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妈妈的针线筐(诗歌)]
槟郎文集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读槟郎诗歌《端午的燕子矶》
·南京牛首山记游
·将军山怀念岳飞
·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南京长江边一日游
·与槟郎老师方山行
·读《南京牛首山记游》谈槟郎
·无用的石头:槟郎老师
·江宁方山见证槟郎老师
·光明天使陈光诚
·光明天使陈光诚
·春游紫金山
·悬崖与长蛇之间
·哀悼云南巧家县李烈女
·哀悼赵登用:好人进天堂
·情绪稳定症
·问与答的彻底
·读槟郎诗歌《学士服的风采》
·忆巢湖姥山岛
·守卫家园
·可亲可敬的槟郎老师
·槟郎老师课的琐忆
·哀悼德江县张烈女
·新诗课的槟郎老师
·与你去书店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知青忆痕
·品读槟郎老师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寻找槟郎
·春到梅龙湖边
·孤独的重量:老师槟郎
·大力寺的钟声
·将军山池林栈道
·登南京弘觉寺塔
·再谈先祖与状元李黼公
·什邡震爆弹十四行
·大学城的夹竹桃
·少时放牛西山上
·公仆和主人
·试刀山隐士
·刘三姐的诗歌
·谈谈槟郎老师
·女神的小城
·我们的好先生槟郎
·塞壬的歌声
·情系钓鱼岛
·欢迎来南京
·有个禅师叫法融
·同根同祖的老爷们
·钓鱼岛之恋
·我的七夕节2012
·忆游褒禅山
·美国啊,美丽的国
·槟郎前生为僧
·在彭佳屿眺望钓鱼岛
·秋到江心洲
·槟郎诗歌《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赏析
·短谈槟郎老师
·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以终身布衣为傲的槟郎老师
·记我的老师——槟郞
·槟郎哥的课堂
·寻寻觅觅:写给孤独的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中的情爱
·雅俗之间的槟郎老师
·浅谈槟郎及槟郎的诗
·槟郎先生与南平大嫂
·赏析槟郎诗歌《问与答的彻底》
·初冬的方山
·读槟郎诗歌:女神的小城
·诗人槟郎老师的琐记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冬天里的冤魂
·读槟郎诗歌《公仆与主人》
·记我们的槟郎老师
·写给槟郎老师家伙
·大汉朝的功夫熊猫
·久敬庄,中国的心脏
·诗坛门外汉槟郎老师
·读槟郎诗歌《秦淮女郎》
·此槟郎,非彼槟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妈妈的针线筐(诗歌)

          
         母爱是一条浩瀚的河
         针线筐便是河上的小船
         妈妈的小小针线筐
         盛着农妇勤俭的一生

         盛着妈妈无边无际的大爱
         客居外省都市的我
         思念着妈妈和她的针线筐
         
         从我懂事的时候起
         针线筐就陪伴着妈妈
         小时的我好奇地在筐里翻
         只有针线和大大小小的布头
         还有顶针好奇地套在手指上
         妈妈说你可别玩这些
         你是男孩子玩这个没出息
         针线筐里从来不会放糖的哟
         否则老鼠还不是来咬坏
         
         我去看望邻居的奶奶
         她有针线筐但没妈妈的漂亮
         她叫我替她将线穿过针眼
         回来后我也替妈妈这么做
         妈妈说我的眼睛还没老花呀
         妈妈眼睛永远不会老花了
         她自己穿针线直到老天爷
         夺去她不到60岁贫困和劳累
         
         农闲时缝缝补补
         妈妈总坐在针线筐边不得闲
         买不起新衣服穿久了
         我的衣服上不断增加新补丁
         使布变厚了穿着特别暖和
         一次我与同学打架
         撕坏他衣服我不敢回家
         他到我家来躺在地上不走
         妈妈和蔼地代惹祸儿子道歉
         并用针线将他的衣服缝补好
         
         针线筐陪伴着妈妈
         更多时用来做土布鞋
         层层布粘叠密密缝成鞋底
         再缝补上鞋帮又楦大
         我的脚便可以舒适地穿进
         我穿着妈妈做的土布鞋长大
         现在我穿着机器做的皮鞋
         我怀念少小时妈妈做的土布鞋
         现在可是无价的文物啊
         
         妈妈的小小针线筐
         盛着农妇勤俭的一生
         盛着妈妈无边无际的大爱
         妈妈突然走了我的天塌了
         针线筐和一些东西烧给了她
         我想象天堂里的妈妈
         坐在针线筐边缝缝补补呢
       
         2009-05-2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