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杭州赛车肇事和巴东烈女抗暴启示录]
陈维健文集
·人民的伪装
·“迎来送往”的浙江民主党人
·我们对非洲的人权有过多少关心
·新西兰式的“世界杯”狂欢
·新西兰式的“世界杯”狂欢
·艾未未、江天勇异见者沉默后的沉重证词
·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访美逃避欢迎
·奥巴马“联大”谈民主浪潮漏掉了13 亿人
·如果中国有大选的话骆家辉参选会成为第一届总统
·中国还要发生多少起“追 尾”事故
· 辛亥革命一百年革命尚未成功
·与“环球时报”对谈陈光诚事件
·与“环球时报”谈艾未未得奖
·与“环球时报”谈美国游客救人与小悦悦被轧事件
·“不要向我开枪”的教训是“不要向人民开枪
·中共黑社会式的统治是最大的恐怖主义
·郎教授说中国制造业完了让我们一起哭泣
·狼终于来了!中国楼市全面崩盘
·当艾未未的债主一场了不得的公民抗争运动
·唱不完的歌“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
·燃烧的西藏燃烧的自由
·希拉莉、昂山素姬两个女人的拥抱对中国民主的启示
·“还人权、反独裁”天顶雷公天下海陆丰
·金正日之死、中共哀伤、人民欢庆
·乌坎村代表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方向
·Last shopping最后一次购物
·2012文章
·曙光在前头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台湾大选吓煞共产党羡煞老百姓
· 台湾大选中共赔了夫人又折兵
· “活埋”中共图穷匕首见
·“不合作”走出西藏的困境
·乌坎的选举朱虞夫的诗----中国是时候了
·王立军拉响了中共爆炸的引信
·一首即兴诗 七年有期刑
·习近平访美老调老规矩
·中共二代抢劫民财 土匪的儿子还是土匪
·中共谈政改:“下面呢?下面没有了”
· 胡锦涛是制造西藏问题的罪恶魁首
·温家宝最后一课:薄熙来下台与恶法出台
·胡锦涛的“形左实右”路线导致了薄熙 来事件
·平反“六四”真诚忏悔 走出政治改革第一步
·改革何不从中共分左右两党开始
·揭毛批毛是改革不可跨越的前提
·八十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到胡耀 邦墓祭奠为那般
·奚落嘲笑如何诋毁得了方励之与政治流亡人士
·胡温打薄复活了文革的政治模式
·打薄熙来的性质正在起着严重的变化
·薄熙来的刑事罪与毒胶囊的危害生命罪
·到底有多少个党中央?
·温总理十三亿人在等待着你回答陈光诚
·陈光诚事件以美国价值解决 中共的无奈与恼怒
·若大一个中国容 不下一个盲人
·薄熙来“翻案”石破天惊中国政情扑朔迷离
·“人民日报”论改革前后两重天
·周永康不倒 国难未已改革断无希望
·孔子学院一场海外文化闹剧
·“六四”不平反只有推翻共产党
·宽恕不能代替惩罚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薄王事件”使中国的政治不进反退
·刘洋飞天升太空冯建梅胎儿被逼堕地
· 让生命的河流入中国人的心窝
·墨尔本大会产生的墨尔本模式
·中国与俄罗斯结盟是自寻死路/
·大雨冲了北京城只因城官好面子
·北京水灾罢捐是对政府的一次信任公投
·启东事件的启示
201208/chenwj/2|恭友(一分钟小说)|1|2012年08月06日
201208/chenwj/3|恭友(一分钟小说)|1|2012年08月06日
·辽宁罢市挑战政府“黑打”
·看谷案审判可以了知“十八大”
·砸自己财产的“反日”抗议示威
·缅甸新闻开禁与中国媒体人抑郁身亡
·柴静演讲援藏女教师那只记录西藏30年的箱子
·香港反“洗脑”与中国送子女出国留学
·中日钓鱼岛冲突激化与习近平躲猫猫玩失踪
·中日之战文明的较量我们已经输了
·是谁让“反日”成为对同胞的暴行
·薄熙来所犯的罪是中共利益集团的共罪/陈维健
·大变局的前夜中共“十八大”何去何从?
·莫言为刘晓波一言抵得十万金/陈维健
·看中共为西哈努克送终“十八大”不必期待
·以温家财产曝光为契机全面公布中共要员家族财产
·“十八大”坚决不改 宁愿等死 绝不找死
·“吃饱了没事干”既是习的文化特色更是习的政治路线
·曼久嘎追拉(Majnu Ka Tilla)的祈祷声
·习近平正在延续中共的罪恶历史
·习近平以意淫方式推行民族复兴
·2013年文章
·新年伊始习李南北两记杀威棒/陈维健
·从南周事件展望未来之中国
·不得不说的纽西兰圣诞大餐华人之丑闻
·把权力关进笼子首先是把民众从笼子里解放出来
·灰霾从老天爷讨债 看欠债总是要还的
·天 哭地哀的访民“春晚”
·养虎成患朝鲜核爆中国无可奈何
·尼泊尔:从藏人的庇护所到受难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杭州赛车肇事和巴东烈女抗暴启示录


   
   零九年注定是中国的一个多事之秋,中共要承担太多的“纪念日”,无论是展现党威国势的六十周年“国庆”,还是力图淡化逃脱罪责的“六四”。这些节日中共有足够的防患于未然的意识,稍有风吹草动即在萌芽中于以扼杀。但有着这样一种日子,既非庆典,也非哀悼的政治性日子,它在中国大地上,在分分秒秒,一呼一息之间就会发生,这些事件小到路上的一例交通事故,娱乐场所的一起持强凌辱,但瞬间就能引发出一场社会性的公众事件,且迅速地从地方扩展到全国,把它推到舆论的峰口浪尖上,如同星火燎原,江河决堤之势,让地方官吏,中央大员寢食不安。
   
   零九年的五月份,临近“六四”二十周年纪念日,发生了二起事件,一起就是5 月8日, 杭州纨绔子弟将街道当跑道,赛车撞人致死案,此事迅速引发成全民性的公共事件,死者追悼会的那天竟多达上万人到殡仪馆送葬,网上所暴发对此事件的看法的文章,和只言片语更是普天盖地,矛头几乎清一色地对准杭州的交警部门和杭州市委。死者毕业前所就读的浙江大学学生,集体写信给中央为同学讨说法,其言词之犀利到了逼宫程度。究其原因,乃是肇事者是亦官亦商的市政协副主席的儿子,另一个与其一起赛车的同伙,则是市委宣传部长的儿子。事发后这位宣传部长的儿子竟然在事故现场抽起一棵烟,语带笑意地说:“这下可好了,我们这个赛车俱乐部要出名了”,真不愧为宣传部长之子。一个与他同龄的青年被他们活生生撞死,竟然看成俱乐部出名的机会。肇事者面对人命关天的大事,能够如此轻松幽默,在于他们背后有一个可以让他们无法无天的老爹和政权。事发后杭州交警部门即刻伪造车速和现场,把这样一件街道当赛道,至人于死地的恶性事故,企图演化为一件普通的交通事故。另一件是发生在五月十日晚上,湖北巴东一个小县城,一位修脚女反抗三位镇官强奸,用修脚刀怒杀色官事件。修脚女邓玉姣是一位年仅21岁的花样女子,在镇政府招商办主任邓贵大要求给于其“特殊服务”时于以拒绝。所谓“特殊服务”时下中国是人人皆知。但是这位官大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位邓小姐竟然不从,于是拿出一沓钞票向她头上扔过去,口言,难道怕我们没有钱给你。然后不顾邓玉姣的反抗,伙同另外一位黄姓官员二次把她摁在沙发上企图强奸。忍无可忍之下,邓玉姣抓起工作用的修脚刀向邓贵大刺去,正中要害,一命呜呼,黄姓官员也被剌伤,与这二名官员一起前来的随员,见事不妙仓皇逃窜。这是一起典型的官员持强凌弱,企图轮奸事件。事件发生后,网上是一片欢呼之声,称邓玉姣为时代贞洁烈女,为民除害,甚至将邓女子的修脚刀和贺老总的二把菜刀相提并论,也有人把她比作去年震撼全国,为讨公道而杀警的杨佳相比,邓女子的修脚刀成了中国民间反抗暴政的象征。总之,网络上是同仇敌忾,一边倒地支持邓女子抗暴杀官,连网上为政府说话搞事的“五毛”都不敢作声。知识界人士还联名请愿,要求政府在处理该事件上要持公正态度,不要以谎称邓女子精神有问题来掩盖自卫抗暴的真相。

   
   杭州赛车撞人致死事件和巴东修脚女受辱抗暴事件,一个发生在素有天堂之称的杭州,一个发生在山林小镇楚西厄塞的巴东,但二件事都有一个共同点,即都是官逼民反,群体性地表达对政府的不满。
   
   杭州赛车肇事,肇事的一方是杭州市的官家子弟,被害的是外地来杭靠卖早点为生的贫民孩子。杭州近年来是中国经济发展最快的城市,也被评为中国幸福指数最高的城市。 杭州因着它历史文化和自然景观,成为中国官家富家的至爱之地。最近以血腥拆迁而成的杭州“西溪湿地公园”,素有“一曲溪流一曲烟”之称,现在是中国官商贵族趋之若骛之园。但是这样的天堂景观和幸福指数,却是建立在杭州百姓和外地民工的痛苦基础上的。杭州当朝市委书记王国平,这些年来在杭州这个历代文人墨客会萃,革命党人辈出之地,大兴文字狱,像师涛这样的文人记者,竟因在网络上写了一些言词委婉的批评诗文,和朱虞夫这样以平和的方式宣传民主理念的人士待之以牢狱。象“爱琴海”这样以诗文会友的网站也被封杀,主编力虹被判入狱。最近又率先在全国实行网上实名制度,让网上言论者胆战心惊,将开风气之先的文化名城地,变成文化的墓地,思想的坟场。王国平还不仅仅在政治思想领 域大打出手,对民间教会也迫害又加,对征地拆迁更是司法、军警、黑社会一起上,搞得杭城冤声载道。杭州人言:“来了王国平,杭州被刮三层皮”。可以说赛 车撞人致死事件,是杭州老百姓对杭州党官,日积月累愤怒情绪的总暴发。
   
   巴东修脚女事件,一方是三位政府官员,另一方是靠修脚讨得生活的女子。事发之地,是权贵作乐,穷人强颜欢笑的娱乐场所。这些年随着中国的经济发展,这种名为休闲娱乐场所遍地开花,而这些场所最容易受到伤害的都是女性工作人员。女性工作人员因受到侵犯造成至死事件,这些年来不绝如缕,被强奸至死者有之,被逼跳楼者有之 ,同为湖北的高莺莺堕楼事件,贵州瓮安的李树芳的俯卧撑事件。07年更有四川达州市,一名十六岁在酒店作礼仪小姐的花样少女,被三名到酒店消遣的官样男子看中,点名陪酒至凌晨后,被发现遭到奸杀。她的舌头被咬断,乳房被割掉, 下体大量出血,引发逾万 民众放火烧酒店的群体事件。但这样的事件并没有为政府敲响警钟。最近几年侵犯女性事件,受害者的年龄又向低端未成年女孩身上发展,贵州习水官员集体嫖处事件,浙江丽水,临海,深圳都发生官员强行嫖处案。但是这样的恶性案件,几乎每起均被有关单位重罪轻判 ,轻罪不了了之了。受害家属冤屈无处可诉,民间的愤怒情绪强压心头,这一次巴东修脚女挥刀抗暴,自然成为人们心目中的烈女,成为时代歌咏的英雄。
   
   杭州赛车撞人致死案和巴东修脚女抗暴杀官案,充分地反映了当今中国社会的民气、民意、民愤,反映中国社会官府和民间的对立已到了十分尖锐的程度。中共官员和家属如此横行乡里,鱼肉民间,为非作歹,每天都在逼迫着民变,民可载舟,也可以覆舟的道理,中共领导人会不清楚,但是中共已经身陷自己造就的泥潭而不能自拔。杭州赛车撞人致死案引发的群体抗争,是杭州市委书记王国平多年为官的结果。王国平其父王平夷原杭州市委书记,文革期间在浙江麻纺厂被批斗之死。这样的家庭变故,对其不可能不产生重大的影响。对于父辈的共产主义早在父亲之死时,已经彻底瓦解,当他子承父位时,早已看破红尘,再也不会像老头子一样做共产党的“冤大头”,这种思想一当进入政治权力,就会变得十分地可怕疯狂。杭州是房地产开发规模最大的城市,王国平家族个个都是房地产大鳄,其家族的财产有几十个亿。而王国平这种所思所行,在共产党内第二代官员中不是个别的,而是十分普遍流行。这些官员,官官相附,互相结帮,这几年来几经磨合,互为谋利,已经结成一个共同利益集团。而他们的子弟则成了纨绔子弟,每天除了纵情声色犬马,挥霍父母贪污来的国资民膏以外,就是耀武扬威,滋事生非。这样的纨绔子弟,京城恶少,与当年清庭的“八旗子弟”有过之而无不及。
   
   巴东修脚女抗暴案中的几位官员,均是共产党的基屈小官,这些官员虽然官不大,但都个个都是如狼似虎,横行乡里的土皇帝。这些官员本来就是这个社会的垃圾,搭上共产党这条权力之船,自然是更加肆无忌惮地胡作非为了。这些年来所引发的群体抗暴事件,基本上都是这些干部所为。
    这些年来中国城乡,从洗头,到洗足,再到洗浴已经成行成市,发展成为中国产业的一大支柱,长沙市2008一年竟然洗出30多个亿的财政。一个城市一年要洗出30多个亿,没有公费如何洗得出这样的巨额。许多地方官员都将洗浴当作“新文化运动”和拉动内需加以推动。深圳市竟然规定在职局处级干部可享受药浴、足浴、推拿等公费疗养待遇,待遇标准为局级干部4000元/人•年,处级干部2100元/人•年, 全部由政府财政支出。而无论洗头还是洗脚、洗浴往往都涉及到色情服务。这次巴东野三关镇的娱乐城“雄风宾馆梦幻城”,我们仅从其名字上就可以知道其服务的内容。当然服务人员也并不都是从事色情服务的,比如这次事件中的邓玉姣,就是一个只给客人修脚,卖艺不卖身,不作特殊服务的女子。本来三位官员酒后兴趣盎然,招个可以特殊服务的小姐多得是,为何一定要对邓玉姣强行所为呢?我们对此只能作这样的解释,这些年来这些官员对招至即来,挥之即去的小姐,已经玩滥到失去兴趣的地步,他们要尝尝那种强奸,轮奸的快感。这里还值得一提的是,本来嫖妓宿娼是非常个人隐私的事,而现在则不同了,往往是呼朋唤友结伴而行,上级下级同事一起上,巴东修脚女事件是如此,习水嫖宿幼女案,四川达州高中女生被奸杀案也是如此。对于这些官员来说集体玩弄女子,和一起去吃一顿饭没有什么两样了,这些官员堕落、颓废、变态到了这种程度,真是夫复何言。
   但是,胡温政权还在“装逼”,把中共包装成一个“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权为民所用”的政党,宣传“八荣八耻”。对于中共领导人的这种无耻,实在找不到一个词来形容它,只能用民间一个最粗口的语言“装逼”来表达。中国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媒体,电视、报纸、广播、网站,都是中央到地方一级一级官员,“装逼”的舞台。中共的官员贪污腐败不要紧,但一定装得像,装得好,这是为官之本,也是为官之道。所以中共官员在新闻媒体上所看到的,和平时所作所为完全判若二人,他们刚刚从声色场所回来,就会在会上大谈“八荣八耻”,说得跟真的似的。他们收受贿赂的脏款还放在口袋里,就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在台上做廉洁报告。就象杭州市委书记王国平,为家族捞得几十个亿,却还装模作样骑车上班,以示清廉。希特勒的宣传部长戈培尔说谣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中共媒体能够如此逼真地把干部的装相扮相,放大了再放大,确实也能迷惑一部分人,但是谎言总是谎言,大部分人对这个政权的本质还是有清醒的认识,对胡温这一套戏路深痛恶绝。
   巴东烈女抗暴和杭州赛车肇事二个事件,事件虽小,但可以说是当代中国社会的一个缩影,反映出中共执撑下的政治生态,所谓的盛世图景。如果以一个素描来绘出今天的共产党人形象,那么就是作完八荣八耻报告,袋里揣着贪污受贿的脏钱,躺进三温暖的房间,搁着臭脚,说着淫语,让小姐服务。这既是中国共产党人的新形象,也是中国共产党与时俱进的新文化。中共官员这样一团污秽稀泥,纵有铺天盖地宣传,也难以扶上墙,让它闪烁生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