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为何反共、如何反共、反到何时?]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坚持三不主义,做一个正常人和中国人)
·今日微言(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
·团结微论
·今日微言(若是儒家圣王,必将大开杀戒)
·《论语点睛》之:自讼
·私塾和淑女(微言)
· zt从“读经”到“学儒”,私塾教育渐入佳境
·信仰和崇拜微论
·东海推荐: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
·孔府微论
·姜义华批判
·今日微言(反儒派只有三条路:成仙,成佛,变鬼)
·圣贤与盗贼(微集)
·儒佛道微论
·勉习近平先生(选自《儒门狮子吼》)
·圣诞节感言
·德性与言论之关系
·“六大门派”杂论(一)
·吴元士:论“仁本主义”对当今中国的十大现实意义
·今日微言(健康的人格是人生最重要的根基)
·福山的问题
·关于《圣诞节感言》答客难
·仁本主义微论
·立品图书九月新书:余东海《儒门狮子吼》
·鬼神论
·今日微言(那年花好月正圆)
·“行同伦”微论
·与吴光先生的一点同异
·日本属我儒家圈
·余东海《儒门狮子吼》目录
·今日微言(一切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这几年看过的电视剧(微集)
·今日微言(要做人间真好事,先学《儒家大智慧》)
·《论语点睛》之:学习的重要性
·马知批判(微论)
·今日微言(东海在,儒家在,中国就有希望)
·反自由的道路无法通达自由的理想
·今日微言(仁本确然无敌,儒术本应独尊)
·许石林的伪深刻
·【罗辉】遥接夫子之道,以开时代之新——余东海《论语点睛》读后
·仁本无敌,仁道救国(微论)
·最坏的阶段,最好的时代
·天下事皆吾家事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十九大报告之我见
·今日微言(习思想远远超过马主义毛思想)
·雷锋式的好人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永远铭感习近平
·善恶报应论
·政府的底线和儒者的天职
·敬天保民,保护人民三大权利
·吾家哲学冠中西
·马魂儒体和手表定律
·今日微言(佳人可爱休胡爱,真理难传不懈传)
·儒理就是真理,维明何其不明
·邪恶不胜正善,善恶自有报应
·《论语点睛》:冉雍可当大领导
·论批评
·今日微言(摧邪是最好的显正,惩恶是最好的扬善)
·儒家的宽容和严厉
·圣人有无常心
·辩异求同莫混同
·善良是否靠得住---兼论《狗镇》
·有一个观点惊世骇俗
·圣贤盗贼莫混淆,实事求是最重要---为茅于轼纠误
·今日微言(成仁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仁德是幸福最大的保障)
·海边小通告
·关于中华文明分期和第四期经典
·革命和造反
·在民意之上还有更高的道统合法性
·淑女、君子和家庭(微集)
· 品德和学问
·信仰与自由
·吴元士《述志文》,东海附言
· 师道父道官道友道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女德和男德(微集)
·本性微论
·五福和《洪范》(微集)
·国家本质一二三
·我的一点态度(微集)
·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
·今日微言(大千世界一元化,无尽儒心万代明)
·未能诲人不倦,不敢好为人师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论之一
·警惕民主扩大化----儒宪论之四
·关于民本及人本---儒宪论之二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老子的糊涂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人贵三得
·建议习近平先生
·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反动和反华
·儒家文化与极权主义
·知言与知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何反共、如何反共、反到何时?

   为何反共、如何反共、反到何时?-----儒家的政治态度和立场一在揭批“民族主义”东海文章后,“兴汉义士”分子“森林象迹”喝问:

   “東海網友在此有精力批大漢之風,怎麼沒有勇氣找中共復仇?還活得那麼自在?”

   这话问的令人失笑。

   批大漢之風们与“找中共復仇”是两回事。在思想上(如果他们的傻话也算思想的话),大漢之風们比现中共狭隘、落后得多,由于打着“兴汉”的旗子,对无知愚民更具有欺骗性,其行为又极为恶劣,故有必要予以揭批。

   其次,儒家对于现行制度及执政党的态度,是支持还是反对,要视制度及政党是否合乎民意民心和仁义原则而定。东海反共,是在政治上反它的专制主义,在思想上反它的马列主义,这不是为了反共而反共,也不是针对个人或与什么人有仇。反共确然,却不能简单地等同于復仇。

   二从个人角度看,东海不仅于现中共无仇可复,而且对不少体制内人士还有惠当记。为人最狭小、对人最恶劣、对我最痛恨和仇视的,倒是“儒圈”、“基圈”、自由圈及“汉圈”中某些人物,某些我曾经引以为同道、视之为朋友的人物,还有某些曾为之不平为之呼吁伸援的人物。

   这些人如有机会,一定会痛下辣手。不过,凡痛恨和仇视我的,大多德智俱乏,既使有机会,绝非东海对手,既使痛下辣手,不过麻姑抓痒。

   这些小文痞小烂仔算什么?不论在朝在野,任何人物和势力,凡痛恨东海者,必是野蛮、黑恶的,凡不给我让路甚至以我为仇与我作对者,都无异于自我残伐、自寻死路---包括中共在内,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儒家、属于东海。

   这不是大话而是真言,因为东海所代表的,是民意天心、是时代潮流、是历史前进的方向,是仁义之心浩然之气,是大义、正道和真理的力量,是中华文化之最高真理,一句话:我代表的是无相大光明,我就是无相大光明的化身。

   之所以在任何艰危困苦的环境中都充满信心保持乐观,之所以无忧无畏敢言敢怒敢反共、而且曾激烈反共,所恃者在此;不少反枭派仅与我思想作对,大多身不败而名已裂,自动靠边或失踪了,原因也在于此。

   东海曾激烈反共却“還活得那麼自在”,这一点说明了中共一定的进步,是中共之幸,也是东海之幸。说来奇怪,东海出生底层,浪迹江湖,大半生颇经危难,却总是有惊无险。当年打架无数,不仅以一敌一、敌二、甚者以一敌七八、以赤手敌凶器,也都逢凶化吉,似乎运气特好。反上梁山十多年来,同道们似乎多少都会出点事(主要从网上了解),唯我毫发无伤,可谓侥天之幸,俨然一名福将。或许,这里也有某种不为人所知的因缘或天意在吧?

   三反共怎么反?

   儒家对于不良制度、不文明政党的态度如何,是绝对地反对还是有所保留,是坚持改良还是支持革命(特指暴力革命),也要因时、因人、因民意、因制度及政党的具体情况而制宜。为社会、为民族计,只要存在改良的可能,就不轻言革命。

   现中共毫无疑问仍为以马列主义为指导思想专制政权,但对中华文化的尊重度也在不断上升,专制的程度远非北韩及文革可比,其文明度正与时俱进,并非没有“和平转型”的可能。

   中共在变化,从野蛮极权到“温和”专制,从绝对反儒到有限尊儒,从斗争论一变而为“猫论”再变而为和谐论,这是有目共睹的,儒家对中共的态度当然也应该与时俱进,此乃“时中”之义,东海从激烈反共到相对“温柔”,在严厉批判的同时不无鼓励,对某些进步举动、利民措施予以支持,原因正在于此。

   为了民族的复兴和道统的弘扬,我们应该支持中共向前走,向儒家文化、现代文明逐步靠拢并最终实现转型。这对于中共,是最好的选择,也是唯一的希望。

   儒者当将个人利弊安危置之度外,坚守儒家纯正的文化立场和政治立场绝不动摇,具体对中共的态度如何,则取决于中共自身。假设中共有朝一日弃特权而还民权,变为一个文明进步的儒家政党,东海从反共分子变为拥共分子,也是儒家题中应有之义。

   在政治上,儒家对好制度保守,对坏制度改良,对特坏、极坏制度甚至可以革命,但儒家不是革命派、也不是改良主义,保守主义,而是“时中”主义。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此之谓也。

   这个“森林象迹”,一看就是个不值得一睬的“弱者”。东海拨冗一答,并非对其垂青,而是借此机会澄清一下上述几个问题,表明我的有关立场,为广大知识分子特别是儒家集团作个示范。2009-5-2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