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陈破空文集
·邓小平孙子排队接班
·习近平,利益集团的傀儡
·新疆仇杀,祸起胡子与面紗
·“六四”关口,习近平挣表现
·习奥庄园会,说是轻松,并不轻松
·斯诺登何去何从?三难
·闹钱荒,中国经济显露败相
·斯诺登逃港,北京先获利后犯蠢
·埃及变局,世界不必困惑
·从藏人自焚,透视中南海智力缺陷
·北京统治秘术:左手肇事,右手维稳
·中國模式”再受挫:非洲對中國說不
·《人民日报》批宪政,警告党员官员
·共産党是网上弱势群体?
·薄熙来倒了,毛左旗并没有倒
·陈破空最新力作:《假如中美开战》隆重出版
·审薄大戏演砸了?习近平三不该
·除非中国民主化--写在《假如中美开战》出版之际
·薄桉趣味看点:江泽民别墅
·中国道德崩溃,何不就教于达赖喇嘛?
·薄熙来灭顶之灾,毛左派幡然醒悟?
·上海自贸区,李克强的赌博
·审薄大戏落幕,解读无期徒刑
·中外资金大卷逃,恐惧习近平?
·纪念习仲勋,拷问习近平
·开除夏业良,北大“挥刀自宫”
·中国民衆将夹道欢迎美军
·自信台湾优势,从容面对大陆
·权力斗争:三中全会幕后
·防空識別區:意圖與計謀
·金正恩拿下张成泽,北京惊悚
·中美军舰险相撞,相撞又如何?
·激进扩军,中国军力赶超美国
·平壤宫廷杀戮,血溅习近平
·中日口水战,谁是伏地魔?
·宋彬彬应该投桉自首
·选择性反腐,遭遇选择性放风
·舆论沸腾,中日即将开战?
·王张会,台湾与狼共舞?
·克里米亚之变,逆转世界格局?
·自娱自乐的中国,无人捧场
·克里米亚公投,解读中国的弃权票
·台湾学运,怒火指向北京
·习近平反腐,收获与风险并存
·中南海消费胡耀邦
·放过周永康?习近平绝对不会
·“醒来的狮子”不安全?
·今逢四海为家日 ---感怀陈一谘
·挣表现,习近平没有安全感
·引狼入室,中俄联手上演大戏
·从民主运动到流亡- 在日本大学的演讲
·中国民主化,将惠泽世界--在东京“天安门事件”25周年集会上的演讲
·北京正诱发香港动乱
·陈破空与田原总一朗对谈
·习近平抓捕他自己的支持者-从陈卫于世文的遭遇说起
·普京能让步,习近平不能让步?
·拿下徐才厚,习近平震撼解放军
·芮成钢栽倒,毛左派受创
·甲午战争一百二十年: 惊人相似的解放军与北洋水师
·中国可能发生了某种形式的政变
·伊拉克内战,北京着慌
·习近平如何超越邓小平?
·邓小平电视剧,荒诞不经的“真实”
·摆平香港,习近平将对台湾下手
·江泽民已经死亡?
·达赖喇嘛转世与否,北京很在意
·整肃山西官场,泄露最高机密
·存活65年,北京统治手法的翻转
·北京高声批港,骂给中国人听
·占中运动十大看点
·打击“伊斯兰国”武装中国处于机会主义阶段
·子夜里的一盏明灯——追思陈子明先生
·四中全会,习近平受挫
·梁振英背后的外国势力
·大国领袖习近平的臭脸外交
·美国中期选举与中美关系
·奥习瀛台夜宴有深意?
·连胜文惨败,习近平不安
·审判周永康,死缓还是死刑?
·大闹亚航,中国人仅仅是“任性”?
·中国出了个习皇帝
·谜团重重的令计划桉-再析习近平神隐之谜
·江泽民东山演戏,趣味十足
·我们是不是查理?
·习近平紧张,最大问题在党内
·陈破空司马南交锋,司马南输在哪里?
·政商分离,太子党的脱身之计
·提前处死刘汉,又是杀人灭口
·军警特乱套,习近平惊魂
·2016,看好蔡英文
·习理论出台,继续数字游戏
·本书可能让部分中国人不高兴
·外国人不了解中国人
·果敢,另一个克里米亚?
·李光耀不值得高捧
·新加坡掠影
·起诉周永康,为何变低调?
·毕福剑事件的关键词
·日中开战:鏖战钓鱼岛
·习王反腐受挫,若退却,后果严重
·《西藏白皮书》,中南海的标题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西藏自古就是中国的一部分吗?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达赖喇嘛放弃争取西藏独立的路线,由来已久。他面对现实,承认目前西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然而,中共不依不饶,偏要维持达赖喇嘛等同“藏独”这个定论;又非要达赖喇嘛承认“西藏自古就是中国的一部分”。前一条,是强贴标签;后一条,是强人所难。
   

   “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共白皮书语,未加论述),这个结论,究竟能否成立?需要从头盘点历史。西藏与中国的复杂历史关系,概括而言,分四阶段:
   
   中藏和亲,谁是谁的一部分?
   
   第一阶段,公元7世纪,西藏国王松赞干布时期,西藏空前强大,尼泊尔国王和中国(唐朝)皇帝分别献公主与松赞干布为妃(公元641年),以和亲政策,遏制西藏扩张。如果以这种姻亲关系,来认定西藏从那时起就是中国的一部分,那么,是否也可以说,从那时起,中国就是西藏的一部分?况且,彼时,在西藏王宫里,尼泊尔尺尊公主的地位高于中国文成公主,那么,西藏、尼泊尔、中国,究竟谁是谁的一部分?实际情况是:那时,三国都是独立主权国家,各自为政。
   
   西藏国王赤松德赞年代,进一步对外扩张,一度占领中国首都长安(公元763年),为了换取西藏撤军,中国被迫向西藏纳贡。后来,两国立碑为界(公元783年),约定“彼此不为寇、不举兵、不相侵。”
   
   如果以历史上中国与西藏曾有联姻关系,来证明“西藏自古就是中国的一部分”,那么,能否说,匈奴、突厥等许多与中国有过姻亲关系的西域或北地国家,“自古就是中国的一部分”?或者,在欧洲历史上,英国、法国、德国、奥地利、荷兰等国,都曾互嫁公主与对方王子(其中,有的公主甚至登上他国王后之位),能否说,其中某国“自古以来”就是另一国的一部分?
   
   藏蒙供施关系,与中国何干?
   
   第二阶段,公元11世纪,蒙古灭亡包括中国在内的众多亚欧国家时,也进兵西藏,因蒙古汗王忽必烈虔信佛教,拜西藏法王八思巴为上师喇嘛(帝师),尊佛教为国教,藏蒙形成供施关系,即西藏法王为蒙古汗王的精神导师,蒙古汗王则为西藏法王及其疆域的保护者。
   
   显而易见,那时,在蒙古帝国版图上,西藏地位高于中国,西藏尚有自主权,中国则已沦亡。如果硬要说蒙古帝国是中国人的帝国,那么,从那时起,东起朝鲜半岛,西达多瑙河,北至北冰洋(包括俄罗斯),南达太平洋和波斯湾(包括众多东南亚、中亚和中东国家),都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国是否应该去收回这些“自古就属于中国”的广大欧亚地区?
   
   即便只论元朝(蒙古帝国的最大一块,四大汗国之一,由忽必烈建立),如果硬要说那是中国的一个朝代,其疆域除原蒙古和中国部分外,还包括西伯利亚、朝鲜(北半部)、越南、缅甸(北部)、泰国(大部)等,能否说,这些地区“自古就是中国的一部分”?
   
   公元14世纪,中国人推翻蒙古统治,恢复中国(建立明朝)。蒙古国退缩漠北后,蒙古与西藏供施关系依旧。而中国与西藏之间,既无互属关系,也无供施关系。至于明王朝曾对西藏各派高师赠以封号,就如今日某国政府或议会对其他国家领导人授勋一样,属于友好往来或笼络外交。实际情况是,那时,中、藏、蒙都是独立主权国家,各自为政。
   
   达赖喇嘛的尊号,来自于蒙古汗王的赠予。1578年,蒙古俺答汗首赠此尊号于西藏最大教派----格鲁派大师索南嘉措。那时,蒙古与中国无关,中国已经进入明朝后期的万历年间。
   
   满清对西藏,影响力有多大?
   
   第三阶段,公元17世纪,满清崛起,应满清皇帝请求,西藏从五世达赖喇嘛开始,与满清皇帝结成供施关系(1639年),那时,中国(明朝)尚未沦亡。藏满供施关系的形成,主要出于满清抵消蒙古影响力的考虑。藏满供施关系,类似藏蒙供施关系,但藏满关系弱于藏蒙关系。满清驻藏大臣地位,等同于其他国家住西藏使节。满清皇帝和西藏达赖喇嘛互赠尊号。1644年起,满清灭亡包括中国在内的周边国家,藏满供施关系依旧。
   
   18世纪,西藏为抵抗外寇(廊尔喀,即尼泊尔)或平息内乱,依藏满供施关系,请求满清皇帝支援,满清军队因而先后三次进入西藏,完成使命后即撤出。
   
   满清乾隆年间,曾有关于西藏的“善后章程”,即满清皇帝对其上师达赖喇嘛的改良建议,其中有一条:建议对达赖喇嘛、班禅喇嘛等西藏转世活佛的继任,以金瓶抽签来认定。但认定职责,仍属西藏政府和西藏各大喇嘛。西藏当局参考了满清皇帝的建议,但实际做法却是:有时用金瓶抽签,有时不用。比如,第十、第十一、第十二世达赖喇嘛以金瓶抽签方式认定;但第九、第十三、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则没有以金瓶抽签方式认定。
   
   满清入侵西藏,与西藏重获独立
   
   1908年,满清首次起念,谋夺取达赖喇嘛政权,派兵入侵西藏;鉴于此,1910年,十三世达赖喇嘛宣布终结藏满供施关系,并流亡印度。1911年,中国人推翻满清统治,恢复中国(建立中华民国)。1912年,西藏人打败其境内的满清军队,迫使清军投降并被赶走。流亡的十三世达赖喇嘛旋即归国,宣布西藏重获独立。满清占领西藏时间,前后维持不到四年。
   
   19世纪,满清本身面临世界列强的侵凌,但对于更加弱小的西藏,满清又成为角逐西藏的列强之一。满清侵吞西藏领土(康区、安多地区,即后来划归四川和青海的藏区),犹如俄国侵吞满清领土(远东地区、西北地区,后划归俄国)。
   
   正如日、俄、英、法等国强调并追求在满清的利益,任何时候都想“分一杯羹”;满、尼、英、俄等国强调并追求在西藏的利益,任何时候都想“分一杯羹”。鉴于列强对藏满供施关系的不了解,满清甚至逾越藏满供施关系,在列强面前冒充自己是西藏的“宗主国”,要求列强与西藏签约须经满清同意,或先与满清签约。但西藏政府始终宣示:概不承认满清与其他任何国家有关西藏的协议或声明。
   
   列强瓜分满清,受到满清人(以及后来继承满清疆土的中国人)记载和谴责,认定是“屈辱历史”,不承认那时被迫与列强(包括俄、日)签订的“不平等条约”;列强瓜分西藏,理所当然地,也受到西藏人的记载和谴责,认定是“屈辱历史”,不承认那时被迫与列强(包括满、英)签订的“不平等条约”。
   
   多国势力伸入西藏,未曾改变西藏主权
   
   类比蒙古情形,如果要把满清帝国(清朝)当作是中国人的一个朝代,那么,朝鲜、越南,甚至泰国、缅甸、老挝、琉球等(当时均为满清藩属国,与满清关系,远比西藏更近),“自古以来”就都属于“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尤其,以康熙年间清俄《尼布楚条约》(1689年)为准,其后一百多年间,俄国侵吞满清领土150万平方公里,以中国名义,都必须索还。
   
   如果把清朝当作是中国人的一个朝代,那么,毛泽东在苏联的压力下,承认蒙古独立(从满清到中华民国,蒙古都是满清或中国的一部分),就必然被定性为汉奸行为;同理,江泽民与俄罗斯签约,划定中俄边界,正式追认俄国历史上的侵吞,更必然被定性为卖国行为。毕竟,对待历史问题,尤其主权问题,不可能持双重标准。
   
   通观近代,满清、尼泊尔和英国都试图介入西藏内政,或入侵,或以保护国姿态出现(满、尼、英都曾先后宣称是西藏的“宗主国”),分别带给西藏一定程度影响,与西藏形成特殊关系,但始终没有在实质上改变西藏的独立主权地位。
   
   如果以历史上蒙古和满清势力先后伸入西藏,来证明“西藏自古就是中国的一部分”(何况蒙古、满清未必等同于中国),那么,尼泊尔势力曾经伸入西藏(7、18、19世纪),能否说“西藏自古就是尼泊尔的一部分”?英国势力曾经伸入西藏(19世纪),能否说“西藏自古就是英国的一部分”?或者,蒙古、俄国、日本等国势力先后伸入中国,能否说“中国自古就是”这些国家的“一部分”?
   
   中华民国从未管辖西藏
   
   话说中国人倒满复国后,中华民国总统袁世凯曾向西藏和尼泊尔两国政府致函,邀请它们加入中华民国,但遭到西藏政府和尼泊尔政府的一致婉拒。在两次世界大战和周边战争中,西藏均保持中立。
   
   传言中华民国代表吴忠信曾于1940年“主持十四世达赖喇嘛登基典礼”,实际情况是:吴忠信与英印、尼泊尔、不丹、锡金等国代表地位一样,都仅仅是受邀出席典礼仪式而已。早在上一年,即1939年,西藏摄政王和西藏国民大会就已经确认达赖喇嘛的转世。
   
   毛泽东说西藏是外国
   
   第四阶段,1950年,中共兵发西藏,这在当时独立自主的西藏看来,自然属于“侵略”;当时,除共产党国家外,大多数国家,如印度、尼泊尔、英国、菲律宾、泰国、尼加拉瓜、爱尔兰、萨尔瓦多、美国等,都在不同场合(包括在联合国)发表声明,谴责中共“入侵西藏”。
   
   中共本身对西藏的立场,前后不一,出尔反尔。1931年,中共在江西颁布《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规定:“中华苏维埃政权承认民族自决权,一直承认到各弱小民族有同中国脱离、自己成立独立国家的权利。”1934年,中共军队路经西藏境内,从藏人那里获得供给并借宿。对此,毛泽东说:“这是我们对外国唯一的欠债。”(埃德加•斯诺:《西行漫记》)既然那时毛泽东承认西藏是外国,那么,他就必须承认,十几年后,中共军队“进军西藏”,实为“侵略西藏”。对待历史,不可能有双重标准;对待现实,也不可能有双重标准。
   
   在大军压境之下,中共强迫西藏政府签订了城下之盟《十七条协议》,但几年后,中共即自毁协议,动摇西藏自治地位,导致西藏人民起义,十四世达赖喇嘛流亡印度,随即宣布:《十七条协议》无效,西藏重回原有独立自主地位。
   
   拒和谈,中共钻历史牛角尖
   
   中共占有西藏,使西藏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随着时间推移,逐渐变为既成事实。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达赖喇嘛提出“中间道路”,不再追求西藏独立。1979年,邓小平会见达赖喇嘛特使,承诺:西藏问题,“除了独立,什么都可以谈。”这使达赖喇嘛感到,西藏有重获高度自治的可能,更坚定其和平对话的决心。
   
   面对“西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这个既成事实,各国先后改变立场,予以默认或承认。同情藏人命运,关注西藏宗教保护和人权保障,呼吁中共与达赖喇嘛通过对话解决西藏问题,如今的这些立场,并不意味着各国“支持西藏独立”。
   
   既然历史是如此复杂,连中国历史学家的见解都莫衷一是,何不搁置争端、求同存异?“搁置历史争端”、“面对现实”、“面向未来”、“一切向前看”,这些词汇,原本是中共的口头禅,何不用在西藏问题上?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