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儒门要书生、要文,但不要弱 ]
东海一枭(余樟法)
·差点落水成“局长”!
·儒家三可仕,孔子亦乘田
·东海老人:“权”说
·《老人此后当持重,东海不敢再枭张》
·东海老人:“言”论
·东海老人:奉题夏雨《刀锋》
·大恶必须现世报,重债必须今生还
·一县一文庙,兴儒兴中华(外一篇)
·《东海老人:自嘲》
·东海老人:良知四德论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儒门要书生、要文,但不要弱

东海儒门要书生、要文,但不要弱(东海随笔八则)
   
   《儒家的刚强》
   新汉网版主汉马不回头曰:“汉文明中既有仁义的一面,也用用武刚强的一面。以静止、僵化、教条的要求来量化一个民族,是不科学的,即使孔子也不同意。子曰: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说出这些胡话,是不了解仁义所致。
   
   义者宜也,义,就绝无“静止、僵化、教条”之虞。另外,义字从我、从羊。“我”是兵器,“羊”表牺牲。义,勇于牺牲,且有“杀气”---当然是正义之杀,如义刑义杀义战等。仁智勇三德,仁为首,涵盖其余,故仁者必勇。可见仁和义本身都包涵了“用武刚强的一面”,具有制恶惩罪的力量。
   
   比较而言,东海儒家特别强调制恶,不论是政治之恶、社会之恶还是个体之恶,都是我们反对和制约的对象,这就是刚强的表现之一。
   
   任何恶,不论恶政、恶行、恶势力都是没有道义合法性的。但某些时侯,它们会打着各种招牌披上各种画皮,伪造出一些“道义合法性”来,煽动和迷惑一些人。明明是作恶,让人误以为他们是行善;明明是害人,让人误以为他们是救人。
   
   东海儒家所做的工作之一,就是砸掉它们的招牌、揭开它们的画皮、取消它们虚假的“道义合法性”,让它们的恶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这样一下,正人君子、正义的力量在制恶的时侯就可以更加理直气壮“大无畏”。而作恶害人的成本太高、代价太大时,恶政恶人恶势力只要不是过于愚蠢,就会有所顾忌,有所收敛,甚至不得不有所悔改(对于恶人恶政恶势力来说,有所收敛或及早回头,也是一件好事。恶的东西不断发展下去,迟早是要被灭掉的,到了一定时侯,也悔改的机会也没有了。)
   
   例如,一些小混混戴了英雄的桂冠行凶施暴,想见义勇为者就会有所迟疑,甚至缩手不前;只要取消其行凶施暴的“道义合法性”,还小混混以本来面目,一个小保安以及一些旁观者都可以将他一脚踢翻在地,就象踢翻一个小偷或小丑。
   
   从文化角度可以说,东海儒家最勇于也最擅于制恶。
   
   另外,在个人层面,我们的修身也包括修肉身,心要强,身也要强。我主张儒门中人特别是男子,除了养气功夫,多少习点武术,可以增强自信,不仅临一般之危时于防身有点小用而已。东海他年如有机会当教书先生,会请我的一位亦师亦友的太极高手同时担任武术教头。文化人往往被视为文弱书生,东海儒门要书生、要文,但不要弱。2009-5-9
   
   
   《恭喜黎文生》
   看到黎文生一首诗:《最高真理》,儒家义理诗也,诗长不录,但结尾精彩之至,不可不录:
   
   认识了自己
   就是认识了最高真理
   从此举手投足
   都是真理流行
   
   这里的真理,就是中华文化中的本心本性,孔子的仁,孟子的义,中庸的中,大学的明德,程朱的天理,阳明的良知,道家称之为道(太极)佛教称之为佛性真如,禅家称之为本来面目(各家理解略异)…
   
   东海旧作《禅诗三首》,其一曰:梵经公案苦研参,忘食废寝颠倒颠。打破葫芦无一物,饥来吃饭困来眠。与黎文生这几句可以仿佛,但有禅味,不如黎文生这几句自然而儒家。黎诗让我想起《金刚经》开头世尊着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之事,更让我想起孔子风乎舞雩和从心所欲的境界。
   
   “举手投足都是真理流行”,这就是的道德自由。举手投足都是真理流行,自然学问有头脑、人生有根基、一切实践活动包括创作都可以“不逾矩”矣。当然,黎文生未必已“登”不退,正如楞严所说:“理则顿悟,乘悟并销。事非顿除,因次第尽。”但知道并领悟到这一点,虽不中亦不远了,东海恭喜遥贺。这不仅是文生之幸,更是儒门之幸。
   
   在“尊德性”上有此见地,便如得了化功大法一般,在“道问学”方面可收事半功倍之效。愿文生君注意“保任”这一境界并不断借“道问学”以开拓之。一得人身,本心便为形气所限,“易简功夫”纵有所得,未到极至,如不注意“保任”和精进,仍可能会有所退,东海也一样。2009-5-8
   
   
   《小蛮夷群体》
   近几年来,随着东海仁音的传播,自由派中的反儒声音渐趋衰弱,至少名家的公开的声音似已难听到,然而让我大吃一惊的是,“汉圈”中居然有不少反儒勇士-----有的口头上、名义上尊儒,实质上反儒,有的则时而尊儒时而反儒,不论是尊是反,都是一塌糊涂。
   
   自由派反儒,多少对儒家有所了解,讲得出一点道理,这些“兴汉勇士”们则对儒学毫无了解,比文革红卫兵水平还不如,不少根本就是小混混、小烂仔级别的(新汉圈少数人水平略高,但对儒学的理解也有限,能靠近儒门者一个未见)。在他们眼里,连东海派都成了伪儒。
   
   此辈一边又口口声声兴汉、兴华夏文明,居然不知道儒家是华夏文明的主体。中华文化以儒佛道三家为主流(佛家是外来的,但早已融入中华、深度汉化),其余墨法兵农诸子百家,都属支流或潜流,儒家又是主流中的主流,是华夏文明的主要谛造者。抽掉了儒家,华夏文明虽未全空,也丧失了主干和根本,所剩无多了。
   
   这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蛮夷群体。略有中华文化常识者不难看出,这个群体所“兴”的“汉”和“华夏文明”,绝对与汉族、与华夏文明无关,与任何文明都无关。这样的群体亟须经受一定的儒学洗礼和一定的文化、道德、政治各方面的常识启蒙。
   
   希望其中少数不无见识、尚可救药的人士谦虚自省,争日早日觉悟,回小向大。否则难免为正人君子所鄙弃远离,不仅成就不了什么“事业”,沦为汉族之祸害、中华之祸害最终害人害己,也大有可能。2009-5-8
   
   
   《开辟更高一级的文明》
   有“兴汉志士”阅罢枭文《儒家的政治态度和立场》开笑:
   
   “看到了上面的文字,我仿佛就能看到东海老师在舞台的聚光灯的照耀之下深情的唱到:我是电,我是光,我是唯一的神话……东海老师,您说话何必绕这么大弯子,直接说自己是释迦牟尼和岳飞转世更好一点。如此颠倒错乱狂悖的文字居然会出自一个自命儒者的人笔下,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以为枭文“颠倒错乱狂悖”,是眼光和心光的问题。我“直接说”罢:岳飞尽管英雄,终究属于世俗人物,与王阳明相比尚且大不如。与释迦牟尼比,我并未觉得自己低,在本性上我们完全平等。我早说过,释迦牟尼见了我,也得让我三分乃至绕我三匝。很多人以为释迦牟尼高不可及,其实是违背佛法根本精神的。
   
   佛法是出世法,儒学是入世法,东海大良知学则已将形上与形下、彼岸与此岸、出世与入世完全打成一片、贯通一体。学习、信仰者可以入世,可以出世。儒学本具一定的宗教精神,大良知学的宗教精神特别浓烈(详见《良知论》五篇及《关于轮回》等枭文),完全可以发展为一门新的宗教:仁教。只不过宗教局限性太大,我无意于此罢了。东海之志要广大得多,我要开辟的是比人本主义更高一级的人类文明:仁本主义文明。
   
   假我两千年,我“度”的人数将是释迦牟尼佛望尘莫及的,而且会是即身成就。佛法经过两千五百多年传播,度生拯人有限,佑民救世更有限,而且影响渐趋衰弱,真传越来越难。释尊极乐有知是要流泪的,他也必明白,作为出世法,纵是圆教,终究有偏,相比贯通儒佛、横接中西的大良知学,未免逊色。如果在这一时代重返,必会助我弘传大良知也。2009-5-8东海老人
   
   
   《何谓正确的言论?》
   言论自由不仅要保护正确言论之自由,更要保护有争议的言论乃至错误反动言论之自由,这是文明常识。呈明网友问:“只不知如何才算是正确的言论?”
   
   兹话题大,概乎言之,真善的言论就是正确的,真,具有科学精神,真实真确真相,符合事物本然;善,合乎道德原则,利他利已利生,促进文明进步。或者说,符合良知原则、仁义原则、中庸原则的言论,仁义礼智信的言论,就是正确的,否则就不正不确。
   
   这都是从原则上来讲的。正确与否,很多时候殊不易言。有些言论貌似正确实则错误,有些言论貌似错误实则正确,真理往往被愚民及别有用心者指为谬论。某些言论是否正确、真善,是否真理,有待于广泛深入的考察,有待于时间的检验及科学的进步,一地、一群、一时往往很难作出正确判断。
   
   言论自由有助于真理的传播。保护有争议的言论乃至错误之自由,从追求真理、发现真理、维护真理“功利”的角度讲,也是必要的。2009-5-8
   
   
   《以啥服人?》
   何以服人?可以分四种方式:以力服人,以礼服人,以理服人,以德服人。
   
   四种手段和方式,一种比一种高(高级、高明、高尚)。以力服人最低劣,纯粹以力,最难服人,纵一时一地勉强口服,也必后患无穷;以礼服人,如果礼是指一般礼貌,仅比力好一点,如果礼是指法律制度,则更好,与以理服人同一层次,但也都有不足,比如,以礼服人,如道理不够,别人会口服而心不服;以理服人,如礼貌不够,别人会心服而口不服。
   
   四种层次,以德服人最高。德,涵盖理、礼、力等而超越之。
   
   四种层次之间,高层次的方式可以包含低层次的,低层次的方式则不一定兼容高层次的,例如,有礼者有力,恃力者无礼;有理者讲礼貌,讲礼者未必讲理;有德必有理,有理者未必有德。
   
   德到大处必有理、有礼、有力,可以以礼服人,以理服人,也可以以力服人,特殊情况下,除恶驱贼,非力不可。人以理来,还之以理,人以礼来,还之以礼,人以力来,还之以力。
   
   严格地说,以德服人已非手段和方式,而是一种“无境无界”的大境界。德者得也,上得乎天道,内得乎自性,自得其乐,自得其尊,自得其圆满。别人服也好不服也好,丝毫不影响这种内在的快乐、尊严和圆满。2009-5-8
   
   
   《拍案惊奇:“汉圈”出了个聪明人》
   前些天,在《这个魔鬼纵不得!》中顺便普及一下法律常识:“在西方社会,对宣传暴力仇恨和民族歧视、为军国主义纳粹主义招魂而富有煽动性的言论,依据良法给予一定限制,不违言论自由原则。同时,如果有人被邪恶之言所煽而动、而危害到他人或社会,煽动者就要承担一定的法律责任。”
   
   今天,有人相告,各个汉网中有一篇很“火”的《论中国强大必要进行军国主义》的文章或失踪、或打不开了。新汉网“秋水”在枭文后表示:
   
   “你所说的是言论自由的最高境界:不做任何限制。这种言论自由,当今世界没有一个地方能办到。比如,鼓吹种族主义、军国主义、希特勒、辱骂他人,这样的言论自由,有哪个国家提供了?没有,可见,言论自由总是有限制,或多火少,或强或弱而已。你在新汉网上的言论,已经多出违法了新网言论管理办法的规定,但管理层至今没有依法处理,我想可能是最大限度地维持言论自由的原则,以交流为主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