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遇」]
点滴人生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遇」

   下笔之前,有点为题目而踌躇。曾经想过「路遇」、「偶遇」、「巧遇」等,均不合我的心意。我的意思是我经常在街上或公共场所碰到熟人。因此,在题目上我干脆用「遇」便算了。
   
   我这里所指的「熟人」,林林总总,什么也有。最熟的包括我的父亲、母亲、妻子和儿女,最生的包括我许多许多年未见的朋友、街坊和同学。这些人之中,有些是碰到面,互相打招呼,有些是我见到而打招呼,有些是他们见到我而招呼,还包括一些我见到而不愿打招呼的。我行山碰到朋友,游泳碰到朋友,看电影也碰到朋友。我在工作的地方碰到小时的同学、街坊(有些是谈起来才知的),在地铁碰到的人更是多不胜数。
   
   我打开日记,碰到熟人的描述,比比皆是。拿在香港来说,每星期总有一次半次,多的时候甚而有两三次。而移民到夏威夷后,深居简出,也居然先后碰到一个中学同学和一个街坊。我不知道我的经验是否独特,还是许多人都是如此,因为无从比较。我想,在路上跟熟人巧遇,是相方面的经验。我碰见熟人,熟人也碰见了我。但这熟人有没有像我这样的频密地遇见认识的人呢?拿我的妻子来说,(因为这较容易比较)除了一些我们共同相熟的人之外,我碰到自己的相识比她碰到她的远为多。有一次她怪我:「你眼睛真好!」当然,这并非赞美之辞。(读者朋友中,如有相同经验的,请告我,以释我的疑惑。)


   
   我想,假设经常碰到熟人是我的独特经验的话,这可归诸于我的「命」,或佛家所谓「缘」吧。这可有「地利」和「人和」的原因。「地利」是我退休前生活在香港,而香港人是经常在外活动的一族,因此较多机会互相碰面。但大家走到同一点上,却真有点匪夷所思。试想,即使在同一商场,也有不同楼次;即使同一楼次,也有不同角落;即使 同一角落,也可能随便一方进了某店而彼此失之交臂。此所以难以理解。至于「人和」,我可是有独特的条件的。首先是,我活动多,而且是不同的活动多;工作方面,也转工不少,这自然让我认识不少的人。其次是,我目光较为锐利,(嘿嘿,天生如此,不是故意造作),迎面而来的人,即使有五、六排之多,我也不会走眼。再其次是,我人缘好,交游广阔,转了工或活动完了之后,人们仍多愿意保持我这个朋友。(有什么秘诀吗?我不怕开罪上司,敢于顶撞,结果便是开罪了上司。上司只有一人,同事和下属却有几十人,此所以朋友多也。但我是天生如此,并非故意造作。)
   
   不怕告诉你,我的妻子也是「碰」回来的。我们先是在学校认识,不见两年后,有天在街上碰到她。当时是过年的时候,她打扮得比较标致,我赞她一句:「好靓呀!」谁想便这样来往起来,到最后竟赢得「美人」归。其实我当时已心有所属,但进展缓慢,给这意外的邂逅超前了,也不知是好了些还是坏了些。(因为不能比较)
   
   十分凑巧的是,在我结婚的前夜,我在铜锣湾独个儿在街上走着的时候,竟然碰着我的前意中人,她也是一人走着。我没有见她约有两年吧。我们交谈了几句,便道别了,我也没有告诉她我明天便要结婚的消息,但她必然奇怪,我头发梳得如此整齐。数十年之后我想,我仍是较喜欢她的,假设她表示愿意恢复从前的较亲昵的关系的话,我会怎样呢?那真是一个小说题材的故事了。
   
   后记:就在我草拟好上文后,我在住所附近竟又碰到了一位不见了恐怕已有二十多年的朋友。他记性好,能够叫出我的名字。我也没有让他失望。这又是本文所述的另一见证。
   
   (本栏主持尚有另一栏目:平宽译室,敬请读者朋友指教。)
   
   (原發表日期:2009/5/8)
   
   

此文于2016年06月1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