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李咏胜:野花分外香—流亡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
蔡楚作品选编
·罗茜:弊端丛生的上访制度
·王丹:我們希望回國看看
·丁子霖:痛悼方励之先生
·達賴喇嘛尊者致信李淑嫻老師,悼念方勵之老師(图)
·公安部新闻发言人责胡专制催生谣言(图)
·艾未未税案向北京朝阳法院提起诉讼(图)
·一周新闻聚焦:薄熙来有什么秘密?为什么会有政变谣言?
·南都报抗议中南海放纵三聚氰胺变形毒明胶(图)
·国保扬言要逮捕古川、李昕艾并赶出北京(图)
·方励之先生追思会在纽约法拉盛喜来登大酒店举行(图)
·一周新闻聚焦:薄熙来事件发展扑朔迷离,中国政局混乱
·尊者達賴喇嘛参加第十二屆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世界高峰會議(图)
·中共以流氓手段让陈光诚“自行离开”美使馆
·古川:“茉莉花”飞来“黑头套”——被绑架失踪63天的日子里
·一周新闻聚焦:各种传闻网上疯传,十八大前权斗激烈?
·赵常青:“八九一代”的历史责任!
·陈永苗:改革已死,民国当归
·王书瑶:驳斥救党派,揭开“维稳”迷雾
·潇湘军:民族主义不再是灵丹妙药
·丁锡奎律师就陈克贵案致函沂南县公安局
·黎建君:拒绝政改与制造政敌——满清从戊戌政变到宣告退位的灭亡之路
·黄闽:阿拉伯革命对中国民主进程的启示
·美国人权报告提到128位中国维权人士名字(图)
·中国民主人士支持美国驱逐中共的孔子学院
·王天成:中国究竟有多“特殊”?——就《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研究框架》
·昭通党员骨头硬,反薄倒周再加油
·藏人自焚人数升至41 中共当局下令禁止报道
·天安门母亲:纪念“六四”死难者离世二十三周年
·维权人士纷纷揭露“茉莉花”被失踪经历
·第十二屆青年中國人權獎頒給何培蓉(图)
·吴玉琴:闪光的历程,不朽的丰碑——记陈西与贵州人权研讨会
·“零八宪章”第二十八批联署者名单(一百零四人)
·千名维权人士签名要求调查李旺阳死亡真相
·李旺阳“被自杀”真相调查委员会名单
·李旺阳签名突破九千 关注者黄丽红被失踪
·李旺阳签名超过一万二千 中共当局发出禁令
·何朝晖:楚虽三户,亡秦必楚!——李旺阳先生祭
·一周新闻聚焦:李旺阳之死引发全球关注,真相可能永远是个谜
·一周新闻聚焦:独立中文笔会在香港举行颁奖及文学研讨会系列活动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市民将以大规模抗议活动“迎接”胡锦涛“七一”访港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七一大游行,胡锦涛访港遭遇抗议浪潮
·网友热议“我们可以牺牲,我们是90后!”(图)
·陈永苗:“民国当归”作为八零后九零后的未来出路
·杨光:六四平反与政治改革
·余杰:推倒政治局,重建共和制——兼驳胡鞍钢《辉煌十年,中国成功之道在哪
·四川藏区马尔康再次发生僧人自焚事件(图)
·艾未未税案输了 将继续上诉
·李昕艾:去国前夜,泪洒唐山
·中国十位律师联名公开信,呼吁重新调查李旺阳死因
·陈光诚关于不接受陈克贵案指定律师的声明
·北京暴雨死亡人数“超出了想象” 可能数以万计
·陈永苗:民国在当下“当归”
·北京暴雨“头七”将到 网友祭奠遇难者(组图)
·启东游行遭到镇压 网传造成两人死亡(图)
·澳大利亞齊氏文化基金會第五屆“推動中國進步獎”頒獎公告(图)
·余杰:胡锦涛是勃列日涅夫的中国版
·美国国会议员于2012年8月9日致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的信
·历史揭秘网要求取消“劳动教养”(图)
·严家伟 :国安智囊提出“新黑五类论”意欲何为?
·杨瀚之:中国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的现实及其前景
·华夏:“恶政”在中国肆虐
·一周新闻聚焦:对谷开来死缓的判决意味着什么?
·大连尸体工厂老巢着火 网友怀疑“烧毁证据”
·人民网高调为江泽民正名耐人寻味
·窦铭之:人人自危的中共“和谐”天朝
·钱朝民:论中国政治反对派的和平崛起
·桑杰嘉:中共对西藏打压外还在做些什么?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学生团体、教师和市民抵制“国民教育”洗脑
·著名作家白桦再斥卖身“讲话”文人(图)
·杨瀚之:网络自由运动的现实及其前景
·焦国标向习近平、李克强发出强烈呼吁抗议
·网络联署:支持陈平福 反对文字狱(图)
·网民今日成功探访陈平福老师(图)
·杭州市民申请游行,邹巍已被警方拘押(图)
·于浩成:敬悼胡绩伟挽联(图)
·信义德:如何应对邪恶专制政权突然在一夜之间垮台
·全国老人声讨教育界败类韩德强
·富士康员工爆料暴乱的真相(图)
·辽宁盘锦警察枪击案最新消息(多图)
·网爆太原市民将在9月28日游行 反对市委书记陈川平(图)
·18大前赴京访民寻找阳光(多图)
·严家伟:蒙古的“顺产”与中国的“难产”——兼评中共十八大前的某些“舆论
·冯正虎囚禁216日:1大于27的司法行为艺术(图)
·一周新闻聚焦:薄熙来玩完,中共累加危机深重
·【採訪通知】《王丹回憶錄》新書媒體茶敘(图)
·张耀杰:习近平应该怎么办
·抵挡煽颠罪的1,059个名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咏胜:野花分外香—流亡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作者:李咏胜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点击数:149 更新时间:5/12/2009 8:15:07 PM
   
   

   粗约看来,蔡楚不是那种时代型的诗人,至少也不是一个时代知名的诗人,而或许正是由于这一点,恰好反衬出了他对自身价值的准确定位:
   
   
   

我是一朵野花,


不肯寄生于主人的篱下。


我同姐妹们在山坡上,


花开时灿若云霞。

   

……

   
   

我是一朵野花,


我愿开遍崛起的中华。


待真正的春天来时,


任人们采撷、践踏。

   

——(《我是一朵野花》)

   
   
   因而,蔡楚这个名词作为一个有价值和意义的文字符号,应该说是由于野花这个富有诗意的美好意象获得的。
   
   蔡楚出生于1945年,那是一个光明与黑暗同在的年代。然而更不幸的是,他却生长在一个无边的黑暗里。于是置身在社会最底层的他,由于生性便没有与百花无缘争艳的虚荣心约束,便自由自在地开放出了自己内心的花朵:
   

乞 丐

   

为什么他喉咙里伸出了手来?


是这样一个可怜的乞丐,


彻夜裸露着、在街沿边,


蜷伏着,他在等待?

   

褴褛的衣襟遮不住小小的过失,


人们骂他、揍他却不知道他的悲哀,


自从田园荒芜后...... 


这双手原可以创造世界!

   

从此后他便乞讨在市街,


不住颤抖的手,人们瞥见便躲开,


没奈何,抢几个小小的饼子......


到结果还是骨瘦如柴。  

   

冬夜里朔风怒吼,


可怜的乞丐下身挂着几片遮羞布。


这双手原可以创造世界......


长夜漫漫,他在等待!

   
   此诗写于1961年,当时的中国正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年代。十几年前,善良到极致的中国农民,由于听信了中共“只要打到国民党,就会有土地,有衣穿,有饭吃”的美好承诺,随之便把几百万鲜活的农家子弟,送到了打到国民党的内战前沿。随后国民党真的被打倒了,农民们也真的分到了土地,过了一把当家做主人的瘾。然而,可惜好景未过几年。中共变了个戏法,又悄悄地把农民们刚分到手的土地诓骗了回去,强行推行人民公社制度。于是,一场人类历史上空前惨烈的大灾难降临了。大约5000万的中国农民,随即被失去土地后的大饥荒夺去了生命。而蔡楚这首诗,正是写于这个大饥荒肆虐的当下。
   
   而此时的中国诗人们在干什么呢?他们正在为这个大饥荒的制造者编制精美绝伦的歌谣,请听:
   
   
   
   “天上没有玉皇,
   
   地下没有龙王,
   
   喝令三山五岳开道:
   
   ——我来了!”
   
   
   
   “骑马要骑千里马,
   
   戴花要戴大红花,
   
   听话要听党的话……”
   
   
   可以说这些,就是那个时代文学百花园里开出的“最艳丽”的花。不言而喻,蔡楚的诗与它们相比,无疑就是登不了艺术大雅之堂的。
   
   然而,历史老人的可敬之处就在于它总有一天还是会说人话的。如今,当我们回头来细读蔡楚的这首诗时,便会贸然发现它其中所蕴含着的巨大艺术力量。实际上这首诗之所以让人读后会感到心灵上的震撼,其原因也正在于它艺术地揭示出了那场民族大灾难的给中国社会带来的真实景象。
   
   可以说,这首诗既是蔡楚的处女作,也是他作为诗人的起点和高度。
   
   由此构成了蔡楚的“野花诗”的第一个鲜明特点,就是他甘于在野地里真实、生动地,自由自在地开。
   
   蔡楚“野花诗”的第二个鲜明特点,是它始终不随波逐流,不追求所谓的以时俱进效应,而只是高扬着自己诗性的艺术触觉,自然又客观地抒写着自我内在真实所感知的外部世界。因此,在蔡楚精选的这64首诗集里,我们几乎找不到一个他直观描述社会风云变幻,正面反映时代潮起潮落的画面。
   
   其中,《依据》、《广场夜》这两首诗分别写于两个不同时代的诗,正体现出了诗人这种由内心世界来折射外部世界的风格和特点。
   
    前一首诗写的,是那场几乎把中国推人万劫不复深渊的文革浩劫。尽管我们从诗的字里行间,看不到一丝它的血腥,它的罪恶,但只要你经历过那种把人制造成螺丝钉的恐怖感,就会体会到诗人在:“但纵然是死无轮回/我也要直问到/──那绞刑架上的/久已失去的/ ──依 据”这些诗句中,对人性、人权在文革中惨遭践踏的控诉之声有多么强烈了。
   
    而后一首诗,虽然写于文革之后的1979年,但诗人并没有忘却“4.5”的巨大创痕,他的眼睛依然雪亮地盯着眼前那堵制造人类灾难与黑暗的红墙,还没有坍塌:“前面横亘着现代的荒冢/茔圹里的灯依样青红/黄土的人马仍在运动/于是,西单墙被雪压冰封/历史的长河被欺骗凝冻/广场上带血的刺刀/又插入祖国和人民的心胸/”而后来发生的“6.4屠城”证明,诗人不仅客观地再现了历史的真实,还揭示出了它逆时代潮流而动的轨迹。
   
   这即是说,蔡楚写诗就像张爱玲写小说一样,不是时代赋予她生命与血脉,而是时代在她的笔下有了鲜活的生命与血脉。
   
   蔡楚“野花诗”的第三个鲜明特点,是它的花瓣无论飘向哪里,它的根系总是连着那个养育了他生命和精血的乡情故土。
   
   《偎依》一诗,就是他人在海外漂泊流亡,梦仍在故乡萦绕的缩影:“我思想/化一隻彩蝶/在空蕩蕩的/竹籬上掛成嘆息/雖說﹐相思的藤蔓早已枯萎/而透明的溫暖仍爬滿心壁/終於,我被網捕去/製成一具干屍/讓後人無意間提及/一個標本的偎依/”。而《秋思》,更是把他的这一割舍不断的“恋母情结”咏叹到了极处:“我到那裡去/又從那裡來/人生已秋卻弄不明白/問天地,問鬼神,問自己/ 一池鄉思爬滿青苔/心是秋衣/用蒼茫去剪裁/”,让人读后不能不为他的拳拳爱国之心所下泪。这真是应验了我早年在《东方维纳斯》一书中胡诌过的话:“爱家的人,常在家外;败家的人,常在家中——国家如是,民族也如是”。
   
   整个来看,蔡楚的“野花诗”之所以越久越香味浓郁,四处飘香,其成因是多方面的。比如在感悟生活和人生的多样化方面,由于他的人生之路始终充满了太多太多的荒诞性,使他作为诗人的视野既有了宽广的社会背景,又有着悠远的人文内涵;比如在艺术表现形式多样性方面,由于他既承袭了古典诗歌景浅情长的写意特色,又融合了现代诗歌意象疏离之长处,所以他的诗无论哪一种层次的人读了,都不会产生那种不是太土就是太洋的感觉,因而也最容易找到知音和粉丝。其中,尤其是他的诗由于具有意象新奇,意境深远,音韵和节奏感强烈,画面清晰优美等特长,读起来更是让人一咏三叹,久久难忘。如他的《我想她是舒卷的云》,就是这样靓丽飘出的:“你泼墨后浅浸的突兀/象含化的甜在指间复苏/一片透明的翼溢满局外/款款的飞在摇曳里模糊//她的裙裾飘逸已多年/活脱脱恰如水灵灵的露珠/在草叶间悄然翻滚 /又于目灼灼时被晨曦淡出”。
   
    故而由此来看,有人抱怨说中国大陆自49年以后便没有产生出几个纯粹意义上的诗人,我以为此言并不尽然。因为蔡楚的“野花诗”,至少还是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有价值的范本。原来作诗仍然可以像作人那样 ,在不经意间自在自为的 。
   
   当然,这是不是说蔡楚的诗就作得很好了,不是的。事实上,蔡楚作诗好似像他作人那样散漫和随意了些,以致在许多时候,许多事情,许多场景之下,他完全是应该有好诗的,可惜竟然没有。这对他和读者来说,不能不是一种缺憾,原因是如果他从最初迈出的那个起点不停步地走下去,无疑是能够走得更远,爬得更高的。
   
   至于说到蔡楚的诗集《别梦成灰》被中共打成2008“中国第一禁书”一事,我感到真有点“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味道。真无法理喻,中共对于这样一本纯诗意写作的“野花诗”都接受不了,宽容不了,足见他们的执政智慧和政治素质已经退化到了慈禧太后、袁世凯不如的地步。对此,我想我们应该为他们喝彩才是呢!
   
   ——因为只有他们疯狂到头了,灿烂的野花也就开遍天涯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