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裤裆里的飞黄腾达]
东方安澜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八月十五》,一个小片
·今天,我亲眼看见谢丹先生和国保在厮打
·江苏常熟民办学校的问题(代发,欢迎关注)联系电话13962318578
·说说林昭
·我看六四 ——从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槃》说开来
·我看微博
·祭奠林昭遇难四十五周年被维稳纪实
·我也是党员(小说)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一斧一凿谈(九)(十)
·一斧一凿谈(十一)(十二)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一斧一凿谈(十九)(二十)
·一斧一凿谈(二十一)(二十二)
·一斧一凿谈(二十三)(二十四)
·一斧一凿谈(二十五)(二十六)
·一斧一凿谈(二十七)(二十八)
·一斧一凿谈(二十九)(三十)
·早上更衣室对谈
·4.28,常熟开关厂维权人的觉醒与抗争(作者:徐文石)
·逃不生记
·夏朝阳(小说)
·塌陷2016(小说)
·说说杨绛
·再说杨绛
·夏食随记
·说说马英九
·臭不可闻“两头真”
·贼(短篇小说)
·说说柴静
·说说《伤仲永》
·12月6号被琴湖派出所传唤一整天记实
·说说亲昵
·摞柴庐
·陆文、野夫及其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裤裆里的飞黄腾达

                       裤裆里的飞黄腾达                           ——歪看《漂亮朋友》

        文/东方安澜

     莫泊桑这个鸟人,写书写个大笑话,也不交代一下乔治•杜洛瓦是什么学历,是北大呢还是清华?还是中央党校研究生学历?就这样冒冒然胡编,只要经过一起当兵的朋友弗雷斯蒂埃的介绍,轻而易举就进了法国的二流报纸《法兰西生活报》,也不经过投简历笔试面试等一大堆烦琐的程序,为找工作团团转的大学生是想破脑袋也弄不通的事。

     杜洛瓦从法国殖民地摩洛哥服役回巴黎,充其量不过是个复员军人。怎么能当记者呢?而且报社老板瓦尔特叫他写篇文章看看,他就写不连牵,不得不求助于朋友弗雷斯蒂埃的老婆玛德莱娜。这样的人怎么能当记者?太不可思议了!莫泊桑在编故事时应该给杜洛瓦安排一个学历,这样才勉强有点说服力吗。北大清华你不舍得那就给个南大,再不济就安排个常熟理工学院的学历也行,省的杜洛瓦光秃秃在报社周围的同事面前没面子。老莫不厚道啊。

     昨晚我写下上面这段后就睡觉了。迷迷糊糊好像有人在骂我。“你只东方野狗,眼睛插在额角头上,也不看看清爽,我写杜洛瓦怎么没交代学历,他是“家里蹲大学”和“和谐社会大学”的双料研究生,颁发的是A四纸开张的学历证书,我承认,比你们那个什么党校颁发的红本本粗糙,远没你们那个精致,但我们这个管用,方便的时候还可以擦屁股。”我猛然一惊,睡梦中直起身来,惊醒后,后半段骂我的话就忘了。

     不得不承认,骂我的话有点道理。这两张野鸡文凭确实管用,单说最后杜洛瓦接手《法兰西生活报》主编,把二流报纸办成一流报纸,“新闻界德高望重的老报人在谈到《法兰西生活报》时,过去那种轻蔑的神情已完全不存在了。”这就需要高超的手腕和能量。

     一个人从底层要向上爬,走高层路线远比勤奋兢业一步步向上升迁来得快。得领导赏识笔试面试不及书记一张批条。你有没有看到过,哪一个得道的政要秘书会去卖甘蔗。有点阅历的人都知道,生活复杂多变,是无法按常理出牌的。制度规章框范的都是普通人,李敖也承认,“当这个社会越来越上轨道的时候,兴风作浪的机会就越来越少。”你所具有的资源背景和你所处的时代环境相契合,才能成就你的辉煌。也就是说“恰当的时机做恰当的事。”人生是在自我改变和顺应环境中不断成长的。

     有得到必有失去,问题是什么是你主要想得到的。以前我一直认为,人只要到了一定年纪,名利得失自然会看得云淡风清。其实不然,我发现很多老人就是爬到棺材口,也患得患失,糊涂终了。更不要说正在打拼的中年一代,更不会去盘算忙忙碌碌的人生意欲何为。在台面上的人,有些人是时势推到了前台,象王洪文,自己并无跟屁股下的位置相匹配的才能,更不自律,下台是不言而喻的;有些确实是靠自己的精明算计和才能,不做混世魔王,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就有可能成为不倒翁。象杜洛瓦,尽管接收了朋友弗雷斯蒂埃的老婆玛德莱娜,还时常在玛德莱娜面前讥讽死鬼朋友弗雷斯蒂埃是“龟公。”好在死人不会跟他计较,不然,弗雷斯蒂埃估计会被气死。因为进《法兰西生活报》当记者是弗雷斯蒂埃为他设计的。在杜洛瓦穷困潦倒时弗雷斯蒂埃拉了他一把,常熟人有句谚语,“宁把老婆给人家操,也不能指路给人家跑。”话糙理不糙,因为被你领进行的人日后常常会成为你的竞争对手。

     杜洛瓦全盘接收了朋友弗雷斯蒂埃的财产老婆和职位。弗雷斯蒂埃在上帝那里不知会不会忏悔后悔给杜洛瓦指了路。后悔也没用,人一死,老婆总归是别人的妻子。弗雷斯蒂埃自己也没孩子,这样,所有的努力都为杜洛瓦打了基础。他在天堂也只能想开一点,不给朋友也会被别人占有,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自己还心平气和一点。再说,玛德莱娜在弗雷斯蒂埃生前就为他戴了绿帽子,死后,更是由她了。看到自己的老婆能在人世间继续快乐的生活,弗雷斯蒂埃在天堂不知会是嫉妒还是宽慰。

     看弗雷斯蒂埃在死亡时恐惧和焦虑的神情,莫泊桑对他不愿死亡煞费笔墨的描写,我想,弗雷斯蒂埃会嫉妒的咬牙切齿。因为,他对玛德莱娜毫无感情可言。两个人完全是职业夫妻或者是名誉夫妻而已。弗雷斯蒂埃不过是玛德莱娜在报馆的代理人。而杜洛瓦接替弗雷斯蒂埃就棋高一着,他和情妇克洛蒂尔德(德•马莱尔夫人)在床上虽然也明确了跟老婆玛德莱娜是相互利用的关系,“谈不上好坏,我妻子跟我不过是合伙人。”杜洛瓦不仅利用跟玛德莱娜的联姻坐稳了在报社的位置,还把自己的目光瞄准了老板娘——瓦尔特夫人。吃着碗里盯着锅里,动起了老板娘的歪脑筋。玛德莱娜不过是他的一块跳板。

     写到这里,我想请教一下懂行的人,建议法国类似妇联的组织应该追授玛德莱娜一枚类似“三八红旗手”之类的荣誉,因为作为职业妻子,她做得非常出色和成功。杜洛瓦也承认,“他不由想起自己的妻子。说实话,也只有她没给他带来任何烦恼。她有自己的生活,在他们共度良宵时表现得也很爱他。”一个女人,不干涉自己的丈夫,对男人不死拉硬缠粘住不放,在床上又做得足够完美,这是任何男人梦寐以求的。况且,玛德莱娜对金钱似乎也没有很强烈的占有欲,面对德•沃德雷克伯爵的遗产,任凭杜洛瓦耍心计侵占一半。虽然看穿了杜洛瓦的把戏,虽然和杜洛瓦没有感情,虽然完全可以阻止杜洛瓦的侵占,但仍心平气和。一般的女人,不能占有男人,就去占有金钱,以点钞票为乐趣,或以金钱要挟男人。玛德莱娜显然不是这样平庸浅见的女人。这倒使我产生出些许敬佩。男人和女人的组合变化无穷,珠联璧合,就会如虎添翼;组合不当,牛溲马渤,甚至灰飞烟灭。

     玛德莱娜确实是一个可以成就男人的女人。在走钢丝的联姻游戏中,杜洛瓦最终占到了先机,以把玛德莱娜和外交部长拉罗舍•马蒂厄捉奸在床为契机,搞掉了拦路石拉罗舍•马蒂厄,也乘机摆脱了玛德莱娜的婚姻,还把自己放在了受害者遭人同情的位置上,这家伙,如此工于心计,遇到这样适合他发展的环境,他就如鱼得水,不发迹也难。看《漂亮朋友》,令我感受最深的,是一句及其平常的转折:“转眼之间,一年过去了。”这一句,是在弗雷斯蒂埃死后,玛德莱娜还没答应嫁给他杜洛瓦,对他的考察阶段,向最终答应杜洛瓦的求婚的过渡时刻。“一年”是什么概念,“一年”中,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和变卦。换了我即将能泡上玛德莱娜这样一个漂亮的富婆,我一定会心花怒放,骨头没有三两重,在单位里,工作中,在酒台上,一不小心就吹起牛来。这样,家里没到,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却满世界都知道了,弄得当事人个个被动人人尴尬。杜洛瓦却及有城府,不但口风紧,乃至在跟情妇克洛蒂尔德的床上,都没透露半点,这是一个老谋深算的家伙。我的经验,如果跟杜洛瓦交往,说话最好说前半句,留下后半句。这是一个手里拽着手榴弹的朋友。

     《漂亮朋友》描述了杜洛瓦周旋于几个女人之间利用男色一步步发迹的故事。故事的叙事线索趋于单一。莫泊桑隐去了杜洛瓦的性能力。这不知是不是文学技巧中所说的“笔不到意到。”其实,勾引女人,性能力很重要。往大里说,“性,是推动历史发展的原动力!”虽然他好几次开罪于情妇克洛蒂尔德,但直到全书结束,克洛蒂尔德都对他孜孜不倦。一个男人,能令一个女人葆有不倦的热情,除了自己的面容以外,我丝毫不怀疑,杜洛瓦是个性爱高手。如果单有漂亮的容貌而没有床上功夫,是无法征服一个又一个女性的。而获得了性爱春天的瓦尔特夫人,我不知应该替她感到幸运还是惋惜。有钱有闲,却沦为吃饭穿衣的奴隶,这是不是也很痛苦。正是由于瓦尔特夫人的性热忱被杜洛瓦开发了出来,得到性爱滋润的她才“这人远看象个老妇,近看却显得十分妩媚。即使仔细看,也让人难于分辨她的实际年龄。”然而最后使她感到难堪的地方,却是情人变成了女婿。不知这人世间有没有丈母娘和小伙子情投意合而把女儿嫁给他的例子。瓦尔特夫人死脑筋,可瓦尔特老头精明,把杜洛瓦看成了一只绩优股,“我们这样的家庭,要找个出身高贵的人并不难,但想找个精明强干而又有出息的人却不容易。他这人前程远大,过不了多久,就会当上议员和部长的”。   前阵子谈论咸猪手,说到我曾袭过某女的胸,还在钱贵里撞痛了人家。我却怎么也记不得了,只好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含含糊糊地应和。近几年我活着活着,发觉许多几十年以前的事清晰如昨日,许多昨日发生的事情却怎么也无法记起。活到四十岁,活到五十岁,活到六十岁,人无法记住六十年内经历过的所有细节。杜洛瓦在弗雷斯蒂埃刚死时,曾经想过,“蚊蝇蚂蚁的存在不过是几小时或几天,人的生命不过是几十年,土地缓慢的变化,也不过只有几百年的光景,它们之间究竟有何实质性的不同呢?只不过是能多看到几个晨昏而已。”

     是啊,“今人不识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人,只能活好当下!

                                  09/3/29                               (三月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