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老黄:不可問不可教,不可不問不可不教(东海附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大复仇论》的重要说明
·说中共则藐之
·家国兴盛,野老颦蹙"
·帮闲漫谈(一)
·保先喽保先喽
·再为李大侠喝彩
·东海一枭整理:众手拾柴火焰高-----"林樟旺案"文章集萃
·当代新王的抱负和境界-------小析枭诗《二号令、三号令》
·平书之九十五:上海老警求救无门,哀恳老枭“主持公道”!
·敢向风尘期慧眼
·我的梦想
·光明颂-《火----软工程十六号》
·枭鸣虎穴,剑啸龙泉!--林樟旺案初审漫记
·永不言退
·屈死别告状!
·别人用不得,老枭用得
·颠覆者──声援郑贻春君
·找呀找呀找情人
·与星水、兆勇君游遵义会议旧址
·东海十八手
·莫论人间第几流
·“震旦”依然不自由?------我被自己的网站封杀了!
·助警察维权,应不应该?----欢迎争鸣
·消灭共产党!
·东海真人出,天地为之新
·蛋是王八,人尽乌龟,大联一副,看懂者谁?
·这个地方太下流了!
·我来化缘,谁能施舍?----兼答随便先生
·谁能读通《泰山颂》?笑煞中土诗盲多!
·老虎-猫儿-狗
·讨中共檄
·不求名来名自扬
·给李教主上座!
·为李hz先生改诗的罪过有多大?
·欢迎把尿撒到我头上来!
·关乎道义焉能忍?涉及民生敢不言!-----三言两语答归去来兮网友
·尿头诗一首示草根兄,兼致季羡林、李洪志二位先生
·要当总统,先顶马桶!(修正稿)
·借季羡林老先生“桂冠”一用
·读高智晟致胡温两封公开信有感
·自题《澄书》
·不是矫情是豪情
·做人要做文化人!
·孙大午,您过了!
·孙大午,您过了!
·读袁红冰雄文有感
·中国共产党,住手!!!
·悼刘宾雁先生
·我不下监狱,谁下监狱?
·高智晟赞
·尊重我,不妨开骂!
·示网友
·芦笛:木马蠢牛枉读枭!
·次酬廉州山人惠诗
·警告!!
·孙大午,知大丈夫之怒乎?
·读高智晟第三封公开信泣书
·如果你知道,请签一个名
·宰几十头猪罢了,用不着大惊小怪
·偶蒙赐食哼哼叫,所谓诗人亦蠢猪
·怀念大参考,挂念李洪宽
·天理说
·汕尾血案四首并序
·好联共赏:为宾雁追思会制联一副(胡平)
·林樟旺案近况通报
·林樟旺案近况通报
·无知者无畏----芦笛笑话闹大了!
·“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我们应该怎样反共?
·尤怜肚小蜂腰细,我看芦笛亦美人
·数声芦笛秋风暮
·奸痕深深,芦精斑斑,拔吊不认亦枉然
·感时四绝,向广大法轮功学员致敬,并声援高智晟大律师
·蠢芦快快拜观音!
·自扇耳光笑煞人!
·导倔芦而无策兮!
·当代圣贤颂---献给高智晟、焦国标及法轮功学员
·大同不是无情世,斗艳争奇看百花!
·次酬楚成君
·老芦,别做没本钱生意了!
·倔芦奸孔何时休?
·所谓诗人亦蠢猪----向九天文化网诗词曲联论坛惊四座顾问请教
·结束疗芦工作启事
·“君临天下解民忧”-------请称老枭为“君”
·略为芦笛指要道
·略为芦笛指要道
·韩家华: 东海一枭对联英译
·圣诞日痛悉许君万平被重判,杨君天水遭刑拘,小诗写闷,并示抗议!
·我为什么责骂孙大午?
·境界说
·竟一钱不值何须说----把芦笛及芦子芦孙一网打尽!
·示芦笛及罕见论坛诸君
·欢迎郭飞熊同道出狱
·狂妄的标本
·枭婆生日,枭公枭儿同贺
·求求你们,别再夸我了!
·“蒋家儒学”的几大认识误区----蒋庆批判之一
·己未能走路,莫嘲人不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
·薛振标:从许万平被判12年重刑看专制的黑恶阴毒!(东海一枭附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黄:不可問不可教,不可不問不可不教(东海附言)

   老黄:不可問不可教,不可不問不可不教(东海附言)

   东海附言:这是儒友老黄qq发来的一段话,非透入儒学、深知东海者不能道,可作一篇好文章读。特予荐赏。东海以儒家真统自承,以诲人不倦自命,然时而滔滔不绝时而默默无言,时而屡屡青眼时而不屑一顾,时而主动上门时而拒人千里,时而彬彬有礼时而粗鲁叫嚣乃至怒斥恶骂…,似乎十分矛盾,有负孔子诲人不倦之训,另外对不同对象、不同群体如此还好理解,有时对同一对象、同一群体表现也如此矛盾,便令人包括令一些友人迷惑。他们有所不知,心怀大仁,一切因人制宜、从心所欲,无动而非礼、无作而非义。有礼无礼、答與不答无非對治而已,默默无言、不屑一顾、粗鲁无礼、拒人千里也是一种特殊的教诲方式。有心人士读罢老黄此文,当可以开迷解惑矣。2009-5--15东海老人

   不可問不可教,不可不問不可不教老黄天何言哉,四時之行,日夜更替。此皆無言之教。無論是敏感的人,亦或是善於留心的人,都是能觀察萬物並從中取法的人,是第一上法。不見子在川上曰?天,無私覆,天並不會對在天空的萬物有所謂的私心,在天底下,清淨,汙穢,高大,低下,重要,次要的事物都在其下,可充分的享有天道,每一份子都與全體一致。地無私載,日月無私照,亦複如是。此是天道之流行,不離大用,不離須臾也。如是而已,再也不復可問了。人法坤道,去除障礙,一切天理流行,與天道合德。上來是第一義悉曇之不可問與不可教。如有好問好學之人喜問,並認為學問非問不能得,那老夫則喜其能知問,做洪鐘之叩,不做小書生之小問為是。大問是多多益善,不知道是我孤陋寡聞麼,現在很少能及見了。然則問,只能作指月之用。對所答之句只是解死句不能了悟活句,亦是大有病痛。須知萬法皆從自性生,蕩除習氣,天性顯露,自然流行,而後能得剛強正大。有一絲是強迫來的,便不自然。誠然,能見月忘指仍是大功德,卻總是隔了一層。一來,非有自家得來,仍會有退轉的時候;二來,別人的意見畢竟是別人的意見,人人的會證有通蔽,深淺,偏全之分,容易上別人的當。憨山大師有雲:“是須自信自心,自參自悟,方堪紹佛家風,故《從地湧出品》乃顯自心開發之象也。所謂“從門入者,不是家珍”。向自己胸中流出,方是蓋天蓋地。所以他方來雖是菩薩,猶尚不堪。故雲:“不須汝等護法此經,我自有六萬恒河沙眾。”是時大千國土,應聲震裂,而無數菩薩,同時湧出。”可知問別人,不若自己問得自身良知來得可靠,來得根本。熊師在判哲學有一段話值得一錄:凡治哲學的人,於其見趣較接近者,則黨同而益張之,(各人的情見,決不會全同,只有較接近的。)於其見趣互異者,則攻伐不遺餘力。於是而門戶之見始成。下流的哲學家,就縛於門戶見,竟忘卻了哲學之本務是在求真理。(竟忘二字,一氣貫下。)哲學之所以沒有進步,此是一大原因。人以群分,現在各戶各派的小圈子的人,很多時候就變成了熊師筆下的下流哲學家。所以說是儒家,道理不變。並不是為釋家而釋家,不是為儒家而儒家,是為真理而真理。講白了就是儒家好處在於對各家的開放性,對真理融攝性最好。各家是名相,真儒者所遵循的是真理,以真理教人,不是局限在儒家名下。複有一種,非為正問。所問皆是泛渾的問題,此類問題,一是善知識是不會作答,個中或有善知識慈悲,為之答復。但其花崗岩般的腦袋也不會開悟。妙法蓮華經卷二譬喻品第三雲:“無智中人,莫說此經。”善知識為什麼不答,請思量?二是,善知識為之答復,是不肯放棄度人的機會,亦是有待於後世,借各位之問一用,天下之大總會有人能讀懂。此是承天健德不容不答的責任,也是善知識所以為大者。儒者說法總是方便,答也是,不答也是。答與不答是對治而言,儒者應該知道,答與不答都是為了答,不是答與不答都是為了不答,是為不答之答。不然,就入耽空之偏,止步於無為,不入無為無不為之殿堂。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