论自由的政权就是好政权”只能相对而言),但不幸的是,秋水网友“但”了一下之后,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他说:

   “但大汉之风掌掴阎崇年之举当属例外,因为为满清歌功颂德的势力太大了,甚至是部分国家资源牵涉其中。大汉之风之举是超限战。”

   新汉网是“汉圈”中相对文明的“圈”,秋水网友又是相对文明的“圈”里人,居然也说出这么发昏章第二十四的话来,真令人哭笑不得。

   二言论自由不仅要保护正确言论之自由,也要保护有争议的言论乃至错误之言论、反动之言论之自由-----其实这一原则之确立,主要目的正在于后者。如果是人人都赞同的“正确”言论(其实,正确与否,很多时候殊不易言),也没有加以保护的必要了。

   所以,“为满清歌功颂德”尽管很错误很反动,很令人反感,但阎崇年言者无罪。通过各种渠道发表自己的观点,争取自己思想影响最大化,是阎崇年的正当、合法之权利。反对者当然有反对的自由,根据以言论对治言论的原则,反对者完全可以以事实为依据对他进行驳斥和批判。

   如果“满清歌功颂德的势力太大了,甚至是部分国家资源牵涉其中”,问题不在阎崇年身上。没有驳斥和批判阎崇年的渠道和平台,更不是阎崇年个人的问题了(与言论自由的缺匮有关,某些时侯与批判者自身理论素养低劣也有关)。阎崇年如果主动为批判者提供发言渠道、争发言自由,当然可敬,不愿,也属人情之常。掌掴阎崇年,纯属欺软怕硬,不仅非君子所为,略上档次的流氓都不屑的---

   有“兴汉志士”说:你反对掌掴阎崇年、却怂恿我们去争取言论自由,岂非让人送死、不安好心?东海绝无此意,你们这些懦夫聪明着呢,岂是别人怂恿得了的?不过,你们不敢争取言论自由,怕风险太大,却敢掌掴阎崇年,因为没啥风险。这不是勇敢得太狡猾和无耻了吗?

   清末时,且不说主张改良的“相对保皇派”,坚决维护满清政府的完全彻底绝对的“保皇派”大有人在,当年汪精卫等革命党如果随便找一些文人学者来打之杀之,那就成笑话了。“汉圈”最瞧不起林则徐谭嗣同汪精卫等汉奸,可是,自己的表现给汪精卫们洗脚都不配呀。

   三政府以恶法惩治异议(惩治异议的必是恶法),固当反对,以暴力对付异议的民间行为,也不能受到推崇和纵容。否则,受害的不仅是少数民族少数人,而会是包括汉族在内整个中华民族,是包括施暴者在内的整个社会。

   试问,如果“为满清歌功颂德”该打,“汉圈”中人为洪杨辈“拜上帝教”歌功颂德难道不更该打?在不少学者看来,比起满清政权,太平天囯可是更加野蛮凶残的势力。还有,为汉奸翻案该打,将林则徐谭嗣同梁启超等定位为汉奸,颠倒黑白,莫此为甚,该不该打?“汉圈”中人当然认为不该打,可是对于整个汉族和社会,“汉圈”属于极少数一小撮。

   有人说,掌掴而已,又没出人命,何必上纲上线?那么请问,掌掴可以,拳打脚踢可不可以?砖砸棍击,只要不出人命,可不可以?另复须知,人是有自尊的,“坏人”也一样(“汉圈”中普遍视阎崇年为畜类,但他毕竟不是真的畜类),掌掴自古以来被视为大辱。

   将心比心吧,如果父亲因不当言论受到掌掴侮辱,做儿女的只要略知孝道,能无动于衷吗?如果阎崇年儿女亲友们认为公安惩治太轻,或者略有血性的“满清遗孽”不甘老人被辱,纷纷起而报仇雪恨,又待如何?如有民间义士不服大汉之风之流的英雄作风,出面废除此辈的施暴能力,又待如何?

   可见,以任何暴力对付异议,都绝对是一个必须严防密封的魔鬼,一旦放出瓶子,就会失去控制,不仅害人,也会害己。不许以暴力对付异议这一条,之所以被东海悬为儒家永久性厉禁,设为绝对不许逾越的底线,并非小题大做,而是有卫道护民、洞幽察微、防患于未然的一片慧心苦心和爱心在。

   说“大汉之风之举是超限战”,更可笑了。超限战是充满恐怖主义色彩的词汇,是不择手段的同义词。如果争当超限战英雄的“愚公”多了,如果对付异议都要用超限战,那真是率兽食人,天下亡矣。好在,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这类极端粗陋的歪理邪说越来越没有市场了。“义士”们的伪装和画皮一旦脱露,必会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到那时再回想起东海的警告,悔之晚矣。

   另外,这里还直接涉及一个组织的政治品格问题。以言打人与以言治罪,尽管“方向”不同、轻重不同,性质同样恶劣,都是专制主义遗毒的恶性发作,都是满清文字狱的变种。逻辑地推论一下,以言打人者与推崇以言打人之群体、之组织,万一有朝一日获得某种权力,对付起异议来,自然会更加不择手段了。

   四言论自由作为现代文明基本原则,是不能有“例外”的,否则就不是原则了。什么叫原则?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必须遵守、维护、坚持的东西。原则都可以改变、可以“例外”,还有什么不能改变和“例外”的?

   如果“大汉之风掌掴阎崇年可以例外”,那么请问,一些有识之士认为,某些“兴汉”势力宣传暴力仇恨和民族歧视,公然为军国主义及太平天国招魂的做法太过下流恶劣,比“为满清歌功颂德”更加恶劣,而且属于刚刚召开不久的联合国德班审议大会文件重申的“各国防止、打击和根除”的对象,既然政府无动于衷,有志之士理当行动起来,争当为民除害、为“汉”除奸的英雄(比“汉圈”更加义正辞严吧?),可否“例外”一下?

   顺便普及一下法律常识:在西方社会,对宣传暴力仇恨和民族歧视、为军国主义纳粹主义招魂而富有煽动性的言论,依据良法给予一定限制(就象限制三级片一样),不违言论自由原则。同时,言论无罪,但如果有人被邪恶之言所煽而动、而危害到他人或社会,煽动者就要承担一定的法律责任。2009-5-5东海老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