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朱欣欣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朱欣欣文集]->[无人幸免的精神毒气室]
朱欣欣文集
·朱欣欣简历
·生命从自由表达开始——兼评电影《梦想阿根廷》
·我们共同的名字——《零八宪章》
·在非人国度谈普世价值
·谁是世上最牛“封口人”
·人权与爱国——观匈牙利电影《孩子的荣誉》
·评官方“粉刷匠”的言说—— 点评《“我们现在已经很富有了”——专访北京奥组委宣传部部长王惠》
·芳草无涯——读《思忆文丛——原上草》
·春天并不遥远—— 写在“布拉格之春”四十周年
·良知的力量—— 读索尔仁尼琴长篇小说《第一圈》
·构建“和谐”还是“合胁”
·没有旁观者的世界(旧作)
·宽广温暖的忧郁——倾听拉赫玛尼诺夫(旧作)
·以良知坚守诚信(旧作)
·死 婴 与 鲜 花(旧作)
·被 逼 胡 诌(旧作)
·宠物的生命是不是生命(旧作)
·走向法治还要付出多少代价(旧作)
·谎言与谣言(旧作)
·从两个总书记讲话的关键词看改革中的倒退
·“化危机为机遇”的根本靠什么?
·中共意识形态的极端现代主义——兼评中宣部部长刘云山的讲话
·“和平演变”与“不折腾”
·启动检验真理的实践由谁做主——兼评房宁《我国决不能搞西方的多党制》
·六月的第四天,我穿上白色
·六月的第四天,我穿上白色
·无人幸免的精神毒气室
·无人幸免的精神毒气室
·宣传部副部长之死:自杀还是他杀
·幻灭中的精神再生
·和中共国安人员共度“六四”二十周年
·党国“国庆” 石家庄桥东国保又要我“旅游”
·党国“国庆” 石家庄桥东国保又要我“旅游”
·软禁作品之三:一个被软禁者来到西柏坡
·软禁作品之二:诗三首
·软禁作品之一:一个公民对中共国保说“不”之后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二)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一)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六)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五)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七,全文完)
·记者访谈:关于四川地震中的学校豆腐渣2008年5月19日
·记者访谈:毒奶粉2008年10月13日
·记者访谈:河南內黃縣民警毆打農民杜學雷致死2008/10/14
·记者访谈:真正颠覆国家是中共自己 绝非谭作人
·记者访谈:刘翔退赛单纯还是预谋?政治奥运背景下无法避免质疑2008年8月22日
·记者访谈:又有教授被舉報 朱欣欣談告密文化2008-12-17
·记者访谈:邓玉娇事件燃起亿万网民怒火2009年5月20日
·记者访谈:习近平的话彰显党文化熏陶出一代的无知和蛮横2009年2月19日
·记者访谈:维权人士朱欣欣在中共"国庆"期间被要求"旅游"2009年9月14日
·记者访谈:异议人士被强制外出“旅游”
·记者访谈:中国国庆前受监控活动人士大声疾呼2009-09-13
·记者访谈:大陸民主人士談扁案判決案感受2009年9月14日
·记者访谈:中共教育体系钳制创新致学者与诺贝尔奖无缘2009年10月10日
·记者访谈:大陆学者:中共巨资书展是另类形式的欺骗2009年10月16日
·记者访谈:中共想用"神七"来挽救这个千疮百孔的大厦2008年10月5日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三)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四)
·记者访谈:中共极力屏蔽奥巴马访华普世价值言论
·记者访谈:2010年国家公务员录取比高达69比1
·用权利驯服权力
·递交抗议书 声援刘晓波
·记者访谈:中共整顿互联网 目的在于钳制资讯
·记者访谈:独立中文笔会新年祝福中国良知犯
·谷歌欲退出中国 各界反应强烈
·中国唯一女省长去职对于和谐是个缺憾
·刘晓波案二审第二天
·记者访谈:国家司法人员犯罪率远高于民众
·“被”的舆论与真的现实
·遇罗克、雷锋与毛泽东、斯大林
·像谷歌一样“逃离”中国
·记者访谈:大陆人士主动传播破网五剑客
·请温爷爷讲那过去的事情
·记者访谈:中国处理金正日秘访方式辨析
·记者访谈:大陸人士:中共利益集團是校園兇殺案的根源
·一位电台编辑和朋友与一九八九
·天津大学学生1989年5月19日在天安门广场的演讲
·那场屠杀为何在继续?
·从昨日的南非看中国
·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共同纲领
·记者访谈:父爱缺失成为当今中国家庭教育的普遍问题(一)
·大陆青年参考书目、影视和网站
·记者访谈:探讨中国学生成绩突出、想象力缺乏之现象(一)
·政改恐惧症与社会泥石流——写于中共建政61周年
·石家庄民主人士欢庆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记者访谈:朱欣欣等探讨中国大陆离婚率逐年递增现象(一)
·记者访谈:重庆维稳“扩招”警察 大量博士硕士站街巡警
·记者访谈:春晚「落花有意」民众「流水无情」
·记者访谈:学者解读“负面报导”:中共特色党文化
·记者访谈:中共歪曲埃及革命 学者:民众已会反看
·一位石家庄人在2月20日茉莉花到来时……
·朱欣欣作品更新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人幸免的精神毒气室

看到《穿条纹睡衣的男孩》(英国,2008年)这部影片时,我正在读《像自由一样美丽》(林达编著,三联书店2007年出版),这样,两部作品中的教师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前一作品中,当那位主管集中营的纳粹军官用毒气室屠杀犹太人时,他还让聘请满脑子纳粹思想的家庭教师,把他的家变成了精神毒气室,竭力向两个孩子灌输种族主义思想,让他们效忠“领袖”、“祖国”和“民族”,不把犹太人当人看。渐渐的,女孩放弃了娃娃玩偶,在墙上贴满了她崇拜的纳粹“英雄”们的宣传图片。在后一作品中,尽管深陷绝境,那些集中营的犹太艺术家和学者,依然偷偷地当起孩子们的老师,用知识和艺术,为孩子们的心灵撑起一片自由和爱的天空。虽然绝大多数孩子最终被送进毒气室,但他们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光,用绘画、用歌声,让世人看到,对自由、博爱、良知、正义的追求是邪恶永远无法战胜的。
   在垄断绝对权力、对现实“改天换地”的同时,构建意识形态帝国,用教育、文化、艺术和媒体打造精神毒气室,将每个人的思想“统一”其中,扼杀人的自主性,这是所有极权者的共同特征(类似“宣传部”这种戈培尔“发明”的纳粹机构在民主国家、在真正的“共和国”是不可想象的)。他们自命为“救世主”、“大救星”、“红太阳”,逾越上帝自封为“真理”的化身,但由于虚伪性和脆弱性,其意识形态总是需要权力和暴力作后盾,即使这样,由于这个貌似强大的意识形态的虚假与现实的真实形成巨大反差,它也不敢面对任何言论层面的公开质疑和批判——纳粹德国焚书;文革时代“偷听敌台”为犯罪;今天,中共花费大量纳税人的钱,违宪构筑拦截纳税人自由浏览互联网的“金盾工程”(美其名曰消除“不良信息”),同时暗地制造文字狱:北大教授焦国标因抨击中宣部被剥夺教职,章诒和研究员的作品因真实反映史实成为禁书,北大法学教授贺卫方教授因倡导宪政被“发配”新疆支教,社科院张博树因探讨政改不能晋升职称,学者徐友渔因支持《零八宪章》被官方“封口”,高智晟律师因主持正义先被官方非法拘禁毒打后又被绑架两月有余,南京师大郭泉教授因言被捕,当年“六四”期间参加戒严部队的原54军宣传干事张世军,因18年来呼吁调查、平反“六四”惨案最近被拘禁,刘晓波博士因《零八宪章》被非法拘禁至今,屡遭迫害的山东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4月4日在前往悼念前总理、总书记赵紫阳时,被推下2米山崖再暴打断三肋骨……更有七十多名身陷囹圄的记者和撰稿人。这些侵犯公民知情权和表达权的罪恶行径,都证明中共意识形态反人类、反文明的本质。
   人的精神健康成长离不开信仰和多元化的信息、教育和文化环境,人是透过信息和观念这付“眼镜”观察和理解世界的,而被控制的狭窄的信息渠道、工具化的教育、贫瘠的文化环境,使这付“眼镜”严重变质,所看到的形象是变形而虚假的,由此产生错误的判断,导致思想和人性的扭曲。
   有学者称我们的教育是一种“负教育”,意为摧残人性的教育,那么在这种教育环境中的成长可称为“负成长”。1968年,我上小学的第一课,是学写“毛主席万岁”,第二课是学写“共产党万岁”。时至今日,我偶然在某出版社的“名牌”教辅语文测试卷中,看到第一道拼音测试题竟是:“我们永远热爱中国共产党”,如果是编辑官方垄断的教材也就罢了,可这样的句子出现在教辅中,足见这些所谓名师、专家精神的蒙昧程度,其自身理念尚未启蒙,缺乏常识,如何为人师表?
   随着后极权时代意识形态帝国的衰落,即使是体制内的学术界也不乏自由、独立的人文成果,但这些思想缺乏宽松的传播空间,后果之一就是在官方垄断的教育界,缺乏“独立精神、自由思想”的教育理念,人文类教材中依然充斥着不少官方意识形态的毒素。类似刘胡兰、邱少云等少儿不宜的内容,毒化着孩子们的生命意识,非人性的思想戕害着孩子们的观念。有一次,看到小学生拿的语文课本上有一篇关于雷锋的课文,我指着旁边那张雷锋送老大娘回家的照片问她,那时候人们很少有照相机,当雷锋把老大娘送回家的时候,怎么可能恰好拍到这幅构图完整的照片呢?她立刻皱起了眉头:“对呀!这是怎么回事?”我只能告诉她,这肯定是事后作假摆拍的。毫无防范的孩子们信赖地呼吸着这样的精神毒气,他们的成长状态可想而知。

   说到教科书,我们常常指责日本篡改历史教科书,可我们的历史教科书更是充满了“瞒”与“骗”。比较典型的是2007年,历经6年编写的上海新编中学历史课本,仅仅用了一年就被叫停,该教材当初还是经上海市委办公会议批准通过的。媒体报道此事件时,披露了审教科书的领导经常说一句话:教科书“是政府意志的体现。”真是既无知又蛮横。
   类似以上这些自觉或不自觉的“政治正确”在我们周围并不鲜见。
   如果说在精神毒气室的初建阶段,由于切身的对比,人们还有不适,对毒气尚有一定的警觉、反感,像我们这个“动物国”(老斯《动物国》一书语:动物国是一个以一种内在、本质、整体的方式来实施其动物战略的国家。即一切假借民主、共和之名,自诩平等、公正之实,但骨子里却明显具有一种动物之倾向、动物之策略、动物之本能期盼与诉求的国家)早期的那些尚有独立精神的知识分子,那么,经过几代恐怖和欺骗的驯化,人们产生了适应性,一出生即呼吸毒气的新一代,由于没有对比的切身感受,已不知自由空气的滋味,同时对当权者的罪恶历史缺乏了解,对奴役丝毫没有不适之感,反觉是正常自然,精神永远停留在“类人孩”阶段(余世存语),练就了一套自以为聪明的消极适应现实的“活着”而不是“生活”的本领,并自觉或不自觉地替代当权者,将此奴化意识当成做人的准则,通过言传身教传承给下一代。一位友人就谈到他一位亲戚上高中的孩子,由于受在机关工作的父亲的影响,对厚黑学十分认同,充满了市侩气。小小年纪就如此“成熟”,精神失去青春,这个民族能不衰老吗?
   这样,人的精神从阉割到自宫,失去了主体性,难以产生根本性的质疑和反叛冲动,甚至这样的念头都会在萌芽状态被自我监控系统及时消除,其心锁的功能远超过当权者的期望,不自觉地将内心恐怖强化并放大、扩散。有的人即使到了美国这样的自由国度,心锁还随身携带,精神空间仍处于“动物国”。这种融入到骨髓、细胞、基因里的奴化,形成了本能的反应机制。曾在报上看过一篇小文:作者本来对某一社会现象有自己的看法,但在街头遇到就这一问题随机采访他的电视台记者时,他脱口而出的却是另一番迎合式的官话、套话,待记者离开后他才觉察,为自己的言不由衷感到懊恼和无奈。不仅如此,一旦周围有叛逆产生,有些人第一反应不是远而避之,就是好言劝阻,或者嘲讽挖苦,甚至参与告密和绞杀。那些身受其害的犬儒主义者,无形中被精神毒气室的建造者培育成同谋,成为帮闲或帮凶,承担起少数奴役者难以完成的工作量,达到监督和互相监督的作用。难怪相形之下,陈丹青深有体会:“……改革开放只是将事物恢复应有的状况。在国外,最深的感触:我们都是奴才,望不到边的奴才。”“中国有老百姓,但没有公民,有人口,但没有现代人的概念,此外,各阶层全是无比严密无比细腻的奴主关系:主子原先就是奴才,奴才则巴望有一天当主子,你仔细想想,不是这样么?”
   如福柯等学者所言,从外在强制的规训社会转变为由命令机制管理的控制社会,权力控制已内化在个体意识之中,变成生物性的权力。国家的“硬权力”进入“心灵空间”,成为“心灵政治”的“软权力”。如此的文化监狱型社会何来“创新”?何来“科学发展”?只能是奴役的创新、退化的发展。
   在缺乏基本人道和博爱底线的社会,压迫产生仇恨,奴役培养暴民,即使是反抗者也难脱精神毒气室的影响,从一些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等言行中,我们可以看到与其反抗对象相同的作风。所以有学者指出,我们知识分子应有的精神成熟状态总是比相应的年龄错后10年。以我为例:1981年“七一”前的大学一年级,我还在应景诗里写下“祖国是船,我们是桨,党啊——你是舵!”这样蒙昧的诗句,去年京奥前,国保干部“请客”邀我“交流”时,我谈到这里,连他听了都很理解地和我一起笑起来:“是不是觉得很幼稚?”直到“六四”前,大学毕业5年的我还是一个缺乏独立精神、寄希望“明君”的“谏言派”。“六四”的鲜血和梦幻的破灭,使我在迷惘中开始了觉醒和求索,不断学习、思考、反省,自我脱毒和疗伤……
   精神毒气室具有自欺欺人的两面性。中共把来自西方的马克思学说当作“主义”奉为意识形态的偶像,来抵制同样来自“西方”的自由民主价值,恰恰是反马克思的。马克思曾嘲笑教条地理解他的弟子们:“谢天谢地,我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在谈到普鲁士政府的出版检查制度时,马克思指出:“政府只听见自己的声音,它也知道它听见的只是自己的声音,但是它却欺骗自己,似乎听见的是人民声音,且要求人民拥护这种自我欺骗。至于人民本身,他们不是在政治上有时陷入迷信有时又什么都不信,就是完全离开国家生活,变成一群只爱私人生活的人。”马克思所抨击的不正是中国的历史和现实吗?当年马克思能在他所抨击的资本主义社会里生存和发展,证明了那个社会文化环境的宽松和活力,今天的共产制度能容忍马克思这样的异议者吗?在建造精神毒气室的第一代中共领导人身上,我们还能看到一些鲜明的个性魅力,那是他们得益于相对宽松的民国时代,是他们的后人难以相比的,今天的中共领导甚至难有当年前任邓小平的魄力、胡耀邦的率真、赵紫阳的胸怀。在精神毒气室,经过铁屋子的窒息、毒化和逆淘汰,从精神、思维、语言到外在气质全面退化,呆板僵硬,难有个性。如今的官僚们用老百姓的话形容,真是“老鼠下耗子——一窝不如一窝”:江泽民怒斥港记时的蛮横,胡锦涛访俄时将苏联“宣传文学”称作俄罗斯经典的无知,温家宝对掷鞋的反应过度,习近平指责批评中共的外国人是“吃饱了没事干”时的狂傲,以及大小官僚、“精英”们履职的蠢行和生活的丑态,还有叫嚷《中国可以说不》、《中国不高兴》的那些倚靠在主子身后、合群自大的“民族主义”愤青们,无一不是精神毒气室培育的典型“病例”。由此可见,中共作为一个毫无德性、兜里却多了俩钱的暴发户、黑老大,对国人和世界是福是祸呢?
   现如今,精神毒气室的毒气配方与时俱进,更“人性化”地照顾吸毒者的“口感”,包装形式丰富多彩,但是,无论是官方文化直接借文奴之手宣扬的“国家主义”、“民族主义”、“英雄主义”主旋律,还是间接怂恿、操纵的伪“通俗”文化、伪“流行”文化、伪“民间”文化、伪“传统文化”所散布的“享乐主义”、“拜金主义”、“犬儒主义”,都是奴役文化的组成部分,其共同特点是消解人的主体性,或视人为工具(即使是被官方给予利益和荣誉),或使人退化为不问是非、沉溺欲望的动物。这种奴役文化与现实的真实、精神的真实永远是分裂的,徒有迷人煽情的形式,毫无“独立精神、自由思想”的内核,而真正体现这一精神的倒是被官方诋毁、压制的“山寨文化”、反抗“河蟹族”的“草泥族”等异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