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牛二来也,皇汉来也!(外三篇)]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真人出,天地为之新
·蛋是王八,人尽乌龟,大联一副,看懂者谁?
·这个地方太下流了!
·我来化缘,谁能施舍?----兼答随便先生
·谁能读通《泰山颂》?笑煞中土诗盲多!
·老虎-猫儿-狗
·讨中共檄
·不求名来名自扬
·给李教主上座!
·为李hz先生改诗的罪过有多大?
·欢迎把尿撒到我头上来!
·关乎道义焉能忍?涉及民生敢不言!-----三言两语答归去来兮网友
·尿头诗一首示草根兄,兼致季羡林、李洪志二位先生
·要当总统,先顶马桶!(修正稿)
·借季羡林老先生“桂冠”一用
·读高智晟致胡温两封公开信有感
·自题《澄书》
·不是矫情是豪情
·做人要做文化人!
·孙大午,您过了!
·孙大午,您过了!
·读袁红冰雄文有感
·中国共产党,住手!!!
·悼刘宾雁先生
·我不下监狱,谁下监狱?
·高智晟赞
·尊重我,不妨开骂!
·示网友
·芦笛:木马蠢牛枉读枭!
·次酬廉州山人惠诗
·警告!!
·孙大午,知大丈夫之怒乎?
·读高智晟第三封公开信泣书
·如果你知道,请签一个名
·宰几十头猪罢了,用不着大惊小怪
·偶蒙赐食哼哼叫,所谓诗人亦蠢猪
·怀念大参考,挂念李洪宽
·天理说
·汕尾血案四首并序
·好联共赏:为宾雁追思会制联一副(胡平)
·林樟旺案近况通报
·林樟旺案近况通报
·无知者无畏----芦笛笑话闹大了!
·“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我们应该怎样反共?
·尤怜肚小蜂腰细,我看芦笛亦美人
·数声芦笛秋风暮
·奸痕深深,芦精斑斑,拔吊不认亦枉然
·感时四绝,向广大法轮功学员致敬,并声援高智晟大律师
·蠢芦快快拜观音!
·自扇耳光笑煞人!
·导倔芦而无策兮!
·当代圣贤颂---献给高智晟、焦国标及法轮功学员
·大同不是无情世,斗艳争奇看百花!
·次酬楚成君
·老芦,别做没本钱生意了!
·倔芦奸孔何时休?
·所谓诗人亦蠢猪----向九天文化网诗词曲联论坛惊四座顾问请教
·结束疗芦工作启事
·“君临天下解民忧”-------请称老枭为“君”
·略为芦笛指要道
·略为芦笛指要道
·韩家华: 东海一枭对联英译
·圣诞日痛悉许君万平被重判,杨君天水遭刑拘,小诗写闷,并示抗议!
·我为什么责骂孙大午?
·境界说
·竟一钱不值何须说----把芦笛及芦子芦孙一网打尽!
·示芦笛及罕见论坛诸君
·欢迎郭飞熊同道出狱
·狂妄的标本
·枭婆生日,枭公枭儿同贺
·求求你们,别再夸我了!
·“蒋家儒学”的几大认识误区----蒋庆批判之一
·己未能走路,莫嘲人不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
·薛振标:从许万平被判12年重刑看专制的黑恶阴毒!(东海一枭附言)
·万家忧乐千钧重,个我安危一羽轻-----
·大儒说
·恭请胡锦涛当爹
·恭请胡锦涛当爹(修正稿)
·恭请胡锦涛当爹(修正稿)
·恭请胡锦涛当爹(修正稿)
·而今迈步从头越
·自由天使网友致一枭公开函(一枭附言)
·元旦写怀并向海内外师友拜年
·实语者老枭
·网友酬唱集萃(之8)
·给你一个研究院!
·贺老战友芦笛君大著梓行
·大陆盛产三种动物
·zt总编在线:动物涅磐----写在《东海一枭:大陆盛产三种动物》诗后
·谁能让我生回气?
·学习老枭好榜样
·伏虎驯狼志必酬!
·把脏话进行到底!
·慨当以慷:为《亚洲周刊》“2005年风云人物”写照(组诗。附老枭荐语)
·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
·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修正稿)
·天下为公,法律为王!
·略复傅涛并寄语胡锦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牛二来也,皇汉来也!(外三篇)

   牛二来也,皇汉来也!(外三篇)

   一“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昔有豪男儿,义气重然诺。睚眦即杀人,身比鸿毛轻。又有雄与霸,杀人乱如麻,驰骋走天下,只将刀枪夸。今欲觅此类,徒然捞月影。君不见,竖儒蜂起壮士死,神州从此夸仁义。”

   这是“兴汉志士”海上画家的一首招牌诗和签名诗,签于每张帖子后面的。东海有幸读罢,不禁倒抽一口冷气,仿佛看到牛二或李逵迈着“壮士”的步伐、雄赳赳气昂昂得意洋洋地从水浒中钻了出来。

   而今已非冷兵器时代,武术早已不足恃,刀枪也已不足夸,个人武功最高刀枪最利,杀得了几个人?象李逵一样抡起扳斧排头砍将过去么?只要有人群的地方,就难免有“睚眦”,有时亲朋好友、同事师生之间都会产生“睚眦”,杀得完、杀得出手吗?中国虽非法治社会,但也是有一定法制的,杀了人也很难逃掉,吹什么“杀人乱如麻”、“驰骋走天下”!

   根据“历史的经验”,这些现代泼皮牛二,别说面对真正的权贵,见到大一点恶霸,只怕就萎了。此辈只能在小市民面前耍耍威风,纵有点小本事,也就欺负欺负自家人、“自圈人”,或迁怒于弱势群体、老弱病残、文人学者,甚至迁怒于不相干的人,所谓“弱者受辱,拔刀向更弱者”是也。怕强欺弱,莫此为甚!

   恶棍一般不软,软蛋一般不恶,又恶又软者,可谓恶棍加软蛋!

   杨佳报复超级过度,很“非礼”,但也总算是以弱抗强,而且不对女警下手,不愧硬汉风度,而“兴汉义士”们满嘴巴冠冕堂皇的大词,居然掌掴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子以示威武,然后戴上勇斗权贵的英雄桂冠凯旋。马拉戈壁,知不知道天下有羞耻二字?我大汉一万八千代祖宗的脸都被丢尽了!

   二杀人原是墨家本色,除佛教外,百家皆不讳,儒家亦不讳,但都绝不许乱杀的,儒家尤严,必须合乎仁义原则,否则杀一人而得天下也不行。这且不论,就算是最黑的“社会”、最邪的教、最凶恶的势力,也不敢这么公开歌颂和鼓吹“睚眦即杀人”、以之为荣耀的。这样的人非雄也非霸,绝不是什么“豪男儿”、“壮士”,而是彻头彻尾的愚夫贱民!

   说什么“竖儒蜂起壮士死,神州从此夸仁义”,似乎神州大地只有不仁不义的皇汉们才是壮士。在相对文明、和平的时代,这种对生命没有丝毫尊重的、“睚眦即杀人”的超级野蛮,停留于言论,纯属笑柄;付之于实践,乃自我毁灭;作为一种思想导向,则极其危险!

   不知道海上画家的价值取向是否代表了《汉族网》这个“圈”的观点,但有一定的导向性是无疑的。因为,这个海上画家可不是普通的“兴汉志士”,而是《汉族网》內閣、位居太尉之尊,有皇汉第一悍匪之称(枭眼看来,匪则无疑,悍则非也,只觉愚昧、疯狂又可怜。)可见內閣中人及大多数“兴汉志士”是认同这种暴力思想的。

   这样导向出来的“志士”,能不人人侧目?这样下去,将来穿汉服、卖汉服者只怕都要受到连累,成为少族及汉族中的过街小鼠。皇汉民族论坛一篇《汉民族主义不是民运实现个人政治野心的工具和牺牲品》的网文也承认:

   “原本可以得到万众支持的这么一种正义思想,因几个混蛋民运、哈日分子一搅和,一切本来简单的问题全都被复杂化,硬给汉民族主义扣上了意识形态的阴影。让很多原本有兴汉思想的爱国者、热血青年和政界人士年都倒向了汉民族主义的对立面。对皇汉唯恐避之不及。”

   只不过,将主要责任归于“几个混蛋民运、哈日分子”,未免将“几个”的能量太高估了。难道“很多原本有兴汉思想的爱国者、热血青年和政界人士”全都是傻子?之所以让人“对皇汉唯恐避之不及”,皇汉们的牛二之风恐怕才是主要原因吧?

   三有这样的內閣和太尉,这个“汉”要向哪里“兴”去?我替“汉圈”忧,替那些久在厕中混香臭不分不明事理的“兴汉志士”忧,也替海上画家这位太尉大人忧。

   不尊重他人生命,就是对自己生命的不尊重,这种人不可能受到正人君子的尊重,不会被正常人所接受,故不会有什么前途。因为,推崇和主张“睚眦即杀人”,抱有“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这样的思想,纵不付之于实践,也会广受鄙视、到处碰壁。谁愿、谁又敢与这种具有暴力恐怖倾向的“潜在暴徒”、“现代牛二”来往、交游、讨论问题?

   这类皇汉被某些别有用心的“谋略家”偶尔当作工具利用一下则有可能。不过,既然是工具,不会真受到什么尊重,何况还是这么低劣落后工具。劣等炮灰耳,死路一条呀!

   这位太尉大人曾在枭文后教导我曰:“满口道德却五谷不分四体不勤不若一个废物”。且不说他何以论断东海“五谷不分,四体不勤”,只怕太尉大人如不及时悔改,将来想当一个废物都不可得,就象李斯父子想出东门打猎而不可得一样。

   一个成年人,说什么话、做什么事都不能信口和信手,要有点责任感,要对家庭社会负责,对所从事的事业及同事负责,还要对自己负责。这都是做人的常识。难道“太尉大人”真是从原始森林里钻出来的?孽畜!东海已经来了,还不速速自我现代化文明化,更待何时? 2009-5-9

   《皇汉们:空头爱族家》“汉圈”皇汉们表现出来是异常爱囯爱民族特别是爱汉民族的,而且只有他们才是真正的爱汉民族,凡与他们意见、观点、对某些历史人物评价不一致的位都有汉奸之嫌,或者干脆就是汉奸。然而奇怪的是,东海在汉族网发一文:《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很快被刪除了。

   日本侵华的罪恶与满清入关相比,差不到哪里去,而且时间更近,记忆更清晰而惨痛。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而德国就解决二战期间对犹太人战争赔偿问题的最后期限是2010年,美国加州就解决二战期间战争赔偿问题的最后期限也是2010年。离2010年为时无多了,索赔事宜更形紧迫。虽有法律界人士分析认为,二战结束后的国际立法明确确定了“战争犯罪没有追诉时效限制”的原则,民间受害者的战争赔偿也不应受时效的限制。但是,无论如何,时不我待,事不宜迟。

   无论结果胜负如何,民间索赔可以通过诉讼让法庭见证战争的罪恶,让日本正视其犯罪的事实,有助于事实真相的揭露和正义声音的传播。汉族网皇汉不仅不支持对日索赔的民间呼吁,反而很及时地予以消音。无论主观上如何,这种客观上是在帮助日本掩盖中国民间正义之声的行为,岂非汉奸行径?(当然与真汉奸还是不同的。真汉奸要接受法律惩罚,这类汉奸行径,性质轻微,予以道德谴责足矣。)2009-5-10附: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文化漫谈:http://q.sohu.com/forum/20/topic/5815407儒学联合论坛:http://www.yuandao.com/dispbbs.asp?boardID=26&ID=33486&page=1文化散论:http://club2.cat898.com/newbbs/dispbbs.asp?BoardID=2&ID=2782055

   《蛮夷之至》友人帮我以“大良知总部使者”与“东海儒家”二名分别在《汉网》、《吉祥满族》注册,发了几篇“非敏感”文章,都很快就被删,《汉网》还封了名,实在可恶之至、蛮夷之至。《汉网》打着汉旗而行蛮夷之事,尤为蛮夷,令我汉家家蒙羞!2009-5-9

   《顧炎武教诲的具体践行》我曾论定“汉圈”:“这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蛮夷群体。略有中华文化常识者不难看出,这个群体所“兴”的“汉”和“华夏文明”,绝对与汉族、与华夏文明无关,与任何文明都无关。这样的群体亟须经受一定的儒学洗礼和一定的文化、道德、政治各方面的常识启蒙。”

   壯志凌雲网友笑道“既然話說到這份上,你老還在漢圈的論壇中叨叨啥?走吧,別再來了。”

   一般人、一般文人学者当然不会来了,避之唯恐不远呢。可我是儒家,对囯民进行文化、道德、政治各方面的启蒙,对蛮夷进行教化,正是我的责任和义务所在。壯志凌雲网友的签名用的是顧炎武在《日之錄》的话:依仁踏義,舍命不渝,風雨如晦,雞鳴不已。东海的表现,不正是顧炎武教诲的具体践行么?

   “汉圈”尽管文化言行普遍蛮夷,身份上终究是汉民和中华之民,比异囯异族及少族离我更近,岂能推卸责任、弃而不顾,任凭他们一直蛮夷胡闹下去,任凭他们自误而误人而误族?无论效果如何,尽点心力吧。而且人的本心都是善的,迟早是可以相通的。启蒙教化,正是要去其习性之恶,还其本心之善。2009-5-10东海老人东海草堂新浪分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各位儒者、儒学爱好者、有志于复兴华夏文明者来函索取(电邮:[email protected])电子书《无相大光明---东海儒学》时,请作自我简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