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陈维健:西藏问题是文化存亡之争 ]
陈维健文集
·为自由而失去自由的战士朱虞夫
·教育产业化导致教育的欺诈
·人头税和暂住证
·青藏铁路划剖了西藏的胸膛
·中共的后台金家的导弹
·千古永恒的佛天慈地---西藏的现状和未来
·中国的改革不妨看一下左邻右舍
·从阿扁喊退党扁嫂喊离婚看台湾的民主
·布什面对中国劳工的冷血谎言
·民族主义是绑架民众的元凶
·党决不能指挥枪
·文明的抗争和暴力的镇压
·共产党的宗教战争
·从陈、高两位维权人士被抓看中共政权的黑社会化
·国在山河破,天府成龟田
·疯狂的高尔夫球场
·(温家宝)拒绝民主的宣言
·去世三十年老毛阴魂不散
·莫将人民当敌人
·江文选腐败的交易
·倒扁-民主社会的民主运动
·生命之河成死亡之水
·中共反腐斗争与腐败无关
·人文奥运美丽的谎言
·在政治正确下的金家核弹
·冰山封不住的谎言(评藏人被射杀)
·冰山上的雪莲 德协麦朵──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一
·雪山雄鹰才旦加-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二
·山穷水尽洞庭湖
·刘建超是哪家的发言人?
·大陆人士投奔台湾的悲剧
·从南水北调看中共朝令夕改
·不爱人权爱狗权
·丑陋的中国公费旅游遭遇廉洁的外国政府
·肩扛道义 笔讲道理--评胡平新书《数人头好过砍人头》
·天下无道遂使清官遭灭门
·北京人权展无人权
·胡锦涛为何下令禁止杀狗
·中国圣诞节里的无耻无聊无畏
2007年文章
·民主是个好东西之叶公好龙
·教育产业化和就地正法
·党国无道 天下已乱蜀更乱
·中国政府对官员荒唐的警告
·大国崛起和新殖民思想
·情系曼久嘎追拉
·中共对台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
·马英九民主时代的悲剧英雄
·胡锦涛听克林顿老婆的话
·一个思想超越者的悲情和佛心
·境外媒体自由采访背后的故事
·“物权法”还是“掠夺法”
·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阿扁的一个呼吁二个作法
·诛连九族卷土重来
·专制指挥民主的中西关系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的补充
·泯灭英雄的时代
·“国际歌”的声音又在中国大地响起
·熔化血躯的钢水背后的国企改制
·不许调戏妇女到不许包养情人
·渔阳鼙鼓动地来
·封殺沉默偷渡不了「六四」屠殺的罪責
·陳維健:太湖美美在太湖水
·陳維健:「不要奧運要人權」農民的心聲
·陳維健:中原「黑窯」誰之罪
·陳維健:黑窯事件將成為中國人性復甦的起點
·陳維健:中國一個討薪被打被殺的黑社會
·五十年血淚澆心史不能忘記
·迷倒眾生的達賴喇嘛---記達賴喇嘛2007年6月訪問紐西蘭
·陈维健:佛罗伦萨永不殒落的人性光辉
·
·冲破黑暗人权圣火在雅典燃燃升起
·法国媒体追踪“不要奥运要人权”
·携万人签名潘晴前往国际大赦总部
· 东京日本人权活动家将全力支持"人权圣火"
·亚太人权基金会07年度颁奖典礼在悉尼纽省议会大厦举行
·悉尼海德公园呈现中国民众的苦难呈现中共暴政的罪恶
·中国海外民运人士与国际大赦澳洲分部成员座谈交流
·澳洲绿党党魁布朗与中国海外异见人士座谈
·人权圣火到达第一站柏林在奥林匹克广场升起
·“柏林墙”在澳洲悉尼筑起
·陈维健:为感觉而杀人的罪犯
·雅典的冬雪
·为腐败引咎辞职的日相安倍
·高智晟的泣血呼吁
·担负民众苦难的缅甸僧侣
·十月里的无法无天
·天使云来满江红
·中共指定接班人还要延续多久
·政治青春永驻的陈方安生
·布里斯班之夜与邱教授话说两岸
·继承奥运神圣休战传统停止一切镇压
·人权圣火传递到布里斯本潘晴接受主流媒体采访
·人权圣火抵达澳洲首站悉尼
·墨尔本人权圣火天降奇兵 球星陈凯闪亮登场
·在自由道路上奔跑的勇士-记球星陈凯的历史性起点
·继承奥运神圣休战传统停止一切镇压
·澳洲新总理陆克文的中国情结
·巴东山崩地裂中共不寒而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维健:西藏问题是文化存亡之争

   
   
   达赖喇嘛最近访问纽约对来自蒙古、不丹、尼泊尔的西玛拉雅民族的民众呼吁:“希望有着与西藏共同传统的西玛拉雅民族,和西藏民众一起来共同挽救藏传佛教。”对于西藏文化的担心,达赖喇嘛早在几年前就不无忧虑地说:“如果维持现状的话,我想西藏十五年后就不存在了。”在中共统治下,特别是在胡温政权,这帮没有历史文 化意识,渗透共产唯物主义思想,又对现代物质主义顶礼膜拜,情有独钟的集权者手里,西藏文化确实是分分秒秒地在摧残中死亡。
   
   达赖喇嘛尊者这些年来像念六字真经一样地在全世界,宣传和平不独立的中间道路,在中藏会谈中再三向中共表示:我们并不是要寻求独立,我们寻求的是可以保护西藏文化、西藏语言的西藏环境的真正自治。而自治的全部内容则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宪法中所规定的已有条款。但是中共则一再把达赖喇嘛的这一明确立场,曲解为,所谓的自治其实质最后还是走向独立。其实从西藏的历史来看,从西藏和中国的政权所处的关系来看,中共的说词是对历史的无知。自唐代以来套用中共的一句话,自古以来西藏和中国政权的关系一直是类似保护国不像保护国,友邦不像友邦那样一种模糊的关系。在中国被外来民族如元朝蒙古族成吉思汗和清朝的满族的努尔哈赤统治之下,西藏和这二个中国的外来政权的关系,更是帝师之间的关系。西藏作为一个政教合一的雪域佛国,从来都没有现代国家的概念,对它来说只有教区的概念,因此也有了让共产党和汉族同胞心惊肉跳的大藏区的概念。这个大藏区包括内蒙、四川、青海、云南在内的藏族人居住的区域。目前所谓的西藏只有不到西藏的一半领域,人口也只有六百万藏人中的二百多万。达赖喇嘛经常自嘲说,如果按中共的西藏概念,我这个出生在青海的喇嘛也不算是西藏人了。

   
   西藏作为一个佛教国家在历史的长河中,要成为一个名符其实的国家,有很多次这样的机会,远的不说,就在辛亥革命曾任驻藏大臣的四川总督赵尔丰被处死后,藏人纷纷揭竿而起,杀戮驱赶驻藏官员和清兵。当时新成立的国民政府完全无暇顾及西藏问题,在此情况下,西藏完全可以按现代国家的意义上来确立国家身份。但由着西藏文化传统上对现代法律地位上的麻木,而无所作为。在西藏噶厦政府看来,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赶走清朝驻藏大臣和清兵,只不过表示结束与清政府的帝师和保护的关系而已。西藏噶厦政府在辛亥革命后,作为一个佛教国家,除出英国以外,只与他周边佛国保持着关系,如尼泊尔、不丹、印度。印度的关系是在印度结束英国殖民地独立以后取代英国的。其实虽然西藏噶厦政府没有按照国际标准确立为现代的国家,但是他还是在某些方面顺应潮流,比如为了与西方国家进行交流,在1947年发放了一份西藏护照,这个护照上有7个国家的签证,包括美国、英国、法国、意大利、沙特、埃及,成为西藏难得的一个现代国家的见证。
   
   西藏要作为中国的一部分有着它文化上的困难,毕竟西藏的语言文化来自印度。不过,西藏在公元七世纪被松赞干布统一以后,倒确实有那么一次可以使西藏成为中国文化的一个部分。当年松赞干布以亚洲之雄,兵临城下大唐王朝,要求将中国的文化传播到藏地,但是唐太宗虽有开国之才,却无历史远见,只让宰相房玄龄送去一个文成公主,和几部佛经,就将松赞干布打发了。松赞干布在中国求文不成转向印度,印度派出密教大师莲花生到藏弘扬佛法,并以梵文为基础帮助西藏建立了藏文。而文字则是一个民族文化的根本,西藏文化根本因唐太宗的愚昧而使西藏没有成为汉文化的一部分。如果当时大唐向西藏送去的不是文成公主而是汉文,那么汉藏这两个民族的两条历史河流很容易合而为一了。当然西藏成为亚洲汉文化以外的一个灿烂文化,也未尝不是幸事。
   
   关于西藏的历史地位,达赖喇嘛明确表示,我们不执着于过去的历史,我们尊重现实,这个现实当然是被中共统治半个世纪的现实。中共是西藏历史第一个真正统治西藏的政权。如果西藏仅仅是被中共政治统治到也就罢了,因为西藏对政治本来十分淡漠,对藏人来说不管谁统治西藏,谁当大臣谁当书记,只有达赖喇嘛才是他们真正领袖,是他们的菩萨他们的神。因此,藏人如果在中共统治下能像香港“马照跑,舞照跳”那样,“经照念、佛照拜”,藏人也就不会有太多的计较。可是中共统治西藏,不但对西藏实行所谓的“民主改革”,将共产主义的阶级斗争,合作化生产“人民公社”这一套,与西藏文化格格不入的东西,以武力强加于他们,并在文革期间毁教灭佛,西藏八千多座像征着西藏文化的寺庙被毁的所剩无几,僧侣不是被折磨致死,就是强迫还俗结婚,如同当今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权。文革后虽然某些庙宇修复重建,佛像重塑金身,但历代经文、宝典则早已灰飞烟灭,无法生还。重建的庙宇已物是人非,徒有其名,不再是西藏文化的精神圣殿和灵魂之地,而成为西藏的旅游名胜,成为政府敛财之地。佛寺内的僧侣被迫洗脑,接受共党教育,庙宇也编入中共行政体制。僧侣们稍有不服,违背党意,轻则赶出庙门,重则入狱座牢。 救苦救难的菩萨,已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整个西藏已找不到一块可以潜心修佛的清静之地。
   
   中共对西藏佛教大肆摧残之时,对西藏的语言文化进行逼退。中共统治西藏以后,虽然在中小学实行藏汉双语教育(文革时一度取消了藏语教学),但97年以后,以方便藏人日后生活工作为名,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了汉语为 主的教育,高等教育则以藏语无法和现代科技词汇相对应,而一直是 汉语教学。电视、广播、报纸、杂志方面也基本上处于汉语为主藏语为副的状态,藏语的电视频道迟至99年才开播,而且只有12小时。总之在西藏因着实际生 活中,不学好汉语就找不到工作,在西藏所有的事业和国家企业单位都需要汉语,录取藏族干部职员的首要条件就是要会说汉语,因为不会说汉语无法与汉族干部同 事 沟通。在西藏有高达百分之四十的藏人失业这样的客观现实下,造成了许多藏人只学汉文而不学藏文的现象。中共统治西藏五十年,西藏文化已经处在生死存亡的边缘,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所以中共在西藏无论化多少钱,都做不到收买人心的目的,因为中共在西藏所实行的是藏族文化灭绝政策。
   
   中藏问题的核心是文化问题,统一和独立对藏人来说并不重要,只要西藏的文化能保住,能繁衍, 共产党再统治一段时间也没关系,西藏问题我们这一代解决不了,下一代也可以解决,总会找到解决的办法,而且共产党的专制政治也不可能永远统治中国。但是西藏文化如果被灭绝了,那么西藏问题也不存在了。西藏人都说着汉语,写着汉字,穿着和汉人一样的服装,西藏和内地的一个省有何区别。这样的景观不是耸人听闻,而已经离现实只有一步之遥。而这正是中共解决西藏问题的策略。达赖喇嘛最近一次接受海外媒体采访时说:“中国统治等于说给西藏文化遗产判了死刑。”中共政权是一个连自己本民族文化都肆意摧残的政权,根本不会在乎一个弱小民族的文化被灭绝。
   
   西藏文化对充满大汉主义的中共政权来说是落后野蛮的代名字,是应该淘汰的文化。但是中共的态度恰恰反映了他们的愚昧无知。西藏文化对于当今这个物欲横流,人性堕落,生活紧张而又烦燥不安的世界有着不可估量的意义。慈悲和给予,宽容和容忍,宁静和清心,内心的满足和快乐,以及利益众生的观念都是来自西藏这个雪域佛国。达赖喇嘛每年奔走世界各地的演讲,都在将慈悲为怀的这一“普世价值”传递给人们,他说:“愈是工业进步的社会,所发生的问题愈严重。科学及技术在很多方面创造了奇迹,但是,基本的人性问题却 依然存在。现在,人们的教育程度空前,可是,教育普及并没有产生好结果,却祇有精神上的不安与不满。毫无疑义,物质发展与科学技术都在不断增进,但是,这 太不够了,并没有为我们带来和平、幸福,或者消灾。” 他大声疾呼,以改换人心的态度来解决当今世界所面临的难题。他的思想观念受到几乎整个世界的倾心。英国诗人威帘.布莱尔有这样的名句:是的,我们的社会模式不是绝对的。古老的西藏文明,提醒和引导着人类,去凝视另外的生存方式,思考着人和大自然的亲缘关系,为人类开拓了更广阔的空间。但是遗憾的是这样一种可以改变现状,维系人与人,人与自然和谐关系的价值观,完全没有被中共所认识。像张庆黎这样的驻藏封疆大臣,竟然把达赖喇嘛称之为“一只披着袈裟的豺狼 ”。这种文革式的大批判语言和思维,这种自暴与时代脱节愚昧的勇气,实在令人啼笑皆非。但令人感到不安的是,中共集团中的大多数干部都有着张庆黎同样的,结合着野蛮的无知,更有一批被历史断代,狼奶喂大的愤青,他们口无遮拦地对西藏喊打喊杀,不但要杀达赖喇嘛,而且要灭族西藏。这种愚昧野蛮不但摧残着西藏文化,也祸害着本民族的文明和进步。
   
   中国这些年来经济发展,不但没有带来文明的进步,反而使整个社会处于道德沦丧,精神颓废的状态。在中国任何一个公共领域已经看不到公正的影子,正义被扼杀,良知受嘲弄,慈爱与同情成为稀世珍物,无耻公然登台表演,谎言成为全民族自上而下的不二语言,社会已经回到弱肉强食的原始状态。这样一个中国,正需要藏传佛教这样满怀慈悲,普渡众生的文明予以救渡。然而这样的文明正在遭受中共的毁灭。中国毁灭西藏的文明的同时,也在毁灭拯救中国的机会。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