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妈妈的针线筐(诗歌)]
槟郎文集
·巢湖水神谣
·请吃海棠果
·秋病念菊
·情人的雨伞
·鸭绿江口大势
·朱元璋见李自成
·魔狱昆明
·跟着贼老五
·洞玄观的菊花
·信仰上的追寻者槟郎
·旅游者槟郎的文学
·南京有个槟郎
·奇葩诗人槟郎
·我喜爱的槟郎诗歌
·行走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游方山
·小忆可爱的人槟郎
·寄情山水的槟郎
·百变诗人槟郎
·南京爱情隧道
·不一样的槟郎
·爱情隧道传奇
·再游将军山
·南京校园的诗人槟郎
·多情的萨福
·槟郎爱情诗管窥
·槟郎不是传说
·放浪山水的槟郎
·槟郎的咏花诗歌
·永远的诗人槟郎
·初冬的解溪河
·化灰撒江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学旅游文学
·平安夜想念耶稣
·独一无二的诗人槟郎
·2014年底小结
·赏析槟郎诗歌《打秧草的小姑娘》
·槟郎诗歌年集2014
·蜡梅花开
·雨花台的梅花
·声援果敢华人
·夜间行路
·梅花树下的小姑娘
·南墙梅花
·槟郎相关资料集2014
·大桥公园纪实
·那年元宵节夜
·回忆李槟老师
·古怪的导师槟郎
·两度为导师的槟郎
·游览明孝陵
·哀悼大水桑村民
·漫游梅花山
·槟郎诗歌例析
·槟郎五首诗赏析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
·重游中山植物园
·银屏牡丹的思念
·又到织女流泪时
·游玩总统府
·战斗在果敢的兄弟
·都市中的旅客槟郎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相忆有槟郎
·旅游诗人槟郎
·徜徉槟郎的诗海
·那个课堂有槟郎
·从蔷薇花到樱花
·愿将情思留世间
·风里的先生槟郎
·槟郎:诗化心灵
·往事浅浅随风:槟郎诗歌《那年元宵节夜》赏析
·布衣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年集2015(最后的年集)
·会写诗的巨蟹座槟郎兄
·笔墨流光的诗人槟郎
·槟郎:一个无法量产的诗人
·明月照果敢
·未庄的吴妈
·五马渡的哀悼
·走近老师诗人槟郎
·斥杨厚兰大使
·洒脱的旅游诗人槟郎
·一笔一划勾勒我爱你
·我崇拜的旅游诗人槟郎
·坎坷中沉浮的槟郎
·一个特别的诗人槟郎
·诗魂所在,源于人心
·跟着槟郎看南京
·身体与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
·我眼中的《献花岩之恋》
·巢湖赛龙舟
·小妹采莲
·儿童文学课老师槟郎
·江南荷韵
·面对荷花
·守圩的夜晚
·无聊的蚂蚁
·阅江楼上的闲人
·鹅掌楸之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妈妈的针线筐(诗歌)

          
         母爱是一条浩瀚的河
         针线筐便是河上的小船
         妈妈的小小针线筐
         盛着农妇勤俭的一生

         盛着妈妈无边无际的大爱
         客居外省都市的我
         思念着妈妈和她的针线筐
         
         从我懂事的时候起
         针线筐就陪伴着妈妈
         小时的我好奇地在筐里翻
         只有针线和大大小小的布头
         还有顶针好奇地套在手指上
         妈妈说你可别玩这些
         你是男孩子玩这个没出息
         针线筐里从来不会放糖的哟
         否则老鼠还不是来咬坏
         
         我去看望邻居的奶奶
         她有针线筐但没妈妈的漂亮
         她叫我替她将线穿过针眼
         回来后我也替妈妈这么做
         妈妈说我的眼睛还没老花呀
         妈妈眼睛永远不会老花了
         她自己穿针线直到老天爷
         夺去她不到60岁贫困和劳累
         
         农闲时缝缝补补
         妈妈总坐在针线筐边不得闲
         买不起新衣服穿久了
         我的衣服上不断增加新补丁
         使布变厚了穿着特别暖和
         一次我与同学打架
         撕坏他衣服我不敢回家
         他到我家来躺在地上不走
         妈妈和蔼地代惹祸儿子道歉
         并用针线将他的衣服缝补好
         
         针线筐陪伴着妈妈
         更多时用来做土布鞋
         层层布粘叠密密缝成鞋底
         再缝补上鞋帮又楦大
         我的脚便可以舒适地穿进
         我穿着妈妈做的土布鞋长大
         现在我穿着机器做的皮鞋
         我怀念少小时妈妈做的土布鞋
         现在可是无价的文物啊
         
         妈妈的小小针线筐
         盛着农妇勤俭的一生
         盛着妈妈无边无际的大爱
         妈妈突然走了我的天塌了
         针线筐和一些东西烧给了她
         我想象天堂里的妈妈
         坐在针线筐边缝缝补补呢
       
         2009-05-2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