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大队里三个死人]
东方安澜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队里三个死人

                大队里三个死人

      文/东方安澜

     感谢党,感谢政府,使俺们看上了数字电视,不过就是马赛克多一点。数字电视的好处数也数不清,节目多,连浙江卫视也收得到,使俺们远在千里就知道杭州的新闻。12/4日的杭州新闻说,近来杭州西湖边野猪多,猎捕野猪的铁夹子就多。新闻里说,一个8岁男孩不小心被铁夹子夹住了,送进医院里动用了消防工具才打开了铁夹子。那个播新闻的靓妹标致来,看得我眼睛发绿。那小嘴里说,有关部门已经三令五申不许随意设置铁夹子,并且有关部门已经发文明令禁止这种行为,可是有些人就是置若罔闻,说这几句,有些柳眉倒竖,那个俊俏呀,看得我心花怒放,比俺村的小芳还俊5倍呢。靓妹噘着小嘴呼吁说,有关部门应该管一管了。这段新闻里,频频出现的“有关部门”,象绕口令,绕得我丈二摸不着头脑,这个“有关部门”到底是“红中”还是“白板”?还是“百搭”,搭牢“有关部门”就可以杠头开花,坐庄收铜钿。

     俺还没咂出滋味,那靓妹就不见了。俺就换到喜欢看的“新闻联播”,看着农民乐呵呵地数钞票,听着国家一年比一年富裕,农民收入一年比一年提高,心里甭说有多暖和。李修平说,12/4是什么“国家法律日”,号召全社会都来遵纪守法。俺从系红领巾起,就走路盯着地,看看地上有没有一分钱,争取做个好学生,好公民。“新闻联播”说到俺心坎里,俺差点激动得跳起来,还是老太公按住了我。

     坐在凳子上俺又有点疑惑了,这个法律是个什么东东呀,“有关部门”是可以随意弄个法律出来的吗?国家的法律和“有关部门”的法律哪个大哪个小呀?或者干脆,由什么领导学“老和尚打伞”,随口而出就是一部法律。俺在大队里“扫盲班”的时候老师教政治课就教我们说要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这个“法”是法规法令还是法律呀?老师就一直没说。国家宪法上明文规定公民有集会、出版、结社、游行的权利,可是,俺们广播里可从来没听说过还有这等权利,广播喇叭里说只有那些野蛮没落的资本主义国家才有这些无聊的玩意。

     唉,文化不高就是弄不懂,可惜俺们村的“扫盲班”现在也停办了,不然,等今年的红薯卖了再去补补这个法律的东东。我刚说出这个想法,在俺家喝茶的隔壁老太公摸着他那只油光锃亮的茶壶慢条斯理地说:“当年,周总理号召成立人民公社,我是积极分子,抗着铁耙,锄头第一个入社;后来,办集体企业,号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实际上每个社员都从年终分红里扣出钱来无偿支援集体,说是自愿,实际上是“金家木匠——上锯(钩)”,不自愿也得自愿。朱总理来了,又把这些企业卖给了私人。你想想,四九年大家一起解放的,大家勿偷勿抢暗地里勿做手脚,他们就是把屁股里撒出来的再回锅,也哪来那么多钱(买企业)?你别看他们小汽车“滴滴滴”,那小汽车也有俺们大家的一针一线。”

     被老头这么一说,我脑筋里是一团浆糊,搞也搞勿清爽怎么一会集体一会私人。老头说:“我活了这把年纪,就看到了一会东风压倒西风,一会西风吹翻东风,哪来狗屁法律,大队里么就是扛三个死人:哄人、唬人、骗人。人有一样是真的,活来寿长点,多看看这个世道的山海野镜,象做戏,叮叮当当一会这个出场一会那个上场,蛮好白相个。小百姓只要有饭吃有衣裳着,管他娘的什么子丑寅卯……”

     靠,老头子年纪弗白活,肚里一本帐,清清爽爽,比俺拎得清。

                             07/11/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