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舍药]
东方安澜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舍药

                               舍药

       文东方安澜

     飘云先生转了个贴,叫《让医院回归公益性》(2007年10月11日 来源:南方新闻网-南方周末)。

     我的记忆是从所谓的改革开放以后,看病越来越贵,直至出现现在网上流传的“医院提前给两老送终”这样尖锐尖刻的评语。想想也是,小时候有个头疼耳热的,去大队赤脚医生那里要点药,基本不要钱的,就是打针也花个一毛钱。不象现在小孩又是吃药又是吊针,折腾个半死,辣手一点的医院一结帐就是千把块钱。不过,我那时不花钱的药也不能白吃,身体好了以后去卫生室顽皮肯定得被两郎中逮着,被他们大腿钳住了在手腕上画个手表,或者干脆,被脱下了裤子在小麻雀上画羽毛。

     文章中有这样一句“国际上医院的起源基本都和教会及慈善机构有关,都是公益性的,这是医疗的特殊性之一。”正巧,近来在看艾宁女士的一个长帖《问中医几度秋凉》,从生命状态、人和医的关系、生活态度等多个角度读这篇长文,非常受益。文章提到“每当有流行病或瘟疫发生,母亲的老师就当街舍药,分文不取。母亲说,有一年闹霍乱,老师当街支口大锅,里面煮着药,排出几张木床,看到有人打晃着过来,就扶倒在床上--刮莎,然后往身上浇热药汤,再给喝一碗热药,这就救活一个。全家全上阵,累得要死要活……。”   佛家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相信,经过言传身教,这样的中医具有悲天悯人的情怀。陈忠实在《白鹿原》里也描述过作为白鹿两家中间人的那个中医冷先生行医的态度,“财东人给他封金赏银他照收不拒,穷汉家给几个铜元麻钱他也坦然装入衣兜,穷得一时拿不出钱的人他不逼不索甚至连问也不问,任就诊者自己到手头活便的时候给他送来。”不管小说还是生活,从民间的记述中,不难发现,历来政府对医疗事业的投入是疲软的,甚至可以忽略。救人济困,扶贫帮弱,中华民族在陈陈相因中得以生生不息、薪火相传的力量,正是这股来自民间的地火。是什么时候使看病成了悬在民众头顶的一把利剑?是什么力量把本来属于公益的医疗变成了宰人的快刀?

     《让医院回归公益性》这文章我读了两遍。文章结尾对医疗改革充满信心,我没这么乐观。常熟民间有句话“无利不起早”。在全民心态扭曲的今天,各行各业,无处不在的就是利益的最大化。要想在改革医疗卫生体制中,乘风破浪,漠视既得利益者的利益,是不可能成功的。在既得利益者的背后就是权利的影子。要把这些影子清除掉,只有政治体制改革。所以,没有政治体制改革做铺垫,其他的所有改革都到了瓶颈,说白了,就是走到头了,任你怎么好心的叫喊,都没辙!

     好心办错事,这是民众都不愿看到的;好心办不成事,受损耗的是社会智慧和民众的期望。有好的方案还要有好的机制来维护和推进,这是相辅相成的。在可以预见的5年内,我可以断定,医疗改革难有起色,甚至一事无成。非党部长,花瓶而已!

                                   07/10/1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