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奇麗想像
[主页]->[人生感怀]->[奇麗想像]->[廢除狗共淫賊中国的宗教法律与法规!靜思晨語507期!]
奇麗想像
·打人小妾.欲蓋彌彰!
·誰管1336就是喜歡
·親親我我
·親吻1338綠色心情
·舔不知恥共產黨!!!
·中華文化自由民主平等博愛禮義廉恥!!!
·計較1340似真非真
·一黨一胎.人間慘劇!!!
·遇見1342憐君愛君
·涉及公共安全.公僕就該負責!!!
·廢除一黨一胎.就是尊重人權的第一步!
·長短1344失去獲得
·不信任共產黨!!!
·相信中共很無恥而已!!!
·發生慘案.同情關懷優先!
·安全第一!!!
·電腦蠕蟲與火車安全!!!
·信任1345我們之間
·請刪我文的白癡編輯.好好反省一下吧!!!
·餘裕1346高速前進
·自在1347放輕鬆吧
·馬列共狗黨.一個都別生啦!!!
·救人就是自救.人民要給政府壓力!!!
·真相是無法碾碎掩蓋的!!!
·請把共產黨送進歷史焚化爐,復興中華,自由民主新中國!!!
·文章被刪.筆名被封.只會萃煉我們更加堅強!
·中國最大的威脅是西奴共產黨無恥狗黨狗專!!!
·文章被刪.筆名被封.只會萃煉我們更加堅強!
·中國最大的威脅是西奴共產黨無恥狗黨狗專!!!
·恩典1354點點星光
·恩典1354點點星光
·中國最大的威脅是西奴共產黨無恥狗黨狗專!!!
·人民法庭公審專政怪手
·遺憾1355寶貝情誼
·自由民主面前.特權狗專很小!
·推翻共產黨.中國人才有生命尊嚴!
·死人
·無恥死人
·遺憾1355寶貝情誼
·最愛1356雪白茉莉
·死人宋鲁郑.西方問題.西方選民會去傷腦筋!
·賽程1356明日世界
·痊癒1358出軌狀態
·無限1359化為千風
·中國最大的威脅是西奴共產黨無恥狗黨狗專!!!
·自由民主不是口號.只要每個人都站出積極爭取.共產黨就要學會民主!!!
·快車1360奇幻旅程
·快車1360奇幻旅程
·巫女1361情慾宮殿
·巫女1361情慾宮殿
·真相是無法碾碎掩蓋的!!!人民也該有忍耐的底線,殺光馬列共狗,復興中國國魂!
·遇見1361葡萄成熟
·中國最大的威脅是西奴共產黨無恥狗黨狗專!!!
·中國最大的威脅是西奴共產黨無恥狗黨狗專!!!
·求婚1362快樂生活
·求婚1362快樂生活
·漢光兵推打贏共軍.近年最佳成績
·藍色1363憂鬱的魚
·藍色1363憂鬱的魚
·高鐵.動車.都是火車啦!!!
·15歲當爸.29歲做阿公
·高鐵.動車.都是火車!!!
·死人宋鲁郑.西方問題.西方選民會去傷腦筋!
·死人李扬.邓小平六四殺手.一胎化原兇.殺子求富的狗
·死人李扬.邓小平六四殺手.一胎化原兇.殺子求富的狗
·生在今日中國.該有一番頂天立地的好做為!
·福島輻射超標破表.20分鐘恐喪命
·綁架1364十全十美
·馬列死共匪只配進歷史焚化爐!
·全球各大機構遇駭.矛頭指中國
·賣國求榮.殺子求富的死共匪!!!
·共產黨只配進歷史焚化爐!!!
·自由民主不是口號.人人積極爭取!
·中華文化.平等公義.自由民主!神的應許!
·自由民主面前.特權狗專很小
·親情1365平安意念
·共產黨就是死倭狗!!!
·贖回1366最深之處
·共產黨是賣國殺子侵略者!
·文章被刪.筆名被封.只會萃煉我們更加堅強!
·領悟1367黑壓壓的
·中國最大的威脅是西奴共產黨無恥狗黨狗專!!!
·中國最大的威脅是西奴共產黨無恥狗黨狗專!!!
·追月.月影
·殺光共狗.復我華魂.祭我祖先!
·共產黨就是死倭狗!!!
·開口1368斤斤計較
·中國之恥.對日軍侵華.毫無反省之心!
·死人沙尘暴.中國之恥.對日軍侵華.毫無反省之心!
·紅色狗屎.中國之恥.對日軍侵華.毫無反省之心!
·死人沙尘暴..紅色狗共對日軍侵華.毫無反省之心!
·交換1369因為在乎
·交換1369因為在乎
·開口1368斤斤計較
·開口1368斤斤計較
·狗日的賣國殺子的死共產黨!紅色狗屎.馬列狗共.中國之恥.對日軍侵華.毫無反省之心! 出處: 狗日的賣國殺子的死共產黨!紅色狗屎.馬列狗共.中國之恥.對日軍侵華.毫無反省之心!
·死人螺杆.中國人的恥辱碑都還沒立完啦!
·死人螺杆.中國人的恥辱碑都還沒立完啦!
·死人螺杆.中國人的恥辱碑都還沒立完啦!
·想念1370說到做到
·想念1370說到做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廢除狗共淫賊中国的宗教法律与法规!靜思晨語507期!

主题:评:上海市宗教印制品!靜思晨語507期!
   
   
廢除狗共淫賊中国的宗教法律与法规!靜思晨語507期!

   
   [博讯(博客)文坛评论] 心善諸惡滅

   ◎證嚴上人
   
   人生幸與不幸,
   取決於心念趨向。
   一念心能造一切惡,
   一念心也可造一切善——
   心造惡,
   天災人禍不斷,苦難叢生;
   心向善,
   萬事萬物調順,天、地、人平安。
   
   一念善,諸惡除滅;
   一念惡,眾善亦滅。
   明因知果、防微杜漸,
   用法水洗滌貪、瞋、癡、慢、疑,
   惡念盡除,善念時生,
   就能避災厄、致祥和。
   
   回第507期目錄| 慈濟月刊| 媒體、使命| 返回首頁
   
   @@@
   
   不忍回頭說再見——嚴冬淶源行
   
   ◎撰文‧李委煌 攝影‧顏霖沼
   
   論貧窮,淶源窮不過貴州;論缺水,甘肅更嚴重。
   但淶源居民的處境,特別讓人心酸。
   當我們轉身道別,爺爺拄著柺杖亦步亦趨,
   脫下帽子,遙遙對我們鞠躬,不時喊著:「我謝謝你們啊,一路平安啊……」
   直到走遠了,還隱約聽到爺爺的祝福聲。
   淶源,冷得叫人難忘,窮得叫人心疼;
   但村民的心,也良善知足得令人懷念。
   
   
   元月,河北省保定市淶源縣山區,攝氏零下十五度。
   
   「你們從台灣來,這樣穿太少啦。」老人陳考蝟縮著雙肩、雙掌藏入衣袖,看我冷得受不了,這麼關切問道。
   
   我的防風外套下塞擠五件衣服,雪靴下藏著兩片暖暖包,但當凜冽寒風拂來、我與陳考對望時,我的臉頰、雙唇不聽使喚,擠不出微笑;戴了兩層手套的雙手,仍是僵凍的。
   
   見陳考身穿薄衣幾件,我問:「那您不覺得冷嗎?」「我們可是凍著出來的啊!」老人家答得勇猛,鼻水卻流個不停。
   
   對旅人而言,具有「涼城」美名的淶源縣是避暑勝地,即使在炎夏也要擁著薄被。在嚴冬,我們從北京出發,途經兩百六十公里、四小時車程抵達淶源,寒凍、枯旱、寂寥覆蓋了一切;走訪貧陋家戶間,人人捱忍酷冷,更難掩承受貧病之苦而起的嘆息。
   
   子女離鄉 老人照顧老人
   
   淶源位於河北省和山西省交界,是北京往山西和五臺山的交通要道,算是北京「遠郊」,生活條件卻如天地懸隔。
   
   黃泥土房覆以石塊,以報紙糊遮破窗抵禦寒風,以小燭燃亮陋室土炕,炕上火盆悶燒著棒秸(玉米梗),屋角缸甕醃泡著土豆(馬鈴薯)等鹹菜……這是淶源村民普遍的生活寫實。
   
   走進老屋,孫旭老爺爺見著我們,喚起了臥在炕上的老伴兒。
   
   七十八歲的老奶奶,病了十九年,平日生活全由爺爺照料。爺爺每天清晨六點起床,沿著村路跑上五公里,約莫花去一個小時;運動返家後做早餐給奶奶吃,木桌上一個鍋盆裏,爺爺揉捏了些饅頭,和老伴可吃上幾天。
   
   爺爺賣力甩著手,丹田力道十足說著,十年來他勤於鍛鍊身體,保持健康活力,好看護老奶奶。
   
   儘管鄉音濃重,加上只剩兩顆牙,但爺爺發自內心的情義,我們都聽得懂。
   
   爺爺的女兒嫁往外地,偶爾上山探望,順便帶點麵粉、油鹽等生活用品。八十四歲高齡的爺爺仍得幹農活,若不耕耘自家那半畝地,平日吃啥?奶奶不是沒看過病,但哪來的錢住院?躺躺坐坐,坐坐再躺躺,一天天就熬了過去。
   
   老夫婦住的這間土房,已有一百五十年歷史,爺爺的父親活到七十八歲,也在這間土房裏度過;但年久失修,破損的窗櫺門板用紙糊起,多少抵擋從隙縫吹進的寒風。
   
   老爺爺背起一落落十來斤重的枯木得意說著,這可是他從山裏砍撿來的。接著又高歌一曲,昂揚鼓舞的歌聲為老屋帶來一絲暖意;也像是在說,奶奶不是他的負擔,是他此刻生命的全部。
   
   大陸農村老年人口比例高達八成;在淶源縣,像孫旭爺爺這般與老伴相依為命,乃至孤、寡、殘、疾無所依恃的村民,仍有許多。
   
   淶源扶貧局局長妥開祥表示,淶源縣二十七萬人口,七○年代縣民年均收入才七、八十元,三十年後的今天,因為多項幫扶計畫的進行,已改善許多,例如遷村、牛羊周轉、農民技能訓練等。然而脫貧空間依然很大,年均收入不及人民幣千元者,至少有數萬人。
   
   淶源全縣幾乎都是山地,人民多從事農業;但可耕地少,九成五又屬旱地,以玉米為主要農作物;由於植物生長的「無霜期」較短,每畝地年均收成玉米約七百斤左右,依今年每斤市價五毛八來計數,一整年農穫也不過人民幣四百元。而村民的現實狀況是,這幾百斤玉米勉強糊口,少有多餘可供賣錢。
   
   城市人上餐館吃一、兩頓飯的開銷,卻是貧農一整年的收入。淶源農民貧得單純、窮得明顯,無論就保定市或整個河北省言,淶源人的年均收入,怎麼算都是倒數第一,因此被列為「國家級特困縣」。
   
   二○○六年起,北京慈濟志工和淶源縣扶貧局合作,針對特困村民提供民生物資;二○○八年二月更在金家井鄉、南屯鄉首度舉辦大型冬令發放。二○○九年元月第二次冬令發放,擴及上莊鄉、留家莊鄉、東團堡鄉,共對五鄉特困戶三千七百五十六戶致贈生活物資。
   
   金融危機攀上偏遠山頭
   
   不斷盤旋而上的山路崎嶇狹隘,換搭小車才得以駛進淶源縣最高、最貧的東團堡鄉。沿途河流結冰,遙望山田是一望無際的枯黃荒漠景致。明代修築的長城,沿著山勢稜線依然屹立,山下農民貧窮如昔。
   
   村民自各山頭遠道而來領取慈濟發放的物資,一頭頭如如不動的騾兒站定路邊,等候為主人載運物資。東團堡鄉的箭桿河村,是淶源最偏遠的山村,村主任張秀江說,清晨四點村民牽著騾下山,約走上四個多小時才能來到發放現場。下午領到物資,他們趕緊繫妥在騾身,趁著天光趕路回家。
   
   放眼望去,現場多是老人家,帶著殘疾、白內障等病痛緩步前行。長輩們不是沒有兒女,只是年輕人在外打工謀生不易,捉襟見肘自顧不暇;即是同住在村裏,也只能就近幫忙幹點農活,盡點孝道便是。
   
   淶源縣的年輕人多在縣城、保定市、北京市,及至鄰近的省分山西、山東打工,每年春耕、夏鋤、秋收時節趕回老家投入農忙。
   
   二十五歲的赫磊,靜默在一列上了年歲的佝僂隊伍中,望上去頗為醒目。他十六歲起赴外打工,近期北京建築零工機會少了,很難再找到日薪五十元的工作,只好先回家;今天在隊伍裏等候,幫忙有病的爺爺領取物資。
   
   北李莊村的劉小勇在外地挖煤、運煤,拉一車可有四十元,雖然工資還不錯,「但在礦坑工作,可是在賣命啊。」他說在外地打工可不簡單,有時幹了活,老闆不給工資,人生地不熟,即使遭剝削欺負受了委屈,也只能隱忍。
   
   淶源縣扶貧局劉長海估計,由於金融危機影響,二○○八年下半年,在外打工的淶源人已有八成返鄉了。原本在東團堡鄉有幾座礦廠,但景氣蕭條,礦產需求銳減,工廠也停工。劉長海說,停工不只使礦工失了生計,影響層面還包含運輸、房地產等。
   
   牽一髮動全身,全球經濟局勢的起伏,殺傷力遠達這片偏遠的山頭;所謂「世界是平的」,在此即能得到驗證。然而,終年貧窘的特困戶,還有多少本錢度過一程又一程的人生起落呢?
   
   貧病拉扯出命運軌跡
   
   慈濟發放物資包括棉衛生衣、棉外套、棉被,以及麵粉、油、鹽;質量好的麵粉,教村民感覺到很珍貴——在淶源,農民種玉米、賣玉米也吃玉米,玉米是財產也是糧食,擬盡是玉米粥、玉米麵或玉米餅。一般人很難吃得起麵粉或白米。
   
   慈濟致贈貧戶每人一袋五十斤的麵粉,他們多半拿來揉饅頭或做麵條,冬季一天只吃兩餐,這些分量足夠吃上好一陣子。
   
   我們逐戶關懷爺爺奶奶,戶戶都瀰漫著一股火盆暖手的煙味兒;慈濟冬令發放同時也舉辦義診,來自台灣的醫護人員發現許多鄉親有肺部毛病,其他痼疾還包括勞碌引起的筋骨痠痛,以及老人家常見的高血壓和腸胃病等。
   
   再窮,至少還有玉米吃,但可千萬別生病。一位老人家說,借了四百元想治療關節炎,但在醫院拍攝一張X光片,就花去他三百六十元,剩下的錢連買藥都不夠。
   
   金家井鄉北張家莊村的張衛東,和弟弟兩人三十多歲,遲遲未娶妻。「因為窮啊。」父親有腦血管問題,為了能上醫院檢查治療,張衛東跑了十多戶親友家借貸籌錢,日後再打工償還。
   
   「脫貧三五年,一病回從前。」「救護車一響,一頭豬白養。」順口溜寫實了因病而貧的無奈;貧農一整年的收入,也住不起一次醫院,無怪乎俗語說:「得啥別得病,缺啥別缺錢。」
   
   在淶源,「農村新型合作醫療」已實施幾年,每年每人繳交保費人民幣十元,可在就醫、手術、住院後,申請減免部分費用。儘管是德政,但農人實在太窮,連自付額也繳不起。
   
   六十五歲的彭鳳岐,家住上莊鄉南陽峪村,疝氣疼痛已有八年;應該要手術的,卻沒錢也沒時間,因為得繼續幹活。「痛,就忍著唄。」他用繩縛吊著下墜的臟器以減輕不適;若有錢他寧可省著給兩個女兒讀書。
   
   曾經,彭鳳岐為治療左眼的白內障,花去一千五百元,仍未能完全治癒。北京慈濟志工去年底帶他到淶源縣醫院治療,今年初出院返家;他說,休息三個月後,又可以安心負重幹粗活了!
   
   直直走,別回頭說再見
   
   論貧窮,淶源窮不過貴州;論缺水,甘肅還更加嚴重。「我去過貴州與甘肅賑災,但淶源居民的處境,特別讓我心酸。」北京志工徐雨芬念念不忘淶源的貧與苦。
   
   天津台商志工羅昆丁說,從淶源鄉親身上憶起自己的過往——家境貧窮,十六歲時準備隻身到台北工作賺錢,母親望著他哭泣的身影,他永遠忘不了;然而十個兄弟姊妹,哪樣不要花錢?母親的眼淚是不捨的無奈,她找不到理由阻止愛兒離家謀生。五十年前母親病重彌留前夕,羅昆丁仍在外地忙著賺錢……人生有許多遺憾,如今他參與發放、關懷這些特困老人,減輕他們晚年的孤寂之苦。
   
   我們拜訪金家井鄉岳家莊村,在賈瑞爺爺家中的大甕缸,發現還有去年慈濟發放的麵粉。「不捨得吃啊,要慢慢用。」
   
   高齡八十四歲的賈爺爺,有前列腺肥大問題,尿袋不離身;每隔一陣子就會遇上排尿困難,得籌五元趕往醫院插管導尿。如此窘狀一再循環,苦不堪言。
   
   爺爺說,妻子與兒子賈喜順十多年前被一聲大雷響給嚇傻了,賈喜順不是滿山跑、見人便打,就是躲在房裏不願出來。
   
   志工真心關懷,在取得喜順的信任後,便順勢推著他跟賈爺爺擁抱。能再重溫親子之情,賈爺爺的眼眶泛著淚光。
   
   這次我們來到,喜順笑瞇瞇站在一旁;村領導說,自從上回志工來關懷後,喜順就不再往山上跑、也不再亂打人了。
   
   志工叮嚀,等會兒離開爺爺家,就直直走別回頭了。果然,當我們轉身道別,爺爺拄著柺杖亦步亦趨,「我謝謝你們啊,一路平安啊。」他緩步相送,不時這麼喊著,還脫下帽子,遙遙對我們鞠躬;直到走遠了,還隱約聽得到爺爺的祝福聲。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