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李咏胜:野花分外香—流亡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
蔡楚作品选编
·桑杰嘉:谁是“恐怖主义”?——中共对西藏实行的国家恐怖主义
·凤凰网披露邓小平短处
·巩胜利:只有终结专制和人治,中国才能成为文明国家
·王德邦:蠡测中国百年民生、民权、民主三步演进历程
·北明:达赖喇嘛对藏人自焚的反应——专访才嘉
·牟传珩:“中国特色”政治夹缝中顽强生存的异议群体——从“广交友”一路走
·陈永苗:“新辛亥革命”大旗在升起
·杨瀚之:《零八宪章》与公民运动——通向宪政民主的纲领和道路
·郭永丰:习五世元年:磨刀霍霍向何方?
·王书瑶:政党制度讨论——中共是一个被枪杆子指挥的政党
·付勇:建立中国的联邦制
·秦永敏:展望专制统治崩溃之后的艰难政局
·张柏涛:从政治发展的角度看军队国家化
·王德邦:赵常青、丁家喜等10君子案是中国真假改革的试金石
·牟传珩:中南海发起意识形态宣传战——习近平铁腕管制舆论遭民意掌掴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历史、现实及其前景(上)
·乔新生: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为何被异化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现实:挑战与机遇(中)
·年纪思:我们今天该如何纪念“六四”
· 桑杰嘉:西藏母语作家谈藏人为什么自焚
·余杰:从毛泽东语录到习近平语录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前景:新战略构想(下)
·罗茜:论反宪政言论的罪恶实质
·罗茜:中国近期必将陷入全面性社会动荡之中
·朱欣欣:回望中国的七月——当邪恶降临大地
·曾伯炎:“中国特色”的谜底——社会转型未破的两块坚冰
·巩一献:探索苏共在中国私生的“儿党”走向自我终结的时间表
·乔新生:中国政坛为何揠苗助长
·楚寒:底层之子铸伟业——汉密尔顿政治生涯二三事
·王书瑶:中国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反对党
·王书瑶:中华民主联盟章程(草案)
·黎建军:暴力维稳与民变四起——满清王朝的最后十年
·郭永丰:中国民主转型的相关因素分析
·斯欣言:中共可能分裂 中国有望统一
·杨瀚之:微博与微信:推动大陆宪政民主的两大利器
·宪政又添新派、基督教宪政引热议(图片)
·清流浦:习近平的尴尬
·李对龙:为自由而革命,以自由立国,建构宪政共和国
·一周新闻聚焦:外媒、评论家、网友评说薄熙来庭审
·金鸽子奖授予北京维权律师莫少平(图)
·家庭教会首次在台湾发声 抵制基督教统战(多图)
·牟传珩:北京为何迟迟不能开启民主变革大门——中国正处于“等腰三角形”政
·关于王功权先生被传唤的紧急声明和112位联署签名
·反對中國再次成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國大簽名
·李昕艾第三次到纽约时代广场呼吁释放赵常青(图)
·李昕艾第四次到纽约时代广场呼吁释放赵常青(多图)
·杨瀚之:光复民国运动:大陆“蓝色新民族主义”运动的崛起
·上海市民代表120次向人大请愿,上海高院“动真格”(多图)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分析三中全会的《决定》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三中全会后各方继续关注中国政治动向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周永康被拘捕了吗?
·一周新闻聚焦:海外媒体报道和评论《许志永案起诉意见书》
·一周新闻聚焦:“周永康被正式调查”不是空穴来风
·南乐教案上访到全国两会(图)
·和尚愿意跨教为南乐教案维权(图)
·中国人权观察成立申请书
·古川:为“六四”25周年接力绝食感言(图)
·潘晴:论革命和改良——兼与韩连潮先生商榷
·徐琳:纪念南周事件一周年的日子里(图)
·一周新闻聚焦:“包子秀”惹来议论纷纷
·一周新闻聚焦:温家宝是否“干干净净”是个谜?
·古川:2013年中国十大公民运动
·一周新闻聚焦:民间公祭耀邦紫阳和六四先烈,拉开纪念六四25周年序幕
·闵良臣:中国的问题到底在外部还是在内部—兼谈制度障碍是中国社会最大障碍
·笑蜀:郭飞雄人道救援呼吁书
·曾伯炎:一党专政与奴化教育导致中国人种退化
·吴庸:公民社会的形成及官民力量的博弈
·监禁中的自由心灵---公民许志永提讯审理的最后陈述(图)
·温克坚:论政治转型中的暴力
·郑小群:中共执政阵营的最后一张拼图
·清流浦:警惕军队由“效忠”转向纳粹化(图)
·余杰:镜与灯——从中国“公知”否定台湾“太阳花学运”看“他者的误读”和
·王德邦:2013年公民运动述评
·推动公民不合作的唐荆陵律师被广州国保刑拘(图)
·辛子陵上书习近平要求出国探亲
·付勇:纪念八九民主运动 推进中国民主转型
·余杰:人权共识与两岸和平——从《零八宪章》到《自由人宣言》
·胡佳表示将遭拘捕 为了自由我别无选择(图)
·滕彪:从稳控模式到扫荡模式
·北京市民公祭八九民运二十五周年文告(图)
·2014年中國青年人權獎頒給趙常青(图)
·“零八宪章”第三十二批签署者名单 (八十四人)
·王丹: 聲明(图)
·【重返天安门】六四25周年,一朵白花绽放天安门广场(多图)
·王维洛:“六四”天安门事件对三峡工程上马的影响—三峡工程反对派失败原因
·张思之:报关心浦案友人书(图)
·昝爱宗:我的“翻墙”史记——互联网中国的自由与梦想
·一周新闻聚焦:中共“白皮书”激怒香港市民,反抗会很激烈
·吴金圣:从天下围城到天下围人——中国民主转型的辅助手段之一
·潘晴: 习近平欲将“红色帝国”引向何方?
·李昕艾:论邪恶轴心对文明世界的危害
·唐丹鸿:西藏问题:帝国三部曲之三:转型帝国的西藏最终解决方案
·黄秀辉:周永康受私刑是党国的特殊利益需要
·凌沧洲:反腐危局能否通向自由民主?
·王德邦:正视历史是最基本的自信
·大陸青年赴台感受民國文化 暢談未來中國轉型之路(图)
·温克坚致董建华先生的公开信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反占中”游行是一场闹剧
·付勇:从皇权专制主义到党权专制主义
·桑普:香港律师界大奇迹日
·林绿野:甲午一百二十年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咏胜:野花分外香—流亡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作者:李咏胜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点击数:149 更新时间:5/12/2009 8:15:07 PM
   
   

   粗约看来,蔡楚不是那种时代型的诗人,至少也不是一个时代知名的诗人,而或许正是由于这一点,恰好反衬出了他对自身价值的准确定位:
   
   
   

我是一朵野花,


不肯寄生于主人的篱下。


我同姐妹们在山坡上,


花开时灿若云霞。

   

……

   
   

我是一朵野花,


我愿开遍崛起的中华。


待真正的春天来时,


任人们采撷、践踏。

   

——(《我是一朵野花》)

   
   
   因而,蔡楚这个名词作为一个有价值和意义的文字符号,应该说是由于野花这个富有诗意的美好意象获得的。
   
   蔡楚出生于1945年,那是一个光明与黑暗同在的年代。然而更不幸的是,他却生长在一个无边的黑暗里。于是置身在社会最底层的他,由于生性便没有与百花无缘争艳的虚荣心约束,便自由自在地开放出了自己内心的花朵:
   

乞 丐

   

为什么他喉咙里伸出了手来?


是这样一个可怜的乞丐,


彻夜裸露着、在街沿边,


蜷伏着,他在等待?

   

褴褛的衣襟遮不住小小的过失,


人们骂他、揍他却不知道他的悲哀,


自从田园荒芜后...... 


这双手原可以创造世界!

   

从此后他便乞讨在市街,


不住颤抖的手,人们瞥见便躲开,


没奈何,抢几个小小的饼子......


到结果还是骨瘦如柴。  

   

冬夜里朔风怒吼,


可怜的乞丐下身挂着几片遮羞布。


这双手原可以创造世界......


长夜漫漫,他在等待!

   
   此诗写于1961年,当时的中国正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年代。十几年前,善良到极致的中国农民,由于听信了中共“只要打到国民党,就会有土地,有衣穿,有饭吃”的美好承诺,随之便把几百万鲜活的农家子弟,送到了打到国民党的内战前沿。随后国民党真的被打倒了,农民们也真的分到了土地,过了一把当家做主人的瘾。然而,可惜好景未过几年。中共变了个戏法,又悄悄地把农民们刚分到手的土地诓骗了回去,强行推行人民公社制度。于是,一场人类历史上空前惨烈的大灾难降临了。大约5000万的中国农民,随即被失去土地后的大饥荒夺去了生命。而蔡楚这首诗,正是写于这个大饥荒肆虐的当下。
   
   而此时的中国诗人们在干什么呢?他们正在为这个大饥荒的制造者编制精美绝伦的歌谣,请听:
   
   
   
   “天上没有玉皇,
   
   地下没有龙王,
   
   喝令三山五岳开道:
   
   ——我来了!”
   
   
   
   “骑马要骑千里马,
   
   戴花要戴大红花,
   
   听话要听党的话……”
   
   
   可以说这些,就是那个时代文学百花园里开出的“最艳丽”的花。不言而喻,蔡楚的诗与它们相比,无疑就是登不了艺术大雅之堂的。
   
   然而,历史老人的可敬之处就在于它总有一天还是会说人话的。如今,当我们回头来细读蔡楚的这首诗时,便会贸然发现它其中所蕴含着的巨大艺术力量。实际上这首诗之所以让人读后会感到心灵上的震撼,其原因也正在于它艺术地揭示出了那场民族大灾难的给中国社会带来的真实景象。
   
   可以说,这首诗既是蔡楚的处女作,也是他作为诗人的起点和高度。
   
   由此构成了蔡楚的“野花诗”的第一个鲜明特点,就是他甘于在野地里真实、生动地,自由自在地开。
   
   蔡楚“野花诗”的第二个鲜明特点,是它始终不随波逐流,不追求所谓的以时俱进效应,而只是高扬着自己诗性的艺术触觉,自然又客观地抒写着自我内在真实所感知的外部世界。因此,在蔡楚精选的这64首诗集里,我们几乎找不到一个他直观描述社会风云变幻,正面反映时代潮起潮落的画面。
   
   其中,《依据》、《广场夜》这两首诗分别写于两个不同时代的诗,正体现出了诗人这种由内心世界来折射外部世界的风格和特点。
   
    前一首诗写的,是那场几乎把中国推人万劫不复深渊的文革浩劫。尽管我们从诗的字里行间,看不到一丝它的血腥,它的罪恶,但只要你经历过那种把人制造成螺丝钉的恐怖感,就会体会到诗人在:“但纵然是死无轮回/我也要直问到/──那绞刑架上的/久已失去的/ ──依 据”这些诗句中,对人性、人权在文革中惨遭践踏的控诉之声有多么强烈了。
   
    而后一首诗,虽然写于文革之后的1979年,但诗人并没有忘却“4.5”的巨大创痕,他的眼睛依然雪亮地盯着眼前那堵制造人类灾难与黑暗的红墙,还没有坍塌:“前面横亘着现代的荒冢/茔圹里的灯依样青红/黄土的人马仍在运动/于是,西单墙被雪压冰封/历史的长河被欺骗凝冻/广场上带血的刺刀/又插入祖国和人民的心胸/”而后来发生的“6.4屠城”证明,诗人不仅客观地再现了历史的真实,还揭示出了它逆时代潮流而动的轨迹。
   
   这即是说,蔡楚写诗就像张爱玲写小说一样,不是时代赋予她生命与血脉,而是时代在她的笔下有了鲜活的生命与血脉。
   
   蔡楚“野花诗”的第三个鲜明特点,是它的花瓣无论飘向哪里,它的根系总是连着那个养育了他生命和精血的乡情故土。
   
   《偎依》一诗,就是他人在海外漂泊流亡,梦仍在故乡萦绕的缩影:“我思想/化一隻彩蝶/在空蕩蕩的/竹籬上掛[email protected]/雖說﹐相思的藤蔓早已枯萎/而透明的溫暖仍爬滿心壁/終於,我被網捕去/製成一具干屍/讓後人無意間提及/一個標本的偎依/”。而《秋思》,更是把他的这一割舍不断的“恋母情结”咏叹到了极处:“我到那裡去/又從那裡來/人生已秋卻弄不明白/問天地,問鬼神,問自己/ 一池鄉思爬滿青苔/心是秋衣/用蒼茫去剪裁/”,让人读后不能不为他的拳拳爱国之心所下泪。这真是应验了我早年在《东方维纳斯》一书中胡诌过的话:“爱家的人,常在家外;败家的人,常在家中——国家如是,民族也如是”。
   
   整个来看,蔡楚的“野花诗”之所以越久越香味浓郁,四处飘香,其成因是多方面的。比如在感悟生活和人生的多样化方面,由于他的人生之路始终充满了太多太多的荒诞性,使他作为诗人的视野既有了宽广的社会背景,又有着悠远的人文内涵;比如在艺术表现形式多样性方面,由于他既承袭了古典诗歌景浅情长的写意特色,又融合了现代诗歌意象疏离之长处,所以他的诗无论哪一种层次的人读了,都不会产生那种不是太土就是太洋的感觉,因而也最容易找到知音和粉丝。其中,尤其是他的诗由于具有意象新奇,意境深远,音韵和节奏感强烈,画面清晰优美等特长,读起来更是让人一咏三叹,久久难忘。如他的《我想她是舒卷的云》,就是这样靓丽飘出的:“你泼墨后浅浸的突兀/象含化的甜在指间复苏/一片透明的翼溢满局外/款款的飞在摇曳里模糊//她的裙裾飘逸已多年/活脱脱恰如水灵灵的露珠/在草叶间悄然翻滚 /又于目灼灼时被晨曦淡出”。
   
    故而由此来看,有人抱怨说中国大陆自49年以后便没有产生出几个纯粹意义上的诗人,我以为此言并不尽然。因为蔡楚的“野花诗”,至少还是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有价值的范本。原来作诗仍然可以像作人那样 ,在不经意间自在自为的 。
   
   当然,这是不是说蔡楚的诗就作得很好了,不是的。事实上,蔡楚作诗好似像他作人那样散漫和随意了些,以致在许多时候,许多事情,许多场景之下,他完全是应该有好诗的,可惜竟然没有。这对他和读者来说,不能不是一种缺憾,原因是如果他从最初迈出的那个起点不停步地走下去,无疑是能够走得更远,爬得更高的。
   
   至于说到蔡楚的诗集《别梦成灰》被中共打成2008“中国第一禁书”一事,我感到真有点“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味道。真无法理喻,中共对于这样一本纯诗意写作的“野花诗”都接受不了,宽容不了,足见他们的执政智慧和政治素质已经退化到了慈禧太后、袁世凯不如的地步。对此,我想我们应该为他们喝彩才是呢!
   
   ——因为只有他们疯狂到头了,灿烂的野花也就开遍天涯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